Quantcast

無人不知 無人不曉的真相

民眾退黨退隊退團聲明選登

2009-12-25 16:21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引子:受黨文化毒害的人談神是困難的,但現在越來越多的人開始相信神的存在,並相信善惡有報。神乃是超越人能力的一種力量,如日月運行,四季更迭都是人所不能控制的,古人把這種力量稱作神力,認為神在控制著一切……茫茫宇宙攜帶著無法抗拒的天意,或稱之為神的意志,或稱之為自然規律,或稱之為大自然的力量。

傾聽民眾心聲: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真相

「6.4」學運坦克車壓死了天安門靜坐的學生,卻說沒死一個人,讓中國在世界蒙羞。還有SARS疫情(非典)隱瞞實情,結果擴散疫情到全世界,害死了多少無辜的生命,這些在海外已經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只有中國人還不完全知道,你說這共產黨還可信嗎?現在我知道共產黨就是極權專制、謊言、暴力。我向全世界宣告:堅決退出中國共產黨。

王湧聯
中國大陸

我們有了千里眼,有了順風耳

最可氣的是中共說假話,不許我們講真話,即便在網上,說了真話和自己想說的話,也要被刪;最可恨的是中共不許人結社,你要結社,就得寫明你得接受中共的領導,不然就不批准。

好在現在海外有出息、有良知的人為我們大陸人開發出了好多好多過關斬將的軟體,我們於是有了順風耳、有了千里眼,哈哈!氣死集權主義者!我從小就瞧不起中共,知道他們壞,沒有入過他們的黨,但年幼時為了多讀點書,入過隊,現在宣布退出。

我經常聽到中共黨員罵中共,因為中共選人要組織部任命,你不「上貢」(送禮)能選你麼?這是他們罵的原因。所以,我也看不上那些入黨人的人格。

中國大陸人

從美國乘飛機返回上海途中遇到一位熱心女士

由於公出,從美國乘飛機返回上海的途中,遇到一位熱心女士。從她那裡得知《九評》以及全球退黨的高潮,我很受震動。雖然我是一名共產黨員,可是我深知中共的邪惡。在那種環境下身不由己,稀裡糊塗地跟著邪黨走到了現在。當得知真相後,我毫不猶豫地選擇了讓這位女士代替我退黨,退共青團,以及退出在少年時代加入過的少先隊。

我宣布從此以後我不再是共產邪黨的一員,和它永遠劃清界線,堂堂正正地走我自己的道路。同時我也要將此真相告訴我周圍的人,徹底退出,從心底唾棄,粉碎中國共產黨。將它能賴以生存的因素徹底搗毀,迎來一個沒有中共的美好明天。

小增
中國上海

曾經是一名團幹部,現在對中共已經徹底失望

曾經是一名團幹部,也曾經盲目熱愛過中共。但現在對中共已經徹底失望,雖然早已和那個團沒啥關係了,但還是有必要聲明一下:即日起,本人退出共產主義青年團,並向全球民主力量呼籲:打倒共產黨,建設民主新中國!

中共以謊言愚化民眾,以腐化墮落腐蝕幹部,使共產黨變成了名副其實的共慘黨。客觀而言,雖然中共是一定要垮臺的,但在充滿謊言和腐敗的中國大陸,標新立異的民主力量很難在集體腐敗的官員中存活,也很難獲得一般民眾的挺身支持。

堅固的堡壘最容易從內部突破。許多民主人士曾經就是中共黨、團員,真正的信仰者,應該團結和組織起來,與中共劃清界限,為建設自由民主的新中國而奮鬥,以告慰先烈英靈、實現理想。

全球民主力量必須認識到:中共不但是在肉體上控制著十四億中國人民,而且在精神上迄今仍緊緊控制著大多數的中國人民。隨著中共愈來愈納粹化和先進武器的湧現,今日似乎已經勝利在望的全球民主,其實仍然面臨著以中共為首的暴政國家的巨大威脅,全球民主力量必須共同攜手:打倒共產黨,建設民主新中國!

丁口
緬甸

只有與中共邪黨決裂才保險

是中共邪黨破壞了我們的傳統道德,現在國內假貨遍地,什麼吃的東西都可能有毒,什麼都不保險,只有與中共邪黨決裂才保險,所以我鄭重聲明退出共產邪黨及其附屬組織共青團、少先隊,清除身上的獸印,為自己的生命加上一個保險。

正子
遼寧大連



幾次經歷啟示我:神的存在(真實故事)

我的經歷和所悟告訴我:佛、道、神是存在的,而且就在我們的生活中、在自然中,看著我們、提示我們、校正我們的言行。

我溺水經歷的啟示

1982年7月29日,在江上游玩(團委組織的活動),我被江上客輪帶入深水區,不會游泳的我在水下20分鐘,自知生命要結束時,眼前快速回放自己所有的記憶,有很輕鬆的感覺,並無痛苦之感;只因想到媽媽才用全身的力量向水面試探了兩次;當同事在水下找到我的時候,我的姿勢雙腿雙臂合抱在前胸,像媽媽腹中的胎兒一樣。這件事:使我反思了不知多少遍,生與死哪個更難?為什麼在水下20分鐘沒有死?

我車禍經歷的啟示

1983年1月8日傍晚,所居城市(這年冬天)第一場大雪,乘車難困擾著上班族。103電車要進站臺,被人群擠停,為進站臺,司機又開車靠向站臺路邊,將站臺路邊上的等車人帶倒一大片。我在這群人後面的站台上,我前面是一位老人,手提一籃雞蛋,馬上就要倒了,我扶住了他,自己卻被人流撞倒。當車停下來,人們將我圍住時,我才意識到右腿不受支配了。

聽到乘客說:車匡鐺一聲,搖晃一下就停下了。車上所有的乘客都下了車。司機背我到最近的市級醫院:他緊張地同醫生說:「她腿一定保不住了,那麼多人連車壓過去……」醫生為我檢查腿部:皮下瘀血紫黑色,且腫得很厲害,也說:「那當然好不了,快通知她家人,決定如何處理。」我把父親的電話告訴他們,通知了我的家人。這邊醫生,先為我做了照相拍片,他反覆對照我的腿部現狀及照片,驚訝和疑惑的表情,使我們都不理解。他問清當時車下並無其它可能墊伏的東西時說:從你們的陳述和她褲子上車輪壓痕看,不用照片,憑我的經驗判斷:她的腿百分之百粉碎性骨折。但照片的結果卻出人意料:只有半月板損傷(可自然修復)和軟組織損傷,真是不可思議──應該是不可能的事,但卻是事實。」司機鬆了一口氣。我見到父親的車來了,才覺得傷腿有些痛。46天後,我就可以走路,一年半,恢復健康,參加全省職工高校體育運動會女子800米跑,獲小組第二名。

修煉法輪功後才明白:三尺頭上有神靈是真的──你做好事,神靈在幫助你;你有這一難,也讓你過去。

父親臨終前後的啟示

我的父親離休前,多年單位分房他都排在第一號,他都沒要,而是給了其他有困難的同事。腿受傷離休後,不按醫囑:不做手術;病故前提出:不通報、不擾民、不開追悼會、不蓋黨旗、不入黃山,從簡辦喪事。家人雖照辦,卻不理解真正含意,有人以為是老幹部的黨性強。父親講真話,經歷坎坷,多次受排擠:五七年打成「右派」、文化大革命打成「反革命」,後來下放勞改,平反恢復工作後,依然保持講真話……。父親去世時,按工作性質著裝。

父親去世兩個月後,我做夢,夢見父親卻身穿深色長袍(並非去世時所著的衣服),行如輕雲、站如松柏,沒有腿部受傷的跡象;所處環境前面遠處高山流水,山下似水田成方,綠地上坐有男女老幼面向青山,綠草下清水流動,流水聲催人入靜。我為父親所在環境感到欣慰──人間尚見有此景,我父可在!?得法後悟到:淨土之地真的是有!父親是看到了自己回家的路,做出了最好的選擇。

由以上啟示所悟到的:我要選擇我自己的路,走好每一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