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一位历史学家的观点:重新认识蒋介石

2009-12-15 07:07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蒋介石的用人说起,有一次参加一个餐会,除我以外,都是三十上下的年青朋友,其中有几位跟我较熟的就一再跟别人介绍我是研究历史的,尤其对中国近代史,有很多特殊见解,希望大家把握机会,尽量提问云云。其一位气质出众的小美女问我:「你最敬佩的中国近代史人物是谁?」我说:「是蒋介石。」结果大家异口同声地说:「呀!为什么?」从每一张狐疑的表情,我就知道他们对我的答非常不以为然,我故意反问他们:「为什么你们不敬佩蒋介石?」有人回答说他是刽子手,有人回答他是独裁者,有人说他是二二八的原凶。我说你们一定看了不少李敖的文章、李筱峰的文章;李敖骂蒋介石是为了报私仇,李筱峰骂蒋介石是为了台独建国,他们对蒋介石的批评都不可信。

蒋介石的评价是历史问题,历史是不可预设立场、是不允许有个人好恶的,年青朋友对蒋介石的误解,正是国民党连年败选的最大原因之一。国民党对民进党长期的抹黑、抹红工作早已麻木不仁,在坊间只能看到李筱峰之类学术骗子的书,国民党反而无人研究蒋介石,更无人对丑化蒋介石的文章提出辩解,所以目前台湾社会年青人心目中的蒋介石只是独裁者、刽子手。

坊间有关批蒋介石罪状之一,说蒋介石任用私人、搞小圈圈,甚至蒋介石的老干部都同意对蒋介石的批评。但在史学家眼里并非如此,蒋介石之重视人才、提拔人才,心胸之开阔、格局之大,在近代历史人物之,无出其右者,连跟蒋介石闹翻跑到美国的前台湾省主席吴国桢,在晚年的回忆录中都说蒋介石「用人唯才」,兹举蒋介石任用顾维钧及蒋廷黻作为案例来证明蒋介石如何重视人才。

顾维钧博士在北伐统一之前已经是名重一时的北伐政府大臣,曾任外交总长、财务总长、国务总理,国民党北伐成功,建立南京政府,曾对北洋政府的军政首长下达通缉令,其中即有顾维钧的名字,通缉令发布不久,蒋介石即派人知会顾维钧,通缉名单没有他,请他放心,后来透过张学良、颜惠庆,告知通缉令没有他,北洋政府跨台后,顾维钧在黑龙江齐齐哈尔买了块地,准备从此归隐山林,在这段时间,顾维钧常与在北戴河避暑的少帅张学良往来,等于做少帅的私人顾问,十九年原大战,顾维钧劝少帅不可站在冯阎一边与中央为敌,虽然顾维钧与国民党素无往来,但是他非常敬重蒋介石的人格及能力。九一八事变前顾维钧即从日本军政界的动态判断日本将有不同的军事行动,并向张学良提出警告,张学良不以为意。九一八事变后张学良紧急召见顾维钧,顾维钧主张立刻电告国民政府向国联提出抗议,同时透过张学良与日本人的私人关系找日本东北军政首长谈判。南京政府为了因应变局成立了「外交特别委员会」研究因应之策,聘请顾维钧先生做委员,一九三一年十一月顾维钧在南京收到一封电报要顾维钧到南京,到了南京后宋子文代表蒋介石去看顾维钧,请顾维钧担任外交部长,顾维钧开出三个条件:一、为为了有效执行外交部长职务,对驻外领事馆定期核发经费。二、对于外交部驻外及内部人事有绝对权力,不受政府指示。三、顾维钧不是党员,所以党中常会对外交问题有任何决议应事前得到通知。对于顾维钧的要求,蒋介石全部同意。顾维钧出任外交部长,后来担任驻美大使,担任中国驻联合国代表,担任国际法庭法官,并任两次国际法庭副庭长,成为国际知名的外交家。

我们读这段历史,值得注意的几点:

一、顾维钧与蒋介石非亲非故,顾维钧且是蒋介石的昔日之敌,民国十六年北伐成功,南京政府的通缉令中有顾维钧的名字,蒋介石再三找人告诉顾维钧,那是政府的错误,并撤销通缉令,因为蒋介石深知顾维钧博士是中国不可多得之人才。

二、顾维钧就任外长不是求官,而是蒋介石透过宋子文再三求顾维钧出山,顾维钧提出三个条件,争到部长应有的全部权力之后才接受蒋介石的任命,从此追随国民政府,一直到国府丢掉大陆,对蒋介石始终如一。

三、顾维钧与张学良关系复杂,张学良对顾维钧也始终礼遇,顾维钧是个厚道的人,但是在顾维钧的回忆录中无意中把蒋介石、张学良的格局,气度做了比较。蒋介石召见顾维钧讨论国事,或请宋子文先沟通,或请王宠惠先沟通,一到会场即展开讨论。顾维钧最初与蒋介石会晤是匆匆开会,匆匆离别,语不及私;但是与张学良会晤包括吃饭、洗澡、打网球、钓鱼等休闲活动,而当时蒋介石的生活,除了忙于公务,粗茶淡饭,每天规定自己要看书、做体操、祷告、写日记,过着清教徒般的生活。九一八之前顾维钧感到大势不妙,求见张学良,顾维钧在回答圣若望大学亚洲研究中心,孙中山史料研究室录音访问这段往事:「............我到了之后,他的秘书说少帅在打网球,请候一候。等了二三十分钟,他来了,满身是汗,他说对不起,我去洗个澡再来..................,我对张学良说,恐怕日本这一次要对中华民国东三省要有大举动,提醒他注意,他听了似乎不十分注意,我也觉得奇怪............」两相比较,顾维钧感受到蒋介石是一个真正笃行的爱国者,同时也感受到蒋介石对知识分子的敬重,从此随蒋介石共赴国难,至死不悔。

蒋廷黻是哥伦比亚大学史学博士,学成回国后在清华北大教书,与胡适之、丁文江、傅斯年出版独立评论杂志、批评政府,独立评论的读者大多数是大学生、公务员,当时中国面临日本侵略,百姓反日情绪高涨,共党、军阀借机蠢动,制造反政府言论,破坏政府既定计划;当年独立评论是少数高级知识分子反对立刻抗日的杂志,他们同样反日,但深知中国太弱,又不统一,须要多一些时间准备。蒋介石看到蒋廷黻的文章,约蒋廷黻到牯岭谈话,听学术界对国事看法。

一九三四年,蒋廷黻到俄国考察,蒋介石请蒋廷黻到牯岭长谈,请蒋廷黻深入了解俄国情况跟政府动态,试探中日如果开战,俄国支持中国的可能性。

一九三五年十一月蒋委员长召见,到南京时翁文灏告诉蒋廷黻,委员长要自兼行政院长,要请蒋廷黻担任蒋委员长的政务处长,蒋廷黻根本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工作,管些什么事,翁文灏告诉他这是跟秘书长同等级的幕僚首长,秘书长管政策的执行,政务处长是协助院长拟定政策,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职务。蒋廷黻不敢答应,蒋廷黻对委员长说「我没经验,我不知道如何做法。」委员长说:「你能从工作中吸取经验,不工作永远得不到经验。」蒋廷黻说他要先回清华一趟,结束一些事情。蒋委员长说:「这次上任,一定要带所有的人员一同上任,清华那方面由我替你电告校长好了。」政务处长未久卸任,发表驻苏俄大使,从此追随蒋介石共赴国难,直到老死。

吴国桢对蒋介石用人有如下之描述:「用人始于识人,就识人来说,蒋氏下了极大功夫,据曾任待从室秘书的俞国华告诉我说蒋介石经常把人事数据交俞国华秘存在保险箱内,然后随时拿出来,仔细斟酌,想之再想,以求适任,这是说蒋介石如何对一个可资任用之人,作锐利而深入的观察,仔细衡量才干,以便备于适当职位之上。」

评论一个政治人物最重要的标准是的他在位时有没有培养人才、发掘人才、重用人才,蒋介石在用人方面是近代中国领袖中唯一可以做到用人唯才、内举不避亲、外举不避仇的政治领袖。民国十六年南京政府成立,用了大批留学生、北洋老臣,如顾维钧、颜惠庆、施肇基等,知名学者如蒋廷黻、胡适之,地方军阀之部下如莫德惠、赵戴文、徐永昌等,至于冯阎、李、白、陈铭枢等一叛再叛者、抗日军兴也分别付予重任,至于孔宋家族,除曾支持蒋介石北伐外,孔宋皆学有专精之人才,法币迭经抗战八年币值尚称稳定,宋子文功不可没,至于诬孔宋贪污,至今没有证据,以孔宋有钱的程度,及当时的大环境,利用特权做生意有可能,直接贪污恐无此可能,宋子文允其是不可多得的人才,除了财经长才以外,宋子文在战时曾任外交部长,对战时外交有巨大贡献,孔宋对国民政府的贡献功远大于过。胡佛研究院宋子文档案公开阅览,改变了很多人对宋子文的观感,蒋介石对孔祥熙、宋子文的重用最内举不避亲的表现。

至于批蒋介石说蒋介石搞小圈圈,只信任黄埔系统及浙江人,其实并没有,从学术的高度来看历史,蒋介石并非完全任用江浙人,已有太多的证据证明蒋介石用人唯才,不分畛域,至于信任黄埔系统,在军队没有国家化之前,军头动辄造反的情况下,蒋介石相信传统以德服人、以诚带人来感化这些军头,但是蒋介石得到的回报却是一再背叛,蒋介石信任嫡系部队是理所当然。

原题为:胡志伟:重新认识蒋介石

来源:转贴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