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澳洲国防部长下台之“中共因素”(图)

2009-07-02 13:50 作者:曾铮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已被迫辞职的澳洲前国防部长费兹吉本(Joel Fitzgibbon )(图:BAY ISMOYO/AFP/Getty Images)

已被迫辞职的澳洲前国防部长费兹吉本(Joel Fitzgibbon )(图:BAY ISMOYO/AFP/Getty Images)

今年六月四日,饱受各种丑闻困扰的澳洲国防部长费兹吉本(Joel Fitzgibbon )迫于压力,不得不自动辞职,成为陆克文政府中第一个下台的部长。而“中共因素”在其中所起的作用,又十分耐人寻味。

费兹吉本的麻烦,从今年三月就开始了。当时媒体曝出他与澳籍华商刘海燕的不正常密切关系:他接受刘海燕的全额资助,到中国免费旅行两次而没有按规定进行申报。他在堪培拉住的房子是刘海燕的,刘海燕向他提供过十多万澳元的政治捐款,等等。

这些消息曝光后,真的是具有“爆炸性”效应,也引发了更多记者“调查真相”的冲动,刘海燕在澳洲经商的种种细节,被一一曝光。

比如,她在澳洲的地产开发公司Wincopy的第二大股东是Ausboc,而Ausboc的控股公司,是中国银行。中国银行的数位官员担任着Ausboc的董事,其中一位名叫王天叶(音译,Tian Ye Wang)的,还同时出任Wincopy的董事。刘海燕在澳洲做地产生意,资金是从中国银行贷的,从425万澳元到1400万澳元不等。

记者的调查还显示,刘海燕旗下的另一家公司金刚山(Diamond Hill International)1993年资助费兹吉本父子坐头等舱去中国时,年亏损额为749,312澳元,1995年向费兹吉本捐赠2万澳元时,亏损则高达180万澳元。

一个公司在赔钱的时候,还向政客“慷慨解囊”,而且这个公司的真正“大老板”是中共政府拥有的中国银行,而被“慷慨解囊”的对象,又是握有一国军力的国防部长,这就不能不让澳洲人觉得很“严重”了。

后来《悉尼晨锋报》更曝料说,费兹吉本和他父亲第一次去中国时,中共特务就已对他们的行动进行监控,还偷听他们的谈话。网上则盛传刘海燕与中共总参情报部关系密切,因此有中共间谍的嫌疑。

这些消息曝光后,澳洲媒体和国防部象炸了锅一样。媒体报导说,费兹吉本领导的澳洲国防部的人员对他进行秘密监视,侵入他的电脑,才发现了他和刘海燕之间的“秘密”。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样做的工作人员就有行为不当之嫌。结果国防部为此展开了涉及到1700多人的调查,检查相关人员的电话和电脑记录等,约谈了600多名官员,要求1368人出具书面法律证词(statutory declarations),几乎把国防部翻了个“底朝天”,最后发现,国防部人员并无不当行为,没有人对部长进行秘密监视。

从那时起,让费兹吉本下台的呼声就开始响起。不过,总理陆克文还是想保他,在五月初还跟他一起发布了澳洲史上最“雄心勃勃”的国防白皮书,让人觉得费兹吉本至少已干成一件“史无前例”的大事。

然而,好景不长,国防白皮书发布后刚一个月,也即六月三日,在参议院听证会上,退伍军人事务部长史诺东揭发说,他去年曾在费兹吉本的办公室和几名部长幕僚与身为私人健康保险公司NIB的总裁的费兹吉本的弟弟马克(Mark Fitzgibbon)会面,讨论医疗保险合约问题。作为保险公司的总裁,费兹吉本的弟弟一直想拿到国防部的生意。那么这种讨论,自然有以权谋私之嫌 ——虽然这次讨论并未达成任何交易。

另外,费兹吉本去年六月到布里斯本看球赛时,他弟弟的公司替他支付了住宿费,钱不多,只有四百多澳元,然而由于他对此也没有申报,所以被揭发后,也成了违反部长品行操守条例的行为之一。这两件事成了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使他不得不于次日,即六月四日,在羞愧中向总理递交了辞呈。

费兹吉本在下台之后接受采访时说,他的这种“死”法,就象是被“千刀万剐”(death by a thousand cuts)一般。他说是他身边的人出卖了他,最早给媒体写匿名信揭发他的个人情况。

可以想象,作为堂堂国防部长,当关于他的丑闻天天上报纸头条时,他面临的压力有多大,所以才有被“千刀万剐”之感。

也有人提出 “阴谋”论,说这一切是费兹吉本的政敌策划出来搞垮他的。

当然,如果他身正行正的话,所谓“政敌”就算是想搞垮他,也无从下手。

从今年三月起到现在的媒体报道来看,虽然压垮费兹吉本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他让部下与他弟弟在他的办公室洽谈保险业务之事,但真正造成轰动效应、对他打击最大的,还是他与刘海燕之间不清不楚的关系。

很明显的是,真正为费兹吉本的中国之行和竞选费用买单的,是刘海燕的后台“老板”——中国银行 ——中共政府。而且有报道明确指出,中共当局一直刻意在澳洲政府中“培养”能为自己说话的人。刘海燕与费兹吉本父子的关系,就已持续十六年之久了,可见中共用心之早、之深。

联系最近中铝公司对澳洲力拓收购案的失败,可以看到,澳洲社会对来自中共的渗透还是深具戒心。这种戒心有时表现在明处(比如澳洲伊恩·迈尔罗斯(Ian Melrose)出巨资直接在电视上做广告反对中铝收购力拓),有时则表现在暗处。就象这次费兹吉本的下台,有谁能说,“中共因素”到底在其中起到了多大的作用呢?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