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罗京走了,从此解脱了谎言缠身的岁月

2009-06-08 03:30 作者:冷锋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央视的道德楷模罗京走了,48岁,未届天命之年,每天吃着特供,600元每天的高级病房,专职的护理医生,没有挽留住他。

他死后,备极哀荣,同事沉痛哀悼,更有众多网友尚飨纪念。高规格的追悼会正在紧锣密鼓的张罗着。

几乎同时,成都的一辆公交车自燃,死25人,伤70多人,一天后重庆的矿山垮塌,26人遇难,74人失踪。

面对一个人的病逝,我们的感情丰富,面对一群人的遇难,我们漠然视之,人情之冷暖炎凉,让人不胜唏嘘。

罗京的那些同事,凭借央视得天独厚的资讯优势,将罗京的病逝塑造成了一次轰动的新闻事件,在公器私用都不再被国人从道德上谴责的今天,再正常不过,这既是同事的友情使然,也事关自己未来的某一天,前车后辙,今天对罗京的高规格追悼,成为惯例,自己的身后事就有了某种预期。当其同事说罗京的病源于多年的积劳成疾并直言“电视行业的压力太大了,我们生活没规律,对健康很有损害,台里不少人身体都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时,这种说辞就更显得意味深长。

当然,我不怀疑同事对他的哀悼是真诚的,身边的人突然走了,况且还很年轻,任谁都会感到震惊,兔死狐悲,是人性的弱点。前一段时间,笔者有个同事,40多岁突然撒手人寰,初听这则消息,我也非常震惊,看上去如此健康的人,没想到旦夕祸福。事后我们都去吊唁了那位同事,顺带奉献了点菲薄的祭品,算是对其家人的安慰。而事实上,我和那位同事几乎没有任何交往,更谈不上有什么交情。但我知道我的震惊和痛惜是真诚的。

接下来几天,同事之间聊起来还多是关于死者,多半是怀念死者的品行,叹人世无常。

死的人,人们只记住他的优点和好处,这是件好事,说明我们这个族群宽容和善良。何况东方社会,讲究死者为大,即便内心有所不满,明明知道死者瑕瑜互见,也往往出于礼貌,多溢美之辞。

所以,一个人死时的悼词主要用来告慰死者安慰其亲人,后人如果把这作为同时代人对死者的客观评价,甚至是盖棺论定,就显得幼稚了。

部分网友和其同事对其评价很高,称之为央视的道德楷模,证据就是没听说罗京闹过绯闻,何况私下还多才多艺,对同事也很随和。说的人一脸真诚,听起来却有点尴尬,堂堂央视,没有闹过绯闻的人就成了道德楷模了,其群体素质堪忧。

罗京病逝,成了重大新闻事件,于是其爱情往事、成长经历、成就、遗愿、生前座驾等各种资料一应俱全,摆在互联网显眼的位置。而与此同时,那些突然被烧死的人,那些突然被埋葬的人,他们人数众多,却仅仅是个数字,没有形象,没有事迹,甚至都没有亲属的痛悼和死去活来,如果能找到他们的名字,获得20来万的赔偿就谢天谢地了。

“人和人不能相比,卢武铉的自杀会成为一个民族的殇情,凡夫俗子又怎敢有此奢望?你站在民粹的立场,明显属于居心叵测,说你破坏和谐是轻的,该直接以煽动颠覆xx罪逮你。”

这种反驳貌似也很有道理。

于是又回到了问题的起点,罗京的事迹和品行是否值得这样高规格追悼?人家卢武铉是民选的总统,无疑受韩国大部分人爱戴,尽管一度传出贪腐丑闻,但当一个人,一个前总统以生命为代价,无论是用于澄清还是用于洗刷,他的代价已经足够巨大,他的人格已足够傲岸,不管他是否清白,从他纵身一跃的那一刻,他就成了让人只可仰视的悲剧英雄。首尔大街上飘动的黄丝巾遮天蔽日,没有舆论管制,没有新闻审查,没有为尊者讳的粉饰,因之卢武铉的被纪念和被哀悼就更加令人动容和真实。

原本对于罗京的去世,我想保持沉默,毕竟历史很从容,不必要匆忙的盖棺论定,人家刚刚去世,就对其口诛笔伐也非我的个性。何况,我也一直告诫自己要宽容我所憎恶的人,也只有宽容才能避免片面的评价一个人。

但有些网友和写手,那廉价的感情和阿谀之词让我感到很荒诞,有好事者梁江平君竟称之为国殇,更有好事者王石川君称之为“一个时代的结束”。

这几个说项倚刘的谦谦君子,这一群善恶不分的群氓!除了罗京不苟言笑的面孔,除了他冷酷的不食人间烟火的声音,你们还了解他多少?你们知道他的前生今世吗?哪怕你不知道他的前生今世,可每天经由他的“国嗓“说出的“真相和真理”,你们每天被灌输却如此受用吗?

呜呼哎哉!这一群善良的精神侏儒!

诚然,政治污点不是一个人的全部,基于不同的立场和智识,评价一个人可以见仁见智,但切忌走火入魔,尤其那些每天被谎言灌输又受到权力侵害的卑微个体,何苦趟这趟浑水,让欺凌你的人鄙视,让声援你的人齿冷。

看到罗京声名的显赫,后事的奢华,我忽然想起另外一个央视的播音员,他们都曾在某一天臂挽黑纱,不同的是罗是一个识时务者,而那个人,那个女子,那个峤峤乎易折的女子,不识时务。

于是两个人的人生道路倏忽变得不同,一个人靠出卖良心翻云覆雨得以善终,并且为了善终一直不停的说谎,最终功德圆满熬成了一个令人爱戴的道德楷模,有的人因为良心和正义去国怀乡,人生轨迹坎坷却被遗忘。

忽然想起郑智化的那首大气磅礴的《英雄之歌》,让我不胜唏嘘:

微微的细雨 淋湿淡淡的悲伤

三分的醉意 平添七分的惆怅

正义已死去 我无声地哭泣

乌云遮满天 像黑暗的咒语

为什么你看不见一个小丑的骗局

为什么你听不到大地沉重的呼吸

在权力的游戏中是谁背叛了历史

在沸腾的喧哗中淹没我的怒吼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