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媒体也自卫?成都报导邓案(图)

2009-06-03 04:50 作者:辛欣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看中国记者辛欣报道】据称对法轮功欠下血债的江系人马控制了中宣部,在一道报道禁令下全国大小媒体全部鸭雀无声,论坛QQMSN及各大网站充满“该文被删”。掌握有“核弹”的夏霖也称要“顾全大局”,5月30日成都电视一台"今晚8:00"却打破沉默,突然聚焦邓玉娇案。

报道中的一个细节雷倒了网民:随着记者的解说词“当地民众很沉默,都不愿接受采访”,这时出现一个很阴暗画面,一辆看不清什么样子的车,驾驶室一张不知因为背着人,还是光线太差而无法辨认的脸对记者说:" 你今天拍我,我的脑袋明天就掉了!"然后一问一答:"脑袋掉了?""被人砍掉!"

成都民众肖雪慧称:" 对它能"聚焦"些什么,真还没抱希望。只是想看看这家电视台。是不是也参与到配合警方妙改案情的行列。可是出乎意料,这台节目没有跟警方亦步亦趋,用拗口的"异性洗浴服务"和更拗口的"推坐"来忽悠观众和改变事件性质。”

“主持人比较了警方几次案情通报,展示了网友根据刀伤位置模拟图。这幅模拟图还原的案发场景和情状,包括邓玉娇、邓贵大、黄德智的各自位置和身体姿势。”

肖雪慧对成都一台的报道感到意外:“从电视里看到的现场场景,决不是此前通过文字的了解能比的。节目结束时主持人结语大意是:追求真相时,不要忘了追究那些背后玩花样的力量。"肖雪慧认为该节目还原了部分原来就知道的真相:

上午,夏霖、夏楠两位律师和邓玉娇的母亲和继父一同到了看守所。11点过两位律师从看守所出来时的神情和手势表明有重大发现。但邓玉娇的母亲接了一个电话后,"脸色就不自然了",对夏律师说要离开一会。夏律师有些不愿意,但邓母保证很快就回来。于是邓母走了。

下午五点过,两位律师神情激动的走出看守所,一出来就焦急的用目光四下寻找邓玉娇母亲,不停地喊"邓妈妈在哪里?"但根本不见邓母踪影。

律师的职业敏感告诉他们:出问题了。于是才有了招致高一飞教授攻击的那个请求鉴定的紧急呼吁,有了招致巴东政府强烈不满的所谓"泄露案情"--也就是批评警方在长达11天时间内竟然没有提取重要物证--。夏霖律师发出紧急呼吁后,还吁请在场媒体朋友赶到邓母家去保护物证。

夏律师出来后急切找邓母而没找着,邓母食言的背后可能发生的种种不测,刚了解到的重大案情带给律师的震撼,对邓母遭控制胁迫以及对尚存的关键证据可能毁于一旦的担忧......无论是情不自禁,还是紧急呼吁,都无可厚非。夏律师哽咽着发出一前一后两个呼吁(请求鉴定和请在场媒体朋友赶去保护物证)。

镜头马上转到邓母的家。她不在。据邻居说,四点钟跟警察回来过一趟,过后又被警察带走了--从中午离开到四点,中间那几个小时,她究竟经历了什么,至今是一个谜--。律师和记者马不停蹄赶到派出所,邓母在那里。此时此景,任随问什么,都枉然了。接着,保存了11天的证物就在当晚被清洗了。主持人此时点了一句:有意思的是,当物证被洗过已毫无价值之后,警方来提取和封存物证了!

采访纪委书记涂启东的场面也意味深长。二位律师追问神秘消失的黄德智和邓中佳在什么地方,涂启东支吾了好一阵,最后说的竟是"不知道"。不过,早有网友通过人肉搜索,发现黄德智在宜昌医院"泌尿科治伤"。(坊间广传黄下体中刀已成太监,未获官方证实。)

21 日以后,邓玉娇的母亲和爷爷的异常表现引起很多猜测。肖雪慧补充说:“看过这台节目后的两天,各纸媒体都在跟邓玉娇案玩躲猫猫,网站同样躲猫猫,只有一些学术网站上还有消息和评论。”

“封网、赶记者、打记者,还搞什么船不靠岸、旅店不住外地客,等等,等等,不就为了指鹿为马吗?后一消息则太愚人节消息。不过今天的消息是,侦查已经结束,定性防卫过当,案件移交检察院审查起诉。黄德智呢?治安拘留!个中况味,够咀嚼。”这位网民说出了自己的意外和不满。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