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现代史还原 (十五)

中国现代史还原 第六章-7

2009-01-07 22:13 作者:史明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我们再看下面两首预言诗(出自《诸世纪》):

东北"野战"

第 4纪第 48首

英文:

The fertile, spacious Ausonian plain
Will produce so many gadflies and locusts,
The solar brightness will become clouded,
All devoured, great plague to come from them

中文:

肥沃,广阔的奥索尼亚平原,
将产生如此多的牛虻和蝗虫,
黑压压的遮蔽了太阳的光辉,
他们吞噬了一切,造成了巨大的瘟疫。

这首诗预言了第二次内战时期,在"肥沃,广阔的"东北平原,产生了数量众多的邪恶军队,他们在内战中象"蝗虫"一样"吞噬了一切",给中华大地带来了"瘟疫"。

本诗第一句"肥沃,广阔的奥索尼亚平原" ,其中 "奥索尼亚" 是古希腊对意大利南部部落的一个称呼,可是意大利南部并没有"肥沃,广阔的" 平原,那么这一句是指欧洲外的一个古国的"肥沃,广阔的" 平原,其实这里指的是中国东北平原的黑土地。

本诗第二句"将产生如此多的牛虻和蝗虫",预言了东北平原将产生数量很大邪恶军队。在《诸世纪》预言诗中,靠人海战术来作战的军队被比喻成"蝗虫" ,这在下文还有介绍;当邪恶驱使着穿着黄绿军装士兵,不顾惜他们的生命,迫使他们以人海战术,"前仆后继"蜂拥而上地作战的时候,那情形就像蝗灾一样,许多与之作过战的人,都有过这种感觉;世界上没有其它的军队象那样把士兵看成没有生命的战争机器,为了取胜不惜一切生命代价,这种邪灵对于士兵的生命根本就不珍惜,在长征途中,"领袖"躺在担架上"爬雪山过草地" ,累死了多少抬担架的士兵,可他却依然在担架上"吟诗作赋" 。

几乎没有任何后勤准备的邪恶军队,靠强拿硬抢沿途老百姓的物资维持,当年12月17日,将领黄克诚在电报中说:部队沿途"到一处吃一处,吃空烧尽,有如蝗虫,人民怨声载道。";可是直到两年后的"辽沈战役"期间,一些部队仍然到一处吃一处,到一家吃一家,有时甚至连白条都不开" (见张正隆的《雪白血红》),"蝗虫"习性不改。

正规军就是本预言诗中的"蝗虫",而"牛虻"则指它的地方部队。

本诗第三句"黑压压的遮蔽了太阳的光辉",是预言数量众多的军队,采用人海战术,最终打败了国民党的政府军;这里"太阳的光辉",暗示了国民党"青天白日"的旗帜,这句就是说:"黑压压的""蝗虫" "蔽了"国民党的"青天白日"。

历史上的蝗灾总会带来饥荒,人民饿馑枕道,可是邪恶军队发动的野蛮战争,这种"蝗灾"给人民带来的灾难竟然比真正的蝗灾还要惨烈:1948年"蝗虫"们围困吉林省长春市长达5个月,活活饿死了十几二十万无辜的长春老百姓,围困前人口达50万人的长春市,围困后只剩下了17万人。当时的《中央日报》记载:"据最低的估计,长春四周匪军前线野地里,从六月末到十月初,四个月中,前后堆积男女老少尸骨不下十五万具。"这些都是被"蝗虫"们围困在市外被活活饿死老百姓;而蝗虫军队入城后,又发现城里到处也堆积着被围困而饿死老百姓的尸体,后来动员了全城劳力来挖坑埋尸,用了一个多月才埋完;在围城的日子里,有些饥饿的老百姓不得不吃死尸,那情形惨得连"卖儿卖女"都没地方去卖呀,"几个大饼子就领走一个大姑娘","不少人都把孩子扔了,扔到马路边上,希望有钱人能抱走捡条命。现在的东盛小学,当年就是学校,二道河子这片那儿最多。大都是5岁上下,有的拉拉巴巴刚会走,张着小手"妈呀"、"妈呀"叫,爬到马路上的,爬進学校的,那个小样呀!叫不动了,就歪在那里,慢慢就死了,活着的还在那儿爬,哑着嗓子叫"妈"...... 二道路那儿扔些小孩,一场大雨全淋死了,小肚子灌得鼓鼓的"。(见《雪白血红》)

后来,从东北平原蜂拥而出的"蝗虫"们,扑向了北平、天津,扑向了全中国,"他们吞噬了一切,造成了巨大的瘟疫"......


席卷全国的野蛮战争

第 3纪第82 首

英文:

Frjus, Antibes, towns around Nice,
They will be thoroughly devastated by sea and by land:
The locusts by land and by sea the wind propitious,
Captured, dead, bound, pillaged without law of war.

中文:

裴吉斯,安提比斯,尼斯附近的城镇,
它们将被完全摧毁,
蝗虫们从陆地和海上蜂拥而来,
一路顺风,
攻占,杀戮,绑架,掠抢,
没有战争的法则。

这首诗预言了在第二次内战中,"野战军"(即野蛮战斗的军队)在席卷全国的内战中,凶猛作战,取得了内战胜利。

本诗前两句"裴吉斯,安提比斯,尼斯附近的城镇,它们将被完全摧毁",预言了战争席卷了全国,这些地名暗含了几层意思。尼斯是个法国东南的一个大都会,安提比斯是附近较大的海港,海港在中文中和渡口类似,可以用"津"来表示,那么安提比斯"被完全摧毁",就是"平津"的意思,而天津也是北京附近的海港,所以这里隐含"平津战役"的意思;裴吉斯也是法国东南靠海边的小城,如果把尼斯堪称中国东部大都会上海,那么这里又隐含有"淮海战役"的意思,被"摧毁"的"裴吉斯"和"安提比斯",就像是"徐埠"会战的地方了;最后,大陆的东南沿海,是国民党退守台湾前的最后战场,打到了这里,战争就已经席卷了全国,几乎完全要占领大陆了。

本诗第三句"蝗虫们从陆地和海上蜂拥而来,一路顺风",预言"野战军",也就是这里的"蝗虫们",在全国"蜂拥而来"地发起了对国民政府军队的進攻,并且"一路顺风"地取得了胜利。

最后一句"攻占,杀戮,绑架,掠抢,没有战争的法则",预言了军队的野蛮。这里"没有战争的法则",点出了在《诸世纪》预言诗中所说的"蝗虫"并不是指真正的"蝗虫",而是一支"没有战争的法则"的野蛮军队,即"野战军"的"蝗虫们"。我们在本章第一节里破解过诸葛亮《马前课》里的预言,其中就突出了"四野"突然攻入的情形,指出了特点就是在一个"野"字上。
(以上引自《救世诗篇》)

民国军队面对的就是这样一支野蛮的军队,有点象中了邪的僵尸军队,没有自我生命意识,完全"不怕死",没有任何战争法则......难怪许多国军将领失败得都不明不白,多年以后仍然不知道自己失败在什么地方,他们曾经打败了强悍的日本人,可是他们却被这样一支"野战军"所打败。无论如何对照兵法与历史智慧,他们都找不到自己失败的原因所在。

俄国的二月革命是一个温和的资产阶级革命,沙皇也以国家民族为重,退位而不是反抗到底。列宁急忙从德国赶回俄国,又搞了一次政变,把推翻沙皇的资产阶级革命者们杀害,搞起共产革命来,把俄国的资产阶级革命扼杀了。中共和列宁一样,把国民革命的胜利果实摘取了,在抗日战争胜利后,发动了推翻国民党政府的"解放"战争,把中国再次推入战争灾难。

中共以人海战术著称。辽沈、平津、淮海战役用的是人肉作炮灰的最原始、最野蛮、最不人道的战术。围困长春的时候,为了消耗长春城内的粮食供应,解放军奉命不许老百姓出逃。结果打长春兵困两个月,活生生饿死冻死阵地前城门外逃难的国民近二十万人而不肯网开一面,事后完全没有一丝愧疚,说"解放长春兵不血刃"。

1947年至1948年,中共先后与苏联签订《哈尔滨协定》和《莫斯科协定》,出卖祖国权益和东北资源,换取苏联在外交和军事上全面支持中共。双方协定苏共经常供应50架飞机补充中共,将收缴的日本武器分两期全部给予中共,苏方控制的东北的弹药、军用物资平价售给中共。国民党一旦对东北发动两栖登陆攻势,苏共秘密协助中共军队作战。苏联协助中共夺取新疆控制权;建立苏中联合空军力量;装备中共11个师。把美国援助苏联的130亿美元的武器的三分之一运入东北。中共为了获取苏联支持,承诺苏联对东北陆路、空中交通的特权;对苏提供国民党政府和美军行动情报;以东北物产、棉花、大豆、战略物资供应苏联,换取精良武器;苏联有优先开采中国矿产的权利;有权在东北和新疆驻军;苏联可将远东情报局设在中国。如果欧洲爆发战争,中共应派远征军10万,劳工2百万支援苏联。除此之外,中共还承诺将辽宁、安东省的特别区域在适当时并入朝鲜。
(以上引自《九评共产党》)

国民党的失败一是由于在一场筋疲力尽的抗日战争之后要面对一个险恶的敌人,二是对中共的邪恶认识不足。历史上确实从未有过如此无人性、不人道的集团与军队,用任何常识去认识和判断它都是错误的,它就是最邪恶、最违背常理、最具破坏性的东西,任何轻视这一点的人都会受其所害。历史发展到今天,可惜还是有许多人,包括民国中人,包括世界上的人,都仍然对它认识不清。

所以民国最后比南宋更惨,只好偏安于孤岛台湾,一去就是几十年,复国也许永远成梦......


待续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