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母亲捂死脑瘫女儿 曾奔走20年救治(图)

2008-06-12 04:31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母亲捂死脑瘫女儿 曾奔走20年救治

李道红说,后悔杀了女儿

母亲捂死脑瘫女儿 曾奔走20年救治

父母辛苦照顾张菲20年

"我只是担心,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谁会来照顾她。"这是一位杀死患脑瘫症的女儿的母亲在法庭上对自己的辩白。昨天,来自江苏铜山县的农村妇女李道红被控故意杀人罪,在北京海淀法院受审。

事件·杀女

2007 年1月19日,冬天里一个寒冷的下午,来京给女儿治病的李道红在一家公寓房间里,把200余片安眠药喂进女儿张菲的嘴里。她告诉女儿,这是给她治腿的药。女儿不会说话,看到这么多的药,却还是很顺从地一口一口地服了下去。看着渐渐熟睡的女儿,李道红将枕巾、被子覆盖在女儿的脸上。

李道红就这样结束了20岁女儿的生命,20年来,这条生命给她带来过做母亲的欢乐,也带来了始料不及的劳累。女儿出生后就患有重度脑瘫症,不会说话、不会走路,只会用哭闹来与人交流。但她依然一口饭一口饭地将她喂养到了20岁。

离开房间时,李道红特意把1000元现金平铺放在枕巾上。

庭审·弃辩

李道红今年47岁,却已是满头白发,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苍老许多,在法庭上她没有聘请律师为自己辩护。对于检察机关指控她给张菲服用大量安定类药物,后将枕巾、被子覆盖在张菲面部,导致其机械性窒息死亡的罪行,李道红没有任何异议。

庭审中,李道红称,她是骗女儿说那些安眠药是治腿的药,女儿才肯吃的。而当法官问她为何要在枕巾上平铺1000元钱时,李道红说:"我想她要是能醒过来,这钱就留给收留她的人;要是她死了,这些钱就用来给她安葬。我还给她留了些吃的。"整个庭审过程只持续了短短半个小时。

公诉人最后提出,经司法鉴定,李道红患有神经障碍,作案时处于发病期,但具有刑事责任能力。而鉴于李道红尽心尽力照顾被害人多年,并且作案目的是为了减轻家庭负担和女儿痛苦,建议法院从轻处理。法院将择日对此案进行宣判。

被带出法庭时,李道红失声痛哭,她说自己现在很后悔,她只是担心如果有一天她不在了,谁会来照顾女儿小菲。

案外·求情

庭审结束后,一直等候在法庭门外的李道红丈夫张明和他的大哥张聪仍然迟迟不肯离去,张明对记者说:"我一年多没见到她了,你能让我看看你们拍的画面吗,我想看看她现在好不好。"由于系此案的关键证人,按照法律规定,张明和他的大哥无法参加旁听。

开庭之前,张明和张聪就早早地等候在法庭门口。"当时我不在场,我出去给她们娘儿俩买饭去了。"张明对记者说,失去女儿他很痛苦,但他也十分理解妻子做出这个举动的苦衷。"我们这20年来,带着孩子四处寻医,这次带她来北京也是看病的,可医院都说治不好。我们那天推着孩子直到深夜11点才找到住的地方,太狼狈了......"张明说着号啕大哭起来,并跪下身对面前的记者们表示,他希望法官能对李道红从轻处理。

张明的大哥还掏出李道红大女儿写给法官的一封求情信,信中的言语间流露着女儿对母亲的一份心疼。"妹妹大小便失禁是常事,母亲总是默默地洗着妹妹的衣服,眼泪就吧嗒吧嗒地往水盆里掉,也许在别人家看不到这样的画面,但在我们家,这就是母亲全部的生活。青春期的妹妹只准母亲抱着她去厕所,而母亲想要抱起她却越来越吃力。母亲很可怜,没有文化,家里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也很伤心,但是我和在念高中的弟弟都不想本来已经残缺的家再失去妈妈......"

和李道红大女儿委婉的表达方式不同,作为张明兄长的张聪很为这位弟媳妇"抱不平"。"我想不明白,她20年为女儿操劳,回头却还要为女儿来坐牢。"张聪说,其实死去的不痛苦,活着的才痛苦。在张聪的印象中,侄女虽然不会说话,但也十分懂事。"这孩子,以前给她喂药,她从来都是咬着牙,闭着嘴,不肯吃的。但是这一次,给她喂药的时候,她是张开嘴的。"张聪说,也许,小菲也知道,她妈妈累了。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