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愤青”对王千源的围攻类似哪种文革?

2008-04-26 05:40 作者:刘国凯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年仅二十的留美女学生王千源因一席肺腑之言,遭到海内外"青"辱骂围攻,连她远在国内的父母亲都被株连。甚至发生在她父母家门前泼粪的丧心病狂举动。

我对"愤青"的鄙视由来已久。因为他们只敢对政府欲排斥的对象"义愤填膺";只敢对政府的"对立面""义愤填膺",而绝不敢对这个政府义愤填膺。而恰恰是这个政府才是最应该对之义愤填膺的。因为这个政府是专制政权。它不但在过往四十年的统治中实行政治大迫害而满手血迹;也在近二十年的经济大掠夺中创造了世界上登峰造极的贪污腐化。

如果说前四十年的政治迫害岁月里这代"愤青"还没有长大成人,尚无能力表达其愤;如果说近二十年全面开花、每时每刻的经济掠夺缺乏触发点,无从表达其愤,那么对张志刚冤死于狱警的狂殴他们怎么不上街表达其"愤"?对魏文华因摄录城管暴力执法而被城管活活打死怎么不上街表达其"愤"?对吕耿松因批评政府专制而被投入黑牢怎么不上街表达其"愤"?对因政府官员隐瞒真相、钳制报导而造成某些地区艾滋病、萨斯病广泛流行怎么不上街表达其"愤"?......他们想要表示他们也是热血青年,可是他们的内心其实十分怯懦。

他们是色厉内荏的角色,绝对不敢叫真去碰撞邪恶的权威。他们真质怯懦,他们看主人的眼色行事。他们结合成群,以主人的权势为后盾,以主人的保护为铠甲。主人对谁面有愠色,他们就放胆扑上去狂吠撕咬一番。关于这一点王千源说得对。她说:"他们成为几千几万人结合在一起,就感觉到自己去攻击别人时有人保护。这像历史回潮,我感觉这跟‘文革'太像了。"

刘晓波先生有段话讲得也对。他说:"经历过文革的国人都知道,政权号召、官媒点名、大众声讨和单位批判相结合,构成文革式大批判的基本模式。对王千源的围剿完全符合这种模式:有中共高官对达赖喇嘛的文革式指控为大背景,有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在三天内三次要求CNN道歉为示范,有中共头号电视喉舌央视为号召,有海内外愤青的群体性声讨、谩骂和恫吓,有她的母校与之划清界线。所以,把对王千源的声讨命名为"文革式的围剿",一点儿也不冤枉。"

但是王千源同学下面有句话就讲错了。她说:"你看他们都写了大字报,写口号标语,又泼粪。这简直就是文革。最可怕的是,这次是人民文革"。

不对!王千源同学,你弄错了,"愤青"对你的围攻完全不类似四十年前的人民文革,而类似那时的官方文革。

当代的"愤青"类似文革保皇派。文革保皇派在文革中先是保省委、市委。他们先是在省市党委的领导下把出身"不好"、不恭敬听从党的话的人打成右派分子,进行围攻批判。省市委垮台后他们又在军区的支持下要把要求平反的造反派群众打成反革命分子、"牛鬼蛇神"。这就是刘晓波先生所说的"政权号召、官媒点名、大众声讨和单位批判相结合,构成文革式大批判的基本模式"。 补充说得更准确些,是官方文革的基本模式。

文革保皇派不属人民,而是共产党官僚阶级的附属物。它们的所作所为是构成官方文革的内容之一。1966年的红八月中,北京城中由共产党几千名高干子弟组成的血统论红卫兵(类似纳粹党卫军)结合起来,狂飙般地扑向政治贱民阶级。而共产党的公安机关则为他们提供了各个街区政治贱民的姓名住址。于是一千六百多名政治贱民死于他们的棍棒、军用皮带之下。你能说这些共产党的党卫军是人民吗?当然不是。既然不是,那么他们的行为就不是人民文革。同样,其他社会群体组成的文革保皇派的种种劣质行为也不属人民文革。

那么文革中有没有可以称之为人民文革的内容?当然有。那就是一部分民众仅仅借助着毛泽东"这次运动不是整群众,而是整党内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一句空话,而奋起要求省市委和各单位党委给被打成右派分子的民众平反。稍后是要求军区给被打成反革命分子的造反派群众平反,释放被抓捕的民众。

我把当代"愤青"类比为文革保皇派,愤青们不要不服气。如果你们仅仅是与王千源观点不同,你们讲出你们反对西藏独立的理由,与有独立要求的人士进行辩论,那我不会说你们是"愤青"。笔者也不赞成西藏独立。观点持有和语言辩论是任何人固有的权利。可是你们呢?你们挥舞五星红旗干什么?你们骂王千源是叛徒卖国贼干什么?

五星红旗是什么旗?是中国国旗?NO!五星红旗是中共国的国旗。五星红旗上最大的星是共产党。工人、农民、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四粒小星环绕四周。共产党大于一切、高于一切。说什么共产党为人民服务,这旗帜不就明白无误地暴露了共产党高踞人民头上的心态和事实吗?你们如此狂挥中共国的国旗,无非是表示你们爱那个中共国;表示你们有那个强大的中共国作你们的后盾而气壮如牛,荣耀自豪。你们跟当年的文革保皇派有省市委、军区作后盾而气壮如牛不是同出一辙吗?而我们爱的是中国,却不爱那个中共国。

中共是什么货色?只要它一天不实行民主改革,它就是专制怪兽,你们爱专制怪兽算不算是保皇派?说你们是保皇派不冤枉你们吧?

还有,这些年来,你们动辄辱骂我们民主志士是汉奸、卖国贼。这次你们又骂王千源是汉奸、卖国贼。你们这样骂法是不是类似当年文革保皇派动辄骂造反派民众是反革命、牛鬼蛇神、黑五类狗崽子?

当年的文革造反派没有骂文革保皇派,只是说保皇派群众也是阶级兄弟,是受省市委、军区蒙蔽煽动而已。

当今的民主志士也没有骂你们,只是说你们长期在共产党信息封锁、舆论钳制的社会环境中,接受了共产党的单方面政治宣传而找不着北。你们的"愤"是愤错了对象、愤错了方向。

你们不但动辄谩骂,而且有许多使用暴力的记录。你们有的在纽约、旧金山曾殴打民运成员和法轮功学员。你们有的在香港把粪便和汽油倒在香港民主派议员刘慧卿的办公室门前。这也像当年的文革保皇派使用暴力去虐杀黑五类和造反派民众那样。

王千源同学,你把围攻你的人群错类比为人民文革,我不责怪你。因为不但你没有经历文革,很可能你的父辈都没有经历文革。你对文革具体史实不了解。而且在这方面你同样是生活在"共产党信息封锁、舆论钳制的社会环境中,接受了共产党的单方面政治宣传"。

文革造反派所进行的人民文革与七十年代末启动的当代民主运动有着一定的血缘关系。那就是文革造反派和当代民主派都是共产党体制外之物;其行为的本质都是冲击共产党的政治体制。正是由于这样,共产党对文革造反派所进行的人民文革衔恨极深。从1969年的清理阶级队伍、1970年的一打三反、1971年的清查五一六,到八十年代持续经年的清理文革三种人,共产党对文革造反派清算了近二十年。只是到1989年六四大屠杀后,共产党有了更新的政治敌人--八九动乱分子,而且为数很有限的文革造反派幸存者都到了老年并都压在社会最底层,共产党才放松了对文革造反派的政治清算。

当然,当今的民主派比当年的文革造反派要高许多个数量级。文革造反派要求的只是平反,基点是反政治迫害。它的诉求都停留在体制内。而当代民主派则要求结束共产党的一党专政,建立完善的民主政治。这就突破了共产党的政治框架。

当年的文革造反派反政治迫害是借助毛泽东"这次运动不是整群众,而是整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一句空话。而当今我们民主派反专制争民主则是凭藉人权、民主、法制等普世的真理。我们民主派是自主的、自为的,不需要借助任何人的金口玉言,哪怕他有多么伟大。

王千源同学:问候你!问候你的父母亲!也许你年轻的思维未必十分周密,但你的自主思考和求索是非常值得赞许的。围攻你的喧嚣必将可耻地退潮,而独立人格和思索将永远受到尊重。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