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海外学子中的“香蕉”与“芒果”(图)

2008-04-17 03:01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海外学子中国情



 一次宴会上,我无意中听到一个中国留学生的话:现在,一部分中国留学生到了国外,就变成了香蕉,只剩下皮是黄的,里面的瓤子变成了白色;也有一部分留学生永远不改其色,皮和瓤子都是黄的,那就如芒果。我深有同感!

  刚到法国的时候,我参加了一个韩国人举办的宴会。在邀请的客人当中,有一个中国女学生,身边依偎着一个法国小伙子,男的模样我确实不敢恭维,但是似乎从她的眉目之间可以看出,这个女学生是相当心满意足的。我主动和她攀谈起来,她对我显得有点鄙视,好像是由于我和她是同族人。她喜欢操着一口不流利的法语不停地与周围其他族别的客人问候搭讪,似乎汉语已经为她所厌恶。我在愕然之余,从她的只言片语中,得知她来法国不到半年,比我略长一点,但也绝对是一个新手无疑,却好像就因为一双脚踏上了法兰西的土地,凭借着父母给她的一点国人姿色,就挽上一个地道的法国小伙子,刹那间好像已然从一个丑小鸭摇身一变成了一个花枝招展的公主。她似乎要与过去决裂,与汉语拜拜,与国人隔离。我还有自知之明,径自走开了。我与她就好比两条平行的铁轨,距离不远,可纵然走到地老天荒,也不会有交叉。整个宴会,我们就没有再说上一句话。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又接触了一些类似的人和事,已经见怪不怪了。反倒让我体会到这是大千世界的一种现实--外边的世界很精彩,外边的世界很无奈。确实在一些留学生中存在着这种现象,来到法国后,为了能够留下来定居等等各种目的,就千方百计地与法国青年接触交友。不管对方是胖是瘦、是高是矮、是丑是美、是老是少,一律来者不拒。好像"异域爱情"的开花,就等于与海外世界的距离拉得更近了。

  在前不久的一次欧洲旅游中,我还亲身体验了一把"美利坚"的漠然。欧洲的青年旅馆是男女混住的,我居住的大房间里,就有一名女学生。看样子,像是同族,我就主动用汉语问候她。交谈中,我得知她是一名留学美国的中国学生。我问她是不是一个人来旅游,她不耐烦地蠕动嘴角,表情冷漠,原来她和对面一个洋小伙子是一道的。随即,她用一口洋音和同屋的各国友人畅所欲言,似乎把我忘到了九霄云外。这种情况一目了然,因为我是黄皮肤黑眼睛的国人,而不是高鼻子蓝眼睛的洋人。我躲在墙角,反倒悟出了一个新的道理,"发展异域爱情"不是一个在法兰西独有的现象,在美国亦然。

  至于此,中国留学生口头禅中就有了精辟的"香蕉与芒果"的理论。有人以当"香蕉"为最高追求;有人却以保持一颗炽热的赤子之心和作为一名华夏儿女为无上光荣,保持着"芒果"的本色。

  积极接受西方文化和先进的科学文化,学习西方国家的语言,结交不同国家的友人等等,无可厚非。不管是公派自派,出国的目的就是要睁眼看世界。但是,留学人员不能只是一味地为一己之利,采取各种手段来留居海外。目前中国有大量的海外留学人员,学成归国创业,报效祖国的人占有相当的比例;但是同样也有一部分留学人员似乎忘记了自己的祖国。我认为,追求崇高的爱情是每一个海外学子的自由,爱情无国界,婚姻无国界。但是,如果只是怀着攀上一门洋亲的心思,那就有点让人心寒了。

  浪迹天涯的海外学子,请记的你们的根系在哪里。

来源:网文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