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陈良宇传奇:上海帮的末日(十九)(图)

2008-01-27 01:52 作者:施维鉴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第二十章 上海帮的末日


【上海独立王国】


江山辈有人才出,各领风骚几许年。陈良宇作为一个短时间内窜升为上海的“一哥”,上海帮的阵前先锋,凭借的是勇猛而不是实绩、大言而不是慎行、张扬而不是内敛。这就注定了共产党江山改朝换代之际,成为新朝代开刀祭旗的一颗大好头颅。正如十年前北京市“一哥”陈希同。

陈良宇最致命的问题,根本不是他的好色与贪污。任何一个有权有势的共产党干部,都有情妇和花不完的钱。相比之下,陈良宇甚至还算比较清廉的一个。他最致命的问题,一是跟胡锦涛温家宝的中央作对,甚至公开叫板;二是他好大喜功,勇猛激进,引发民怨沸腾,上访到北京者骆绎不绝。这显然对胡温刻意创导的“和谐社会”之“和谐”主题大相径庭。

胡温上台,多次进行宏观调控,以防止投资过热,出现泡沫经济。陈良宇却每次在温家宝提出宏观调控之后,在上海大放厥词,予以抵制。他说“宏观调控我是赞成的,平衡发展当然是好的,正确的宏观调控和平衡发展肯定不是让正在发育的健康的孩子少吃点饭,让另一个正在闹胃病的婴儿把肚子吃的撑起来,当然也不可以是让一个等待做胃病手术的病人大吃一顿。1”这种怪话,经常使得宏观调控的政策到了上海就变成了一个笑话。

二零零六年初,主持中纪委的吴官正找陈良宇谈话,指出他的秘书秦裕可能有问题。第二天吴官正离开上海回北京,陈良宇马上在上海市委大会上把秦裕夸了一顿,认为秦裕是个没有问题的好干部。

陈良宇身为上海市委书记,公然对抗胡温中央,如果其他省市跟着学陈良宇的样子,胡温中央势必造成令不出中南海的尴尬局面。这恰好是雄心勃勃的胡锦涛最痛恨的一点。

除此之外,陈良宇执政时期,他号称“上海代表着中国共产党的先进性”,但是上海到北京的上访告状的老百姓却骆绎不绝。一批是东八块的拆迁户,手里拿着许多关于周正毅官商勾结,进行商业诈骗的证据。仅二零零三年九月三十日,就由几百名上海警察到北京抓回了八十五名在北京的上访者。

“小赤佬”张荣坤的屁股也没有揩干净。其实早在二零零二年张荣坤完成沪杭高速公路上海段收购的同时,上海路桥公司的老员工就已经缠上了张荣坤。根据二零零二年三月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书,买卖双方对原上海路桥的管理层和员工的去留进行了约定。福禧公司方面要负责接收上海路桥原有的管理人员。并且约定“原有职工三个不变:人员岗位不变、待遇不变、收入不变”。
  
福禧投资当时给出的一个安置方案是,愿留就留,愿走就走,愿意留下的签订三年的协议,作为一个保护期或者说是缓冲期,进行一次性补助。
  
但这个方案,并没有获得所有老员工的认同,而更关键的是,三年的过渡期过后,怎么办?一开始并没有明确。而问题恰恰出于此。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二日。福禧投资与这些老员工的三年协议已经过期了将近半年。从二零零六年开始,福禧投资决定按照市场化的运作,按照收购后新招聘来的员工待遇调整老员工的收入。但这个结果显然不是老员工所能接受的。因此上海路桥公司的老员工将张荣坤的种种问题反映到上海纪委,同时也派人上访至中纪委,令中央注意到了张荣坤这个问题富豪的各个方面。

周正毅和张荣坤,都是和陈良宇直接相关的问题富豪。因此,中纪委对陈良宇下手,也是按照柿子先拣软的掐的原则,先对周正毅和张荣坤下手。

注:

1、新华社内参部在社保案发后编选的内部资料《陈良宇同志言论选编》。见附录七。

【中纪委上海调查组】


二零零六年六月中旬,胡锦涛、曾庆红和吴官正亲自下令,向上海派遣了一个中纪委调查组,入驻上海衡山宾馆。中纪委选择这样的一个时候进驻上海,说来非常微妙,因为问题富豪周正毅恰恰于五月二十六日,才从上海提篮桥监狱刑满释放。

周正毅被判刑,本身是陈良宇一手包办的事情。因此周正毅在监狱中的待遇和地位非常特殊,相信也是陈良宇指使手下进行严密布置。一是使用化名,使得绝大多数的监狱干部都不知道周正毅正在提篮桥监狱服刑;当时周正毅使用的是“三八四四零号服刑犯人邹振义”,以免周正毅被外界认出。二是严格隔离。为了将周正毅和其他犯人隔离,周正毅不用参加劳动,也可以不参加犯人们早晨五时半的出操。吃饭时别的犯人都要排队打饭菜,周正毅则由劳役犯人代劳。三是指定专人看管。上海提篮桥监狱专门指定某监区高级管教干部、教导员俞金宝为专职看管周正毅的干部。其他管教人员都不能与周正毅接触。四是享受特殊待遇。提篮桥监狱一位警官说:“周正毅在监狱里享有的待遇之好,我从警那么长时间都没见到过。以往一些‘风云人物’,比如徐景贤、王秀珍、李伟信等关进监狱后,用的都是真名,也一样要像普通犯人一样参加学习和劳动。”而周正毅不仅不用劳动,一进监狱就享受单人间。服刑一段时间后,周正毅就干脆搬到俞金宝的办公室里起居。那里空调、电话、电视、影碟播放机、音箱、冰箱、沙发,应有尽有2。

周正毅在监狱中的这种待遇,自然不是俞金宝这样的一个管教干部做得到的,甚至连监狱长也没有这个权力。但是最终俞金宝还是被当成了替罪羊。二零零六年八月十八日上海提篮桥监狱召开干部会议。监狱党委书记宣布,俞金宝因“严重违反党纪,严重违反党的工作纪律,被有关部门双规”。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六日上午八时,在上海提篮桥监狱办理了出狱手续,随即钻进一辆早已等候的私家车,不见踪影。周正毅出狱当天,大批记者自凌晨起即在监狱门口守候,苦等一日,但却不曾见他身影,想来是有人接应,玩了个金蝉脱壳。随即传出周正毅要出国的消息。

周正毅在香港混的时候,不知从哪里买来了一个大西洋上的岛国伯利兹的护照。因此他倒也勉强算是外国籍。问题是从二零零五年九月起,香港廉政公署就在审理毛玉萍案的过程中,对周正毅发出了通缉令:“现通缉周正毅,怀疑周与他人串谋诈骗两家公众上市公司的股东、香港联合交易所和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即(一)于二零零一年十月至二零零三年五月期间,以欺诈手段诱使其中一家上市公司的股东接受调低了的收购价格,及(二)于二零零二年四月至二零零二年八月期间,于另一家上市公司的公布、要约文件及通告中发布虚假陈述。3”这就意味着周正毅如果出国的话,必须出逃至与香港没有引渡公约的国家。

但是,周正毅还来不及布置相关事宜,中纪委上海调查组就将他秘密扣留,并且立即送往北京的秘密地点,并且很快从周正毅口中掏出了相关线索。

陈良宇对于中纪委派遣强大调查组进驻上海一事,极为抵触和不满。他分别在不同场合六次讲话,发泄不满。“有人要整上海,要搞垮上海,目标是要贬低、否定江总书记(江泽民),要借反腐败排斥庆红、黄菊”;

“工作组不整出些问题,是不会罢休的。我们思想上、精神上要有准备”;

“宏观调控,七成是对着上海的,压上海是明的,排庆红、黄菊双管齐下”;

“上海市委、市政府有没有问题,谁都不能下结论。如有大问题,我陈良宇就不敢理直气壮”;

“反腐败,上海市委举双手支持;借社会民意整市委就难服”;

“有问题不要都向中央送,搞垮上海,谁高兴?不要想得这么单纯。”

除了不满之外,陈良宇也对中纪委上海工作组做了不少小动作。中纪委工作组下榻的衡山酒店不断受到干扰。更严重的是,在中纪委工作组的住地发现了窃听器。因此中纪委工作组不得不搬到同属衡山酒店管理的马勒别墅,并由中央专门调了一个排的武警战士,武装保卫工作组的人员安全。

马勒别墅既是上海的一处名胜,也是上海著名的高档酒店。大约在一八五九年,一位叫马勒的英籍犹太人在上海创办了赛赐洋行,代理航运业务,以后又自己购置船只开展运业。一九一三他儿子艾利克·马勒子承父业,使公司的业务得到进一步的发展,到一九二零年已拥有海运船只十七艘。为了定期大修,他又在上海创办了马勒机器造船有限公司,最多时拥有工人二千余人,这家工厂就是今天沪东造船厂的前身。从事造船、修船、轮船报关、进口业务代理和运输业,使得伊利克·马勒成了上海滩炙手可热的“洋大人”。传说中马勒最宠爱的小女儿梦到自己拥有了一座“安徒生童话般的城堡”,于是马勒请来了设计师,在陕西南路三十号设计了这座别墅,历时九年,于一九三六年竣工。主建筑为三层挪威风格的建筑,宛如童话世界里的城堡。一九四一年,为躲避战乱,马勒离开了中国,留下了这栋无法带走的“梦幻城堡”,后来就自然而然地落入共产党之手。一九四九年后成为共青团上海团市委办公场所。二零零一年,上海衡山集团入主衡山别墅,将其打造成精品小型宾馆。

二零零六年七八月间,这个如同梦幻一样的别墅宾馆,却经历着血与火的考验。别墅内改建的咖啡厅被上海的官员当成了地狱。几乎所有的上海高层干部,都听说过香港公务员被廉政公署人员请去喝咖啡的故事。

上海滩繁华热闹的十里洋场,乌云密布。

注:

2、《财经》杂志二零零六年九月四日杨海鹏文章《周正毅和他的专职看守》。

3、香港廉政公署公告之"主要被通缉人士"。

【危在旦夕】

二零零六年七月十六日,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经胡锦涛批示,约请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和市长韩正到北京谈话,通报情况。这是官面文章,其实这个时候,中纪委上海工作组已经布控了相关人员。陈良宇和韩正当然也是做足官面文章,向中纪委表示坚决拥护中央查处社保案。当天晚上,上海市劳动和社保局局长祝均一、社保基金监管处处长陆祺伟。当晚,正在苏州老家的张荣坤和妻子张樱也在睡梦中被抓走。据张荣坤的弟弟阿三说,“哥哥被抓走时只穿了一双拖鞋,并且身无分文。”4 真是赤条条来者赤条条去,不是他的钱总归不是他的,可谓报应不爽。

第二天,陈良宇和韩正还没有回到上海,中纪委的一个高级干部专程飞到上海,宣布祝均一和陆祺伟被双规的消息。中纪委办案人员在上海宣布案情两小时后,祝均一等人就被带离上海,到江苏某地秘密接受审查。而同案犯张荣坤和张樱也被关于同一地点进行审查。

祝均一案发,震惊上海,陈良宇更是难熬。八月十五日,上海市委、市政府专门召开“上海市加强党风廉政建设大会”。陈良宇在会上通报了上海社保基金案有关情况,他在讲话中说到上海市委在工作中存在着“治军不严、失之于软;有禁不止、明知故犯”等问题。在强调反腐的时候,陈良宇代表市委表态说,“就是要有一件查一件,查清一件处理一件,绝不姑息迁就”,并指出“要结合查办案件,特别是一些典型案件”。

话虽然这么说,陈良宇私底下拼命挣扎。据韩正后来揭发,陈良宇先后在衡山宾馆、锦江宾馆、虹桥迎宾馆召集部分市委常委开碰头会,陈良宇说:中纪委到上海是要打开突破口,要翻市委老账,要搞清算,要揪出大老虎才甘心。当前我们要稳住,再稳住,该硬就要硬,能硬过三个月,搞不出大的东西,最迟国庆后就会撤回。到时以市委名义开欢送会送客。

陈良宇还说:现在世界,在经济上出格、生活上出轨,没什么事,抓到也不过是认识问题,没什么要紧张的。经济、生活问题我会保。北京(指胡温)能把上海班子都换了?除非中央是邓小平(意思是只有邓小平才有这样的能力和魄力)。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经济搞上去,业绩摆得出,全国都看到,国际都关注,凡是经济发展快的地区,都有自己一套地方政策,动用税收、固定资产投资超标、多发些奖金和多搞些福利,怕什么?都是为了国家,为了提高积极性。

陈良宇却万万没有料到,他的这些言论,都被韩正一一记录下来,反戈一击。目标明确的中纪委工作组早在七月中旬,就由工作组组长何勇找韩正谈话,提出三点意见:(一)要争取主动,配合中纪委展开工作,不能搞阳奉阴违;(二)希望能放下包袱,站在党和人民的立场上,能举报、揭发市委内的违法乱纪活动;(三)要坚持工作岗位,负起职责,防止社会秩序、经济建设出现混乱。结果韩正既出于自保,大概多少也要报复当年陈良宇横刀夺爱,将钟燕群硬抢过去的旧仇,因此韩正在八月初,二次找中纪委工作组,既有他个人的检查,也揭露了陈良宇拉帮结私,抗拒中纪委进驻上海的活动,并通过中纪委向中央政治局提交了一份长达五万字的揭发陈良宇等人的报告。

却说“白脸小赤佬”张荣坤本来就是个混混,哪里架得住被中纪委工作组抓去审问。因此张荣坤进去没有几天,就对中纪委工作组来了个竹筒倒豆子,坦白了个一干二净,而且还主动把在郁国祥的静安希尔顿大酒店里拍摄的录像提供给了中纪委工作组。录像一播放,证据确凿,这下就该轮到秦裕倒楣了。

却说吴官正找了陈良宇谈过秦裕的问题之后,陈良宇虽然表面上还把秦裕夸了一顿,私下里却也不敢把这个狗头军师再留在身边了。尤其是中纪委工作组进驻上海后,风声一天比一天紧。陈良宇立即安排,于七月六日任命秦裕任中共宝山区委委员、常委、副书记,并批准秦裕为宝山区区长候选人。七月二十五日宝山区人大召开五届人大五次会议,依法补选秦裕为宝山区区长。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秦裕到宝山区各个镇进行了工作调研。八月二十二日下午,秦裕还主持了宝山区加强党风廉政建设干部大会。到八月二十三日傍晚,就被请到马勒别墅“喝咖啡”去了。算起来,他这个倒楣的区长,正式任命之后还不到一个月。与此同时,中纪委工作组多次增兵,加紧了调查工作。二零零六年八月七日,中纪委第一次增派二十八人到上海,加大对案件的查处力度。八月二十日中纪委第二次增兵四十人,上海工作组共计达到一百三十多人。

随着案情的发展,胡温对上海越来越不放心。九月十九日,中央急调武警陕西省总队长刘洪凯少将担任武警上海市总队长,让年仅五十八岁的上海武警总队总队长辛举德就地退役。

陈良宇在风声日紧的情况下,深感大势已去。他最后能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安排让独生儿子陈维力出逃,消失在世人的视线之外。

注:

4、《董事会》杂志,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九日,特约记者周十三文章《"代理人"张荣坤》。

【十七小时收网】

九月二十一日,中纪委驻上海工作组,向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报送《关于上海调查工作》第三份报告。该报告中有证据、物证、旁证,证实了市委书记陈良宇是清楚属下进行非法经济、金融活动的,而且利用职权扣压有关举报信,以政治威胁市纪委、市检查部门负责人,长期庇护亲属在国土、工程领域中的非法、违法活动,在社会上引起极大反响。该报告指:初步核实,涉及非法、违法金融、经济活动金额超过一百余亿元。

九月二十二日下午,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开会讨论中纪委的这份报告。中纪委书记吴官正在会上提出三点处理意见:根据已核实材料,陈良宇严重渎职,而且涉嫌庇护犯罪活动:

(一)撤销陈良宇市委书记的职务;

(二)即召开中央政治局全体会议,就陈良宇问题,提出出处理意见;

(三)宣布对陈良宇实施双规,留京审查,并就陈良宇问题提交十六届六中全会审议通过决定。

这次决定陈良宇命运的会议从下午二时开至晚上十时,未有结果。 其中贾庆林、黄菊、李长春反对现阶段对陈良宇问题处理,提出四点理由:

(一)事件还在调查过程中,不宜过早作出结论和组织措施上的处理;

(二)现阶段决定,可能会造成政治影响、社会震动、经济波动、国际消极反应等;

(三)不适宜在十六届六中全会上审议,必须考虑社会上的承受程度;

(四)建议上海问题放在党内内部解决,有利全局、有利团结、有利工作、有利稳定。

会议宣布:九月二十三日下午继续开会,并向前政治局常委、李鹏、朱镕基、李瑞环、宋平、刘华清、尉健行、李岚清及万里通报。朱镕基、刘华清、李岚清未表态,其他人都表态:完全支持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反腐败斗争工作。

九月二十三日下午一时,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继续开会,晚十时结束。对有关陈良宇问题一案进行表决:通过二十四日下午召开中央政治局全体会议,并邀请前政治局常委出席;通过建议撤销陈良宇上海市委书记职务,停止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职务,留京审查。 表决结果:六票赞成,三票(贾庆林、黄菊、李长春)弃权。


关于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的命运,就此决定。

九月二十三日晚上,陈良宇还照常出席活动,观看了在上海举行的世界田径大赛,刘翔一十米跨栏勇夺冠军的赛事。九月二十四日早上八时,陈良宇乘中央派遣的专机到北京出席中央政治局全体会议。据说陈良宇到了中南海之后,被拒之会议厅门外,因为政治局正在最后审议中纪委的《关于陈良宇同志有关问题初核情况的报告》。会后,先由中组部部长贺国强告之有关政治局的决定,再由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曾庆红与他详谈,最后再由胡锦涛出马,强调中央的反腐决心。

与此同时,胡温高层将陈良宇的情况向在上海休息的江泽民作了汇报,江泽民无奈之下,只好支持中央的决定,还评陈良宇为“害群之马,罪有应得”。当日下午,上海市长韩正亦奉召到北京,与胡锦涛详谈三小时,之后如外界所知,韩正即被委予重任,兼任市委代书记,为陈良宇事件收拾局面。

当日傍晚,曾庆红、贺国强、王刚、李至伦抵沪,出席上海市委常委会议。曾庆红代表中央政治局,在会上宣布中央有关处理陈良宇的决定,并提出多点告诫:上海腐败状况确实很严重。不要自作聪明,要争取主动,不要等找上来。
陈良宇出事之后,即由北京卫戍区保卫部负责“保护”,配备专职医生,羁押于北京郊区的玉泉山第二招待所。九月二十四日晚,南京军区保卫局第八支分队大批特警奉命进驻浦东机场、虹桥机场、上海火车站等,防止陈良宇的下属和亲信外逃。九月二十五日上午,上海市二十一名区、局级现职干部知悉陈良宇出事后,乘上午召开市、区局长会议,持港澳通行证从邻近浙江万山机场、江苏南方机场准备到香港后外逃,但是还是迟了一步,都被特警拦截,由市纪委领回上海。所有涉案人员,独独走了一个陈良宇的儿子陈维力。

接着,一系列涉案人员纷纷被“双规”,陈良宇代表上海帮统治上海的时代,一去再不复还。上海帮失去了上海这个重要据点,失去了陈良宇这位末日捍将,也终于走向了末日。

全文完

来源:投稿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