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陳良宇傳奇:上海幫的末日(十九)(圖)

2008-01-27 01:52 作者:施維鑒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第二十章 上海幫的末日


【上海獨立王國】


江山輩有人才出,各領風騷幾許年。陳良宇作為一個短時間內竄升為上海的「一哥」,上海幫的陣前先鋒,憑藉的是勇猛而不是實績、大言而不是慎行、張揚而不是內斂。這就注定了共產黨江山改朝換代之際,成為新朝代開刀祭旗的一顆大好頭顱。正如十年前北京市「一哥」陳希同。

陳良宇最致命的問題,根本不是他的好色與貪污。任何一個有權有勢的共產黨幹部,都有情婦和花不完的錢。相比之下,陳良宇甚至還算比較清廉的一個。他最致命的問題,一是跟胡錦濤溫家寶的中央作對,甚至公開叫板;二是他好大喜功,勇猛激進,引發民怨沸騰,上訪到北京者駱繹不絕。這顯然對胡溫刻意創導的「和諧社會」之「和諧」主題大相逕庭。

胡溫上臺,多次進行宏觀調控,以防止投資過熱,出現泡沫經濟。陳良宇卻每次在溫家寶提出宏觀調控之後,在上海大放厥詞,予以抵制。他說「宏觀調控我是贊成的,平衡發展當然是好的,正確的宏觀調控和平衡發展肯定不是讓正在發育的健康的孩子少吃點飯,讓另一個正在鬧胃病的嬰兒把肚子吃的撐起來,當然也不可以是讓一個等待做胃病手術的病人大吃一頓。1」這種怪話,經常使得宏觀調控的政策到了上海就變成了一個笑話。

二零零六年初,主持中紀委的吳官正找陳良宇談話,指出他的秘書秦裕可能有問題。第二天吳官正離開上海回北京,陳良宇馬上在上海市委大會上把秦裕誇了一頓,認為秦裕是個沒有問題的好幹部。

陳良宇身為上海市委書記,公然對抗胡溫中央,如果其他省市跟著學陳良宇的樣子,胡溫中央勢必造成令不出中南海的尷尬局面。這恰好是雄心勃勃的胡錦濤最痛恨的一點。

除此之外,陳良宇執政時期,他號稱「上海代表著中國共產黨的先進性」,但是上海到北京的上訪告狀的老百姓卻駱繹不絕。一批是東八塊的拆遷戶,手裡拿著許多關於周正毅官商勾結,進行商業詐騙的證據。僅二零零三年九月三十日,就由幾百名上海警察到北京抓回了八十五名在北京的上訪者。

「小赤佬」張榮坤的屁股也沒有揩乾淨。其實早在二零零二年張榮坤完成滬杭高速公路上海段收購的同時,上海路橋公司的老員工就已經纏上了張榮坤。根據二零零二年三月簽訂的股權轉讓協議書,買賣雙方對原上海路橋的管理層和員工的去留進行了約定。福禧公司方面要負責接收上海路橋原有的管理人員。並且約定「原有職工三個不變:人員崗位不變、待遇不變、收入不變」。
  
福禧投資當時給出的一個安置方案是,願留就留,願走就走,願意留下的簽訂三年的協議,作為一個保護期或者說是緩衝期,進行一次性補助。
  
但這個方案,並沒有獲得所有老員工的認同,而更關鍵的是,三年的過渡期過後,怎麼辦?一開始並沒有明確。而問題恰恰出於此。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二日。福禧投資與這些老員工的三年協議已經過期了將近半年。從二零零六年開始,福禧投資決定按照市場化的運作,按照收購後新招聘來的員工待遇調整老員工的收入。但這個結果顯然不是老員工所能接受的。因此上海路橋公司的老員工將張榮坤的種種問題反映到上海紀委,同時也派人上訪至中紀委,令中央注意到了張榮坤這個問題富豪的各個方面。

周正毅和張榮坤,都是和陳良宇直接相關的問題富豪。因此,中紀委對陳良宇下手,也是按照柿子先揀軟的掐的原則,先對周正毅和張榮坤下手。

註:

1、新華社內參部在社保案發後編選的內部資料《陳良宇同志言論選編》。見附錄七。

【中紀委上海調查組】


二零零六年六月中旬,胡錦濤、曾慶紅和吳官正親自下令,向上海派遣了一個中紀委調查組,入駐上海衡山賓館。中紀委選擇這樣的一個時候進駐上海,說來非常微妙,因為問題富豪周正毅恰恰於五月二十六日,才從上海提籃橋監獄刑滿釋放。

周正毅被判刑,本身是陳良宇一手包辦的事情。因此周正毅在監獄中的待遇和地位非常特殊,相信也是陳良宇指使手下進行嚴密佈置。一是使用化名,使得絕大多數的監獄幹部都不知道周正毅正在提籃橋監獄服刑;當時周正毅使用的是「三八四四零號服刑犯人鄒振義」,以免周正毅被外界認出。二是嚴格隔離。為了將周正毅和其他犯人隔離,周正毅不用參加勞動,也可以不參加犯人們早晨五時半的出操。吃飯時別的犯人都要排隊打飯菜,周正毅則由勞役犯人代勞。三是指定專人看管。上海提籃橋監獄專門指定某監區高級管教幹部、教導員俞金寶為專職看管周正毅的幹部。其他管教人員都不能與周正毅接觸。四是享受特殊待遇。提籃橋監獄一位警官說:「周正毅在監獄裡享有的待遇之好,我從警那麼長時間都沒見到過。以往一些‘風雲人物’,比如徐景賢、王秀珍、李偉信等關進監獄後,用的都是真名,也一樣要像普通犯人一樣參加學習和勞動。」而周正毅不僅不用勞動,一進監獄就享受單人間。服刑一段時間後,周正毅就乾脆搬到俞金寶的辦公室裡起居。那裡空調、電話、電視、影碟播放機、音箱、冰箱、沙發,應有盡有2。

周正毅在監獄中的這種待遇,自然不是俞金寶這樣的一個管教幹部做得到的,甚至連監獄長也沒有這個權力。但是最終俞金寶還是被當成了替罪羊。二零零六年八月十八日上海提籃橋監獄召開幹部會議。監獄黨委書記宣布,俞金寶因「嚴重違反黨紀,嚴重違反黨的工作紀律,被有關部門雙規」。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六日上午八時,在上海提籃橋監獄辦理了出獄手續,隨即鑽進一輛早已等候的私家車,不見蹤影。周正毅出獄當天,大批記者自凌晨起即在監獄門口守候,苦等一日,但卻不曾見他身影,想來是有人接應,玩了個金蟬脫殼。隨即傳出周正毅要出國的消息。

周正毅在香港混的時候,不知從哪裡買來了一個大西洋上的島國貝里斯的護照。因此他倒也勉強算是外國籍。問題是從二零零五年九月起,香港廉政公署就在審理毛玉萍案的過程中,對周正毅發出了通緝令:「現通緝周正毅,懷疑周與他人串謀詐騙兩家公眾上市公司的股東、香港聯合交易所和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即(一)於二零零一年十月至二零零三年五月期間,以欺詐手段誘使其中一家上市公司的股東接受調低了的收購價格,及(二)於二零零二年四月至二零零二年八月期間,於另一家上市公司的公布、要約文件及通告中發布虛假陳述。3」這就意味著周正毅如果出國的話,必須出逃至與香港沒有引渡公約的國家。

但是,周正毅還來不及佈置相關事宜,中紀委上海調查組就將他秘密扣留,並且立即送往北京的秘密地點,並且很快從周正毅口中掏出了相關線索。

陳良宇對於中紀委派遣強大調查組進駐上海一事,極為牴觸和不滿。他分別在不同場合六次講話,發泄不滿。「有人要整上海,要搞垮上海,目標是要貶低、否定江總書記(江澤民),要借反腐敗排斥慶紅、黃菊」;

「工作組不整出些問題,是不會罷休的。我們思想上、精神上要有準備」;

「宏觀調控,七成是對著上海的,壓上海是明的,排慶紅、黃菊雙管齊下」;

「上海市委、市政府有沒有問題,誰都不能下結論。如有大問題,我陳良宇就不敢理直氣壯」;

「反腐敗,上海市委舉雙手支持;借社會民意整市委就難服」;

「有問題不要都向中央送,搞垮上海,誰高興?不要想得這麼單純。」

除了不滿之外,陳良宇也對中紀委上海工作組做了不少小動作。中紀委工作組下榻的衡山酒店不斷受到干擾。更嚴重的是,在中紀委工作組的住地發現了竊聽器。因此中紀委工作組不得不搬到同屬衡山酒店管理的馬勒別墅,並由中央專門調了一個排的武警戰士,武裝保衛工作組的人員安全。

馬勒別墅既是上海的一處名勝,也是上海著名的高檔酒店。大約在一八五九年,一位叫馬勒的英籍猶太人在上海創辦了賽賜洋行,代理航運業務,以後又自己購置船隻開展運業。一九一三他兒子艾利克·馬勒子承父業,使公司的業務得到進一步的發展,到一九二零年已擁有海運船隻十七艘。為了定期大修,他又在上海創辦了馬勒機器造船有限公司,最多時擁有工人二千餘人,這家工廠就是今天滬東造船廠的前身。從事造船、修船、輪船報關、進口業務代理和運輸業,使得伊利克·馬勒成了上海灘炙手可熱的「洋大人」。傳說中馬勒最寵愛的小女兒夢到自己擁有了一座「安徒生童話般的城堡」,於是馬勒請來了設計師,在陝西南路三十號設計了這座別墅,歷時九年,於一九三六年竣工。主建築為三層挪威風格的建築,宛如童話世界裡的城堡。一九四一年,為躲避戰亂,馬勒離開了中國,留下了這棟無法帶走的「夢幻城堡」,後來就自然而然地落入共產黨之手。一九四九年後成為共青團上海團市委辦公場所。二零零一年,上海衡山集團入主衡山別墅,將其打造成精品小型賓館。

二零零六年七八月間,這個如同夢幻一樣的別墅賓館,卻經歷著血與火的考驗。別墅內改建的咖啡廳被上海的官員當成了地獄。幾乎所有的上海高層幹部,都聽說過香港公務員被廉政公署人員請去喝咖啡的故事。

上海灘繁華熱鬧的十里洋場,烏雲密佈。

註:

2、《財經》雜誌二零零六年九月四日楊海鵬文章《周正毅和他的專職看守》。

3、香港廉政公署公告之"主要被通緝人士"。

【危在旦夕】

二零零六年七月十六日,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經胡錦濤批示,約請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和市長韓正到北京談話,通報情況。這是官面文章,其實這個時候,中紀委上海工作組已經布控了相關人員。陳良宇和韓正當然也是做足官面文章,向中紀委表示堅決擁護中央查處社保案。當天晚上,上海市勞動和社保局局長祝均一、社保基金監管處處長陸祺偉。當晚,正在蘇州老家的張榮坤和妻子張櫻也在睡夢中被抓走。據張榮坤的弟弟阿三說,「哥哥被抓走時只穿了一雙拖鞋,並且身無分文。」4 真是赤條條來者赤條條去,不是他的錢總歸不是他的,可謂報應不爽。

第二天,陳良宇和韓正還沒有回到上海,中紀委的一個高級幹部專程飛到上海,宣布祝均一和陸祺偉被雙規的消息。中紀委辦案人員在上海宣布案情兩小時後,祝均一等人就被帶離上海,到江蘇某地秘密接受審查。而同案犯張榮坤和張櫻也被關於同一地點進行審查。

祝均一案發,震驚上海,陳良宇更是難熬。八月十五日,上海市委、市政府專門召開「上海市加強黨風廉政建設大會」。陳良宇在會上通報了上海社保基金案有關情況,他在講話中說到上海市委在工作中存在著「治軍不嚴、失之於軟;有禁不止、明知故犯」等問題。在強調反腐的時候,陳良宇代表市委表態說,「就是要有一件查一件,查清一件處理一件,絕不姑息遷就」,並指出「要結合查辦案件,特別是一些典型案件」。

話雖然這麼說,陳良宇私底下拚命掙扎。據韓正後來揭發,陳良宇先後在衡山賓館、錦江賓館、虹橋迎賓館召集部分市委常委開碰頭會,陳良宇說:中紀委到上海是要打開突破口,要翻市委老賬,要搞清算,要揪出大老虎才甘心。當前我們要穩住,再穩住,該硬就要硬,能硬過三個月,搞不出大的東西,最遲國慶後就會撤回。到時以市委名義開歡送會送客。

陳良宇還說:現在世界,在經濟上出格、生活上出軌,沒什麼事,抓到也不過是認識問題,沒什麼要緊張的。經濟、生活問題我會保。北京(指胡溫)能把上海班子都換了?除非中央是鄧小平(意思是只有鄧小平才有這樣的能力和魄力)。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經濟搞上去,業績擺得出,全國都看到,國際都關注,凡是經濟發展快的地區,都有自己一套地方政策,動用稅收、固定資產投資超標、多發些獎金和多搞些福利,怕什麼?都是為了國家,為了提高積極性。

陳良宇卻萬萬沒有料到,他的這些言論,都被韓正一一記錄下來,反戈一擊。目標明確的中紀委工作組早在七月中旬,就由工作組組長何勇找韓正談話,提出三點意見:(一)要爭取主動,配合中紀委展開工作,不能搞陽奉陰違;(二)希望能放下包袱,站在黨和人民的立場上,能舉報、揭發市委內的違法亂紀活動;(三)要堅持工作崗位,負起職責,防止社會秩序、經濟建設出現混亂。結果韓正既出於自保,大概多少也要報復當年陳良宇橫刀奪愛,將鐘燕群硬搶過去的舊仇,因此韓正在八月初,二次找中紀委工作組,既有他個人的檢查,也揭露了陳良宇拉幫結私,抗拒中紀委進駐上海的活動,並通過中紀委向中央政治局提交了一份長達五萬字的揭發陳良宇等人的報告。

卻說「白臉小赤佬」張榮坤本來就是個混混,哪裡架得住被中紀委工作組抓去審問。因此張榮坤進去沒有幾天,就對中紀委工作組來了個竹筒倒豆子,坦白了個一乾二淨,而且還主動把在郁國祥的靜安希爾頓大酒店裡拍攝的錄像提供給了中紀委工作組。錄像一播放,證據確鑿,這下就該輪到秦裕倒楣了。

卻說吳官正找了陳良宇談過秦裕的問題之後,陳良宇雖然表面上還把秦裕誇了一頓,私下裡卻也不敢把這個狗頭軍師再留在身邊了。尤其是中紀委工作組進駐上海後,風聲一天比一天緊。陳良宇立即安排,於七月六日任命秦裕任中共寶山區委委員、常委、副書記,並批准秦裕為寶山區區長候選人。七月二十五日寶山區人大召開五屆人大五次會議,依法補選秦裕為寶山區區長。

在接下來的一個月裡,秦裕到寶山區各個鎮進行了工作調研。八月二十二日下午,秦裕還主持了寶山區加強黨風廉政建設幹部大會。到八月二十三日傍晚,就被請到馬勒別墅「喝咖啡」去了。算起來,他這個倒楣的區長,正式任命之後還不到一個月。與此同時,中紀委工作組多次增兵,加緊了調查工作。二零零六年八月七日,中紀委第一次增派二十八人到上海,加大對案件的查處力度。八月二十日中紀委第二次增兵四十人,上海工作組共計達到一百三十多人。

隨著案情的發展,胡溫對上海越來越不放心。九月十九日,中央急調武警陝西省總隊長劉洪凱少將擔任武警上海市總隊長,讓年僅五十八歲的上海武警總隊總隊長辛舉德就地退役。

陳良宇在風聲日緊的情況下,深感大勢已去。他最後能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安排讓獨生兒子陳維力出逃,消失在世人的視線之外。

註:

4、《董事會》雜誌,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九日,特約記者周十三文章《"代理人"張榮坤》。

【十七小時收網】

九月二十一日,中紀委駐上海工作組,向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報送《關於上海調查工作》第三份報告。該報告中有證據、物證、旁證,證實了市委書記陳良宇是清楚屬下進行非法經濟、金融活動的,而且利用職權扣壓有關舉報信,以政治威脅市紀委、市檢查部門負責人,長期庇護親屬在國土、工程領域中的非法、違法活動,在社會上引起極大反響。該報告指:初步核實,涉及非法、違法金融、經濟活動金額超過一百餘億元。

九月二十二日下午,中央政治局常委會開會討論中紀委的這份報告。中紀委書記吳官正在會上提出三點處理意見:根據已核實材料,陳良宇嚴重瀆職,而且涉嫌庇護犯罪活動:

(一)撤銷陳良宇市委書記的職務;

(二)即召開中央政治局全體會議,就陳良宇問題,提出出處理意見;

(三)宣布對陳良宇實施雙規,留京審查,並就陳良宇問題提交十六屆六中全會審議通過決定。

這次決定陳良宇命運的會議從下午二時開至晚上十時,未有結果。 其中賈慶林、黃菊、李長春反對現階段對陳良宇問題處理,提出四點理由:

(一)事件還在調查過程中,不宜過早作出結論和組織措施上的處理;

(二)現階段決定,可能會造成政治影響、社會震動、經濟波動、國際消極反應等;

(三)不適宜在十六屆六中全會上審議,必須考慮社會上的承受程度;

(四)建議上海問題放在黨內內部解決,有利全局、有利團結、有利工作、有利穩定。

會議宣布:九月二十三日下午繼續開會,並向前政治局常委、李鵬、朱鎔基、李瑞環、宋平、劉華清、尉健行、李嵐清及萬里通報。朱鎔基、劉華清、李嵐清未表態,其他人都表態:完全支持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反腐敗鬥爭工作。

九月二十三日下午一時,中央政治局常委會繼續開會,晚十時結束。對有關陳良宇問題一案進行表決:通過二十四日下午召開中央政治局全體會議,並邀請前政治局常委出席;通過建議撤銷陳良宇上海市委書記職務,停止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委員職務,留京審查。 表決結果:六票贊成,三票(賈慶林、黃菊、李長春)棄權。


關於中央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的命運,就此決定。

九月二十三日晚上,陳良宇還照常出席活動,觀看了在上海舉行的世界田徑大賽,劉翔一十米跨欄勇奪冠軍的賽事。九月二十四日早上八時,陳良宇乘中央派遣的專機到北京出席中央政治局全體會議。據說陳良宇到了中南海之後,被拒之會議廳門外,因為政治局正在最後審議中紀委的《關於陳良宇同志有關問題初核情況的報告》。會後,先由中組部部長賀國強告之有關政治局的決定,再由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曾慶紅與他詳談,最後再由胡錦濤出馬,強調中央的反腐決心。

與此同時,胡溫高層將陳良宇的情況向在上海休息的江澤民作了匯報,江澤民無奈之下,只好支持中央的決定,還評陳良宇為「害群之馬,罪有應得」。當日下午,上海市長韓正亦奉召到北京,與胡錦濤詳談三小時,之後如外界所知,韓正即被委予重任,兼任市委代書記,為陳良宇事件收拾局面。

當日傍晚,曾慶紅、賀國強、王剛、李至倫抵滬,出席上海市委常委會議。曾慶紅代表中央政治局,在會上宣布中央有關處理陳良宇的決定,並提出多點告誡:上海腐敗狀況確實很嚴重。不要自作聰明,要爭取主動,不要等找上來。
陳良宇出事之後,即由北京衛戍區保衛部負責「保護」,配備專職醫生,羈押於北京郊區的玉泉山第二招待所。九月二十四日晚,南京軍區保衛局第八支分隊大批特警奉命進駐浦東機場、虹橋機場、上海火車站等,防止陳良宇的下屬和親信外逃。九月二十五日上午,上海市二十一名區、局級現職幹部知悉陳良宇出事後,乘上午召開市、區局長會議,持港澳通行證從鄰近浙江萬山機場、江蘇南方機場準備到香港後外逃,但是還是遲了一步,都被特警攔截,由市紀委領回上海。所有涉案人員,獨獨走了一個陳良宇的兒子陳維力。

接著,一系列涉案人員紛紛被「雙規」,陳良宇代表上海幫統治上海的時代,一去再不復還。上海幫失去了上海這個重要據點,失去了陳良宇這位末日捍將,也終於走向了末日。

全文完

来源:投稿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