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陈良宇传奇:申花集团(十三)(图)

2008-01-21 00:12 作者:施维鉴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第十四章 事关体育和儿子

【申花集团】

郁知非作为陈良宇网球场上的半师半友,又是第一个贴近陈良宇,为之解决小麻烦的商人,在陈良宇登上市委副书记宝座之后,心花怒放。陈良宇的步步高升,也使得他的三灵电器厂无形之中多了一把发展助力。因此郁知非立即和陈良宇商量,如何把三灵电器厂做大做强。

郁知非是个举重若轻的聪明人,他自己很少直接管理企业,而是把大量时间用于在国外旅行,寻找新产品和发展商机上。但是,三灵电器厂仅仅是一个区属的集体小厂,既没有政策空间,也没有经营范围空间。也就是说,三灵电器厂的性质决定了郁知非只能靠生产电器挣钱。这是当时的政策所明确规定的事情。

一九九二年七月,陈良宇人在英国,却通过遥控,帮助郁知非搞到了上海经委的一个批文。该批文声称会同上海市建委、市浦发办、市规划局等有关部门,同意上海黄浦区三灵电器厂采用多角化经营的方针,抓住支柱产品,发展主导产品,涉足第三产业,逐步过渡到产、销、科、贸、商等形式组成的集团化企业模式的企业发展总体规划。说得非常复杂,也很好听,其实是给三灵电器厂从现行的工商法中打破一个缺口,让它任意发展。这完全是一种特权行为。但是在中国的官场中,却经常可以把一种违法的特权行为,描绘成创新。但是任何时候又可以因为政治需要,而把一种创新,说成是违法。

陈良宇当上市委副书记后不久,九三年六月十五日,又亲自督促上海市经委和黄浦区给三灵电器厂联合发出批文,同意该厂改为上海申花(集团)公司。三灵电器厂改名之后,郁知非立即投入了一条与电器无关的生产香烟过滤嘴的聚丙烯丝束项目。一九九四年十月二十五日,陈良宇以上海市委副书记的身份,为郁知非的"上海申花卷烟滤嘴材料公司烟用聚丙烯丝束项目"竣工典礼剪彩。官商结合的特点,殊为明显。

当然,陈良宇和郁知非的交情,还不仅仅在于对企业的关注上。更引人瞩目的,自然是由于两个人共同的体育爱好,使他们联手打造了申花足球俱乐部,并把郁知非抬上了上海滩闻人的宝座。

一九九一年四月,三灵电器厂就和上海体育运动技术学院上海足球一队签署了共建"上海申花足球队"的协议书。这就是所谓郁知非以二十万人民币的代价将上海足球队从广东顺德神州热水器厂购回的说法。其实从一九九一年四月起,郁知非的三灵电器厂不过是以每年二十万元人民币的代价,取得了上海足球一队的冠名权。离真正的体育品牌运作还有相当大的距离。

一九九三年底,陈良宇和郁知非达成一致意见,借鉴国外职业足球的办法来运作上海足球队。九三年十二月十日,正式成立上海申花足球俱乐部,由郁知非担任足球俱乐部董事长,孙春明任总经理,聘请徐根宝任总教练。上海申花足球俱乐部成立后,上海足球队在行政关系上与上海市体委脱钩,上海足球队完全隶属上海申花(集团)公司。这一运作,当然完全是陈良宇在幕后操刀,大刀阔斧地变更足球队的体制。否则官本位的上海市体委也绝对不会把上海足球队完全让给一个企业。

申花足球队因为体制的变化,也显得非常有活力。恰好陈良宇虽然官居高位,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球迷。一位熟悉申花队的人士最近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陈良宇酷爱足球,几乎每场申花队的主场比赛都会到现场观看,甚至比赛前的训练也会观看。1"

陈良宇不仅是一个球迷,而且还直接插手球队的事务。他经常跑到申花足球俱乐部大放厥词,要求申花足球队夺得全国甲级联赛的第一名。据徐根宝回忆说,陈良宇和龚学平多次对申花足球队提出要求:"上海的足球运动水平,要与上海这个世界大都市相婉美,必须是第一流。陈良宇常对我们说,一流的城市要有一流的球队。什么是一流呢?那就是第一名,申花队应该在全国排名第一。2"这从客观上给总教练徐根宝和队员带来很大的压力。陈良宇在上海申花足球队成立的前几年中,可谓事事关心,处处鼓励,的确是费了不少精力。徐根宝心里明白,但是又不能明说。偌大个上海市委副书记亲自抓一支足球队,除了他本身是个足球迷之外,更关心他的儿子陈维力。

注:

1、《经济观察报》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九日文章,《上海F1项目涉嫌社保案 可能有更多官员被查》作者王亮、刘兆琼。

2、徐根宝:《风雨六载》,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二零零零年。第三章:申花初烂漫。

【儿子陈维力】

一九九三年七月,陈良宇的独子陈伟励从上海交通大学毕业。这个时候,陈伟励嫌自己的名字俗气,已经改名为陈维力。陈维力长得很像其父亲,高高瘦瘦,也是一张白净的长脸,戴着眼镜。和陈良宇一样,陈维力从小就长得比同学高上一头,非常喜欢体育运动。至于陈维力如何考上上海最著名的重点大学上海交大,也和郁知非、尤丽芬等人的非凡运作能力有关。

陈维力在大学学习期间,也显得非常平庸,是黄毅玲的羽翼下保护着的小鸡,经常由母亲带着出门,见到生人甚至还会相当害羞。刚上大学不久,陈维力就谈了一个女朋友,并且经常带着女朋友到外婆家去玩。人多聚在一起的时候,陈维力就一定要玩扑克,玩的时候时常要和女朋友争执,但是争执到后来,却总是由女朋友占上风。据当时和陈维力、黄毅玲熟悉的朋友陈述,陈维力显得毫无大志,甚至有点娘娘腔,一点也看不出来日后会有什么出息。

聪明者如陈良宇,自然也从小就看出这个儿子,天生是个扶不起的阿斗,不能独挡一面。因此他很早就把儿子托付给贴心的兄弟郁知非。郁知非从陈维力入大学时候就多方照顾他,进了大学之后,更是处处照顾这位陈家公子。一九九三年夏天陈维力大学毕业后,郁知非立即出钱请陈维力到英国和欧洲其他国家旅游,所谓增长见识。回来之后,这位陈公子满心希望自己做一番事业。于是,郁知非在一九九四年五月,专门为陈维力成立了一家"上海申花足球发展公司",作为上海申花足球俱乐部的直属企业。郁知非聘请这个胎毛未干的陈维力担任申花足球俱乐部的副总经理兼上海申花足球发展公司的总经理,将申花足球外围的一块传媒、协助等业务让给了陈维力。

上海申花足球队主教练徐根宝在其回忆担任申花队主教练的岁月,而出版的《风雨六载》一书中,明确写到,一九九四年申花足球队根据陈良宇的指示,在社会上公开招聘领队。因为报名者甚多,因此设立专门的考场,对应聘者进行考试(口试)。"主考官(有时是孙春明副总经理,有时是陈维力副总经理)主要要求这些面试者回答这样一些问题:比如,如果球队输球,出现了一些思想问题,你将如何面对?如果球星违反纪律,队员有情绪,你将如何去做工作?如何对待主教练与你在工作上产生的分歧?如何理解主教练负责制?等等。3"

其实徐根宝这里的说法也有错误。因为根据上海申花集团日后发布的"申花发展史",孙春明其实是上海申花足球俱乐部的总经理。但是由于董事长郁知非事事在前,并且主持日常工作,孙春明就在球队人员的心目中变成了副总。而陈良宇的儿子陈维力,倒是真正的副总。但是因为陈维力的特殊地位,因此在整个足球俱乐部中,几乎和孙春明平起平坐。

陈良宇正是出于对体育的爱好和对儿子的溺爱这双重的驱动力,多次直接插手申花足球俱乐部。在徐根宝的著作中,到处可以看到这位时任上海市委副书记的陈良宇,如何热心于申花足球队的。在申花队外援问题上,陈良宇直接批示,要最好的。九四年六月,申花足球队队员范志毅出走,陈良宇又是亲自作出指示,支持徐根宝的处理意见4。甚至当陈良宇在中央党校高级班学习时,也要打电话给徐根宝,作出具体指示5。纵观徐根宝的这本书,陈良宇出现的次数,居然和董事长郁知非相仿佛。也许,这也说明,陈良宇是一个爱儿子的好父亲。

注:

徐根宝,同上:"晚上,在与陈副书记通电话时,我向他汇报了干部会的意见,还谈了关于范志毅的问题。我说,我们对他太照顾,甚至有些特殊化了。现在他最关键的问题是没有按全队的战术要求去做,场上太情绪化,并影响其他人。中场被换下后他态度极差,目无组织纪律,昨天晚上与大家说‘再见'了。我们教练班子的一致意见是,这种行为是绝不容许存在的,必须要有强硬的措施。否则我们这个队伍是没有前途的。陈副书记说,对范志毅的处理,我坚决支持你们教练组的意见。在球员的使用问题上,就是主教练说了算。他闹情绪,不单是队里的荣誉问题,也是上海的荣誉问题。你的红脸要唱到底,当然,我要扮扮白脸的角色。陈副书记接着说,场上拼不出,是不是有体能问题?你们打中路太多了,是不是走走边?上海的足球形势很好,你们一定要把足球搞上去。等龚学平同志回来后,我再与他碰个头,商量怎么办。"

【胜力通广告公司】

陈维力大学刚刚毕业,工作的能力和水平可想而知。因此这个申花足球发展公司,也没有发展出什么名堂来。据知情人士反映,当时和陈维力一起管理上海申花足球发展公司的还有一个叫毕胜的年轻人。据称这个毕胜是个善于诈骗的投机分子。一九九五年,上海申花足球发展公司从一家国有企业"中力公司"骗到人民币八十六万,被对方告上法庭。但是普陀区法院院长许晓宁明显庇护申花足球发展公司,因此毕胜和陈维力反而打赢了官司。一九九七年八月,又骗了国有企业南光集团人民币三百万元。对方得知骗钱的人是上海市委副书记陈良宇的公子,只好自认倒霉。大概是这家足球发展公司从来也没有做过正经业务,因此郁知非从来是非常低调。人们只知道申花足球俱乐部,不知道申花足球发展公司。但是陈维力在此期间,已经有两辆专车,一辆凌志LS400,一辆进口帕萨特,却是许多人都知道的。

一九九九年,毕胜鼓动陈维力自己发展,于是两个人合伙,取两个人名字的最后一个字,成立了胜力通广告公司。这家广告公司开始的架子也拉得很大,在上海和北京两地都有注册。在北京的办公地点是有名的友谊宾馆。现在京沪两地的人才市场还有这家胜力通广告公司的资料。至于这家公司的资金来源,却至今仍是一个谜。

陈维力和毕胜两个人合作的胜力通广告公司,当时的势力已经发展到了国家体委。二零零零年三月一日,胜力通广告公司牵头,同中国大学生体育协会、中国中学生体育协会以及著名网络公司TOM旗下的一家体育发展公司签订多边协议,合作进行若干体育活动的推广6。可见这家公司当时的势力已经深入国家教委的两大体育协会。据了解,陈维力和毕胜在二零零一至二零零二期间,和华晨集团的仰融打得火热。陈维力和毕胜非常想坐华晨的生意,而仰融也正想通过陈维力,将华晨的资产从辽宁逐渐转移出来。这种紧密关系,最终因为仰融于二零零二年五月匆忙逃到美国而告结束。

等到陈良宇当上上海市委书记兼市长,成为名副其实的上海大阿哥之后,陈维力和毕胜才结束了毕力通广告公司,一起进入了《人民日报》所属的华闻控股公司。陈维力的事迹自当后述,这个毕胜则进入华保紧急救援中心,任上海华保紧急救援中心总裁。这个华保紧急救援中心听起来好像和陈维力毫无关系,事实上却是华闻控股公司控股的中泰信托投资有限公司全额投资。绕来绕去,还是这一窝。

据闻毕胜在和陈维力一起打天下的这几年,连骗带捞,赚了个不亦乐乎。毕胜在上海顶级的住宅区巴黎花园买下了二百多平方的住房,自己开的车子比陈维力的还要好,是一部S级的奔驰轿车。他主政上海华保紧急救援中心没多久,就掏空了"华保"公司的家底,使之实际亏损五千多万。因此华保紧急救援中心不得不注销上海公司。而毕胜却若无其事。

事实上,这个毕胜因为多有诈骗行为,因此屡屡遭到老百姓告发。据知情人反映,曾经多次有人将举报材料寄送韩正市长和上海市高级检察院吴光裕检察长,但是都因为涉及陈良宇的儿子陈维力,而不了了之。

注:

香港上市公司公告:TOM.COM公司有关收购商周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之全部已发行股本。二零零二年二月十一日。

【真正的足球教父】

陈良宇在担任上海市委副书记的时候,由于过于关心足球,因此被人称为足球书记,似乎他的工作,就专门管足球比赛一样。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五日,上海申花足球队主场以三比一战胜了山东泰山足球队,获得中国甲A联赛冠军。这是上海足球队在经过三十三年之后,第一次拿到全国冠军。陈良宇兴奋异常,不仅亲自跑到黄浦体育馆去观看了比赛,赛后还亲自到五角场的白玉兰宾馆,主持为申花足球队的庆功晚会。

他在会上激动而张扬地说:"申花队夺冠使上海人民非常满意。足球改革是上海改革开放进程中的一部分,也是龙头。申花队的成功反映了机制和体制改革上的成功。体委与俱乐部,体委与球队,俱乐部与球队之间关系协调,是俱乐部走向成功的关键。同时,足球队建立了党支部,使球队充满正气。打硬仗需要压倒邪气的正气,光有金钱是得不到冠军的。两年来我一直重申,不管输赢,足球场上都应该有压倒对方的气势。要战胜对手,首先要战胜自己。要有优秀球员,不能有特殊球员。比赛要夺冠,首先是训练要夺冠。"

把足球改革当成上海改革开放的龙头,这是陈良宇有意夸大足球的作用,帮助郁知非提升申花俱乐部的份量。当然,这也是他为自己的政绩贴金的好办法。

陈良宇还亲自督促黄浦区和申花足球俱乐部安排了七套住房,分配给夺得冠军的球队,其中一套专门奖励给主教练徐根宝。申花足球队夺取甲A联赛冠军之后,在随后的足协杯上输给了山东泰山队。陈良宇又特意和徐根宝进行私下谈话,批评他夺取甲A联赛冠军后应酬太多,又过早出版了一本叫《根宝如是说》的书7。

一九九六年,上海申花足球队没有取得甲A联赛的冠军。于是申花俱乐部在陈良宇示意下,准备聘请外籍教练。徐根宝不得不离开上海申花足球队。但是此后若干年外籍教练每年都换一个,申花足球队的成绩却越来越差。一九九九年,巴西籍的拉扎罗尼任申花队总教练,申花队仅获当年甲A联赛第五名,这是申花足球俱乐部参加甲A联赛以来成绩最差的一次。这种局面,也和陈良宇、龚学平等插手足球发展过多有关。陈良宇的儿子陈维力,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对申花足球队产生厌倦,因此和毕胜一起退出了上海申花足球俱乐部,独立成立了胜力通广告公司。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上海申花集团进行改组。在陈良宇的直接干预下,上海申花(集团)公司分成二大板块,即体育板块的上海申花足球股份有限公司的工业板块的上海申花电器企业发展有限公司。这其实已经是为日后郁知非退出申花,打下了伏笔。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七日,上海申花足球队主场比赛结束,郁知非潇洒地挥别了申花足球俱乐部。在随后的几天里,陈良宇的亲信王成明接替郁知非担任申花足球俱乐部的董事长。上海文广集团接替申花集团,成为上海申花足球俱乐部的东家。楼世芳成为申花足球俱乐部的新总经理,申花队也从使用了七年之久的江湾基地搬到了崭新的康桥基地,在硬件设施上达到世界一流俱乐部的水平。而这个时候,恰恰就是上海帮挤走了学者市长徐匡迪,陈良宇当上了上海市代市长之际。两者之间相对照,绝对不能说是一种巧合。

郁知非的所谓退出申花俱乐部,也是一种作秀而已,因为他仍然实际掌握着申花俱乐部的不少股权。在此后的资产经营中,郁知非将申花俱乐部的全部股份转卖给上海的新世界集团、巴士实业、久事、申能集团、国际信托、新高潮和华生化工六家业绩显赫的公司,总价达四亿元人民币。这样,郁知非除了从一九九三年以来六年的经营成本二至三亿元,净赚了一亿多近二亿人民币。而且股权转让后,还免费留下了"申花"这个金字招牌,继续为申花集团的经营起到免费广告的作用。

从收购申花足球俱乐部的这些企业看,基本上都是上海的官办公司。新世界本身就是陈良宇一手组建起来的,巴士实业是上海交通局的,久事公司是上海财政局直属的投资公司,和陈良宇的关系更是复杂。所以郁知非的所谓资本运作,也根本离不开陈良宇在上面的直接指导和帮助。

郁知非在申花足球队的赛场上谢幕之后,受到的评价甚高。中国足协发表官方评价说:"上海申花足球俱乐部是中国足球职业化八年中最成功的俱乐部之一,为中国足球职业联赛和国家队做出了巨大贡献。8"多家报刊把郁知非称为中国职业足球俱乐部制度的"教父"。但是很少有人知道,陈良宇对申花足球俱乐部的介入有这么深的程度。从某种意义上讲,郁知非不过是在执行陈良宇的意志罢了。郁知非虽然和陈良宇是铁哥们,但是毕竟不过是一个商人。当陈良宇的官越做越大,并逐渐成为上海帮独当一面的封疆大吏的时候,郁知非自然对陈良宇是言听计从,好比是老鸨手下的一个大茶壶一般。所以与其说郁知非是足球教父,勿宁说陈良宇才是真正的足球教父。

注:

7、徐根宝,同上"昆明春训结束后,我回了趟北京的家。3月27日下午,我在家里接到了正在北京中央高级党校学习的市委副书记陈良宇打来的电话。陈副书记非常关心中花队的情况,我便向他汇报了队伍在昆明的春训情况。陈副书记指出,上海正处在力争三年大变样的第一年,上海的改革对全国的影响很大。我理解陈副书记的意思,就是要上海足球改变原来的面貌,能够把上海的精神文明建设在球场上反映出来。陈副书记对我说:‘根宝,你做到了这些,就是为上海作了贡献。'"

8、《从足球到F1 商人郁知非的"半生缘"》,《华夏经纬报》,二零零四年

待续
来源:投稿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