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2007年灾难中国黑镜头

2007-12-25 06:13 作者:张明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即将逝去的2007,对中国来说是个多灾多难的一年。这一年发生在中国的天灾人祸一个接一个,让人觉得仿佛是老天的惩罚或者说是来自上帝的警告。以下是我根据公开的报道资料整理的几组黑镜头,对已经发生灾难我们无可奈何,对可能到来的灾难我们也无力阻止。我们唯一能做就是祈祷灾难不要降临自己的头上,但是在灾难如此频繁的中国,我们谁又躲得过去呢?

一、煤矿灾难

2007年全国发生较大规模的矿难162起,平均二天一起,据公开资料可查到的死亡人数927人,死亡十人以上的矿难15起。我们每个人都知道矿难发生的原因,但是面对官商勾结的利益集团,这个据说在短时间内就扑灭了“非典”病毒的“和谐政府”,居然无力阻止矿难一再发生。面对一组组血淋淋的死亡数据,我们能做的就只有悲伤了。

◆1月28日00:20分,贵州省盘县水塘镇迤勒煤矿发生特大瓦斯爆炸,16名矿工遇难。

◆3月18日18:30分,山西省晋城市城区西上庄办事处苗匠煤矿发生瓦斯爆炸,21名矿工全部遇难。

◆3月28日11:30分左右,山西省临汾市尧都区一平垣乡余家岭煤矿发生瓦斯爆炸事故,造成26名矿工遇难。

◆5月5日13:50分左右,山西省临汾市蒲县蒲邓煤矿发生瓦斯爆炸,造成28名矿工遇难,还有两人下落不明。

◆8月17日14:30分,山东华源矿业公司发生溃水淹井事故,共有172名矿工被困井下。后有关方面放弃救援,被困矿工全部遇难。

◆11月8日下午,贵州省纳雍县群力煤矿发生瓦斯外泄事故,32名矿工丧生,另有三人失踪。

◆12月6日凌晨,山西省临汾市洪洞县左木乡红光村瑞之源煤业有限公司新窑煤矿发生一起爆炸事故。遇难矿工人数高达105人。另外,井下还有数目不详的被困人员。

二、祝融之害

我手里没有全年火灾事故的准确数据,据公安部副部长杨焕宁今年7月份在一次会议上透露,今年上半年,全国共发生火灾15.5万起,死1,357人,伤1,753人,直接财产损失8.6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火灾起数、造成的财产损失数分别上升了26.9%和14.9%。

◆3月1日8时许,北京朝阳区十八里店乡阳光五月歌厅突发大火,二人在火灾中丧生,三人受伤,火灾过火面积500平方米。

◆7月4日夜,衡阳影业公司进步电影院发生大火,五层建筑一夜之间变成废墟,该公司一名经理在参与救火时被烧死。本次衡阳电影院大火一共导致47户147人无家可归。

◆11月14日凌晨四时许,河北省承德市承德县一家名为“歌都”的练歌房发生一起特大火灾,致使11人死亡。死者系歌厅服务人员,十女一男,年龄大都在20岁左右。

三、太湖蓝藻

发生在今年夏天的太湖蓝藻事件,使得无锡以及周边地区无法使用自来水,给成千上万的人来带了生活工作等极大的不方便。环境的治理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同样环境的恶化必然也是长久以来所产生的积累。在蓝藻事件之前,存在不少企业顶风违法排污,少数领导、职能部门以及一些企业大局观念淡薄、环保意识缺失、工作措施不力等问题,这些问题必然从根源抓起,否则下一次的“蓝藻事件”还会到来。

四、山西黑砖窑

山西黑砖窑是中国人权灾难的缩影。恶劣的操作环境,残无人道的厂主,一天最少14个小时的劳动强度,随时有可能被殴打,甚至被打残、打死。这些事发生在山西一群砖窑里面干活的孩子身上,但在全国各地煤矿里,在南方的血汗工厂里,类似的事情同样每天都在发生。这些孩子被黑心的砖窑主当成赚钱的工具,自己却没有任何的保障和收益。这样的事情每天都是如此真实的发生在我们的面前,它拷问我们每个人的良心,也拷问地方政府和执法部门在这类事件中扮演的角色。

五、洞庭湖鼠患

今年夏天,大约20亿只老鼠在洞庭湖地区上演“人鼠大战”的生态灾难。20亿只老鼠是什么概念呢?它们一改平日的鬼祟,从栖息地洞庭湖区四百多万亩湖洲中蜂拥内迁,杀入湖南省岳阳、益阳市大通湖区等22个县、市、区,以及沿洞庭湖防洪大堤和近800万亩稻田。所到之处,寸草不生。这次鼠患是生态环境被严重破坏的结果,长期以来,人们在洞庭湖地区围湖造田,大量向湖区排放污水等有害物质,使当地的生态平衡被严重破坏。溅庭湖鼠患既是大自然对人类的惩罚,也是上天对我们的警示。

六、淮河洪灾

淮河本来属于外流河,原本有自己的入海水道。但由于淮河流域水系地貌的原因,历史上黄河中下游河道多次出现改道,特别是黄河的夺淮入海,淤塞了下游入海通道,使得原本成形的淮河水系出现紊乱,导致淮河经常发生洪灾,所以就有了行蓄洪区。行蓄洪区不是自然的产物,是为了保全局而牺牲局部利益采取的应急措施,是历史条件和我国人口经济状况决定的无奈选择。蓄洪区是江河分洪时的“临时仓库”,行洪区是洪水分洪时的“临时走廊”。今年淮河洪灾导致直接经济损失120亿元,同样水位也是历史罕见,导致安徽省动用了七个蓄洪区,所带来的间接损失更是难以估量。

七、大桥倒塌事故

6月15日,“南桂机035”船船艏右侧与九江大桥桥墩发生严重触碰,造成九江大桥三个桥墩倒塌,其所承桥面约200米坍塌,正在桥上行驶的四辆汽车(共有司乘人员七名)及二名大桥施工人员当场坠入江中,致使八人死亡,一名司乘人员下落不明。

8月13日下午,湖南湘西自治州凤凰县境内凤大公路(湖南凤凰至贵州铜仁大兴机场)堤溪段大桥突然垮塌,这起事故的遇难者已上升到47人。由于桥墩爆破解体实施,现场搜寻进度明显加快。堤溪沱江大桥坍塌现场的专家们综合各类情况分析后认为,被压者生还的希望已经非常渺茫。

带有戏剧性和讽刺意味的是两个工程的建设单位都是湖南路桥建设集团公司。该单位参加建设的钱塘江三桥,通车不到十年,便开始出现问题──2005年9月开始的大修,耗时竟然长达一年。这在市民心中留下长长的阴影,“危桥”一说不胫而走。

八、大暴雨夺人性命 

今年有两场暴雨让人记忆深刻。7月16日,重庆市出现了今年以来范围最广、持续时间最长、强度最大的一次强降雨过程。这次暴雨引发了严重的山洪、滑坡和泥石流灾害,全市有200多万人受灾,因灾死亡大牲畜1,000多头,直接经济损失八亿多元。 

2007年7月19日,济南大暴雨死亡35人,数百人受伤,全城一片汪洋陷于瘫痪,网友红钻帝国因发贴揭露银座地下商场死人被抓。

九、全国大旱

据《中国日报》近日报导,中国正遭受十年来最严重的乾旱,数百万万缺少饮用水,水库和河流水量锐减。

最严重的打击出现在南方地区,数条大河的水位近几个月来已经下降到历史低点。位于江西的中国最大淡水湖鄱阳湖表面已经缩小到新低──50平方千米(19平方英里),而它最大时则有数千平方千米。在这个大米生产大省,76万多人正面临缺水。南方的广西也遭遇了1951年以来最严重的乾旱,一百多万人出现饮用水短缺。

十、家乐福踩踏事件

2007年11月10日上午8:20分左右,家乐福沙坪坝区店在自行组织的十周年店庆促销活动中,其东门入口处因群众滑倒而引发踩踏安全事故。事故最终造成三人死亡,医院收治31人,其中三人重伤。这件因为商家的一次促销活动西酿成悲剧,折射出我们的民生问题已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