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癌症胜战法(二)

2007-12-06 03:59 作者:陈沅森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第一章 启动“自组织能力”治疗疾病的成功案例

[ 导读 ] 本章例举了九则启动人体“自组织能力”[ 1 ]治疗癌症和其它疑难杂症获得成功的案例,前三则是重点。[案例1]介绍一位老中医用“导入温热”的办法启动“自组织能力”治愈耳聋、耳疾,使笔者萌发了利用“温热疗法”治疗癌症的设想。[案例2]笔者用“牛恋凼”式保健按摩加气功“意守丹田”启动“自组织能力”,治好了自身的直肠癌,初步认识到“体内自血温热疗法”是可以治愈癌症的。[案例3]笔者治愈了女徒弟的“乳腺癌”,证实“体内自血温热疗法”确实可以治愈癌症。从第四节至第九节,介绍用不同方法启动“自组织能力”治愈“脚后跟皲裂”、“顽固性鼻炎”、“频发性感冒”、“五十肩”、“皮肤长年溃烂不愈”和“‘撮谷道’治愈了积年肛漏”等六种疑难杂症。为节省读者的时间,除患这六种同样疾病的读者须立即阅读外,其他读者可先不读,以后感到有必要再去读。

第一节[ 案例1 ] “温热疗法”治愈了多年耳聋


打电话

[ 导读 ] 本节介绍一位老中医用“导入温热”的简单办法启动人体“自组织能力”治愈耳聋、耳疾,使笔者受到启发,是不是可以将这一治疗方法推广应用于治疗其它疾病呢?于是,萌发了利用“温热疗法”治疗癌症的初步设想。

这是湖南省某县一位隐居在深山老林中的中医世家传人——余老医师发明的、符合“自组织性”哲学思想的医疗方法,似乎有些神秘感,但一点也不神秘。

余医师在祖国医学和祖传气功的基础上,根据现代医学原理,糅合多年悬壶济世经验,揣摩出一套不花钱、不吃药、不打针、简单易行的“温热疗法”治疗耳聋。70年代后期,笔者的好朋友易树泉多年前因病引发的耳聋,经他医治复聪如正常人。

治疗范围:除“先天性耳聋”,“中耳机械性创伤鼓膜被震破、刺破”,“内耳听神经坏死”等结构性缺陷和创伤之外,主治其它所有耳背、耳聋和耳疾。

医疗器械:一个小型电吹风机(妇女用来吹干头发的),套上一个“倒喇叭管”。这句话须作如下解释:1、通过管道延长热风吹送的距离,使出风口温度降到 55℃左右,不宜超过60℃[ 2 ];如出风口温度太高,风力太大,应接长风管,并在进风口漏掉部分热风;2、倒喇叭出风口直径1-3毫米,热风吹到耳孔上的面积约一个硬币那么大,使热量集中于一个小范围;3、选择小型优质电吹风机,谨防触电,使用时电吹风机距离人体远一点,避免长时间受高值电磁辐射(笔者注:如果这个“土办法”被主流医学认可,应设计制造“吹送适合热风”的专用医疗器械)。

治疗方法:仰卧床上,将电吹风机打开至最低档,用毛巾等垫高倒喇叭,使出风口对准耳孔。距离不可太近,以免温度过高、风力太大,吹起来不舒服。以上须作如下理解:使热风对准耳孔轻微地吹,以“感觉温热舒适为度”,吹热的面积不要超过耳孔的一倍。

病友的配合:(1)治疗前病友须阅读《耳部解剖图》,熟悉耳的内部结构(亦可参阅字典“耳”字的简图),掌握听的原理、失聪的病理,知识越多越好。(2)病友须知:人的正常体温37℃左右,38℃叫“发低烧”,39℃以上叫“发高烧”;人体肌肉、脏器细胞能耐受42℃的高温,长时间处在43℃以上,将损伤肌肉、组织和器官。“温热疗法”的温度无须很高,在温热凝聚点比体温高1℃左右即可,不能长时间超过40℃。(3)治疗时全身放松,双眼微微闭合,心静如水,呼吸停均,思想集中于受热耳孔,心中反复默默叨念“我的耳聋会治好,我的耳聋会治好!”……耳孔外缘几秒钟就被吹热,此时会感觉温热慢慢由外听道向内渗透,缓缓向纵深流动,当中耳鼓膜处感觉温热,就开始产生疗效了;如果温热继续向里面推进,耳蜗处感到温热,就会产生很好的疗效。开始阶段不要性急,心平气和,自然而然让温热向纵深渗透。初学者耳蜗处感觉不到温热也没有关系,只要具有信心,坚信“温热疗法一定会治好我的耳聋”就行了;切忌心急火燥或一时感觉不到温热,便气急败坏,一扔了之……那样会适得其反或前功尽弃。

治疗时间:每只耳孔受热3—5分钟,最多不超过10分钟;做完一只耳孔,再做另一只;左右交替,每只耳孔重复温热三遍;不要用两把电吹风同时做两只耳朵;每天早、晚各做一次,不耽误学习和工作。如专程休假治疗,可每隔6—4小时做一次,一天做4—6次;据余医师说,以半夜三更睡一觉醒来后做的那次,疗效最佳。

疗程:六天为一个疗程,两个疗程之间休息一天。

疗效:人各不同,有人半个疗程之后,便可听到微弱的声音,听到的声音一个疗程比一个疗程大,几个疗程之后,听力就基本恢复正常了;有的人要做十多个疗程后才开始见效;如二十几个疗程后毫无效果,证明听力缺失或内耳结构性损坏,就不要继续做了。曾有人做了好几个疗程后,似乎没有疗效,某天跳一下,蹦一下,甩一下头或打一个喷嚏,突然“轰”的一声,全听到了。——余医师再三叮嘱:这种情况最危险!因为从长期的万籁无声突然进入音响世界,高兴得忘乎所以,又蹦又跳,又喊又叫,弄得不好,“嘣”的一声如弦断,耳膜破裂,听神经折断,永远听不到了。当“轰”的一声突然听到时,要镇静,马上坐下或躺下,将喜悦的心情转化为感激之情,让内耳适应新环境,恢复功能;一个月之内,最好别过度兴奋、激动。

特殊方法之一“感觉深层脉动”配合治疗:当感觉一股热流在耳蜗凝聚时,可细心体察,如能随着心跳感觉耳蜗部位有脉搏跳动,疗效将加快。人的感觉大不相同,有人能很快感觉到,有人经过锻炼,慢慢可以感觉到;有的人怎么也感觉不到。什么都感觉不到也没有关系,要有耐心,慢慢来。

特殊方法之二“气功导引”:有条件者可在气功师的指导下,用“意念”导引一只耳孔的热流穿过颅内传到另一只耳孔,那样就达到了“温热疗法”的最高境界,耳聋将很快痊愈。如达不到这种境界也不要紧,不可强求,避免走火入魔,产生反作用。

听力恢复后,“温热疗法”至少要坚持三个月,以巩固疗效。

80年代初,笔者好奇心切,跟随携带着重礼去给余医师拜年的易聋子(复聪后人们仍这样亲昵地称呼他)辗转乘车,在高山密林中步行十多里,拜见了白须白眉、精神矍铄的余老医师。笔者怀着虔敬的心情建议余医师将众多成功的医案整理出来(表示愿意协助整理和帮助出版),老医师莞尔一笑,没有应承。后来,易聋子告诉笔者,余医师家原是“大地主”,因救活当地某铁腕干部的独生子,被保护迁居深山老林避祸。他心有余悸,怕惹事,隐去真实姓名,不敢张扬。奇怪的是,出身中医世家的余医师却精通西方医学,茅舍的书架上,中、西医学典籍杂陈。据说,他早年曾到大城市学医。

余医师的口头禅是“痛则不通,通则不痛”、“病则不通,通则不病”。他将治病的原理概括为“血脉不通则成疾,打通血脉则疾愈”。他治病大多采用“打通血脉”的方法。

余医师举了一个人为造成“血脉不通则成疾”的典型例子,藏传佛教信徒“燃指拜佛”:用一根小麻绳,将一个大拇指从根部缠紧,不久便红胀发麻,疼痛不已,随后变紫变乌,发黑坏死,最后干枯……然后将这个大拇指浸满酥油点燃,仿佛高擎一支燃烧的蜡烛,匍匐跪拜进庙礼佛,以示虔诚……“燃指拜佛”者,享受到极大的荣耀和尊敬。——余医师说,人和一切活着的生物体,如果某个部位“久不通”,肯定发生病变,直至坏死,这是毫无疑义的。

余医师说,行医多年,发现热敷、艾灸、拔火罐等热疗方法效果显著,甚至“汤婆子”[ 3 ]、热水袋(又名“暖水袋”)都能治病。是什么道理呢?是热力将血脉打通了。某次,试着用“导入温热”的办法治疗中耳炎,没想到,一试居然成功,以后试着治疗耳聋,效果很好。余医师认为:除了“导入温热”和上述方法,其它如针刺、刮痧、按摩、拍打捶以及某些理疗方法,能够治愈疾病和健身,实际上都是打通血脉,血液浸润过来的结果。

谈话中,余医师认为“西医是霸道,中医是王道。”什么是“王道”?——以仁义治天下,不战而屈人之兵,就是王道。“温热疗法”不动刀子。不用药攻,用温和的热量去刺激耳孔,血脉自然贯通,就是顺乎自然,用“王道”的办法去疏通,使耳聋、耳疾不药而痊。

据易聋子说,余医师用“温热疗法”治好了数十例耳聋、耳背和各种耳疾患者。他医德高尚,有求必应,穷人免费,来人即治,从不先议“脉金”。但复聪、痊愈后的患者都感恩戴德,加倍奉上红包和礼品。

对于秘方和高明的医术,余医师从不保守,悉数授人。他说:“治病救人的好方子,不应该保密,反而应该推广。来我这里治耳聋的人,都得先看耳朵的解剖挂图,听我讲耳的结构,失聪的原因,治疗的道理,并要求参与治疗,思想意识要主动配合。因此,只要肯学,稍微懂医理的人,问什么,我就解答什么,绝对不‘留一手 ’,不使人失望。”

告别余医师,在回家的路上,易聋子对笔者说:“余医师不怕别人学去他的本事,像你这样具有医学基础知识、见多识广的人,他最欢迎,但你拜到他门下学十年,恐怕还不能把他的本事学尽。”

[ 评论 ]

不吃药,不打针,让患者自主意识参与配合,用电吹风吹一吹,就把多年的耳聋治好了,简直是人间奇迹!

余医师讲清了“温热疗法”的道理:“温热”抵达之处,血液循环加快了,血液流量增多了,打通病变区域的“血脉循环”,疾病就自然痊愈了。笔者后来学习了微循环知识,才进一步懂得是“温热”促进、恢复或重建了病变区域发生障碍或被损坏的微循环,才使疾病无医而愈,不药而痊的(详见第二章第二节《微循环基本常识》)。

那么,进一步问:“‘血脉畅通’后为什么疾病会痊愈呢?”这是因为血液携带的免疫机制在发挥作用,理顺和维护了身体的正常机能(详见第二章第三节《免疫系统基本常识》)。生活在这个纷繁复杂的世界上,我们的身体无时无刻不受到细菌、病毒、霉菌、寄生虫、毒素和环境污染的的侵害,但每时每刻进入体内的“非自体物质”都被免疫系统不声不响地立时消灭和清除了,所以我们每天能够活蹦乱跳“不生病”。在人体内,“血脉畅通”后疾病痊愈实际上是血液中的免疫机制发挥了作用。因此,人体任何部位,只要血脉畅通,就不会生病;换句话说,什么地方不舒服,发生病变,那个地方的血脉就不那么通畅了;重病,则是血液循环,特别是微循环,发生了严重障碍。“打通血脉,治愈疾病”后得到的的结论是:“血液是我们最好的医师、最有效的药物!”——最好的医师就在你的体内,也就是天然的、与生俱来的“健康的免疫系统”。

笔者来加拿大后,在蒙特利尔认识了一位耳背多年的七旬老侨张先生。每次见面,张先生总是慨叹“近来耳聋得厉害,大声喊都听不到了,右耳尤甚”。有人建议他配助听器,他认为戴助听器后,终生离不开,一旦取下,就什么也听不到了,因此不愿配戴……笔者整理此文后,打印了一份给张先生,他准备自己动手做倒喇叭管试一试。一天淋浴时突然灵机一动,用一根小橡皮管,接通一小股热水流,用耳塞堵住耳孔,冲击右耳十余分钟,只做四次,便恢复听力至五十岁左右。此公素来懒散,恢复到五旬听力,便心满意足,不愿再做了。笔者问他“为什么不继续努力?”,他回答“能听到就行,够用了”;问他“为什么不做另一只耳朵?”,他说 “左耳听力勉强过得去,我是做试验,怕出问题,先做一只耳朵试试。”——虽然他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但笔者不赞成用热水流做试验,耳孔进水后容易引发中耳炎,万万不可疏忽大意!另外,使用耳塞堵住耳孔,阻断了温热的直接通道,也是不可取的。

笔者思忖,既然导入温热能治疗耳聋这样的痼疾,别的疾病,也应该可以用导入温热,疏通血脉的办法治疗。没想到,不久真的遇到了两次治愈癌症的机会。

本书初稿完成后,一个偶然的机遇,笔者学习了“自组织系统”和“耗散结构”理论[ 1 ]。认识到:

人是一种“活”的“耗散结构”,是在与外界不断进行物质、能量交换过程中维持自身稳定的系统。

人体是一个“自组织系统”,人体器官的发展、变化是“人体自组织”的结果;当人体出现不正常状态(生病)时,具有潜在的自动恢复正常状态(健康)的“自组织能力”。

许多专业人士认为,当今在自然界和人类社会起主要作用的规律是“自组织性”;普里戈金的理论对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产生了深远的、划时代的巨大影响;用“自组织”理论开发人类潜能的终极时代即将来临;“以自组织演化为核心的哲学体系”成为越来越强大的学派……充满睿智求实、毫无溢美的褒奖如天女散花,纷至沓来。

自组织系统”、“耗散结构”理论的创始人普里戈金( Prigogine Ilya 1917—2003 比利时人)被誉为与牛顿(1643—1727,经典力学)、达尔文(1809—1882,进化论)和爱因斯坦(1879—1955,相对论)齐名的科学巨匠,是20世纪世后半叶众望所归的科学顶峰。普里戈金获1977年诺贝尔化学奖。

学习“自组织系统”、“耗散结构”理论之后,笔者进一步深化了对人体疾病可以自疗、自愈的认识,对自己摸索出来的方法信心倍增。笔者惊异地、欣喜地发现:“体内自血温热疗法”,其实就是一种启动人体“自组织能力”的自疗方法。

因此,与时俱进、最正确的医疗思想应该是:唤醒、促进、启动人体的“自组织能力”,使疾病无医而愈,不药而痊。

具体实施的关键在于:找到某种方法促使“系统内部某个参量的变化达到一定的阈值”。余医师在实践中摸索出“导入温热”这个方法,促使“温度”这个“内部参量”发生变化治愈耳聋、耳疾,实质上是一种唤醒、促进、启动人体“自组织能力”最高级的医疗方法。

本书初稿写作在前,理论学习和认识提高在后,原打算推翻初稿,另起炉灶重写。但由于工作量太大,时间紧迫,一时难以完成;况且,不重写,从初稿中可以看到笔者摸索出符合最新哲学思想的自疗方法的脉络,将使人们笃信“体内自血温热疗法”理论上的正确性。“体内自血温热疗法”不但能自疗癌症和许多疑难杂症(普通小病小痛不在话下),同时可取得良好的健身效果。因此,笔者决定不推翻另写,只改变书名,对书稿进行一些小修小补,某些地方适当地提醒一句“符合‘自组织’理论”。

[ 1 ] 自组织系统理论所刻画系统自组织演化可概括为:在开放的、远离平衡态的和有外部物质、能量、信息的非特定输入条件下,系统以其内部子系统之间的非线性相互作用为动力,即以其子系统之间的竞争和协同为动力,同时受到内外涨落的随机启动,产生出集体运动的协同效应,其协同关联所产生的“序参量”(即集体运动的基本模式)又进一步支配了系统内各子系统的竞争与协同,从而使系统走入循环、交叉作用并关联放大的循环链圈之中;于是,通过这种有效利用物质、能量和信息的循环过程,系统便经历多种突变、渐变从无序跃变为有序,或使有序程度得以进一步提高。于是系统便从平衡态的混沌走向有序,又进一步演化为包含有序结构的非平衡态混沌。自组织系统理论呈现在人们面前的是一幅从简单到复杂、从无序到有序、从低级别到高级别的系统自组织演化图景。

耗散结构”理论可概括为:一个远离平衡态的非线性的开放系统(不管是物理的、化学的、生物的乃至社会的、经济的系统)通过不断地与外界交换物质和能量,在系统内部某个参量的变化达到一定的阈值时,通过涨落,系统可能发生突变即非平衡相变,由原来的混沌无序状态转变为一种在时间上、空间上或功能上的有序状态。这种在远离平衡的非线性区形成的新的稳定的宏观有序结构,由于需要不断与外界交换物质与能量才能维持,因此称之为“耗散结构”。

上面摘录的两段话,虽然是一种比较艰深的哲理知识,但落实到一些具体事物上,例如,人是一种“耗散结构”,是一个“自组织系统”,还是比较容易理解的。

现代社会新理论层出不穷,比较著名的有法国思想家 E•莫兰提出的“复杂性的思想范式”、美国霍兰(John Holland)教授1994年发表的“复杂适应系统”(CAS)理论等。批评者认为是普氏理论的翻版,赞誉者认为有所创新,因提出的时间不长,暂无定论。笔者综合网文对普里戈金的高度赞扬可能有人不以为然,任何批评笔者都虚心接受,只要不否认“人是一个‘自组织系统’”。

[ 2 ] 人体皮肤在空气中能耐受70℃左右的温度,在热水中能耐受60℃左右的温度(持续时间不能太长)。“温热疗法”不需要很高的温度,导入温热至病灶,只需高于体温1℃左右,不超过2℃,就行了。

[ 3 ] “汤婆子”——橡胶热水袋发明之前,民间用黄铜制成椭圆形热水壶,冬季捂在被褥里取暖,俗称“汤婆子”。

第二节[ 案例2 ] “牛恋凼”式保健按摩加气功自愈了直肠癌

[ 导读 ] 在余医师“温热疗法”治耳聋的启发下,笔者用“牛恋凼”式保健按摩加气功的“意守丹田”启动“自组织能力”治好了自身的直肠癌,初步形成“体内自血温热疗法”治疗各种癌症思想。

1981年早春某天,不惑之年的笔者突然发现大便带血,初见淋漓的鲜红色夹杂着暗红色、酱紫色,吓了一跳。但由于无明显疼痛感,没有引起足够的警惕。俗话说“十个男儿九个痔”,心想也许是生了痔疮。思想麻痹工作紧张,便没有去就医,时好时歹拖延了半年,秋初的一天深夜,睡梦中突然被小腹部的剧痛惊醒,肛门上方乙状结肠和直肠交界处呈放射状针刺般阵痛,如万箭钻心,一阵紧过一阵。笔者大惊,深感不妙,这个部位可能出大问题了!通俗医学杂志介绍,这种呈放射状针刺般阵痛,是癌症的信号。阵痛后腹胀起床大便,果然屙出许多脓血便,心里凉了半截。回忆近两个月来,小腹部经常隐隐胀痛,排便不尽,便意频繁,便条变细变窄……现在终于总爆发了。第二天急忙去湖南医学院看门诊,预约一周后做肛门镜检(要求空腹一天)。

镜检那天,一位年长的医师操作,三位青年在一旁观看,听青年称医师为“教授”。教授让笔者趴在一个矮榻上撅着光屁股,用一块带圆孔的白布蒙着…… 大约在肛门里折腾了一个小时。教授指着“这里、这里”,“那里、那里……”让三位青年轮流凑近观看。原来他们是利用活体病例进行教学,虽不十分疼痛,但趴得笔者难受。

镜检完毕,教授安慰说“没事,没事”,但又要求笔者把家属请来。笔者说,既然没事又请什么家属?你刚才说“caca”,有问题便直说了吧!他这才尴尬地承认是“早期直肠癌”,幸亏发现得早,劝笔者尽快动手术,避免癌细胞扩散。——笔者心中有意见:你们利用病例教学,根本没有打招呼,还收取费用;如果动手术让毫无经验的实习生主刀……笔者哪敢在这里做手术!便借口“回家商量”,一溜烟跑了。

真的得了病,生死攸关,心中很是着急,但笔者没有惊慌,没有声张。几天后,贻有神助,竟在一本杂志上读到一则介绍日本人的按摩经验:每天按摩胸部、腹部、背部,可以预防和治疗癌症;经验还介绍说,背部无法自我按摩,不能请别人帮忙时,可用毛巾将背部搓热……读到这条消息,心中大喜,便买来一条长毛巾做试验。但不得要领,背部尚未搓热,肩膀皮却磨破了……几天后有事下乡,又一次贻有神助,碰巧看到一条水牛昂着头,四蹄朝天,在泥沼里摩擦背部,庞大的身躯摆来摆去,十分滑稽可笑……乡下“水牛泥浴”(消灭虱子,保健牛皮肤),俗称“牛恋凼(dàng 水坑)”。.受到启发,回家后在床上铺一条毛巾毯(摩擦力较大),赤裸身体,模仿“牛恋凼”,用躯体左、右摆动摩擦背部,两只手掌同时按摩胸、腹部……左冲右突,五、六十个回合下来,妙不可言,背部发热,胸、腹部得到深度按摩,由于动作较激烈,呼吸变急促,心脏蹦蹦直跳……笔者便用热乎乎的手掌稍稍用力捂住小腹,感觉那里“咚、咚、咚”强有力的脉动……

那时笔者身强体壮,不太相信自己罹患了绝症;但肛门镜检时,医学院的教授在指导学生,不可能撒谎乱说,应该是确诊。笔者心想,中医典籍说“癌者,呆也,淤也”,“痛则不通,通则不痛”,“病则不通,通则不病”……如果坚持“牛恋凼”式保健按摩,使那里血脉畅通,活血化淤,一定能消除病变……于是,早、晚坚持做两次。虽然这样做了,但心里不塌实,老是提心吊胆,生怕病情恶化。回忆50年代末,笔者学了一套“健身气功”,身体好、工作忙,多年没有认真练习了,现在何不发气功试试呢?于是,每次“牛恋凼”式保健按摩后,排除杂念,静心调息,意守丹田,几天之后,功力强化,渐渐感觉一股温热直奔小腹深处,随后,热团竟凝聚不散,长时间暖意融融……十来分钟后收功,全身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舒适和畅快,精力大长。这种特殊按摩法加上气功“意守丹田”(恰巧病灶在那里),效果极佳;一周后,腹部隐痛完全消失,大便日趋正常,间或硬一点,也不带血渍。一个月后,不是早、晚做“牛恋凼”,简直忘记了“那里有病”。三个月后,凭身体感觉不相信疾病仍存在,便打消了再去医院复查的念头。从此,每天雷打不动,坚持做“牛恋凼”和意守丹田,直至进入老龄,排便一直畅通无阻,没有任何异样感觉。

长年累月“意守丹田”,使笔者的气功功力大有长进。到后来,“意守”身上任何一个部位(“阿是穴”),几分钟后,都可以使那里热团凝聚,感到暖意融融。从此,哪里发生小病小痛,笔者都用气功“意守”治疗。笔者从未进过医院(体检除外),不吃药(秋末冬初偶然吃一点降火的中成药),注重体育运动,注重保健,没有任何不良嗜好,行为中规中矩,身体一直非常健康,没有医疗费开支。

[ 评论 ]

多年来,笔者一直在思考、探索采用“牛恋凼”式保健按摩加气功的“意守丹田”这种方法治愈自身癌症的机理。

最初认为“将背部、胸、腹部搓热,可预防和治疗癌症”的经验,真实可靠。现代医学研究成果称,胸腺是制造T淋巴细胞的器官,而T淋巴细胞是制服癌细胞的主力,胸、腹部淋巴结密集,所以按摩胸、腹部有助于防癌治癌。按照中医经络学说,人体背部为“阳”,沿脊柱正中28个穴位统称“督脉”,关系五脏六腑的活动、功能和健康,“牛恋凼”式保健按摩,摩擦督脉及整个背部发热,诸阳转旺,扶正祛邪,活血化淤,强化了自身的免疫功能,所以能防癌治癌。

1983年,笔者在报刊上读了微循环专家修瑞娟教授的有关报道后,认识了微循环的重要性,认为可能是“牛恋凼”式保健按摩后的激烈心跳使血液产生冲击力,加上气功意守丹田,修复了癌变区域遭受破坏的“微循环”,产生了治愈癌症的奇效。由此,笔者悟出“微循环具有强大的自我修复和重建功能”,即“人体优质内环境中的高级再生能力”;“微循环是一把‘内科万能无形手术刀’,无须动外科手术,便可以自行修复因病变已经部分损坏的肌体和脏器,恢复原有的形态和功能,复原为健康的肌体和脏器!”

对比余医师发明的“温热疗法”,笔者猜想:炼气功自身体内部“意守生热”,比从身体外部“导入温热”更高级,会更快产生疗效,因为人的“自主意识”主导了治疗的全过程。这种经过不断强化的“自主意识”主导治愈癌症,证明精神力量起了很大的作用。

笔者将这种免于耗费钱财,免于开肠破肚,免受割损脏器之苦的治疗方法命名为“体内自血温热疗法”。这个前所未有的命名的含义是:患者向体内肿瘤区域导入温热,用经过强化的自主意识主导治疗全程,利用血液向体温升高区域加速流动和血液中免疫机制向体温升高区域集结的特性,杀灭和转化癌细胞,促进、恢复和重建肿瘤区域的微循环和脏器,从而达到治愈癌症的目的。“体内自血温热疗法”的发现过程,是在不自觉中启动了人体的“自组织能力”。如果经主流医学专家验证安全有效后推广实施,将实现人类攻克癌症和其它绝症的梦想!

不久,机会又一次降临,笔者帮助女徒弟用“体内自血温热疗法”战胜了乳腺癌。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