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吴葆璋:汪信闯十七大禁区 变革的契机

2007-11-02 07:10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前中文部主任、资深媒体人吴葆璋

安徽省政协常委汪兆钧在大纪元上发表了致胡温的公开信之后,引起了国内和国际上的很大反响,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前中文部主任、资深媒体人吴葆璋先生在10月 31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谈到这封信意义非常,他认为所有中共十七大文件回避的问题,汪兆钧都谈到了。吴先生强调汪兆钧的信是结束迫害法轮功的契机,也是中国民主变革的契机。

公开信发表得很及时

这封信发表得很及时,那么十七大精神是不是切中时弊,谈到了大家所关心的种种问题呢?不是这样的,简单的说胡锦涛在报告里不止一次谈到了民主,以民为本等等这样一些问题,那么一个问题就来了,中共建政已经快六十年了,怎么到现在还没有民主呢?他的报告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为什么中国到现在没有民主,在中国共产党治下的中国缺乏民主,或者根本没有民主。像这样一些问题,以及经济上的,社会上的,各方财政方面的问题,环保方面的问题。

所有中共十七大文件回避的问题,汪兆钧都谈到了, 所以我觉得这封信呢实在是恰逢其时,来的正是时候。可以使广大的中国观众,可以使广大的中国老百姓了解到事情的真相,它的最大的意义在这里。

这样一封信既然有这么大的意义,我觉得首先的问题就是要广泛的传播,像《九评》一样广泛的传播,让大家都知道,在中共十七大结束的第二天,有一个省政协常委,以非常扎实的论据挑战十七大,这是在中共历史上没有的事情,是好事情。

打破了关于法轮功的禁区

这封信最大的好处就是打破了关于法轮功的禁区。

这封信最大的特点是把法轮功问题正式的又放到台面上来。这一点就非常重要。他不仅提到镇压法轮功是错误的,要求停止镇压法轮功,而且提到镇压法轮功就是镇压全国人民。

现在据我在巴黎遇到的一些中国人,谈到法轮功的问题都回避的。相反在我所走到的这些欧洲这些国家、美洲这些国家,大家都很自然的谈论这个法轮功,而且很多外国人在炼法轮功,法轮功在八十个国家里洪传。中共当年曾有一个十八个月消灭法轮功的计划,这个计划破产了,现在法轮功是越来越发展,而他们被逼得走上了一条政治的道路,被人认为是政治的道路,但是我知道这个组织呢,据我了解他连一个政治纲领都没有,他只是要求正义,要求恢复他们的炼功的条件,恢复他们炼功的自由。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呢,应该通过汪信使法轮功这样一个题目呢,不仅不再成为禁区的题目,而且应该成为大家公开讨论的题目,而且讨论的结果呢应该使大家明白,所谓法轮功的问题,只不过是中共在一个弥天大谎之下,犯下的一场滔天大罪。这个舆论基础有了以后,我想对于中共上层希望能够解决问题的人也是一个很大的助力。

我们现在设想这封信的收件人胡锦涛和温家宝,他们两个人… 设想他们是有意要解决这个问题,因为据了解呢,他们没有直接牵涉到镇压法轮功的种种活动里面去,而且到现在为止呢他们说话很谨慎,没有就法轮功进行表态。这就给人一种幻想,使人觉的他们有意要解决这个问题。那么如果通过汪信这样一个契机,把法轮功的问题从禁区里面解放出来,那么在这个基础上使群众有一个对法轮功的正确的认识,那么这样的话呢就可以在群众舆论这个角度上给胡温两位提供一个很大的助力,那么这就为解决法轮功问题创造了很好的条件。

“解决法轮功问题也是中国民主变革的契机”

从汪兆钧的信来看,解决法轮功问题也是中国民主变革的一个契机,因为中共从四九年建政到现在已经五十八年了,这五十八年是一桩又一桩的政治迫害,已经有八千万人死于这些迫害,所以你怎么去解决这些问题呢?当前我觉得当前最紧迫的就是一个法轮功问题,人还在死、血还在流啊,现在可以调查到的三千多人已经死于对法轮功的镇压,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任何有一点良心的人、有一点人性的人,都不会允许这样做,特别那些大权握在手里的人像胡锦涛这样的人,党政军三个大权都握在手里的人,这样的人,他应该说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

如果说十六大的时候还有江泽民的干扰或者怎么样,应该说十七大他的位子可以说坐稳了吧,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给他一个助力,帮他一把,让他把法轮功问题提出来,如果他真想这样做的话,我觉的也不困难。

据我对中共历史的了解,很简单,召开一次特别的中央全会,拿出一个关于法轮功问题的报告,全党通过,然后宣布怎么样处理。哪些人要绳之于法,哪些人要降级处理,哪些人要怎么怎么样,所以这些问题并不是很难解决。

与其推着走,胡温不如采取主动

我现在有点不大明白的呢就是说为什么胡温两位沉默着,到现在按兵不动。

也许可能是还在准备,这是我们一种好的想法,但是我也不禁要想,如果他继续沉默下去,我就想这里面可能不可能有他们和江泽民的政治交易在里面。如果当年江泽民同意胡锦涛上台的条件是你不再提法轮功问题,你不要为法轮功问题翻案,如果有这样一个条件的话,我们这样设想是吧,那么应该说,如果胡温真想解决问题,即使有这样一个条件存在,这样一个交易存在,现在也可以把它推翻嘛,并不太困难 。所以现在的问题呢,我觉得万事具备了,只待东风。

那么我们作为一个新闻工作者,作为一个有独立作业精神的新闻工作者,就是要把像汪兆钧这样一些言论、立场、态度充分的加以传播,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而且应该注意到就是在汪兆钧的信发表以后获得了很大的反响,在这些人里面有的也是属于体制内部的人,大部份都是仍旧在国内生活的人,所以对于这样一些人呢,他们的反应也应该给与充分的反应,要让老百姓知道,在镇压地主资本家、镇压右派、镇压西单民主墙、镇压广场暴徒、镇压牛鬼蛇神之后,所谓的镇压法轮功是一场政治迫害,而且这场迫害的特点呢是一个弥天大谎之下犯下的滔天罪行,其中包括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的问题,所以这样一个事情如果广大群众都知道了,我想,想继续这样一场镇压就不大可能了。

“如果继续迫害法轮功的话,我觉得它只能以彻底失败而告终”

他们当年在李岚清的领导下曾经有一个十八个月消灭法轮功的计划,这个计划彻底破产了,现在已经都八年了,而且呢应该看到呢,我是作为一个客观的观察着这样一个身份去看整个的中国这个将近半个世纪的历史,毛制造了自己的反对派,邓制造了自己的反对派,江泽民制造了自己的反对派,这些反对派到现在为止,已经是开放改革的年代的反对派,这样一些反对派他们已经不像当年在关着门的时候镇压的时候这样一种情况了,他们在被镇压的时候反倒得到了更大的发展,像法轮功学员,大家都知道,他们为了讲真相,自己创造了自己的三大独立媒体,新唐人、希望之声、大纪元,这样三大媒体对于广传真相是起到了极大的作用。

而这样一个情况呢,是在当年毛,特别是毛的反对派那个时期呢是他们做不出来的,没有那个历史条件,而且经过这么多年下来以后呢,毛的反对派、邓的反对派、江的反对派,大家都汇合到一起了,大家在一点上取得了共识,在中国,在今日的中国必须尽快结束共产党专制,这是中国唯一的希望,所以中国共产党里面明智的人应该看到没有别的道路,只有立志革新,走宪政民主的道路,这一步或许很痛苦,但是有充分的历史的经验证明,这一步是不走不成的,与其让历史长流推着走,不如自己采取主动。

我曾经跟朋友们开玩笑,这个问题不是特别难解决,召开一次特别的中央委员会,发表一个关于法轮功的报告,由特别中央委员会加以通过,然后宣布一系列政策措施。当然了,一些具体的安排措施中共这方面的经验很多,所以事情,现在是一个人的政治意志问题,如果想办这件事情就能办,如果不想办的话那只好拖延大限,拖延大限的结果是连自己和江泽民、邓小平、毛泽东这样一些中共的暴君一起被卷入历史的垃圾堆。

所以我总结一句:在中共十七大的第二天,也就是中共十七大闭幕的第二天发表的汪兆钧的这封长信,应该成为把法轮功问题从禁区里解放出来的一个契机,而且这法轮功问题应该成为中国民主变革的契机。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