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吳葆璋:汪信闖十七大禁區 變革的契機

2007-11-02 07:1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法國國際廣播電臺前中文部主任、資深媒體人吳葆璋

安徽省政協常委汪兆鈞在大紀元上發表了致胡溫的公開信之後,引起了國內和國際上的很大反響,法國國際廣播電臺前中文部主任、資深媒體人吳葆璋先生在10月 31日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談到這封信意義非常,他認為所有中共十七大文件迴避的問題,汪兆鈞都談到了。吳先生強調汪兆鈞的信是結束迫害法輪功的契機,也是中國民主變革的契機。

公開信發表得很及時

這封信發表得很及時,那麼十七大精神是不是切中時弊,談到了大家所關心的種種問題呢?不是這樣的,簡單的說胡錦濤在報告裡不止一次談到了民主,以民為本等等這樣一些問題,那麼一個問題就來了,中共建政已經快六十年了,怎麼到現在還沒有民主呢?他的報告沒有回答這個問題,為什麼中國到現在沒有民主,在中國共產黨治下的中國缺乏民主,或者根本沒有民主。像這樣一些問題,以及經濟上的,社會上的,各方財政方面的問題,環保方面的問題。

所有中共十七大文件迴避的問題,汪兆鈞都談到了, 所以我覺得這封信呢實在是恰逢其時,來的正是時候。可以使廣大的中國觀眾,可以使廣大的中國老百姓瞭解到事情的真相,它的最大的意義在這裡。

這樣一封信既然有這麼大的意義,我覺得首先的問題就是要廣泛的傳播,像《九評》一樣廣泛的傳播,讓大家都知道,在中共十七大結束的第二天,有一個省政協常委,以非常紮實的論據挑戰十七大,這是在中共歷史上沒有的事情,是好事情。

打破了關於法輪功的禁區

這封信最大的好處就是打破了關於法輪功的禁區。

這封信最大的特點是把法輪功問題正式的又放到台面上來。這一點就非常重要。他不僅提到鎮壓法輪功是錯誤的,要求停止鎮壓法輪功,而且提到鎮壓法輪功就是鎮壓全國人民。

現在據我在巴黎遇到的一些中國人,談到法輪功的問題都迴避的。相反在我所走到的這些歐洲這些國家、美洲這些國家,大家都很自然的談論這個法輪功,而且很多外國人在煉法輪功,法輪功在八十個國家裡洪傳。中共當年曾有一個十八個月消滅法輪功的計畫,這個計畫破產了,現在法輪功是越來越發展,而他們被逼得走上了一條政治的道路,被人認為是政治的道路,但是我知道這個組織呢,據我瞭解他連一個政治綱領都沒有,他只是要求正義,要求恢復他們的煉功的條件,恢復他們煉功的自由。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呢,應該通過汪信使法輪功這樣一個題目呢,不僅不再成為禁區的題目,而且應該成為大家公開討論的題目,而且討論的結果呢應該使大家明白,所謂法輪功的問題,只不過是中共在一個彌天大謊之下,犯下的一場滔天大罪。這個輿論基礎有了以後,我想對於中共上層希望能夠解決問題的人也是一個很大的助力。

我們現在設想這封信的收件人胡錦濤和溫家寳,他們兩個人… 設想他們是有意要解決這個問題,因為據瞭解呢,他們沒有直接牽涉到鎮壓法輪功的種種活動裡面去,而且到現在為止呢他們說話很謹慎,沒有就法輪功進行表態。這就給人一種幻想,使人覺的他們有意要解決這個問題。那麼如果通過汪信這樣一個契機,把法輪功的問題從禁區裡面解放出來,那麼在這個基礎上使群眾有一個對法輪功的正確的認識,那麼這樣的話呢就可以在群眾輿論這個角度上給胡溫兩位提供一個很大的助力,那麼這就為解決法輪功問題創造了很好的條件。

「解決法輪功問題也是中國民主變革的契機」

從汪兆鈞的信來看,解決法輪功問題也是中國民主變革的一個契機,因為中共從四九年建政到現在已經五十八年了,這五十八年是一樁又一樁的政治迫害,已經有八千萬人死於這些迫害,所以你怎麼去解決這些問題呢?當前我覺得當前最緊迫的就是一個法輪功問題,人還在死、血還在流啊,現在可以調查到的三千多人已經死於對法輪功的鎮壓,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任何有一點良心的人、有一點人性的人,都不會允許這樣做,特別那些大權握在手裡的人像胡錦濤這樣的人,黨政軍三個大權都握在手裡的人,這樣的人,他應該說有能力解決這個問題。

如果說十六大的時候還有江澤民的干擾或者怎麼樣,應該說十七大他的位子可以說坐穩了吧,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給他一個助力,幫他一把,讓他把法輪功問題提出來,如果他真想這樣做的話,我覺的也不困難。

據我對中共歷史的瞭解,很簡單,召開一次特別的中央全會,拿出一個關於法輪功問題的報告,全黨通過,然後宣布怎麼樣處理。哪些人要繩之於法,哪些人要降級處理,哪些人要怎麼怎麼樣,所以這些問題並不是很難解決。

與其推著走,胡溫不如採取主動

我現在有點不大明白的呢就是說為什麼胡溫兩位沉默著,到現在按兵不動。

也許可能是還在準備,這是我們一種好的想法,但是我也不禁要想,如果他繼續沉默下去,我就想這裡面可能不可能有他們和江澤民的政治交易在裡面。如果當年江澤民同意胡錦濤上臺的條件是你不再提法輪功問題,你不要為法輪功問題翻案,如果有這樣一個條件的話,我們這樣設想是吧,那麼應該說,如果胡溫真想解決問題,即使有這樣一個條件存在,這樣一個交易存在,現在也可以把它推翻嘛,並不太困難 。所以現在的問題呢,我覺得萬事具備了,只待東風。

那麼我們作為一個新聞工作者,作為一個有獨立作業精神的新聞工作者,就是要把像汪兆鈞這樣一些言論、立場、態度充分的加以傳播,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而且應該注意到就是在汪兆鈞的信發表以後獲得了很大的反響,在這些人裡面有的也是屬於體制內部的人,大部分都是仍舊在國內生活的人,所以對於這樣一些人呢,他們的反應也應該給與充分的反應,要讓老百姓知道,在鎮壓地主資本家、鎮壓右派、鎮壓西單民主牆、鎮壓廣場暴徒、鎮壓牛鬼蛇神之後,所謂的鎮壓法輪功是一場政治迫害,而且這場迫害的特點呢是一個彌天大謊之下犯下的滔天罪行,其中包括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的問題,所以這樣一個事情如果廣大群眾都知道了,我想,想繼續這樣一場鎮壓就不大可能了。

「如果繼續迫害法輪功的話,我覺得它只能以徹底失敗而告終」

他們當年在李嵐清的領導下曾經有一個十八個月消滅法輪功的計畫,這個計畫徹底破產了,現在已經都八年了,而且呢應該看到呢,我是作為一個客觀的觀察著這樣一個身份去看整個的中國這個將近半個世紀的歷史,毛製造了自己的反對派,鄧製造了自己的反對派,江澤民製造了自己的反對派,這些反對派到現在為止,已經是開放改革的年代的反對派,這樣一些反對派他們已經不像當年在關著門的時候鎮壓的時候這樣一種情況了,他們在被鎮壓的時候反倒得到了更大的發展,像法輪功學員,大家都知道,他們為了講真相,自己創造了自己的三大獨立媒體,新唐人、希望之聲、大紀元,這樣三大媒體對於廣傳真相是起到了極大的作用。

而這樣一個情況呢,是在當年毛,特別是毛的反對派那個時期呢是他們做不出來的,沒有那個歷史條件,而且經過這麼多年下來以後呢,毛的反對派、鄧的反對派、江的反對派,大家都匯合到一起了,大家在一點上取得了共識,在中國,在今日的中國必須盡快結束共產黨專制,這是中國唯一的希望,所以中國共產黨裡面明智的人應該看到沒有別的道路,只有立志革新,走憲政民主的道路,這一步或許很痛苦,但是有充分的歷史的經驗證明,這一步是不走不成的,與其讓歷史長流推著走,不如自己採取主動。

我曾經跟朋友們開玩笑,這個問題不是特別難解決,召開一次特別的中央委員會,發表一個關於法輪功的報告,由特別中央委員會加以通過,然後宣布一系列政策措施。當然了,一些具體的安排措施中共這方面的經驗很多,所以事情,現在是一個人的政治意志問題,如果想辦這件事情就能辦,如果不想辦的話那只好拖延大限,拖延大限的結果是連自己和江澤民、鄧小平、毛澤東這樣一些中共的暴君一起被捲入歷史的垃圾堆。

所以我總結一句:在中共十七大的第二天,也就是中共十七大閉幕的第二天發表的汪兆鈞的這封長信,應該成為把法輪功問題從禁區裡解放出來的一個契機,而且這法輪功問題應該成為中國民主變革的契機。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