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过河记 (15)

2007-10-09 21:49 作者:辛纯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第二章第三节 唐家四兄弟

大约在2003年的时候,以“铁齿铜牙”著名的香港大学教授郎咸平先生,著书预测当时如日中天的德隆集团旗下的三只股票将“难以为继”。郎先生此一举,颇为惊世骇俗:一来中国人不习惯报告坏消息,何况如此大张旗鼓的播报;二来,德隆集团分支机构遍布全中国,其事业直逼国营大集团,非一般民营企业可比,怎么你郎先生就说人家保护不了自己的大旗呢?旗帜一旦倒下,不就是德隆倒了吗?

中国人把预测坏事而实现了的人叫做“乌鸦嘴”。郎先生真成了“乌鸦嘴”。2004年,德隆旗下三只股票的价格上演跳水,使社会对德隆集团的信心尽失。不久,全国各地无数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争先恐后向德隆追债,唐家四兄弟下狱的下狱,逃亡的逃亡,德隆集团终至倒闭。德隆及唐家兄弟如此短暂、如此戏剧性的辉煌、辉煌的表面之下如此庞杂的混乱,浓缩了中国过去几十年的历史痕迹,也典型地表现了中国这一段过河的特征。

四兄弟名叫唐万里、唐万平、唐万川、唐万新,是80年代从新疆发迹的。最初靠着开胶片冲印部,获得了最初的原始积累,然后从股市上获得了做大事所需要的资金和经验、人脉,成立了一些实业公司。但是德隆真正享誉全国,是从1997年入主金新信托开始。凭借着金新信托的融资平台,德隆于当年一举拿下三家上市公司的控股权,成为在资本市场上叱咤风云的大牌公司。

其时,德隆集团已是涉及冶金、机械、食品加工、种植业、房地产、金融等十几个行业的集团公司,势头十分强劲。在1997年的战略从“项目投资”转向“行业投资”之后,在金融机构及上市公司带来的融资的方便条件下,德隆迅速的在所涉及到的行业中扩张着。

唐家四兄弟中,各有分工,却以老四唐万新为灵魂人物。 唐万新组建了十分显赫的管理团队,人才云集,足以傲视群雄。于是2001年产生了做金融控股的大型战略。这个战略意味着德隆旗下的200多家公司将按照不同行业进行整合。实现这个战略需要大量资金。而此时作为德隆旗帜的三家上司公司股价一直居高不下,代表了人们对德隆的信心。为了维持这个价位,德隆每月需要投入8000万元,一年10个亿的人民币,这样德隆的资金压力就空前巨大。

德隆解决资金的办法是利用自己的渠道、用高利率吸引人们把资金存到德隆控制的金融机构,所采用的方式都是违反中央银行规定的。从那时开始直到2004年,德隆筹措的资金量巨大,都是地下的渠道。但是,尽管这个公司疯狂的筹措资金,仍然填补不了偌大一个摊子的资金缺口。同时,公司内部的紧张状态已经让银行嗅到风险来临,就纷纷停止贷款给德隆旗下的企业。这样一来,德隆就很快露出大大的破绽来:三只股票的价格急剧下滑。银行就急忙开始逼债,把德隆迅速逼跨。

德隆倒台,唐万新于2006年被判有期徒刑8年,令各界人士唏嘘不已。唐万新是一个极具人格魅力的人,在家孝悌、在外讲义气,做事又十分精炼、老到。有在海外历练成功的海归人才,相见之下,一席交谈,即让对方投奔旗下。据多年部下称其“磁场极强”,与他讨论,往往被他的观点俘获,失去了自己的观点。既十分厉害又十分有情有义,于是大大小小200多个下属公司的人,都为他的魅力倾倒。据说在他身陷囹圄之时,也没有下级背叛他。

唐万新的工作方式会有铺张浪费,但是个人生活十分简朴。在唐万新被拘押以后,查他的银行户口,居然没有存款在帐上。需要支付给律师团的200多万元的费用,还是由部属们凑起来的。

这样一个人,遇到这样一个时代机遇,怎么就瞬间失败了呢?人们对此有许多分析。笔者认为,有三个最主要的原因:

第一,唐万新所生长的时代环境,深受毛某人的自大狂想式的所谓“浪漫主义”所影响。那时浮夸风盛行,一代中国人的头脑中已经植入了此种非理性毒素。尤其是生长于农业文化背景的中国人,容易犯这种错误。唐万新不顾事业基础阶段的必要积累,一味做大,终至于拔苗助长,就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的新版再世。另有一个商业狂人,是想“把喜马拉雅炸掉一个缺口引进印度洋暖湿气流以改造青藏高原戈壁滩”的牟其中----现在监狱服刑、曾经的中国首富,虽与唐万新个性不同,但是商业浪漫主义相类似。无独有偶,这两个人都来自于农业文化省份:四川和新疆。两人都是四川人,但是唐万新生长于新疆。来自于江浙、粤闽、湖北的人,多受商业文化影响,思想行为相对现实一些,犯这种错误少。

这种狂想的背后,就是难填的欲壑。

第二,唐万新处于一个历史上独特的社会环境--人人都在某些领域为所欲为。有特权的人,有能力在很多方面为所欲为;普通老百姓,也可以在自己家里、自己的工作岗位上为所欲为。这个特点是由中共的为所欲为的本性带来的。唐万新的野心很大,又掌握了权力,所以完全不顾商业规律、社会规范,随心所欲的筹措资金,以便迅速堆成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所以才会出现数以百亿计的地下资金、高息存款。这些渠道和形式都不规范,他实际上是把大厦建筑在沙滩上。这不是他个人的行为,是他领导的两百个下属公司、一个庞大的职工队伍跟他的自动配合。正是因为这个环境,使得他的行为显得那么正常,可以顺利的推进,没有阻挡,一直要等到崩盘,有些人才能意识到问题所在,但会有更多的人,只是认为唐老板只是不走运才失败罢了。

第三,德隆集团如果在美国,可能获得破产保护,然后喘息重生。如果德隆是国营企业,那么无论多烂的摊子,都会有一个重组的结果,企业得以保存。作为民营企业,中共没有必要来保护。而且后来的清产结果表明,已经有不少国营集团等着抢夺巨人倒下后的身上的宝贝,所以唐万新得不到想要的救助,就不奇怪了。

唐万新入狱时说自己出来后还是一条好汉,也有旧部等待他重出江湖。据说在狱中他也发挥了好学的精神,系统的学习考古。如果他把精力花在学习更多的“术”,却没有从挫折中悟道,从而求法,进而看到自己思想中作怪的毒素,摆脱其控制,也不过就是一个旧的唐万新重闯江湖而已。

看中国首发
来源:看中国时报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