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普通市民见证的“六 . 四”(图)

2007-05-28 22:38 作者:李国宏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六四事件已经过去了18个年头,当时的历史还有多少留存在人们的记忆当中?人类文明只所以没有中断,正是没有抹去记忆中的痕迹。我们还记得它吗?目前所关于六四的资料,更多的来自当时参与其中的学生们的表述,那北京普通的经历者市民这最庞大的人群,他们又是什么样的感受。以下第一节“我是亲历者”到第九节 “崔国政和翁自军”,是北京市民的现身讲述。让我们去洞悉他们的内心世界吧!

 

 

1989年6月4日 装甲车冲进天安门广场“清场”

六月三日晚至四日凌晨,军队以机枪坦克对付民众。最后装甲车冲进天安门广场“清场”。谁说没有死一人?图左下角是学生尸体。

 

1989年六四屠杀现场,北京市民和学生用三轮车急忙抢运死伤者。

一 我是亲历者

我是北京内燃机厂的,1989年我在北京的花市大街晚上摆摊买”肉火烧”。我摆摊地方崇文门离天安门很近,3路和6路无轨电车总站就在这儿。我6月3日那天晚上买300多块钱,那天晚上争的钱可不容易,在坦克下面挣的钱。六四的那段时间,在北京买煎饼裹子的都发了财了,他们弄点面糊,到天安门广场上去买。我有几天生意也比较好,六四前天安门广场的人很多,到半夜,这人都饿了,好,人饿了都要吃。

我能看到的就是一些角落。我看到的不是最热闹的地方。我没有功夫到天安门去看,每天就见到救护车“得啦”“得啦—”叫着从我摆摊这里过去,上面拉的全是这帮饿晕了的学生,往医院打掉瓶去。每天都能听到这个声音,听了有一个多月。这个事情已经过去了18年了。现在这个声音一响,我就想起这些学生。

二 呼啸的坦克

人们知道解放军开着坦克来了这个消息后,那几天就有市民和学生把电车推到路中间横在那里,想挡一挡坦克呀军车什么的。

到了3日的晚上,我这里就看到坦克进来了,解放军的坦克真厉害,500马力的引擎呀。这些电车挡在路上根本一点事儿不管用,呼呼的开过来三辆,直楞楞的就冲向无轨电车,他们也不管电车上有没有人,冲无轨电车就撞上,“碰”的一下子,把无轨电车撞的像火柴盒一样弹跳起来,飞出去老远。幸亏上面和旁边没有人,有人不知道要轧死多少。

这样市民就不愿意了,有的就拿汽水瓶子往坦克上扔,后来坦克上的解放军也往下甩,往坦克砸上去,瓶子啪的一下碎了没有事,从坦克上砸下来的就不一样了。坦克开的又快,从上面帽出一个人来,把汽水瓶子往人群里砸。我家的邻居就是被这样的瓶子砸到了鼻子上,当时就捂着鼻子满面都是血的去医院,现在还能看出疤。我看到的这些坦克,不是什么新式的,都是老旧的破烂坦克。被坦克轧到的人我不能说没有,但是我没有看见也没有听说坦克故意往人群开。把坦克开到北京来,太没有道理。这些学生市民又没有什么武器,用坦克对付老百姓算那门子事呀!

三 解放军三面进广场

开枪最厉害的解放军是从军事博物馆奔天安门方向的,打西边往东边走的这一路。

从右安门往天安门去的这一路,到了前门一带才开了枪。这一路的解放军被老百姓的大砖头打的够呛,其中领队的一个高级军官就被打伤了,就没有走到前门,在右安门就被救护单位救走了。这个人的脑袋瓜子被开瓢了,年龄大约有50多岁。估计这个人不是这一路的最高领导估计也差不多。

这些学生出天安门广场的时候,都是往北边去的,解放军是从东南西三个方向上去的。

四 崔国政也很惨

我说说死人的事。

崔国政这些当兵的,他们来北京都不知道来干什么,他们都是在大山里,接到命令就来了北京。

崔国政的事情就是发生在这附近。当时情况是三辆卡车从东边往西边走想进入天安门,车被群众截住了,有人就看到车上装有很多狼牙棒,狼牙棒就是木棒头前钉上铁钉,那打起人来打不死也得把人打成血葫芦。老百姓看到这些就很气愤,越吵吵人越多,这些当兵的看到不对劲,就跑了,崔国政跑到后来叫国政桥这个地方,前面有几个老太太截住了他,他如果硬闯着跑了,可能也就没有发生后来的事情了,他可能撞坏老太太,就耽搁在那里了,被后面追来的人给逮住了,很多人乱哄哄的看热闹,后来不知道怎么地就给人吊起来,往身上浇了汽油点着烧死了。这孩子也怪可怜的!

五 失踪的翁自军

我们厂和我一个车间叫翁自军的人,自从六四以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这个人,我们厂管人事的到各大医院去找,也没找到,各个地方都没有这个人,天安门后面有个南池子,在南池子找到他的自行车了。这个人从此就失踪了,我们厂我知道的就他一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我们都认为他肯定死在天安门广场了。

在南池子没主的自行车多了,也不知道谁是谁的。我们去找翁自军的时候,在各医院看到停尸房都不够用了,停尸房冷库抽屉里已经满了,医院都是把死尸堆在太平间的地上。这一堆堆的,有多少到是不知道。这些死的人当然就不是崔国政这些当兵的了,都是学生和市民。

我认识的人里面还有挨枪的,比较奇怪的是挨了四枪没有死。是被机关枪“突突”的,“突突”到肚子上,打了个方块型。

六 勇敢的女青年

我的一个亲戚讲他所经历和看到的一些事情,我认为也很现实,也没有任何夸张。他经历的是在发生在南池子的事情。从王府井往天安门这边走。南池子这条胡同正好对着公安部,在历史博物馆的边上,当时是进入天安门广场最后一道防线。有很多市民和学生想进入广场支援学生。在西边是解放军的一道人墙防线,对面是一道看热闹的群众,中间有一个无人区,宽有10米左右,两边对持都是高喊口号,解放军高呼“誓死保卫党中央”,另一边喊的比较杂什么口号都有,主要的是“打倒腐败”“打倒官倒”什么的。

解放军这面机关枪架着,坐在地上有十几排人。作用是把天安门和长安街靠王府井这儿彻底隔离开只允许进不允许出,实际上进也进不去出也出不来。说是里面正在清理。对峙了很长时间,两边都很不耐烦,喊口号就喊敌了,群众这边突然就站出一个年轻的女的来,点了一只香烟说:我抽完这只烟,咱们往前冲。我这个亲戚在第四排,他听到这个女的这样说,不知道对方是不是真的能开枪,真开了枪子弹可是没有眼睛,他胆有点小,就往后排挪,也不敢立起身子,就蛤着腰往后去,正在挪的时,这个女的已经把烟抽完了,把烟往地上一扔呼的站起说:跟着我冲!这时人群呼啦一声都站了起来。对方当兵的此时也站了起来,把机关枪就端了起来,王府井这边就开了枪了。听到枪响后,他回过头一看,因为枪离的很近,可以清楚的看到射击的子弹窜出的一条红线,他就赶快往边上溜,随着人群拥挤到靠公安部这边。

枪打倒的人很多,两三百米以外的还有人中枪。因为离的远的人,他们不知道,他们没有弯下腰蹲趴在地上。站起身的人和子弹的高度差不多,近远处的人都有被打上的。所以说那些当兵的有意的把这些人都打死也不是那样的,他们没有什么特定的目标,枪举的相对比较高,但是不是冲天打的,是平射的,前面的知道弯着腰,子弹就从头上飞过去,后面的不知道怎么回事,中弹不少。

七 应得到“红十字”勋章的人

这时候看到王府井这边来了一大队“板爷”,所谓的“板爷”,就是骑平板三轮车拉脚的人。骑着三轮车来拉伤员来了。当是晚上被打坏的这些人都放在板车上,然后往外来,哎呀!真是我们北京的这些“板爷”可是真勇敢。他们是那里有枪响就往那里去,然后拉上人往医院送,当兵的可是不管你是谁,看到有动静就开火,了不起!真是火线救伤员。我不知道中国有没有“红十字”勋章,如果那一天有了,给这些“板爷”很合适。

八 是“鬼子”吗

六四后,我家里还剩了好多东西,要赶快买出去,不然就臭了。于是在过三天后,我又出来摆摊,我这里一点火,就冒起烟来,解放军的当官的看到这边就情况就过来,问我是在做什么,知道我们在做生意,就告诉我们,你们最多摆到凌晨一点就得收摊回家。我姑娘当时三岁也没有人教她,她赶快说:解放军叔叔,解放金叔叔不要打我爸爸,我爸爸是好人。

当时警察都不管事了,街上都是当兵的,到出是路障,乱七八糟的。六四后开枪的时间持续了好多天,东便门后面白条石有买羊肉窜的,我和我家孩子在吃羊肉窜,忽然就听到枪声,赶快就往家跑。后来知道是建国门桥头,那时侯有个日本的建筑叫长富宫还没有盖好,正在装修,这地方还有一个外国使领馆工作人员住的一栋楼,两个楼一左一右,一个在路的东北角一个在东南角,不知道为什么解放军往里面打枪,长富宫后来装修后子弹眼都没有了,在外国公寓的楼的墙壁上,后来用砖头粉末加上胶水,把这些都糊上了,不让人看出来。

北京的街道上跑着军车,上面架着机关枪,我们都管他们叫“鬼子”,像日本“鬼子”。军民雨水情一点都没有了。

我们感觉,有学生因为绝食住进医院,并有中央领导去看望,都觉得这个事情已经解决了,电台都播了,不想后来又说,这是舆论导向有错误了,又改口了,还有这个部队,好几天就电台就播要来,好几天没有,大家都认为他们不来了,结果它又来了。所以是越聚人越多。

开始学生游行时喊的口号很有意思,有两天喊的是“李鹏不下台,我们天天来”。有几天下雨,大家喊的口号是“雨过天青,继续游行”。六四前可以说还是轻松的气氛。都没有想到结果解放军进来就开了枪啦,死了那么多人,这李鹏脸皮真厚,又在台上赖了好多年。说个话都说不完整,是个臭棋篓子。

九 崔国政和翁自军

我听说北京有个叫丁子霖的人, 以前是中国人民大学的一个教授。她儿子就是在六四的时候被枪击中死去的学生,这些年她发起的“天安门母亲运动”,我感觉还我有很大的影响,人们都管她叫 “六 四”母亲。我不知道她们这个“天安门母亲运动”里面有没有像崔国政这样人的亲属。

崔国政虽然是解放军,但是就他本人而言,也是在这次事件中遭遇到不幸,这些当兵的年轻孩子又知道什么,能知道什么?别人让做什么就干,在部队接受的服从教育就是这些。一般去当兵的孩子家庭都不是什么当官的。崔国政这孩子很可能也是一般家庭,过了18年后,我们现在在反过头来看死去的这些人,像崔国政这些更不值,现在执政党多一点提起他都不愿意,甚至是害怕有人提这件老事,想让人忘了这个事情。他们当兵的那时“誓死保卫党中央”,现在当官的这些人腐败得可是不得了,这样说起来,他们是誓死保卫了腐败,腐败对他家肯定没有什么好处。

翁自军和崔国政相比,翁自军更叫我认可,他是为我们老百姓而死的。崔国政虽然保卫了“腐败”,但是他也是这个政治制度的受害者。在集权专制的制度中,受益的只有有权力的人,老百姓无论是谁,都不可能成“赢家”。

结语

以往我在翻看六四的资料时,很难看到北京普通市民目击和亲历者叙述那一段历史,我想,他们看到经历的一切更让我们获得启示。

从他们细微的表述中,让我们更能更清楚的把握六四所发生一切,让人们看到了一个真正为谁牟取利益的政党?从他们的叙述和再参考其它相关资料,我认为我们可以得到以下7个结论:

1 执政的共产党得到了权力,而使去了民心,得到了财富,失去了人民对之的希望。现在的中国,没有人再胆敢公开挑战中国所谓反腐败权力,反腐败是六四运动最主要的导火线。腐败的主流是当政的中国政府内部成员以及其经济政治利益集团,反腐败无异于反政府与反官僚,反腐败这种现代社会的公民基本权力都是有中共垄断。事实上到目前形成了更加明目张胆的权力和金钱的勾结,“好朋友”经济学在中国盛行,造成的社会各阶层间矛盾尖锐,社会冲突更大,到目前,大量的消息表明冲突仍然在上升。

2 六四使共产党失去他们在中国人民心中的合法性,使人民认清了专制政党的本质,对民主、自由和人权更为向往,对一党专制更为痛恨,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开始破产,即使一些真诚的共产党员也开始觉醒。

3 在六四后,中国政府曾经一度遭受大规模的国际制裁,这种制裁给予中共当局惩罚。使中国的社会问题成为世界的焦点问题,并使更多的国内民众明白所谓以“主权不能干涉”为理由,拒绝接受人权普世性的荒诞理论。也使他们在国际舞台上丧失道义正当性。我们知道,“欧盟”到目前仍然坚持对中国的武器禁运,类似的压力,迫使中共缩小其世界事务活动范围。从长期看,国际制裁很有意义,西方社会把关注中国人权作为外交关系的一个原则,不断地施加压力,促使中国政府遵守国际人权公约。

4 在血腥镇压之下,这场运动短暂的历程堵截了人们刚刚萌发对民主的兴趣,减弱了对于政治清明的热情期盼,也切断了人们获取对于民主认识的途径。人们把被这场政治运动熄灭的热情更多的用到了经济利益的攫取上,人们为了自我保护,产生了对政治冷漠,更有人随波逐流,把主要关注点放在了挣钱享乐。从而形成一个道德沦丧的冷漠社会,使专制政权更能为所欲为。拒绝政治改革的同时发展经济,也使中国出现今天这种政治与经济发展失衡的混乱困境。

5 六四之后的最初数年里,中国的经济状况面临着阶段性的挑战。西方国家的经济制裁对于改革开放后的对外经济产生了一定的阻碍,尤其在引进外资与对外贸易上有很明显的体现;国内经济的发展速度减缓,通货膨胀也很明显。这样对中共当局的警示,即使在当今中共推出《大国的崛起》时,也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国际社会对之的评价。

6 政府机制改革停滞不前,多少也有一些"六四后遗症"影响存在。中国政府为了维护国家的稳定以及其专制统治,在任何政治改革的挑战下都要衡量再三,把握紧统治权以及防止社会变乱放在首当其冲的位置。在六四后的数年里,政治改革的口号往往比其真正的变动强势的多。从89年到中共16大召开的12年中,中国政治处于一种停滞状态。正是这种停滞带来了中国社会冲突的不断加剧。

7 六四时期,特别是在即将遭到镇压的前夕,北京市民表现出异常团结,同城敌忾解放军开进北京,他们表现出超乎寻常的勇敢,这些民众行为昭示了世人,向往和追求自由的生活,是人生而具有,并一旦在社会变化中出现了有可能实现的机会,更多的人愿意承担风险迎接自由。

六四!不管给我们中国带来了什么,让我们牢牢的记住它吧!因为它是我们昨天的脚步,今天的镜子,明天的根基!

2007年5月5日于重庆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李国宏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