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全球化浪潮下 双重国籍人数增

2007-03-28 00:25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随着全球资金与贸易流量的持续上涨,伴随以经济利益为驱动的移民政策出台缓慢。因此,世界各国民众开始寻求更加便利的国际旅游、出差方式:双重国籍。

《国际先驱论坛报》(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报导,从二月开始,香港移民官有权阻止来自中国大陆处于怀孕最后阶段的妇女进入香港。该决定基于一种假设:即她们试图在香港生孩子以便她们的孩子在香港这一富裕的经济特区获得居住权以及更大的经济机会。

这种做法决不仅仅出现在中国,很多移民甚至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旅游者一直想方设法在美国生孩子,因为凡是在美国土地上出生的婴儿即为美国公民。即使有些计划回国的工作人员也会多待一段时间,确保他们的孩子成为美国人。

欧盟成员国也通过由亲子关系判定公民权。很多情况下,如果这个人的祖父母是欧盟成员国的公民,并且父母也获得了公民身份,那么他(她)也可申请公民。例如,一位妇女的祖父是德国人,同时证明她的父亲也是德国公民,那么她也可以成为德国公民。

任何一个欧盟国家的公民都有权在欧盟的27个成员国家居住和工作。例如在加拿大出生、原罗马尼亚血统的人,只要在法国获得一份工作,即可获得罗马尼亚公民身份。

换句话说,公民身份与爱国越来越不相干了。在获取第二国甚至是第三国国籍时,拥有一份工作比特征与归属感更加具有优先权。这有些类似于在美国没有正式文件的移民,他们在美国军队服兵役,同时希望获取美国公民身份。

越来越多的国家,特别是欧洲的国家,已经开始允许妇女婚后保留原来的国籍,然后将该国籍传给她们的孩子。也有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允许各类移民在获得外国的新国籍之后仍保留他们原来的国籍。

《国家评论》杂志报导,具有双重国籍(美国国籍和英国国籍)并身为特约记者德贝氏尔先生(Mr. Derbyshire)对双重国籍的问题发表了他的个人看法。

他说:在民主世界的国家里,有很大一部分民众支持双重国籍,比较典型的是美国犹太复国运动主义者。他们想要能够在以色列和美国之间自由的来往,并且能够在两个国家都可以选举,甚至是在政府任职。

在谈到政府是否愿意保留那些双重国籍人士的国籍时,他说:作为政府来说,保留那些即使已经不太喜欢该国家的公民有很多益处。比如说,政府可以继续向你征收收入税;或者,如果你放弃一个国家的国籍,并试图将财产移往另外一个你选择入籍的国家,那么被放弃的这个国家的政府可以阻止你,直到财税官员从中捞取大部分好处为止。

如果你想要放弃美国公民的身份,那么你一定要做些事先准备工作,证明你的意图,并正式宣布退出美国公民身份。(在美国每年都有几百个人声明退出美国公民身份,主要原因是税收。)

然而美国政府没有正式文件承认双重国籍,而且也不采取任何措施阻碍双重国籍,但是议会可能偶尔选择通过法律限制双重国籍,但是儅类似法律一经请求通过,极具可能被否决,因为该类法律有违宪法规定。

德贝氏尔先生(Mr. Derbyshire)说:我认识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朋友,他在美国居住的时间刚好可以获得美国公民和美国护照,在取得美国公民身份后,他们便“回国” 了。这种现象叫做“保险护照”。任何人无论基于某种原因都愿意选择在他自己本国生活,但是由于担心那个国家的稳定,想要拥有一个避难所,以防应对出现的变故,所以,很多人就选择了寻求一份“保险护照”,当然美国就成了首选。

德贝尔氏先生认为拥有双重国籍给他带来很大的方便,他说:保留英国护照也是很方便的,这样我在英国机场以及欧盟其它成员国家入境的时候,就不用排队等候那么长的时间了。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