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不能与魔鬼称兄道弟

2007-02-24 23:47 作者:杨光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听到了有关中国哈尔滨和丹麦的奥胡斯结为友好城市, 我,作为一名在哈尔滨出生、在哈尔滨长大、 又在哈尔滨坐了十多年牢的人,心在颤抖,真像用刀刺到了我的心脏一样难受。

我于1940年11月29日,出生在哈尔滨市东郊。1946年冬,我只有6岁,共产党领着一群土匪分了我家的所有财产,连一粒米,一个土豆也没有留下。我的爷爷、奶奶因信佛、吃斋而被活活打死了。我爸爸、妈妈也被打得鲜血淋淋,只有十几岁的两个姐姐和我把我爸爸,妈妈拖回了屋里。哈尔滨的冬天零下三十多度,我们一家连吃的、穿的都没有,我的两个姐姐到邻居家求情,要了几捆干草。 我们一家八口人,就钻进了草中取暖。
这在我幼小的心灵里, 打上了不可磨灭的烙印。 1952年,中共开始“镇压反革命”。我有个姑父是国民党政府邢台行署的专员,相当于现在奥胡斯的市长。后来随傅作仪投诚中共。还好,当时安排在一个中学当老师。可镇反时,说完不成上级下达的枪毙指标, 把他也拉出去枪毙了,共产党毙人也是有指标的。

1958年,我刚上大学。有个同学父母都是教授,家中只有一个儿子。当时学校不学英文,他自己在家跟父母自学英语,结果中共说他学会英语,企图投敌叛国,判了他十年徒刑, 1960死在了监狱中。 文化大革命时,我就因家庭出身是地主,整整被批斗,游街了一年。又被送到北大荒劳改了十年。我还总算活了过来。

哈尔滨卷烟厂有个老工人叫李春堂,哈尔滨卷烟厂是私人企业,是俄罗斯人巴托的私人烟厂。因李春堂工作肯干, 私人企业主巴托每年请工人一起吃年饭, 李春堂就坐在巴托身边,这就成了他的罪状,被红卫兵活活打死了。 因我当时也被批斗,这是我亲眼目睹的。

当时哈尔滨电表仪器厂的巫炳元和东北林业设计院的王有增, 写材料要求调回南方工作,不愿在北方工作, 因哈尔滨太冷。当时的军事管制委员会以“六八一一反革命案”论处,把两人给枪毙了。 连巫炳元只有十五岁的小孩巫龙根也判了刑,和我一起改造。 中共造孽深重。从1949年到1980年, 我从中科院的内部汇报上得知,中共一共杀害了无辜群众超过了一亿。还不算1999年开始杀害的法轮功修炼者。

我由于经常写文章揭露中共的罪行,被中共通缉。向国际刑警组织发的有关我的通缉令,罪名却是贪污, 说我携款一亿六千万元外逃。 实际当时 我任职的黄河公司, 六个厅级的老总里, 只有我一个人不贪污, 可抓我的通缉令罪名却是贪污。

我被中共搞的家破人亡, 现在哈尔滨还有一个大姐。文化大革命后,我父亲被打的双目失明, 姐夫也被斗死了。 我可怜的大姐带着当时只有15岁的独生女儿服侍我双目失明的老父亲。1994年, 我父亲去世。 当时我在香港, 却不能回去奔丧,心中的难受非语言能形容。

现在我大姐已经78岁了, 她的独生女儿也已50多岁了。母女二人相依为命。去年,我本想叫她来丹麦见一次面。 可哈尔滨公安说, 想到丹麦见你弟弟, 可以呀。不过, 去了,可就不要回来了。我大姐和外甥女一听这话, 也就不敢来了。我被中共通缉, 不能回去。 我们姐弟想见上一面,唯有寄希望于中共的灭亡了。

我和国内不能联系,连给我大姐寄回去的信和照片, 我大姐都收不到。 我家的电话也经常受到中共特务的干扰。2000年,中共驻丹麦大使馆曾指示特务王XX, 煽动黑社会分子绑架、欧打过我。中共在丹麦的特务活动非常嚣张。 这方面的情况我曾多次向丹麦警察反映过。

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确有其事。

我有个朋友现在是哈尔滨医疗系统的领导。因当年中共把我们俩定为一个反革命集团的要犯,因此我们成了朋友。前段时间, 我通过电话向他了解哈尔滨医疗系统人体器官移植情况。 他在电话中和我讲,以前器官移植主要使用死刑犯。为了移植成功率高,也是采取活体摘取器官的办法。每年哈尔滨只有几百例。 自从2000年使用法轮功学员器官后,每年器官移植五千例以上。因中共中央有文件,法轮功学员经过教育不转化的,可以用摘取器官的方式处死。 这些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全部拘押在哈尔滨卷烟厂的地下防空洞内,所有法轮功学员进行全面身体检查, 并长期囚禁在地下工程 中备用。仅南北韩,俄罗斯和日本来哈尔滨进行器官移植的,就达三千八百例。 去年10月份, 我让他把哈尔滨医疗系统的材料帮我搜集一下。后来他在电话中告诉我,哈尔滨国家安全局找他谈了话,叫他以后不许和我联系,否则将拘捕他。从那以后,我们就不再联系了。

不与魔鬼同伍。

中共是个土匪、流氓政权, 干尽了伤天害理的事情。中共并不代表十三亿中国人民。中国人民为了摆脱中共的集权暴政,付出了极大的痛苦代价。当我得知丹麦奥胡斯要与哈尔滨市结为友好城市,我的心里真不是滋味。中国古人云:“近朱者赤, 近墨者黑。”丹麦是个自由民主的国家,为什么要和一个土匪、流氓集团做朋友呢 ?! 和中共这样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称兄道弟,丹麦人民会同意吗?这不等于往崇信上帝的丹麦女王脸上抹黑嘛!丹麦政府、丹麦国会,不会和德黑兰或大马士革结成姊妹城市、兄弟城市吧? 中共几十年来, 给中共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如果号称自由、民主、讲人权的西方国家,还千方百计的迁就、包庇中共这个土匪流氓政权,那将给世界各国人民带来同样的灾难。

为什么要和中共贪污腐败的集权暴政结成友好城市? 为了丹麦人民的福祉,为了丹麦女王头上的光环,为了不伤害中共奴役下的十三亿中国劳苦大众, 还请丹麦政府三思 。有关中共在丹麦的特务活动情况,我写过多份报告给哥本哈根警察局,请查询。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