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不能與魔鬼稱兄道弟

2007-02-24 23:47 作者:楊光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聽到了有關中國哈爾濱和丹麥的奧胡斯結為友好城市, 我,作為一名在哈爾濱出生、在哈爾濱長大、 又在哈爾濱坐了十多年牢的人,心在顫抖,真像用刀刺到了我的心臟一樣難受。

我於1940年11月29日,出生在哈爾濱市東郊。1946年冬,我只有6歲,共產黨領著一群土匪分了我家的所有財產,連一粒米,一個土豆也沒有留下。我的爺爺、奶奶因信佛、吃齋而被活活打死了。我爸爸、媽媽也被打得鮮血淋淋,只有十幾歲的兩個姐姐和我把我爸爸,媽媽拖回了屋裡。哈爾濱的冬天零下三十多度,我們一家連吃的、穿的都沒有,我的兩個姐姐到鄰居家求情,要了幾捆乾草。 我們一家八口人,就鑽進了草中取暖。
這在我幼小的心靈裡, 打上了不可磨滅的烙印。 1952年,中共開始「鎮壓反革命」。我有個姑父是國民黨政府邢臺行署的專員,相當於現在奧胡斯的市長。後來隨傅作儀投誠中共。還好,當時安排在一個中學當老師。可鎮反時,說完不成上級下達的槍斃指標, 把他也拉出去槍斃了,共產黨斃人也是有指標的。

1958年,我剛上大學。有個同學父母都是教授,家中只有一個兒子。當時學校不學英文,他自己在家跟父母自學英語,結果中共說他學會英語,企圖投敵叛國,判了他十年徒刑, 1960死在了監獄中。 文化大革命時,我就因家庭出身是地主,整整被批鬥,遊街了一年。又被送到北大荒勞改了十年。我還總算活了過來。

哈爾濱捲煙廠有個老工人叫李春堂,哈爾濱捲煙廠是私人企業,是俄羅斯人巴托的私人煙廠。因李春堂工作肯干, 私人企業主巴托每年請工人一起吃年飯, 李春堂就坐在巴托身邊,這就成了他的罪狀,被紅衛兵活活打死了。 因我當時也被批鬥,這是我親眼目睹的。

當時哈爾濱電錶儀器廠的巫炳元和東北林業設計院的王有增, 寫材料要求調回南方工作,不願在北方工作, 因哈爾濱太冷。當時的軍事管制委員會以「六八一一反革命案」論處,把兩人給槍斃了。 連巫炳元只有十五歲的小孩巫龍根也判了刑,和我一起改造。 中共造孽深重。從1949年到1980年, 我從中科院的內部匯報上得知,中共一共殺害了無辜群眾超過了一億。還不算1999年開始殺害的法輪功修煉者。

我由於經常寫文章揭露中共的罪行,被中共通緝。向國際刑警組織發的有關我的通緝令,罪名卻是貪污, 說我攜款一億六千萬元外逃。 實際當時 我任職的黃河公司, 六個廳級的老總裡, 只有我一個人不貪污, 可抓我的通緝令罪名卻是貪污。

我被中共搞的家破人亡, 現在哈爾濱還有一個大姐。文化大革命後,我父親被打的雙目失明, 姐夫也被斗死了。 我可憐的大姐帶著當時只有15歲的獨生女兒服侍我雙目失明的老父親。1994年, 我父親去世。 當時我在香港, 卻不能回去奔喪,心中的難受非語言能形容。

現在我大姐已經78歲了, 她的獨生女兒也已50多歲了。母女二人相依為命。去年,我本想叫她來丹麥見一次面。 可哈爾濱公安說, 想到丹麥見你弟弟, 可以呀。不過, 去了,可就不要回來了。我大姐和外甥女一聽這話, 也就不敢來了。我被中共通緝, 不能回去。 我們姐弟想見上一面,唯有寄希望於中共的滅亡了。

我和國內不能聯繫,連給我大姐寄回去的信和照片, 我大姐都收不到。 我家的電話也經常受到中共特務的干擾。2000年,中共駐丹麥大使館曾指示特務王XX, 煽動黑社會分子綁架、歐打過我。中共在丹麥的特務活動非常囂張。 這方面的情況我曾多次向丹麥警察反映過。

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確有其事。

我有個朋友現在是哈爾濱醫療系統的領導。因當年中共把我們倆定為一個反革命集團的要犯,因此我們成了朋友。前段時間, 我通過電話向他瞭解哈爾濱醫療系統人體器官移植情況。 他在電話中和我講,以前器官移植主要使用死刑犯。為了移植成功率高,也是採取活體摘取器官的辦法。每年哈爾濱只有幾百例。 自從2000年使用法輪功學員器官後,每年器官移植五千例以上。因中共中央有文件,法輪功學員經過教育不轉化的,可以用摘取器官的方式處死。 這些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全部拘押在哈爾濱捲煙廠的地下防空洞內,所有法輪功學員進行全面身體檢查, 並長期囚禁在地下工程 中備用。僅南北韓,俄羅斯和日本來哈爾濱進行器官移植的,就達三千八百例。 去年10月份, 我讓他把哈爾濱醫療系統的材料幫我蒐集一下。後來他在電話中告訴我,哈爾濱國家安全局找他談了話,叫他以後不許和我聯繫,否則將拘捕他。從那以後,我們就不再聯繫了。

不與魔鬼同伍。

中共是個土匪、流氓政權, 幹盡了傷天害理的事情。中共並不代表十三億中國人民。中國人民為了擺脫中共的集權暴政,付出了極大的痛苦代價。當我得知丹麥奧胡斯要與哈爾濱市結為友好城市,我的心裏真不是滋味。中國古人云:「近朱者赤, 近墨者黑。」丹麥是個自由民主的國家,為什麼要和一個土匪、流氓集團做朋友呢 ?! 和中共這樣一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鬼稱兄道弟,丹麥人民會同意嗎?這不等於往崇信上帝的丹麥女王臉上抹黑嘛!丹麥政府、丹麥國會,不會和德黑蘭或大馬士革結成姊妹城市、兄弟城市吧? 中共幾十年來, 給中共人民帶來了深重的災難。如果號稱自由、民主、講人權的西方國家,還千方百計的遷就、包庇中共這個土匪流氓政權,那將給世界各國人民帶來同樣的災難。

為什麼要和中共貪污腐敗的集權暴政結成友好城市? 為了丹麥人民的福祉,為了丹麥女王頭上的光環,為了不傷害中共奴役下的十三億中國勞苦大眾, 還請丹麥政府三思 。有關中共在丹麥的特務活動情況,我寫過多份報告給哥本哈根警察局,請查詢。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