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MM初到美国闹笑话:我差点吓得半死

2006-09-02 06:22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我是刚毕业那年办的出国留学。由于我出国前一直在校园,没为国家服务过一天,所以,我要赔偿国家一笔数目不小的培养费。为了集资,我把爸妈的积蓄都快用光了。我深知钱来之不易。那时,我不仅不敢多花钱,更怕钱被贼偷去。

记得我飞越太平洋时,身上带了1000美元现金。因为我怕把这笔“大钱”弄丢,我把钱藏到了袜子里还是鞋里,哈哈,现在记不清了。反正是左边藏500,右边藏500。上了飞机以后我才知道,同行的旅客谁都比我有钱,只有我东张西望的看上去像小偷。

下了飞机,我到学校找导师。七问八问,我终于找到了那座教学楼。因为导师在5楼办公,我得乘电梯上去找他。

一按电梯开关,马上来的是一辆空电梯,里面并没有开电梯的伙计。我把这架电梯端详了半天,也没敢上去。因为,那时在国内乘的电梯,都是有人驾驶的。我怕,我要是上了这个无人驾驶的电梯,会经历电影里常看过的恐怖事件。哈,傻呀。

安顿好住处以后,每天,我上学要经过一个“BODY SHOP”。 那时俺刚出国,英文还是英译汉阶段。我哪里知道“BODY SHOP”是个修车铺,我还以为是专门拉女同胞下水的火坑呢。所以,每次我经过那里,都要快速疾行。

我在美国的第一位室友是一位北师大女孩芳芳。出国前,芳芳姑娘也是赔了一大笔培养费。所以,到了美国后,她和我一样节约,有时候,比我还甚。

第一个冬天,我们公寓的室温经常被她控制在50-55华氏之间。那时,我们经常穿着丫丫牌羽绒棉袄做饭。

和我们同租的室友中,还有一位非洲兄弟。那老兄抗冻能力当然很差。他经常是鼻涕一把泪一把(感冒中)地向芳芳抗议室温太低。我也常常是在床上盖了好几层被还会瑟瑟发抖。好节俭的芳芳,现在我想起她来,还是忍不住会笑。

冬天终于走了,夏天到了。酷暑难挨的季节,我们还没有车。每次买菜,总是要和有车的朋友们一起去。

有一次,我们搭乘公共汽车去买菜。等公共汽车,竟也让我们经历了意想不到的傻事。那天,我们去买菜时,我看上了冰柜里那袋可爱的冰块儿。我顺手买了一袋,准备回家降温用。可那天,公共汽车的车老板不知发了哪根神经,我们等了大半天,他还是不到。等我终于到家时,我手里提着的是半袋冰,半袋水。

几个月后,我们刚刚舍得花点儿小钱了,有一天,我们溜进了一家快餐店。因为,我们以前从没点过美国饭,只有SALAD听上去耳熟。于是,我就要了一盘SALAD。不知是英文不好,还是我太节约了,美国阿姨问我要往SALAD里加些什么。我的回答一概是:NO。最后,我看到的是一盘兔子吃的青菜。不仅没味道,我们也没吃饱。只好再回家煮面吃去。

后来,我曾和一对韩国夫妻做过室友。这两口子,婚了多年,也没孩子。韩国太太经常和我唠叨此事,还和我谈起过人工受精的事。

有一天,太太去教堂作义工,他先生留守在家。当时,我正在自己的房间里看书。他上来敲门:“我能向你借个EGG吗?”

当时,并不是吃饭的时间,他们又从来不向我借东西,加之他太太刚和我谈起过人工受精之事,这个EGG可以是吃的鸡蛋,也可以是……这么一联想,我差点儿吓得半死。

曾经寂寞过,曾经失落过,曾经对家乡的日子舍不得。时间一分一秒地过,我们在新大陆上在慢慢学会怎样更好地生存。不管身处什么样的窘境,笑口常开还是很有必要的。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