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动向:中共间谍渗透美国升级

2006-08-16 04:45 作者:邹闻斯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中共就开始用间谍的方式渗透美国社会,但因各种原因,尤其是中共间谍水准低下,最高层次的也不过是在美国情报部门工作的中级官员,即后来被美国政府逮捕,中共又拒不承认的著名中共间谍金无怠。

中共间谍网出现成分性变化

八十年代之后,中共利用各种机会和方式,开始向海外大量增派间谍,主要是利用外派或出境定居的中国人员的家属为人质,强迫他们为中共收集海外情报资料。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因为开放改革,经济实力有所增长,于是,各个情报部门就转而采取经济手段来进行海外的谍报工作。原来以留学生和政府人员为主的中共间谍网出现了重大的成分性变化,大量的不法商人受到金钱诱惑,逐步沦为中共间谍工具。

在美国,能充当中共间谍角色的商人往往是以中国产品为主要经营对象的小批发商,特别是以中国城及华人为主要交往范围。因此,这些人的间谍情报大部分都围绕着中国海外异议人士或道听途说的不全面的情报消息,很少有关于美国高层的可靠的情报消息,即使是少数人与美国主流社会建立了联系,但情报质量也极不稳定,时常出现误判。

自九十年代以后,中共情报机构吸收了大量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这些人比以往的中共情报人员更具备现代社会的知识和能力。中共为了自身利益,不惜工本,在国内及海外的所有外事部门中派遣这样的新一代间谍。而在海外的人员更是精英,其目标也主要是用金钱收买海外或西方各个国家的高级公务人员。

在美国政府中收买高级情报官员

八十年代至今,中共曾有两位高级情报官员投诚美国(国安部外事局主任俞强生;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军情局美洲司司长徐峻平大校)这两位官员都身居高位,其中一位负责中共北美情报工作。投诚美国之后,这两位中共高级官员都异口同声地告诉美国政府:中共在美国政府中收买了五到十名高级情报官员。这样的指控让美国政府极为吃惊,因为,在美俄冷战时期,俄国间谍对美国整个国家造成的伤害是非常巨大的,中共作为独裁政府,同样会对美国和西方社会造成极大的伤害。

在中共间谍案中涉及的美国FBI资深情报专家詹姆斯.史密斯(James J. Smith),他去年承认有罪。身为负责中国事务的FBI高级官员,他承认与中共间谍陈文英保持有近二十年的婚外性关系,同时也承认曾将美国国家机密资料带往陈文英家中,在与其做爱之间供陈文英翻拍并转交给中共。这件以色情和金钱为开端,最后以被破获为告终的间谍案,表明了中共对美国的间谍渗透无所不用其极。

苏联的共产主义破产,终于使得美国有精力对付中共的间谍渗透。最近几年,美国反间谍机构增加了大量的人力物力,破获了大量的中共间谍案件。仅过去五年,美国破获的各类间谍案件中,百分之六十以上的间谍案件是中国间谍案,其中商业或科技间谍案占总体数量的百分之四十七左右,但中国间谍案中,商业或科技间谍案只占中国间谍案总数量的百分之二十一左右,大量的中国间谍案件都是纯粹的政治与军事间谍案。无论从数量还是性质上看,中共间谍在美国都是十分猖狂的。

曼特佩托案起风波

由于一位中共情报官员向美国投诚,使一些美国情报官员受到怀疑,比如罗纳德.曼特佩托(Ronald Montaperto)被美国FBI反间谍机构抓捕并被告上美国法庭。曼特佩托最初是国防情报局的一名中国事务专家,之后在国防大学和美国太平洋司令部亚太中心安全研究、司令部的智囊团任职。FBI在曼特佩托家中发现六份机密文件。在审理中,曼特佩托承认曾从事有关中共间谍活动,对检方的指控认账,承认有罪,其中包括向中共情报官员提供情报和非法擅自保存机密文件。今年六月二十一日曼特佩托在亚历山大(Alexandria)的联邦法庭上承认有罪,其中包括非法保存机密文件,但他声称记不起提供给中共情报官员杨启明(音Yang Qiming)和于振和(音Yu Zhenghe)所有的机密情报。曼特佩托在二○○三年作出包括提供“机密”信息给中共军事情报官员在内的认罪协议。根据这个案件的法庭文件,曼特佩托承认,他提供最高机密情报给于振和、一名军事情报官员和中共驻华盛顿使馆的专员。

联邦调查局反间谍主任戴维.斯若缔(Dave Szady)对这种情况做了极为严重的评估:“如果他有(情报),他们(中共)就会得到”。国际评估和战略中心副主席理查.费歇尔(Richard Fisher)认为,“这个案件对美国极为重要,由于它针对的是中共正在危及我们对中国的决策机构核心的安全”。

出乎意外的是,一位美国高级情报官员却起而为曼特佩托辩护,并批评联邦调查局的调查。这一反应引起了美国情报官员们的议论,反映出在情报机构中可能还有人不正当的透露机密情报给中共,暗示美国政府内部中共谍影重重。这位官员就是国家情报局东亚事务助理隆尼.亨勒(Lonnie Henley),他在最近发送了一份二页的电邮给几百名过去和现在的美国情报和政策官员,批评联邦调查局FBI调查曼特佩托,并为这位前国防情报局分析员辩护。作为在亚历山大的美国联邦法庭六月二十一日诉讼协议的一部分,曼特佩托承认提供最高机密情报给中共情报官员。亨勒先生在这个认罪协议之后,打电话向情报官员说明,曼特佩托只是涉及技术上违背机密情报的法律。

在政府和学术界研究中国事务的学者中,至少有十二人是曼特佩托的属下或朋友。其中一位是联邦资助的有关机密研究的海军分析中心的大卫.芬克斯藤(David Finkelstein),他领导一个称为亚洲项目的小组。这位前国防情报局的中国分析员、芬克斯藤也在电邮中为曼特佩托先生辩护,声称曼特佩托受到不公平的调查和起诉。但事实如何呢?这个案件的法庭文件表明,在二○○五年七月复查在曼特佩托家中查获的这些文件时,发现所有的文件都被完全加密,并“保留它们在复查时的机密等级”。很显然,实际的情况并非是某些美国情报部门官员所辩解的那样。更多的现任或已经离职的美国情报官员相信,在案件中曝光的事实报告,遗漏了许多曼特佩托代表中共进行广泛收集情报活动的细节。因为许多情报分析员是在保护其他在美国政府中持有曼特佩托观点的人,这些人认为中共没有威胁,甚至已经是个民主的国家了。

美加强中共间谍的反渗透工作

很显然,以曼特佩托为代表的一些美国情报官员的认识是错误的,其向中共提供美国情报也是违反法律及职业操守的,但在美国政府中,仍有一些接受了中共谎言灌输,经不起中共色情和物质引诱的官员沦为了中共间谍,这也引起了美国有关方面的高度重视。联邦调查局反间谍主任戴维.斯若缔(Dave Szady)就多次否认对曼特佩托做了不公平的调查,并坦言,任何危害美国安全,向中共输送情报的人都会被调查和指控,我们绝不能放手让中共的阴谋得逞,更不会放手让中共间谍渗透美国。

不久前,美国政府也加大了情报工作和反间谍工作的指挥层级,布殊总统与副总统切尼多次召集各情报相关主管开会,这些会议包括中央情报局长海登(Michael Hayden)将军、国家情报局长内格罗篷特(John D. Negroponte)、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哈德利(Stephen Hadley)、副总统切尼、国务卿赖斯、国防部长伦斯裴(Donald Rumsfeld)。在数次的反间谍会议中,布殊总统多次强调反间谍之重要,并要求各个情报部门加大对中共间谍的反渗透工作。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