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動向:中共間諜滲透美國升級

2006-08-16 04:45 作者:鄒聞斯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上世紀八十年代以前,中共就開始用間諜的方式滲透美國社會,但因各種原因,尤其是中共間諜水準低下,最高層次的也不過是在美國情報部門工作的中級官員,即後來被美國政府逮捕,中共又拒不承認的著名中共間諜金無怠。

中共間諜網出現成分性變化

八十年代之後,中共利用各種機會和方式,開始向海外大量增派間諜,主要是利用外派或出境定居的中國人員的家屬為人質,強迫他們為中共收集海外情報資料。到了上世紀九十年代,因為開放改革,經濟實力有所增長,於是,各個情報部門就轉而採取經濟手段來進行海外的諜報工作。原來以留學生和政府人員為主的中共間諜網出現了重大的成分性變化,大量的不法商人受到金錢誘惑,逐步淪為中共間諜工具。

在美國,能充當中共間諜角色的商人往往是以中國產品為主要經營對象的小批發商,特別是以中國城及華人為主要交往範圍。因此,這些人的間諜情報大部分都圍繞著中國海外異議人士或道聽途說的不全面的情報消息,很少有關於美國高層的可靠的情報消息,即使是少數人與美國主流社會建立了聯繫,但情報質量也極不穩定,時常出現誤判。

自九十年代以後,中共情報機構吸收了大量受過高等教育的年輕人,這些人比以往的中共情報人員更具備現代社會的知識和能力。中共為了自身利益,不惜工本,在國內及海外的所有外事部門中派遣這樣的新一代間諜。而在海外的人員更是精英,其目標也主要是用金錢收買海外或西方各個國家的高級公務人員。

在美國政府中收買高級情報官員

八十年代至今,中共曾有兩位高級情報官員投誠美國(國安部外事局主任俞強生;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部軍情局美洲司司長徐峻平大校)這兩位官員都身居高位,其中一位負責中共北美情報工作。投誠美國之後,這兩位中共高級官員都異口同聲地告訴美國政府:中共在美國政府中收買了五到十名高級情報官員。這樣的指控讓美國政府極為吃驚,因為,在美俄冷戰時期,俄國間諜對美國整個國家造成的傷害是非常巨大的,中共作為獨裁政府,同樣會對美國和西方社會造成極大的傷害。

在中共間諜案中涉及的美國FBI資深情報專家詹姆斯.史密斯(James J. Smith),他去年承認有罪。身為負責中國事務的FBI高級官員,他承認與中共間諜陳文英保持有近二十年的婚外性關係,同時也承認曾將美國國家機密資料帶往陳文英家中,在與其做愛之間供陳文英翻拍並轉交給中共。這件以色情和金錢為開端,最後以被破獲為告終的間諜案,表明瞭中共對美國的間諜滲透無所不用其極。

蘇聯的共產主義破產,終於使得美國有精力對付中共的間諜滲透。最近幾年,美國反間諜機構增加了大量的人力物力,破獲了大量的中共間諜案件。僅過去五年,美國破獲的各類間諜案件中,百分之六十以上的間諜案件是中國間諜案,其中商業或科技間諜案佔總體數量的百分之四十七左右,但中國間諜案中,商業或科技間諜案只佔中國間諜案總數量的百分之二十一左右,大量的中國間諜案件都是純粹的政治與軍事間諜案。無論從數量還是性質上看,中共間諜在美國都是十分猖狂的。

曼特佩托案起風波

由於一位中共情報官員向美國投誠,使一些美國情報官員受到懷疑,比如羅納德.曼特佩托(Ronald Montaperto)被美國FBI反間諜機構抓捕並被告上美國法庭。曼特佩托最初是國防情報局的一名中國事務專家,之後在國防大學和美國太平洋司令部亞太中心安全研究、司令部的智囊團任職。FBI在曼特佩托家中發現六份機密文件。在審理中,曼特佩托承認曾從事有關中共間諜活動,對檢方的指控認賬,承認有罪,其中包括向中共情報官員提供情報和非法擅自保存機密文件。今年六月二十一日曼特佩托在亞歷山大(Alexandria)的聯邦法庭上承認有罪,其中包括非法保存機密文件,但他聲稱記不起提供給中共情報官員楊啟明(音Yang Qiming)和於振和(音Yu Zhenghe)所有的機密情報。曼特佩托在二○○三年作出包括提供「機密」信息給中共軍事情報官員在內的認罪協議。根據這個案件的法庭文件,曼特佩托承認,他提供最高機密情報給於振和、一名軍事情報官員和中共駐華盛頓使館的專員。

聯邦調查局反間諜主任戴維.斯若締(Dave Szady)對這種情況做了極為嚴重的評估:「如果他有(情報),他們(中共)就會得到」。國際評估和戰略中心副主席理查.費歇爾(Richard Fisher)認為,「這個案件對美國極為重要,由於它針對的是中共正在危及我們對中國的決策機構核心的安全」。

出乎意外的是,一位美國高級情報官員卻起而為曼特佩托辯護,並批評聯邦調查局的調查。這一反應引起了美國情報官員們的議論,反映出在情報機構中可能還有人不正當的透露機密情報給中共,暗示美國政府內部中共諜影重重。這位官員就是國家情報局東亞事務助理隆尼.亨勒(Lonnie Henley),他在最近發送了一份二頁的電郵給幾百名過去和現在的美國情報和政策官員,批評聯邦調查局FBI調查曼特佩托,並為這位前國防情報局分析員辯護。作為在亞歷山大的美國聯邦法庭六月二十一日訴訟協議的一部分,曼特佩托承認提供最高機密情報給中共情報官員。亨勒先生在這個認罪協議之後,打電話向情報官員說明,曼特佩托只是涉及技術上違背機密情報的法律。

在政府和學術界研究中國事務的學者中,至少有十二人是曼特佩托的屬下或朋友。其中一位是聯邦資助的有關機密研究的海軍分析中心的大衛.芬克斯籐(David Finkelstein),他領導一個稱為亞洲項目的小組。這位前國防情報局的中國分析員、芬克斯籐也在電郵中為曼特佩托先生辯護,聲稱曼特佩托受到不公平的調查和起訴。但事實如何呢?這個案件的法庭文件表明,在二○○五年七月複查在曼特佩托家中查獲的這些文件時,發現所有的文件都被完全加密,並「保留它們在複查時的機密等級」。很顯然,實際的情況並非是某些美國情報部門官員所辯解的那樣。更多的現任或已經離職的美國情報官員相信,在案件中曝光的事實報告,遺漏了許多曼特佩托代表中共進行廣泛收集情報活動的細節。因為許多情報分析員是在保護其他在美國政府中持有曼特佩托觀點的人,這些人認為中共沒有威脅,甚至已經是個民主的國家了。

美加強中共間諜的反滲透工作

很顯然,以曼特佩托為代表的一些美國情報官員的認識是錯誤的,其向中共提供美國情報也是違反法律及職業操守的,但在美國政府中,仍有一些接受了中共謊言灌輸,經不起中共色情和物質引誘的官員淪為了中共間諜,這也引起了美國有關方面的高度重視。聯邦調查局反間諜主任戴維.斯若締(Dave Szady)就多次否認對曼特佩托做了不公平的調查,並坦言,任何危害美國安全,向中共輸送情報的人都會被調查和指控,我們絕不能放手讓中共的陰謀得逞,更不會放手讓中共間諜滲透美國。

不久前,美國政府也加大了情報工作和反間諜工作的指揮層級,布希總統與副總統切尼多次召集各情報相關主管開會,這些會議包括中央情報局長海登(Michael Hayden)將軍、國家情報局長內格羅篷特(John D. Negroponte)、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哈德利(Stephen Hadley)、副總統切尼、國務卿賴斯、國防部長倫斯裴(Donald Rumsfeld)。在數次的反間諜會議中,布希總統多次強調反間諜之重要,並要求各個情報部門加大對中共間諜的反滲透工作。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