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解体中共 “家庭监狱”

2006-01-25 20:09 作者:作者:梅酉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九评共产党》评中共的杀人历史中有这样一段描述:张志新的女儿林林回忆起1975年初春的一段经历:“沈阳法院来的人大声说:‘你妈妈非常反动,不接受改造,顽固不化,反对伟大领袖毛主席,反对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反对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罪上加罪,政府考虑加刑。如果处以极刑,你是什么态度?’……我愣住了,不知道怎样回答。我的心一下碎了。但我强装镇静,强忍着泪。爸爸说过,不能在别人面前掉泪,不然就同妈妈划不清界限了。爸爸代我回答说:‘如果确实那情况,政府怎么处理都行。’法院的人又问:‘处极刑,收不收尸?张志新狱中的东西你们还要不要?’我低着头没说话。爸爸又代我说:‘我们什么都不要。’……爸爸领着我和弟弟从县城招待所出来,跌跌撞撞,顶着呼啸的风雪回到家。没有做饭,爸爸将家里仅剩的一个窝窝掰成两半,分给我和弟弟吃,说:‘吃了早点睡觉。’我静静地躺在炕上。爸爸独个儿坐在小板凳上,对着灯发愣,他瞅了瞅炕上,以为我和弟弟睡着了,就慢慢地站起来,轻轻地把沈阳家里带来的箱子打开,翻出妈妈的照片。看着看着,爸爸禁不住流泪了。我翻下床,一头扑进爸爸的怀抱,放声大哭。爸爸拍着我,说:“不能这样,不能让邻居听到。”听到哭声,弟弟醒来了。爸爸把我和弟弟紧紧地搂在怀里。这一夜,我们不知流了多少泪,却不能大声哭。”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中共的杀人不只是杀人,还要杀亲情、灭人伦,原本其乐融融天赋人伦的亲情在中共的暴政下变成了活生生的精神炼狱,这就是它所需要的保持政治上绝对领导权、人民群众对党的绝对忠诚。尽管时光进入21世纪,却没有给中共带来丝毫的文明进化,相反的,这种以家庭连株、划分界限、挑拨是非为表面特征的家庭监狱在迫害法轮功运动中却明显的“进化”到了家庭成员互相残害的阶段,导演了一幕幕丈夫杀妻子、下辈虐待老辈、妻子毒招转化丈夫的人间惨案。

据明慧网报道, 2002年2月9日凌晨,河北保定定州北门街发生了一起骇人丈夫杀妻血案。妻子杨丽荣从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法轮功遭迫害后,她于1999年10月依法到北京上访,向有关部门反映自己修炼大法后身心受益的实际情况,遭绑架关押两个月。在家人被勒索了5000元现金后杨丽荣获释。丈夫是计量局司机,在江氏集团喉舌媒体的谎言欺骗和株连迫害下,怕丢掉工作,怕丧失经济来源的丈夫把仇恨统统发泄到无辜的妻子身上,对其打骂虐待。杨丽荣总是忍辱负重、和言以对,尽力修复裂痕,维持家庭。但警察仍不停上门骚扰,三次将她非法抓捕后送“洗脑班”强行洗脑,并对其家进行经济勒索。好端端的家无一日安宁。2002年 2月8日晚,警察又到杨家非法抄家。次日凌晨,无法承受而精神崩溃的丈夫,用双手死死掐住了杨丽荣的咽喉…… 清醒过来的丈夫后悔莫及,立即投案自首。警察赶来现场,法医将体温尚存的杨丽荣剖尸验体,并摘走了很多器官,掏出内脏时还冒着热气,鲜血哗哗地流。连在场的公安都说:“这哪是在解剖死人,明明是在解剖活人啊!”年仅十岁的孩子,从此生活在生父扼杀生母的惨痛阴影中。

家住山东临朐县南扬善村 66岁的孙梅莲,1997年有幸修炼了法轮功,胸膜炎、痨病、低血压、肩周炎等全身的病不治自愈。可是,2004年农历三月二十日,老人被临朐县 “610”不法人员从娘家强行抓走,关进潍坊的洗脑班迫害。“610”头子刘建国等人多次到老人的两个儿子家中恐吓、勒索,被掠走一万元血汗钱。儿子们明知母亲没错,但在中共暴政下,把满腔愤懑和不平发泄到含辛茹苦、善良无辜的母亲身上。母亲被放回后,儿子和儿媳为了不再被罚款,轮流看守着她,不让老人炼功、串门。2004年农历七月,大儿媳又找茬刁难老人,竟连续九天没给老人吃喝一口!2004年农历九月的一天,大儿媳发现老人串门,竟用拳头对老人前胸、后背一顿狠揍,把老人打得不能动弹后,反锁在西屋。他们每天只给老人一个煎饼,一暖壶水,连大便、小便都不准出屋。一关就是30日。住在二儿子家时,一天老人读法轮大法书籍,被二儿子发现,儿子竟怒不可遏地夺书撕毁,还用拳头向老人大打出手。为了避免儿子做出更多伤天害理的事,老人于2005年正月初三离家出走,至今流离在外。

39岁的林澄涛,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基础所助理研究员,国家“863”计划和美国中华医学基金CMB项目的课题骨干,是协和医大基础医学研究所唯一的一位不把单位作为出国跳板,信守五年工作合同的优秀青年专家。林澄涛上大学期间,曾因患肝炎休学一年。1993年,他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严重胃病和肝病神奇地得以根除。1999年7月迫害开始后,他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被剥夺了应享有的住房,被迫带着女儿住在拥挤的学生宿舍里。2001年9月,因为和其他同修一起看女儿的照片,被绑架拘留,不法人员声称他违反了公安部“不能三人以上聚集”的所谓“六禁止”。2001年10月,林澄涛因将自己一家的遭遇公布在国际互联网上,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半,关押在北京团河劳教所。 其妻张小杰,北京一中音乐教师,也被关押在北京天堂河女子劳教所,留下孤苦的2 岁多的幼女无父母照料。2001年末,天堂河女子劳教所的恶警将也曾修心向善的张小杰,用酷刑、非人的体罚和谎言,“改造转化”得自私残忍、唯利是图,丧失了人性,成了“帮教”,毒打以前的好友逼其放弃信仰;还写信给关押丈夫的团河劳教所,建议用她们那里的恶毒招术“转化”林澄涛,如用多根高压电棍电击、残酷的体罚、熬鹰等,以逼迫自己的丈夫放弃修炼。

2002年7月,林澄涛被蒋文来、倪振雄等恶警长期精神迫害和肉体折磨摧残得痛不欲生,恶警逼迫林澄涛反覆看妻子要求用酷刑和暴力“转化”他的信,林终于承受不了自己的爱妻变成了禽兽不如的人,心理崩溃,记忆被毁,精神失常,冲到筒道里大喊大叫。

这样的例子我们不知道还有多少,每时每刻都发生在这“和谐社会”里,酷刑下的欺辱与威逼欺骗下的家庭支离破碎是对“共产党好”的最好颂歌。在不容忍任何一种文明信仰的共产国度里,共产邪教俨然把自己摆在了绝对教主的地位,容不得人们一点异想,否则就会被血腥改造。进入文明社会的今天,这种改造打起了法律的招牌,把对信仰者们的迫害堂而皇之的延伸到了家庭细胞内部,中共通过死死捏掐人性的弱点与彻底魔化人伦亲情欲想达到对信仰者的翦除与灭绝,达到对信仰本身的扫荡与摧毁:原本温暖的居室变成了关押坚守真理的信仰者们的小号,从来相互关爱的夫妻、兄弟、姐妹徒然变成了不穿制服的恶警、管教,父母子女这本身天设的美好血缘转瞬间成为相互对立与斗争的直接条件,简直是有多大亲,就有多大恨,情多浓,仇就有多深,如果说在这场历史以来最流氓的迫害中,路人和旁观者还能保持着相当成分客观的话,亲人们则因为切身之利与切肤之痛而变的难以理智,至此,亲情无异于高压电棒,无情的抽打着信仰者们。而,这超功率的电压直接输出于中共,用中共610违宪办公室的行话是“用钱引,用下岗逼,用罚款治,用抓打吓,没有不成的!人死了也与我们无关。” 据明慧网报道,610通常会采取三步曲,“挑”:用经济利益挑起家庭矛盾和利益冲突;“治”:由地区派出所和基层“党”支部出面,找亲属传达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直接火化,概不负责”的 “密杀令”,进行恐吓、威胁,并勒令法轮功学员家属与之“划清界限”,威逼家属将学员关在家里,“不准炼功、不准出门、更不准上访”等,将家庭变成了“监狱”,将亲属变成“狱卒”。如家属不同意就用下岗、收田、开除工作等等断绝经济来源等手段逼迫,直到家属同意为止;“固”:不法之徒还设专人,随时查访并建立监视网络,看法轮功学员家属是否按要求执行。若发现有违反“三不准”,动辄就对家属巨额罚款,同时对法轮功学员肆意抓捕、酷刑折磨。

然而天法威威,天网恢恢。随者持续不息大善巨德的法轮功弟子们广传真象,随着《九评共产党》天书的降世与流传,人们在了解了中共邪灵本性、邪教本质后,愈来愈清醒,退党(团)者日增3万,迄今740万,了解法轮功真像、支持法轮功信仰与反迫害的人群与日俱增。这其中,往日的法轮功修炼者亲人们是被迫害的最直接承受者之一,更有些亲人由于压力和迷惑而一度助纣为虐,而,今天他们却是了解真像的最直接受益者,他们直击了等量的谎言与真象,亲历了等份的亲情合欢离苦,他们是亲人们被迫害的最直接目击者和见证人,在情伤情爱的交错煎熬中,他们明白真相后,终于跨越了情伤与自私,走向了更为广阔的真情博爱。请看来自明慧网上的《觉醒世人的郑重声明》:

“妻子修大法。师父给予妻子的是无价之宝。这么多年来,妻子从不吃药、身体健康、尊老爱幼,踏踏实实做人。然而我却不动脑筋思考,担心这,担心那,把救我的好人当成仇人,折磨妻子,甚至不只一次的毁大法书、诽谤法轮功、骂师父。现在,我终于对法轮功有了正确的认识,和造谣电视、报纸上说的恰恰相反,师父是慈悲的、是救人的,法轮功好。现在我发自内心的向师父说声对不起。声明:自己以前的诽谤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不再干有损大法的事,再不反对妻子看书、炼功,我要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
××× 2006年1月17日”

“我通过看《九评××党》的真相资料,又亲身体验到了修“真、善、忍”的大法学员无私无我的高尚品德,使我深感大法的美好,自愧以前在共产恶党这个邪教的高压下受到了毒害,说了一些对不起大法的话,做了对不起大法的事,这是我最大的错误。特此声明,我说过的、做过的对大法不好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我要对被共产邪教欺骗了的世人说:法轮大法好!
××× 2006年1月18日”

像这样的世人觉醒声明估计明慧网每天都可以收到,每隔几天明慧网上就要登出为数上百左右的声明。我们从这样的文字中读到了人心的从善如流,读到了正念之势的排山倒海,读到了中共的彻底失败与丑陋,读到了天灭中共的神旨。中共刻意制造的“家庭监狱”正在解体,根本原因是中共邪灵在人们思维中身体内设置的精神监狱及邪恶监规正在坍塌,邪灵所赖以生存的巢穴--人的心灵与细胞正在发生着一场天人合一的灭邪运动,这场运动以历史上异乎寻常的面貌展现在人世间,即退党(团)自救救人,它抛弃了暴力革命的血腥与不确定性,屏弃了权利置换的利益游戏,也显不同于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政治诉求,他完全是一种心灵的自我解救与净化,每一个个体生命对善良和正义最直接的体验与选择,对邪恶完全的漠视与目空,与其把这称之为一场革命,不如把这比喻为一次心灵的扫除,扫却个体心灵的污垢,肩头邪党的枷锁自然会神秘般的消失,扫却人类的心灵污垢,世界的山山水水将尽显本象。这污垢就是先己后人的自私、别人栽树我纳凉的自利、不劳而获的“随其自然”、见义不勇为的“修心养性”、不敢直言的“沉默是金”、纵恶不管的“独善其身”、信仰不同的“有所不为”、“邪党在变好”的农夫短见、更甚至是“混口公家饭”吃的为虎作伥、侍权凌弱的“国情不同”、执政口头为民实质为党的“政治高度”,等等不一而足。

伴随高律师回到黄土高坡的朋友们在采访中留下了这样的提问:“怎样来保护高律师?怎样来保护一个忠魂?怎样让我们中华的又一个良心不再遭受像岳飞、像张志新那样的迫害?咱们也别谈政治,就是一个道义,真的有一天高律师碰到了什么事情,今天还保持沉默的人我们是不是等于在协同呢?沉默难道不也是杀人么?”

其实,就是道义,我们的道义蒙上了灰尘,人类的道义蒙上了灰尘,邪党才有了蒙骗世人的面具,才在人心中、国土上,家庭、社会、民族中建立了迫害好人的监狱。扫却自己心灵的灰尘吧,解体中共一切罪恶监狱!(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