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现实生活中的中国粪青

2005-11-23 07:33 作者:胡迪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真的很“幸运”,我认识了几位在现实生活中的中国粪青,其实我是蛮佩服他们的,佩服他们表里不一、口是心非、白马非马、翻云覆雨的骗人技能,佩服他们讲假话和制造谎言时面不改色心不跳的“革命大无畏”精神。

小黄和小彭都是我以前的同事;小朱和徐大侠是我平时交往的朋友,虽不是知己,但还是经常把酒谈风的那一种。

小黄的打扮确实是让很多人心旷神怡,虽不时髦但很合时,衣着一丝不苟,毛发闪闪发光波浪不屈不挠的让蚂蚁怎也无法爬得上发端;可他的宿舍呢?那就令人不敢恭维了:脏的衣服遍地都是,洗干净了的衣服满床都是,宿舍门口一大堆垃圾,还有成千上万的苍蝇。他经常组织也经常参加反日示威,广州的、深圳的都有他的影子。我跟他说,“小黄,你连你自家门口的垃圾都解决不了,你反日的大计能成功吗?”他老人家先是青筋毕露,然后是,“我警告你,你这些狗日奴才!你知道我们为什么遍地垃圾吗?!为的是用这垃圾把日本仔彻底埋葬!”我真的没话可说,这时我才明白,原来我们的豆腐渣工程是为了诱敌深入然后就是来一个塌方大计将侵略者埋葬!原来我们的愚民政策是为了使得双方的对话是鸡和鸭讲,进而将敌人弄得晕头转向,再然后是来一个出其不意的将敌人消灭干净!原来我们的公务员联合贪污是为了训练贪污才能然后是一举将敌人的宝贵财产全部消灭掉!原来在大街小巷的黑社会们抢劫、杀人放火、强奸勒索也是为了训练杀敌本领才有的!这是多么的难能可贵呀!也许是“破釜沉舟”的雄图大计吧?反正我怎也弄不懂!我想,弄不懂的东西还多着呢,眼不见为净,何苦跟自己的寿命过不去呢?!

有一次,单位领导派员清理宿舍走廊。然后一向没有多少事要做的小黄他小老人家这下子可有太多的事要做了:打电话联系客户、上网查出口资料、统计生产成本、核算原材料价格…,…;当搞完大清结后,他小老人家就有时间出来了:“你们是怎么弄的,清什么洁,还是有那么脏?怪不得别人说咱中国人的质素太低能了!”

小黄他小老人家虽是反日先锋,但他手上戴的是日本精工表,项上挂的是日本产金项链,闲时看的电视是正宗日本松下,出外用的电脑也是如假包换的东芝牌笔记本电脑,洗衣服用的又是原装的日本“爱妻号”洗衣机…,…。我忍不住问他,“你在网上不是经常号召网友们抵制日货吗?干嘛你还…,…”他不屑一顾的对我说,“你太弱智了,怪不得老板将你编制为后勤小杂工了!”

小彭是我十多年的老同事了,他爱看战斗片。特别爱看中共打国民党的电影和中共打“日本侵略者”的电影,肉紧的时候他还高呼反日口号呢!有一次晚上在网上看电影时情不住禁的高呼“打倒国民党反动派、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万岁!”搞得在办公室加班的同事们都莫名其妙,哭笑不得!小彭是业务跟单员,有一年公司跟一间日本贸易公司做生意,小彭知道那个日本人喜欢中国的“花姑娘”,于是他历尽千辛万苦说服他那西施样貌的亲表妹做了那个日本人的情妇,应该是性奴吧!我好奇的问他,“小彭,你不是坚实的反日份子吗?干嘛说服你表妹做那个小日本的性奴?!”他爱理不理的弹出一句话:“你懂个屁!那是为了麻醉日本人!”我终于想通了,那是忍辱负重,可敬可贺呢!原来昭君出塞和苏武牧羊的故事还在现代的中国比比皆是,真怪不得那些高官子弟们都跑到那些自称和他称是民主自由的西方国家去了,民族大义呀!

日本人在珠海嫖妓事件发生后,网上反日呼声有如山崩地裂。小彭同志在多家网站上帖出名帖:“阶级仇,民族恨!打到日本去,干尽日本妹!”那名帖让我看到了,足足令我老泪纵横了好几个月。那小日本在侵华战争时把我家的祖屋也给炸歪了,你说恨不恨?!

小朱是我的网友,也是我的朋友。先是在网上认识的,后来他也到了我工作的地方来,由于我们的工作地方相同,两厂相隔的地方又很相近,所以我们经常来往。他喜欢上网,经常在网上粘贴反日反美的文章。所以有时我也认为他是一个爱国者。他哥是当官的,且官职不小呢!他跟我说他哥在意识形态上是个坚强的反日反美战士,某地的多次反日示威都是由他哥哥组织和发动的。可是前两个月他哥带领他和全家都移民到日本去了。临行前我对他说,“小朱你可记住,民族恨和阶级仇不能忘!”

他到达日本的一个月后就发了一封电子邮件给我,“胡兄,多年以来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精明的人,想不到你顶多也是一个傻B…,…;在中国像你这样的傻B也实在太多了…,…”我想我像傻B吗?左思右想我真的有点太像了。想当年我还不是跟着那些身穿高级洋服屁股坐着顶级名车喝着高级洋酒的人民公仆们嘶声力竭地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细心想来这世界也真够傻B,还不止我一个呢!

徐大侠也是我的朋友,但也是不很知心的那一种。陈水扁当选为中华民国总统后,25岁的他毅然回家报名当兵。我真的有点佩服他的勇敢和蠢动,并且愚昧得那么的不屈不挠!在自己尊严和自由受到严重侵害的他却要解放那些在阳光下生活的人民;虽然有一点点的滑稽和不可名状,但是我还是为他老人家担忧!事后我才发觉我这种担忧和无知的,因为党和国家正需要这种宝贵的人材!他老人家在9.11他当天晚上高兴得花了千把块钱喝酒,弄得第二天就到处找人借那买早餐的钱。英美联军攻到伊拉克首都巴格达的周边时,他听央视的军事专家说伊拉克很快就进入巷战阶段;他老人家连忙在网上发帖,强烈谴责英美联军军事打击多行不义的伊拉克独裁政权,他在网上呼吁那些同志者到伊拉克去和英美联军打巷战。他在网上发帖用的是真名-徐小侠,就因那反美的帖子他老人家被网友们美其名为徐大侠了!他老人家一边发帖一边准备行装,忙乎其忙的。过了两天网上传来了成千百万的伊拉克人民在巴格达的大街上欢迎英美联军来解放伊拉克人民的不幸消息。这不幸消息使得他老人家经不起打击而住进医院里去了。我到医院探望他,“你也太傻B了,人家伊拉克人民都欢迎英美联军了你还操什么心呢?”他连忙下定决心不怕牺牲的从病床上爬了起来,尽管还是那么摇摇欲坠,“伊拉克人民的主权都被贱踏了,我恨那一小撮欢迎英美联军的伊拉克人!”我又告诉他,“那可不是一小撮而是成千上百万呢!”他青筋毕露的跟我争,“那就更可恶!主权都没有了还留着狗命干嘛?!”我轻声的对他说,“萨达姆君窃国持政时杀了很多人,还严重侵犯了该国人民的人权…;况且联合国的什么会议上也以绝大比数通过了人权大于主权的人权提案…”;他力不从心地倒在病床上,“你在狡辩,你在中伤,你在污蔑…,…!”

徐 大侠在不多在医院里住了半个月,一出院他就马上抱着电脑,天天都在守候着有关于外国的新闻报道。“人民大众开心之日”终于来临了,七月初英国伦敦地铁发生恐怖袭击、美国得州洪水肆虐。他每天都即时跟踪有关新闻并总是忘不了发电子邮件给我,在每个邮件里都流露出他那喜悦和兴奋的心情。几乎是每个网站都见得到他那幸灾乐祸的阶级情民族恨的革命帖子…,…

一天中午,他实在无法按捺着他那兴奋而冲动的情怀,拼命地拉着我的手到酒店里庆祝。我说,“你这是幸灾乐祸。”他扭动了一下嘴,“那当然是!”我又说,“你这样的心态似是病态呢。”他反驳说,“那是一条另类的报国之路,假若英美都给自然灾害和恐怖袭击搞一塌糊涂,那就等于我们前进了!到时还需出兵修理他们吗?”我驳嘴着,“鲁迅先生说过什么的对手如虎如鹰…,…”“想不到你还是个卖国贼呢!”

这 顿饭实在食得太辛苦了,无端地让我成为他眼中“卖国贼”。在并不愉快的气氛中我们走出酒店的大门,刚步行到酒店对面的大街上,四名抢匪正对一名女子实施暴力抢劫:那女子被两名抢匪按倒在地下,另两名抢匪正对她实施搜身,那女子大呼“救命、抢劫”,她每叫一声就被打一下嘴巴,嘴巴都被打肿了,围观的几百人中竟然没有一个有良心有正义感的人去拖以援手。我飞步冲上前,还有两步之遥时却被徐大侠抱紧了,“你想找死吗?!”匪徒们成功得手后走近我面前,“你想英雄救美?”话音未落四个英雄的抢匪的铁拳在我身上头上雨点般的落下。徐大侠求饶道,“请原谅我朋友的一时冲动吧!”最后他也被打了几巴掌,“你!你以后不要交这种损友!害人害己的!”

他扶着那伤痕累累的我坐在大街边,我真的想哭,“你连几个黑社会的抢匪都不敢得罪,你能对强大的日美强国微动一下你那可怜的小手吗?像你这样的爱国志士充其量也只能对学生妇孺下手!”

我想,我终于应该麻木了。在中国这块自豪的而光荣的土地上每天都有不可思议的事在发生,每天都有血和泪在诉说,每天都有义愤填膺的诅咒和忠党爱国的赞歌在飘荡。看了,骂了,痛了,哭了,结果--该发生的和不该发生的却照样依旧发生,关注了、欣喜了、愤怒了、绝望了,其实全都是骗局。正如像小朱说的,在中国像我这样的傻B实在太多了,傻得不可救药!又或许是:有限的三几百万人民的生命并算不了什么,太阳升起之后街市依旧能够太平。

黑暗的年代其实应该要有理性的愤青的存在,但像余杰、王怡、王光泽、张保庆、王垠、崔健、陈丹青、焦国标、郭飞熊之流的理知型的正义愤青又能有多少呢?在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在谎言就是真理的伟大年代里,粪青必定能完全战胜并取代理知的愤青,步进那惨不忍睹的“和谐”社会。

还能说些什么呢?长哭当歌吧!
2005-11-23,于广州“笔闲斋”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