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张三一言: 谁是六四悲剧的第一推手?

2005-06-02 04:09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冼岩发表了一篇题为《冼岩专稿:自由派是胡赵悲剧的第一推手》的文章,把六四屠城罪行、六四后中共政治上倒行逆施责任全数推到自由派知识份子包括激进学生头上。此文恰好在六四之前的2005-5-23发表,其用心路人皆知。冼岩此文多少表现出一个行将死亡的人在死亡前赢了一小仗后,过坟场吹口哨既得意又害怕的形象.

冼岩说:“自由派知识份子包括激进学生是酿造胡赵悲剧的第一动力;正是他们道德理想主义的态度和政治浪漫主义的诉求,使胡赵不可避免沦为悲剧人物。”“八九精英在运动中的表现总的来说不及格,他们既是胡赵悲剧的第一推手,也是扭转了中国改革航道的第一动力在此之前,“邓小平中心”对朝向西方的政治改革犹抱期待,希望藉此建立不世功业;邓小平与自由派的区别,主要只不过是他力图找出一条不会致中国于动荡的稳妥渐进之路而已。正因为如此,八九运动才能积聚起足够能量,而没有被“扼杀在萌芽状态”。经八九之劫后,再加上苏东剧变的教训,邓小平终于下定决心将朝向西方的政治改革大门紧紧关闭。”

意思是说,自由派知识分子和学生89民运不但制造了六四悲剧,还葬送了邓小平原本要实行的中国自由民主化决策。这种说法既是歪曲事实、无中生有,更是颠倒是非黑白。

第一,所谓“胡赵悲剧”实指六四悲剧。六四悲剧就是邓小平违反国家宪法、党章,派“人民解放”军用坦克大炮屠杀手无寸铁学生和民众的悲剧。把独裁统治者邓小平等人屠杀手无寸铁学生平民百姓的罪责推到被屠杀害的学生民众头上,不是有人性的人能说得出口的话!这与日本极右分子说:“芦沟桥事变与皇军进入中国无关,引发中日战争罪责的第一推手是向皇军开第一枪的中国人”,有异曲同工之妙。

“第一动力”(或第一推手,下同)是一个随心所欲的概念。你说六四悲剧“第一动力”是“自由派知识份子包括激进学生”,那么请请冼岩回答:促使自由派知识份子包括激进学生行动的“第一动力”又是甚么?他们不会无缘无故地发出“第一动力”的吧?知识份子和学生真是促成六行运动的第一动力吗?众所周知无可质疑,促使知识份子和学生行动的第一动力是腐败和行官倒的共产党!但是冼岩对这个“第一动力”的第一动力的罪恶始作俑者共产党万般呵护,绝无一字批评。我们说冼岩理论极不严肃,是因为其在因A得B、因B得C、因C得D…因Y得Z一连串递进因果关系中,为目的所需,随心所欲地提取中间段的“知识份子和学生行动”作为整个事件的唯一的、充足条件的因(“第一动力”),并得出“六四悲剧由这个因负责”这样颠倒是非白的结论(冼岩并没有说“第一动力”只是六四悲剧之一,且除此之外并无提及任何其他悲剧原因,所以我解读为“唯一的、充足条件”不会错)。冼岩说六四悲剧过程中“初始状态是给定的”,那么请冼岩告诉我,你的“第一动力”的“初始状态”是事件过程中的规律“给定”还是你自我“选定”的?所以说,“第一动力”是随心所欲、为我所用的随意概念。

冼文通遍论证的就是“由派知识份子包括激进学生是造成六四悲剧的充足理由”这个命题。事实是造成六四悲剧的是邓小平违反国家宪法──踢开人大、违背党章──踢开党中央政治局,伙同无职有权的八老非法决定派坦克大炮上街屠杀学生和民众,制造出人类史上罕见的悲剧。这才是六四悲剧的决定性的、根本的原因;它是六四悲剧的第一推手,也是悲剧产生过程中所有阶段的推手。邓小平李鹏一帮人是六四悲剧和罪责的最高最大负责者,其他所有原因都是次要的、附属的。不论冼岩等保权左派怎么颠倒是非黑白,作伥栽赃都没有用;这个旷古罪行一定要清算。现今世界所有屠杀人民的专制者都不可能逃避现实或历史审判。六四屠杀者理所当然逃避不了智利前总统皮诺切特、南斯拉夫前独裁者米洛舍维奇、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等人的下场。以下我会用事实进一步评论冼岩的歪论。

第二,按冼岩的理论,两岸分裂的悲剧和六四悲剧的经验和条件是类同的。历史和现实彰彰在目,分裂状况是第一推手共产党造成的;按照我的观点,因为共产党武装叛乱制造国家分割独立的事实,所以是造成目前两个中国的充足条件。现在请问冼岩,你的“第一动力”论适不适用于中共的叛乱?若适用,你过去有没有因此谴责过共产党?你有胆量和愿意现在就此谴责共产党几句吗?你若想死撑假骂几声来为自己辩护。那么我再追问你,你可承认这个你所否定的“第一动力”所制造出来的政权是合法的?请你千万不要忘记,你不但在法理上承认这个非法政权为合法,还进一步强奸民意说这个政权营造的国家是全民的认同!若你说不适用,也不愿谴责中共。那么你的理论不成其为理论而只是你拿来使用的婢女。可见,你对自己的理论根本就不信,更不尊重,只是拿它来当作追杀自由民主派的刀棒而已。

六四悲剧、两岸分裂悲剧都是因同样的“第一动力”而来,为甚么冼岩给他们两个绝然相反的待遇呢?理由很简单:因为一输一赢。冼岩选择性运用自己制造的理论,透露出一个意念:强权就是公理,中共胜者为王,被冼岩褒升入天堂;六四学生败者为冠,弱者必是谬误,被冼岩贬入十八层地狱。可见冼岩的理论是拜权主权者的工具而已。

第三,六四和它之前的四五运动,不论历史条件、“第一动力”内容、运动逻辑都极之类同。我相信,若冼岩在邓小平复出前作评论,会把四五、六四相提并论。由于邓小平成为毛后共产党第二神,所以冼岩又提出“八九运动的符号意义并非类似于“五四””这样的“莫须明”的理论。你看,只是因为邓小平赢了毛江五人帮、华国锋,就可以把圆扁曲直说成扁圆直曲。倘若89年是赵紫阳赢了邓小平李鹏,冼岩也会用他的“第一动力”论,只是,此第一非彼第一,负罪责者不是六四学生而是邓李屠城者了;当然也还是“八九运动的符号意义并非类似于“五四””,只是变成贬四五褒六四了。可见冼岩的保权理论是赤裸裸的。

第四,89.64运动与苏东变天,不论从时间、国际气候、制度、统治者性质、“第一动力”内容、运动形式…几乎都找不出差异处。现今常演的颜色革命的“第一动力”也基本雷同;同时这些“第一推手”者们,无一例外地坚持冼岩痛斥的“道德理想主义的态度和政治浪漫主义的诉求”。可是,同是这么一个“第一推手”,同样心怀“道德理想主义的态度和政治浪漫主义的诉求”,但都没有因之出现任何类似六四的“悲剧”。上述运动与中国六四最大也是关键性的相异点是:这些专制统治者人性未泯,良心尚存;他们没有像我们的统治者那样绝灭人性丧尽天良,为了党的统治权力,开大炮坦克实行屠杀。这才是六四出现悲剧的根本和决定性原因、这才是悲剧的充足原因。

大家看看,相同条件的历史事件(例如两岸分制、四五),同期事件(苏东变天),今天事件(颜色革命)中,冼岩的“第一动力”论竟然有99%不适用,绝无仅有只唯一适用于中国的六四悲剧。这分明是一种特制的栽赃89民主运动的“专用工具”,根本就不成其为理论,

有必要补充一下。邓小平真的如冼岩所说的“在此之前(张按:指六四之前),“邓小平中心”对朝向西方的政治改革犹抱期待”吗?这是冼岩为栽赃自由民主人士而生按白造“历史”!有请冼岩不要空口说白话,请拿出“邓小平朝向西方的政治改革”历史文件证明一下!我可以提出绝对否定冼岩捏造历史的白纸黑字的证据:“四项基本原则”!还有甚么“一个坚持两个基本点”等东西。请问,倡导“四项基本原则”的邓小平会“对朝向西方的政治改革犹抱期待”!简直是荒天下之大唐。绝对不是如冼岩所说:“经八九之劫后,再加上苏东剧变的教训,邓小平终于下定决心将朝向西方的政治改革大门紧紧关闭”,而是自共产党建政后这道门从未打开过、从来都是“紧紧关闭”的。为了党权必须牺牲国家民族人民利益,在方面邓毛完全没有分别;这也是中国极权者与苏东和其他专制统治者不同之处;也是六四悲剧只在中国出现的充足理由所在。所谓“中国国情”指的就是这种绝灭人性的党情。

冼文还有很多可评之处,本文只就栽赃六四一点作出评论而已。


2005-5-24(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