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一位中小学教师对鲁迅的批判

2005-05-01 05:26 作者:马悲鸣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下文抄自《陈之藩散文集·一星如月》里的第一篇“垂柳”的第二小章。为防断章取意之嫌,抄得较长∶
  【天下的柳叶都是相同的。这柳叶多象我的小学后面河边那棵大柳树上的。岂不是三十年以前的事了?我是唯一的住宿小学生,住在离家十余里的附有小学的中学里。学伴小学都回家了,我一个人又与中学伙伴玩不到一起,自己常常走到河边爬上那个大弯脖柳树发呆。树上的大蚂蚁成了经常的朋友,它们有时爬进袜子里,有时爬进耳朵里。我还是不停的在那儿呆想∶想那河里的泥鳅为什么那样难看;枝头的小鸟为什么那么好听。更反复揣想那位教国文的陈老师为什么上第一课就发那么大脾气。

  是刚上五年级,陈老师在第一课到课堂来。他瞪着两个大圆眼睛,刚上讲台,就让同学翻开第二课∶秋夜。

  陈老师说∶“诸位同学,我们学校国文程度高,五年级就要用初中一年级的课本,现在我们就上《秋夜》这一篇,鲁迅作。”

  然后他慢慢地开始念∶“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

  霹雳一声,他把书狠狠地摔在地上。那声音震撼得我至今仍感耳鸣!我们大家仰着小面孔看着他,不知所措。我不敢看别人,我只知道自己在发抖,全班鸦雀无声。

  陈老师在粉笔灰飞扬,扩散,落空之后,两只大眼睛冒着血丝,怒吼起来∶

  “鲁迅的文里放了两次屁,一次是屁,还有一次也是屁!”然后陈老师颤抖的接着说∶“这比屁还没味儿的东西,竟然铸成铅字,公然误人子弟!”

  “诸位同学,墙外有两株枣树,不就结了。什么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枣树有什么好写的,又有什么好看的,两株树又有什么值得重复两次的?…”

  然后他望望窗外,指着墙外那棵垂柳说∶“你们看墙外只有一株柳树。我来给你们讲我们的祖宗怎样写柳。”然后他就引咏许多多的古诗,证明他的一个∶古人的诗是如何可歌可吟,可圈可点;现在的文章如何不可救药,不可收拾。

  我还清楚的记得,他说及鲁迅的名句时,他呼吸的短促与眼里的血丝。他谈及古诗时,他音调的柔和与由衷的赞美。

  不要说十岁的我,不知不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就是过了三十年后,我依然不解这是怎么回事。

  但是这位陈大眼老师的下落,我却很清楚。他在八路军占据了我们家乡后,被杀在那棵大柳树的底下,据说流了一大片血;而且死后还是瞪着他那两只大眼睛。】


陈之藩记录了一位中小学语文教员对鲁迅的批判。我相信是真实的。唯独他说陈老师“死后还瞪着他那两只大眼睛”不可信。因为这不是陈之藩直接目睹的。任何人死后眼皮扩约肌松弛,双眼都停留在半睁半闭之间,不可能“瞪着”。可惜陈之藩是个工程学教授,没选修过医学院的解剖课。

从陈之藩的描写来看,他的这位陈老师肯定是个异常激烈的古代文学爱好者。如此酷爱古代文学,自然容不得任何当代人的文字(我其实也有这种感觉)。至于他的被杀究竟是什么原因,陈之藩没有细说,因为他当时并未在当地目睹。否则他肯定会秉笔直书陈老师被杀的细节。

对鲁迅“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这么开篇第一句就暴怒如许的陈老师,肯定对八路军的所作所为恨之入骨,而又绝对不肯忍耐。故其被镇压了反革命也不难想象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