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田晓明:献给国庆节期间仍然在上访的人们

2004-09-28 08:00 作者:作者:田晓明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我们至今不知道镇压上访民众这个命令是哪个老爷下达的,但是我们知道镇压上访民众是当今政府的最大败笔。古往今来,从中到外,官没有打告状的。我们的先辈有击鼓告状的传统,我们的先辈也可以当街拦住官员的轿子,诉说自己的冤情。在法治的国家里,你坐在总统府门前示威,也不会被警察赶走。

几十年前,独断如毛泽东者能对梁漱溟吹胡子瞪眼、能将右派送去劳动改造,可是他却从不阻止低层的民众申冤诉苦。不信就打开《毛泽东选集》第五卷,毛泽东说:

现在再搞大民主,我也赞成。你们怕群众上街,我不怕,来他几十万也不怕。“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这是古人有言,其人叫王熙凤,又名凤姐儿,就是她说的。……大民主也可以用来对付官僚主义。我刚才讲,一万年以后还有革命,那时搞大民主还是可能的。有些人如果活得不耐烦了,搞官僚主义,见了群众一句好话没有,就是骂人,群众有问题不去解决,那就一定要被打倒。现在这个危险是存在的。如果脱离群众,不去解决群众的问题,农民就要打扁担,工人就要上街示威,学生就要闹事。凡是出了这类事,第一要说是好事,我就是这样看的。……成都有一百多学生要到北京请援,一个列车上的学生在四川广元车站就被阻止了,另外一个列车上的学生到了洛阳,没有能到北京来。我的意见,周总理的意见,是应当放到北京来,到有关部门去拜访。要允许工人罢工,允许群众示威。游行示威在宪法上是有根据的。(《在中国共产党第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

如今四十岁以上的人也许还记得,1979年之前中国人是可以贴大字报的,当然,你贴大字报说毛泽东的坏话是不行的。笔者在我父亲的公司里就看到过这个公司的职员写的批评公司领导的大字报。现在的情况却是,一个人既不能针砭当今圣上,也不能伸冤诉苦。一个人受到了政府的不公正的对待,他一气之下说了几句激烈的话,或者有一些过激的肢体表现,当政者就把人家抓起来,甚至让人家在监狱里蹲几年,这是多么不讲理。这就好比一个人开车撞了人,不但不向被撞的人赔礼道歉,反而对被撞的人做出种种非礼的举动。这样的人能出现在乱哄哄的街道上;如果我们留意一下就可以知道,即使在乱哄哄的街道上,那样的泼皮无赖也是很少的。可是在北京,我们能看到上访的人就象狗一样被官府的人呼来喊去,上访者的尊严被一些人撕扯下来摔在地上任人踩踏。

上访者为什么会遭此磨难?因为上访者没忍气吞声、没掉了牙往肚子里咽。上访者没体谅官员的难处,官员们要是一天到晚总是为上访者服务,哪里还有休息时间?上访者尤其不对的是,竟然要求得到赔偿,官员们要是把钱赔给你们,就没钱去吃喝玩乐了。

现在的时代是这样一个时代,一个给善良人、老实人、孱弱人下地狱发放通行证的时代,一个让上帝诅咒的时代,一个让孔夫子痛心疾首的时代。现在的当政者连最起码的规矩都放弃了,这就是时代悲剧的总根源。一个国家的当政者不可以歧视任何一个国民,但是一个当政者如果只歧视国家里的一小部分人,这个国家还不至于立刻就发生大动乱。这就是共产党镇压了地主、资本家,镇压了民主运动,镇压了法轮功之后仍然屹立不倒的原因。当一个国家的当政者不顾及社会上绝大多数人的利益的时候,这个社会就难有稳定。上访者的人数不是特别多,但是他们是平凡人中的一员,所谓的平凡人就是没什么特殊的想法,一心照顾着自己日常生活的人。他们构成了社会中的绝大多数。当政者打倒地主、资本家,他们跟着喊口号;当政者镇压民主运动,他们无动于衷;当政者镇压法轮功,他们也随着揭批法轮功。当政者要是压制这个沉默的大多数,当政者恐怕就找不到帮手了。

当政者能够践踏上访者的权利,就同样能践踏他们的同类的权利;实际上,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过许多了。农民受到歧视、下岗工人得不到足够的补偿、有病的看不起病、想上学的交不起学费。现在的当政者一点都没把这些沉默的大多数放在眼里,这就证明了他们连从政的起码常识都不懂,沉默的大多数不幸和这些人生活在一起可怎么办?2004年,在沉默的大多数中有一些人终于不沉默了,这些人就是广大的进京上访者。他们聚集在北京,共同发出了一个声音,这就使当政者突然明白了,原来这些沉默者也会说话,所以当政者以后就必须用嘴讲话,别再用手瞎比画了。


<新世纪>(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