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北京缺水状况持续恶化 引发两大水库调水冲突

2004-07-15 06:16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7月10日,北京一场暴雨几乎使京城成了一座水城。但暴雨并没有解除北京的水荒。目前,北京最大的水库密云水库已经渴得露出了多个小山包。据北京水利学会副理事长惠士博透露,该水库现库存量6.6亿立方米,距离满足正常供水还差2亿立方米的水,这是近6年来的最低点。

  “北京市民饮用五杯水,有三杯就来自密云水库。”密云水库的工作人员说。但据介绍,从1998年以来,密云水库库存量一直在不停下降,今年4月份达到了最低点,库容量不到总蓄水量的四分之一。

  惠士博说,目前密云水库库存量是6.6亿立方米(因水库都有一个“失水位”,其中3.5亿是不能用于供水的),而要满足正常供水,库存量应在8.5亿立方米。这其中就有了近2亿立方米的水的差额。

  “这个库容量差额,就要靠从6月持续到9月的汛期来补充。”惠士博说。

  白河堡水库管理处刘主任说,今年4月以来,密云水库从白河堡水库调入6600万立方米水;6月20日至7月4日止,白河堡水库再次向密云水库供水2400万立方米。

  与此同时,密云水库和十三陵水库之间,也出现了同时向白河堡水库调水的矛盾。作为北京应急水库的十三陵水库,今年水位曾下降到了84米,而要启动发电机组的水位标准则需,海拔85米。

  虽然,7月10日北京下了一场罕见的暴雨,但这并没解决缺水问题。

  “这场雨不可能缓解北京的缺水现状,密云水库只是增加了几个流量,根本不起作用。”惠士博说。

  惠士博透露,有关部门现正在从河北调水,将河北省临近北京的四个水库的水调至北京,目前河北方面已经动工,这些水总量约为4亿至5亿立方米,并将水直接加工为饮用水。

  现场目击

  密云水库

  “水库水位下降约30米”

  7月9日中午1点,沿着密云水库白河大坝298个台阶,记者爬上了水库坝顶。

  眼前蔚蓝一片,湖面开阔。烈日下刺眼的是,露出水面几米高的小山包。“水库水位下降得厉害,由原来最深的50多米,下降到现在20多米,水位下降了约 30米。”一位在白河大坝东坝头站岗的警卫说。“堤坝斜坡上的水印是水退时留下来的,从水印处到现在水面的距离,大概有10多米。”

  东坝头岸边水里的沙土,现已隐约可见。

  而在水库西坝头的建造纪念牌上写着:密云水库的最大水深60米,最高水位水面面积达188平方公里,最大库容为43.75亿立方米。

  十三陵水库

  一些水上娱乐无法开展

  7月8日中午,记者来到位于十三陵水库的九龙游乐园,看到水库的水岸沿线,一些沙石都裸露出来,而大坝堤防上印着一道很明显的水位下降的印迹,显然是以前水深时留下的水印。

  中午1时10分,记者沿水库水岸线走了一圈,看到停靠在水面上的10多艘游船搁浅在码头,游客只是零散地在园内景点走走,一些人则躲到凉亭里乘凉聊天。在岸边,石块和石头裸露更为明显,一些游客还在里面戏水,挑选着光滑的石子。

  据九龙游乐园运营部的王大爷说,今年入夏以来,水库水位大约下降了一米,以前水库水位都是在堤防台阶的护栏上。由于近几年降雨减少,水库水位下降很多。

  住在昌平的伊先生告诉记者,十三陵水库是个避暑的好地方,他每年夏天都要和爱人过来游玩。但感觉是,这里的水一年比一年少,去年堤坝还没有大面积的沙石裸露,现在水好像也浅了好多,一些水上娱乐项目无法继续开展。

  缺水困惑

  北京地下水位每年降低3米

  京城缺水引发系列矛盾,地下水位已下降至18米

  1拟实施阶梯水价缓解用水紧张

  北京缺水引发了一系列的问题。首先是居民用水紧张。据了解,北京饮用水50%多来自密云水库。

  惠士博说,密云水库在上世纪50年代,每年可补给10多亿立方米水,而在最近的6年,平均也就是1个多亿立方米,有一年甚至只有0.8亿立方米。

  目前,为缓解用水紧张,北京拟实施阶梯水价。

  2北京地下水位每年降低3米

  “地下水位下降严重,是缺水的另一个严重后果。”惠士博说,北京的用水,以前70%依靠地下水,后来地下水严重短缺,目前已经颠倒过来,地下水已经超负荷运转。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北京的地下水位距地面平均是3米。由于连年干旱,北京的地下水连年超支,水位现在已经达到18米了。

  惠士博说,如果一直超支下去,有朝一日就有可能没有地下水可用,会产生严重的水危机,现在已经有地方因为地下水位下降导致地面下沉,水质硬化、恶化,即使能够打到,也因为水质问题无法饮用。

  北京市政工程研究院中兴交通开发有限公司的专家朱红说,北京地下水位的大幅度下降和密云水库蓄水量的减少,都说明北京的水资源达到了紧急的状态。北京地区地下水位正在以每年3米的速度降低,这主要是由于水资源的无节制消耗造成。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43亿立方米的自然水蒸发浪费掉,这个数字相当于密云水库的总库容量。

  他说,造成不能很好地补充地下水的原因在于北京的路面逐渐硬化,使雨水与地下水之间形成一个牢固的隔离层。而解决这个问题,就是要铺设透水性较好的路面砖,使雨水能通过其有效的渗透,达到补充地下水的目的。

  3十三陵水库和密云水库“抢”水吃

  密云水库的缺水,也导致了与十三陵水库向白河堡水库调水的矛盾。

  7月1日,为缓解用电紧张,十三陵水库从白河堡水库再调入400万立方米的水。十三陵水库是北京的应急水库。

  该水库管理处办公室主任齐文泉说,调水决定是市防汛(专题,图库)抗旱指挥部,在6月30日根据市长办公会决议发布的,原由是为缓解今夏北京用电压力,满足十三陵蓄能电站的“黑启动”功能。

  文泉说,十三陵水库主要功能是供应蓄能电厂发电,启动发电机组的水位标准是海拔85米,但今年下降到了84米,所以需要调水。到7月8日为止,入库量已近100万立方米,引水过程比较顺利。

  解决措施

  河北四水库将调水进京

  专家称,京城暴雨没解决密云水库缺水问题

  7月10日,北京城区的暴雨是否解除了密云水库的水荒?北京水利学会副理事长、清华大学水利水电工程系教授惠士博说:“这场雨不可能缓解北京的缺水现状,这场雨后密云水库只是增加了几个流量,根本不起作用。”

  惠士博教授说,本次降雨主要集中在市区,郊区雨量并不大,对亟待“解渴”水库只是杯水车薪。为了使奥运成功举办,有关部门现正在从河北调水,将河北省临近北京的四个水库的水调至北京,目前河北方面已经动工,这些水总量约为4亿至5亿立方米,经房山区拒马河至颐和园西边团成湖,输送渠道主要为明渠,遇到河流则用倒虹吸管,在输水线路上,北京市将修建八九个水厂,将水直接加工为饮用水。

  该系另一名教授谢森传说,北京地下水严重超支已经达到60亿立方米,已经很难还得清了。北京的降雨达到580至600毫米才算是正常年份,而连续6年的降雨量均为400多毫米,这对于资源型缺水的北京市来讲更是雪上加霜。

  “也许将来科技发达了,从天津直接将海水变为淡水,或许可以解决北京的水危机。”谢教授说。

  部门说法

  白河堡水库调水面临两难

  用水用电的调水需求尚需协调

  北京的电荒和水荒,使白河堡水库的水成为了焦点。

  7月8日,白河堡水库管理处刘主任说,“除水库自身的补养外,目前水库还要供应用水和用电,这肯定会出现两难问题,但要一切听从上级部门的安排。”

  据了解,白河堡水库虽是一座中型水库,总库容量为9060万立方米。但北京供电和供水同时在这里“抢”水吃。

  北京十三陵蓄能电厂办公室副主任周元庆说,在北京饮用水紧张的情况下,调用白河堡的水来供应发电,这是个很矛盾的举措,为解决这个涉及用水与用电引起的矛盾,5月22日,张茅副市长专门到十三陵水库进行现场办公后决定批准调水。

  从4月份开始,白河堡水库已向密云水库供水近9000万立方米。同时,它又向十三陵水库供水400万立方米。

  “白河堡水库现库容量仅存3000多万立方米,和去年库容量差不多。”刘主任说。

  目前,正是市民用电用水高峰,一旦出现电网超负荷运转,十三陵蓄能电站就必须发电,就必须保证它的供水。但与此同时,密云水库也是全市人民的“水杯”。如何协调好白河堡水库向两个水库供水,仍将是一个问题。

新京报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