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欧阳非:江泽民是如何利用民众的信谣心理来造谣的

2004-06-21 00:35 作者:作者:欧阳非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江泽民为了迫害法轮功,造了很多谣。照说经历过多次政治运动后,人们对谣言已有了免疫力,而且江泽民本人在个人威信上也根本无法同过去的领导人相比,那为什么有人还轻易的相信他的谣言呢?

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江泽民是迎合着老百姓的信谣心理来造谣的。人们有自己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的自由,有自己的人生哲学和做人的理念,这本是无可厚非。可是,江泽民为了丑化法轮功,专门针对人们一些容易误解的心理造了很多谣,在不知不觉中把大众也卷到这场迫害中来。

本文试图分析一下导致误解法轮功的种种心态,目地不是为了针砭大众,而是希望人们或多或少意识到心中被江泽民利用的潜在偏见,能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帮助制止这场本不该发生的迫害。

1. 几十年无神论教育作了意识形态上的铺垫

无神论教育把“对神的信仰”等同于“封建迷信”,让人们发自内心的认为信徒是愚昧无知,反科学,受骗上当的。“崇尚科学反对迷信”实际上就是否定一切宗教。大陆在名义上也有几大宗教,但那是由于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被用于统战目地保留下来的。近年来一些头顶“科学家”“院士”头衔的人,又用“伪科学”名义大作文章。这样,在一个极端的无神论环境中,人们认可一个新兴的信仰的空间就很小了。

其实,在西方发达国家,许多很有成就的科学家也是虔诚的宗教信徒,宗教或对神的信仰同科学并不冲突,而且起着维护道德,稳定社会的不可替代的作用。

2. 历次政治运动给民众造成“泛政治化”的心理恐惧

人们很容易把被政府打压的一方不管有没有政治性也都归到“政治”上。凡事一扯上“搞政治”,就让人联想到“阴谋诡计”,“被人利用”,“受骗上当”,而且,一定没有“好下场”。这样,人们自然就会心生反感,避之不及。

3. 斗争教育导致很多人“不认同的就不愿宽容”的心理

从历次政治运动中学到的明哲保身,让一些人对于“不关心的事物缺乏同情心”,甚至认为“不认同的就该打”,或者“打了活该”;至少,这种“不认同法轮功”的心理会使一些人对于官方的媒体宣传不报怀疑态度,不愿去深究真假。

4. 对于“杀人放火”的事,人们“宁信其有,不信其无”

江泽民造的谣有一个明显的规律,就是随着迫害升级,谎言一个比一个大,甚至是互相矛盾的:从不吃药,到自残,自杀,自焚,到杀家人,后来杀警察,直到一人杀了16个人。2004年2月,公安部长周永康在一次关于遏制重特大火灾、交通事故时,居然大喊要严密防范“法轮功等的捣乱破坏活动”,让人后怕是不是为更大的造谣埋伏笔。

中共善于说谎话,这已是人人皆知,可杀人入魔的事,人命关天,“宁信其有,不信其无”,这种心理会使人们对法轮功自然心生戒心。

5. 电视的魔法──“眼见为实”使得人们失去了对中共一贯造谣历史的警惕

这十几年来,中国电视广为普及,2003年官方统计,观众总人口数达到10.7亿人。人们“眼见为实”的潜在心理,使得人们对于电视上展现的“真人真事”,笃信无疑──当事人的坦白,受害人的哭泣,街坊邻居的控诉,加上播音员“绝对权威”的气势──毫不了解现代电视采访、剪辑、制作过程,不知道移花接木,不懂得电影的“蒙太奇”技术手法的观众们,对电视内容能不相信吗?

相对于过去报纸加喇叭的政治宣传攻势,江泽民利用电视来造谣是以往任何一次诽谤运动都无法比拟的。

6. 根深蒂固的妒忌心理

谁要是出了名,很多人的直觉反映就是“凭什么他怎么样怎么样”,所以,用“敛财”来搞臭一个人或一个团体是常见的手段。在“妒忌心”的潜在作用下,一些人会不自觉的倾向于相信媒体对一个人的攻击。加上现在电视的手法,搞一些“实物场景”,迷惑性就非常大。

7. 中国历史上秘密教派揭竿的事例使人们对信仰团体也充满了戒备心理

中国历史上有带有宗教性质的团体发展成为争夺天下的政治团体。历史类比使很多人,特别是知识分子阶层,包括一些自由知识分子,都在心理上容易接受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有潜在政治背景和政治企图的指控。

法轮功同那些秘密教派一个根本的区别就是,法轮功的“公开性”:公开炼功,公开学法,公开洪法。恰恰是江泽民的镇压造成了只要在公开场合炼功,只要法轮功学员在一起交流,就面临被抓被关的危险。法轮功学员反迫害的巨大努力,就是为了恢复“公开”的权利。事实上,几年下来江泽民一伙也没查出法轮功有什么政治目地。

8. 西方中世纪宗教裁判所给人们留下的负面印象

大陆中学课本中关于哥白尼被烧死的介绍内容,让学生们得到了宗教愚昧反科学的强烈印象,加上近代一些极端宗教狂热分子的恐怖好战行为,对于信奉无神论的中国老百姓来讲,就是绝妙的“反面教材”,更加认为宗教是危害社会的坏东西。

其实,现代社会许多国家早已政教分离,极端宗教分子也只是少部分人。中国对正教正法对社会的正面作用宣传得太少;美国总统克林顿和布什到中国著名大学演讲,都一再提到在美国社会,宗教自由的必要性,宗教对社会稳定,维护道德的巨大贡献。

9. 人们因为“不信神而爱嘲笑神”的心理

“不是神吗?不是本事很大吗?怎么还让人欺负呢?”──这种心理,在看到信徒被迫害得很惨时,很容易作为没有“神”的证据,也就比较容易接收媒体对“信神”的诽谤。

其实,宗教或者信仰神,不同于常人中的事情,有不为人知的缘由。耶稣是神,却被人钉在了十字架上,人们嘲笑他。也许,正是在这些嘲笑中,“神”才有机会去看清每个人心灵的真实表现呢。

10. 习惯于“把个体行为套到整体头上”的非理性心理

某个人出了事,是个体行为,但是,江泽民却把个体行为蓄意推广成整体行为,作为镇压整体的罪名,这在逻辑上讲是不通的。但是,很多人习惯上并不去深究个体行为与整体理念之间的关系,以及个体行为是否是整体理念所造成的必然结果。

美国德州一位39岁的母亲,迪娜•南尼(Deanna Laney),她杀死了她的8岁和6岁的儿子,说是“上帝告诉她要杀害她的儿子”。令人注意的是,在这些案例中,美国法官或政府没有因为凶手杀人的动机是什么“上帝”的暗示,而决定要取缔或镇压基督教。这就是把个体的行为同整体分别开来。因为基督教的教义没有教他的信徒去杀人。凶手的行为是她自己生理上、精神上的病态造成的,与基督教根本没有关系。

同样,法轮功中没有任何地方说明要去自杀杀人,而是恰恰相反,不准杀生。那么,江泽民把一些精神病人的个体行为(甚至根本没接触过法轮功的精神病人),扩展到法轮功整体上,作为取缔和镇压的理由,就是非常荒唐的。事实上,对神的信仰能使人更珍惜生命。

这种“把个体行为套到整体头上”的模糊手法,给江泽民利用不同个体的行为来造谣制造了不断翻新谎言的很大空间。

11. 不愿兼听对方意见的“先入为主”心理

在民主社会,人们习惯于从不同消息来源了解事情真象。在大陆几十年的“一言堂”下,人们反而习惯于“听一个声音”。江泽民造谣在先,人们就容易“先入为主”,产生了对法轮功不好的印象,这样,对于法轮功学员申明真象就不愿多了解了。所以有人对于官方媒体持续几年对法轮功的攻击习以为常,而多接到几封法轮功学员的真象邮件,就会心生反感,觉得被干扰了。

同时,江泽民用“傻子,愚昧,精神不正常”来抹黑对方,打击对方的“可信度”,也使得老百姓不愿相信对方的辩护了。

12. 利用人们对“邪教”为害社会的恐惧,让人产生联想心理

社会上确实是有一些乌七八糟的“邪教”团体,特别在其他国家,这些团体为害很多,人们对他们避之不及。江泽民就抓住老百姓的这个心理,反反复复地把法轮功同这些“邪教”相提并论,虽然节目中根本没有证据证明法轮功同那些“邪教”如何相干相似(完全可以把节目中的法轮功换成基督教、佛教甚至共产党),但是,放在一起天天灌输给大众,那个心理暗示和联想是非常自然的。这种联想暗示的宣传手法,江泽民一伙在这场迫害中是经常运用的,比如最近公安部长周永康把“遏制重特大火灾”同“严密防范法轮功”相提并论,就容易给人造成错觉。

13. 民众缺乏安全感,对政府的依附心理导致相信官方打击“不稳定”因素的努力

中共的历次政治运动都把国家弄乱了,老百姓心中缺乏安全感。可是,越没有安全感,就害怕乱,也就越认同“稳定压倒一切”:这么大个国家,不让中共来管,岂不更乱?于是,明知中共是谎言开道,可是人们总是很容易原谅政府,忘记过去的伤疤,寄希望中共今后会痛改前非,只要国家“稳定”就好。江泽民就是抓住这一点,把它不喜欢的事物都归到“不稳定”因素中,要老百姓“顾全大局”。这样的心理也造成一些人很容易配合政府,比如相信“和平上访”是“围攻”,“维护自身权利”是“扰乱社会”。

无神论的后果,也是造成一些人缺乏“安全感”的因素,也就自然有依附政府的心理,下意识找政府保护自己。这样,就容易附和政府的政策,包括不公正的政策。

在海外,更有些亲共侨领,为了个人私利,一味地充当某些人在海外的打手,帮助江泽民在海外散布对法轮功的仇恨。

14. 混淆爱党爱国的极端民族主义心理

爱领导人、爱政党、爱国本是不同的概念,但是,极端民族主义教育混淆了这些概念,一说批评领导人,就是反党,就是卖国主义。外国政府和民间团体对法轮功的人权支持,都能成为江泽民用来抹黑法轮功的借口;法轮功向世界揭露江泽民个人迫害人权的行为被说成是给中国抹黑,把江泽民混同于中国。这些情绪都能使一些人相信江泽民的谎言。

15. 用怀疑眼光看待被政府打压的团体的“有罪推断的挑刺心理”

“政府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就打压你?你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吗?”这种心理在听到被迫害者申述时,很容易变成去挑受害者的刺儿,而对于江泽民制造的那么多的谎言,他却不去探究。比如,天安门自焚案出来后,法轮功学员从慢镜头中发现了其中的重大破绽,原来当场死亡的刘春玲是被警察用重物在现场打死的。这么大的破绽,照说证据确凿吧,有的人他反而怀疑是不是法轮功人为的“做”出来的。你要他去找中央电视台的原带自己看看吧,他又拒绝去做。这就是在“有罪推断”之下的“挑刺心理”,造成的对受害者的偏见。

16. 不信谣的免疫防线经不住铺天盖地的强大媒体攻势

现在的人们要比以前成熟,不再容易一窝蜂的就相信什么。可是,今天的媒体之发达,比起过去可谓天壤之别,在批判法轮功上,江泽民动用的媒体批判的声势之大、动员范围之广前所未有,连文化大革命都远远不及,一时间说法轮功不好的内容几乎覆盖了所有的电视频道,充斥了所有的播出时间,挤占了报刊的大部分版面,同一性质的内容能在几乎同一时间上到中共控制的各个网站。各种各样的揭批会、控诉会、表态会,在这从上至下,无处不在的铺天盖地的强大攻势之下,很多人不信谣的免疫防线就这样崩溃了。

相反,能够在心理上跳出江泽民的造谣框框的人,就比较容易对谎言有免疫力。有一位大陆女青年,是地下教会成员,当问到她如何看待电视上说法轮功自杀的新闻时,她很坦然地说她是不相信的,因为她认为相信永生的人是不会去自杀的。

* * * * *

这场大批判不是几天就完结了,而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还在持续着。江泽民利用无辜民众的各种各样的好恶心理来造谣,来丑化一个民间群体,在历史上也算是登峰造极了。

从媒体宣传来看,造谣涉及的范围有:封建迷信,愚昧无知,反科学,伪科学,走火入魔,邪教,自杀,自残,杀人,围攻,搞政治,敛财,受骗上当,被反华势力利用,自杀升天,给中国抹黑,发精神病,破坏稳定,扰乱社会,祸国殃民,残害生命,反人类,亡党亡国,等等等等。

虽然这些谎言可能都互相矛盾,但是对于老百姓,却起到了“总有一款适合你”的效果。

迎合了人的好恶的谎言最具欺骗性,如果人们能够认识到自己心里被江泽民利用的偏见,认清“不认同”不等于就应该去“反对、仇恨”,而是冷静的了解法轮功,给法轮功一个客观的态度和生存的空间,也许世界就会更加真诚,善良和宽容,所有的人都会在这样的社会中生活得更安全、更幸福。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