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王勉之:特大杀人犯胡文海何以赢得掌声?

2003-09-12 18:04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前不久,山西晋中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杀死十四人(另三人未死)的特大杀人犯胡文海,审判长宣布判处死刑,按照法定程序让其陈述后,竟博得了旁听席上的一阵掌声。胡文海陈述了些什么呢?请听:“我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我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正直善良的人,------,(我和)村里的那些无权无势的善良的村民和睦相处,有时,我就成了他们利益的代言人。然而,近年来,历任村干部贪污行贿,欺压百姓,村里的小煤矿,村民冒着生命危险挣来的四百万元,被他们瓜分。四年来,我多次和村民向有关部门检举反映都石沉大海,公安、监察、纪检,省市区的官老爷们,给尽了我们冷漠与白眼------。我们到哪里去说理呢,谁又为我们作主呢?我去公安机关报案,那些只挣工资的人民的公务员开着三十多万元买的小车耀武扬威,根本顾不上办案,甚至和村干部相互勾结欺压老百姓------,我只有以暴制暴了,我只能以自己来维护老百姓的利益了------,实际上我每年收入都有4-5万元,我完全可以不管这些事。但是,我不能,我的良心告诉我不能这样做,我不能对此置之度外,官逼民反,我不能让这些蛀虫们再欺压人了------,我知道我将死去,如果我的死能够引起官老爷们的注意,能够查办那些贪官污吏,我将死而无憾,否则我将变成厉鬼也不放过他们------”。

显然,胡文海这些“激昂”话后爆发的掌声,不是“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大快人心”,而是对这位用自己的生命同腐败分子同归于尽的大无畏精神的赞赏。这里,我突然,想到了二十多年前,发生在新疆建设兵团的那个蒋爱珍的案件。蒋爱珍,一个漂亮的浙江姑娘,为了支援大西北建设,离开了父母亲人,勤勤恳恳工作,老老实实做人,但所在单位两派几个领导之间,勾心斗角,一派竟为了陷害另一派的一个头头,竟以作风正派的蒋爱珍作牺牲品,诬陷她和前者有男女关系问题,并设下圈套捉“奸”,闹的满城风雨,蒋爱珍找遍了大小领导,要造谣生事者赔礼道歉,然而不仅没有人理睬,反而事情越演越烈,处于极度痛苦和愤怒下的蒋爱珍只好自己“救”自己了。于是,她用她的民兵长枪,杀死了三个“仇人”。当然杀人是犯罪的,该受法律惩罚,但人们却同情蒋爱珍,即使在她被判刑作牢十年的情况下,还收到了许多求爱信。其中一个战士的信是这样说的:你在后方消灭坏人,我在前方保卫国家安全,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此事当时人民日报曾连续报道过,是闻名全国的。

如果说蒋爱珍主要是为了维护自己的清白和尊严而不惜以自己的生命置几个对手于死地外,那么胡文海则是甘愿用自己身体当“炸弹”炸死他心目中十几个腐败分子,向有关党政机关的官僚主义分子敲响了警钟,正是后者事实上保护了大大小小的腐败分子。从这种意义上说,胡文海比蒋爱珍站的更高,胸怀更宽阔。这大概是人们不约而同地给予掌声的主要原因吧。显然,在胡文海和给他鼓掌的人们看来,对付腐败分子和严重官僚主义分子,已经很难用正常的法律手段了,似乎只有通过类似恐怖分子的“牺牲”才能换取一点“胜利”。胡文海是一个正直的人,平时爱为村民打报不平,热情为无权无势的平民百姓办事,村里历届干部,贪污行贿,一次次明目张胆地私分村民们在小煤矿冒命挣来的累计四五百万块钱,他当面和他们作斗争,要他们交待贪污了多少,所以腐败分子们对他恨之入骨,屡遭报复,一次,头上竟被砍了三铁锹,缝了十几针。他到处告状,但到处碰壁。他觉得自己随时有被害的可能性,与其那样死还不如自己先下手,于是一个个腐败分子死在他手下了。

应该说,和蒋爱珍是一个悲剧一样,胡文海用这样极端的犯法手段同腐败分子作斗争是十分荒唐的,也是一个悲剧,甚至是更大的悲剧,特别是在他的乱杀中还害了无辜,例如一家满门杀绝,连小孩子也不放过,太过分了,所以,判其死刑是应当的。当然,胡文海也懂得“杀人偿命的道理,然而他认为这是他不得已的正确选择。所以,当宣布判决他死刑时,甚至眼开媚笑,除后悔错杀了一个人外,还为自己没有再多杀几个腐败分子感到遗憾。

这里,我们又不能不联想了。前不久,印度尼西亚审判炸死了二百多人的恐怖分子的电视场面,大家是不会轻易忘掉的。那一个叫安罗兹的恐怖分子头子,当法庭宣判其死刑时,他手足舞蹈,满脸堆笑,并且对审判长一再感谢。另一个和他是亲属关系的恐怖分子被判死刑时也是这样。其实,何止这两个恐怖分子,所有的大大小小恐怖分子,一个个,一群群的人肉炸弹,都是如此。他们视死如归,一种“高尚”信仰指导和支配着他们勇敢地去“献身”。其实,这是弱小者对付强大者的一种无奈选择。他们没有最先进的科技,强大的经济实力,更没有导弹核武器,等等,只好用自己的脑袋和躯体了。尽管,恐怖分子不可能取得最后的胜利,但局部说,完全能给他们的敌人造成混乱和失败。笔者本人不赞成,甚至反对所有的恐怖活动,但是不能否认产生这种恐怖分子的根源,有其深刻的社会原因,非完全以他们的个人性格特点所解释的。胡文海本质上也是一个恐怖分子,他是中国社会主义腐败土壤的产物,他面对着的是强大的贪污腐败分子群体,以及整个事实上和他们勾结在一起的庞大国家机器中的官僚主义分子,他和类似他一样的正直人是十分妙小无力的,用任何正常合法方法同他们斗争都是失败者。只有同归于尽了。这是胡文海悲剧的根本社会原因。

但愿,人们为之鼓掌的特大杀人犯事件,能像死刑犯胡文海说的那样,能唤醒大家,主要是权势者点什么,就好了。

□ 寄自新加坡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