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震惊全国的衡阳“5-11”恶性辱医案又掀波澜(2)

2003-06-21 08:45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南华惨案”引起公愤


  袁小平的悲惨遭遇激起南华大学的学生和医生们的极大的愤慨,一些目击的病人和医生说了一些劝解的话,也挨打受骂。40多岁的黄春莲因为说了一句“有话好好讲,为什么要打人”,就被一个手缠铁链、和她儿子年龄一样大的人追上来打了十几个耳光,令她痛心不已。


  南华大学医学院的一位学生表示,从事情的发生到这个时候,医院领导没出现,真理与正义没有出现。只有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医务人员试图救出老师。但是,在对方100多人的阵营前,他们是多么的无力。这伙人对袁老师的残忍折磨的消息在当天早上八点的时候传到了学校,全校的师生愤怒了,大家心痛老师受到的最为残忍的折磨,大家愤怒在这种文明的发展的时代居然还有这种事情的发生,居然还有那么一些人可以无视法律和正义的存在。


  他说:“事情还没完全结束,我们当天下午在ICU病房里看望昏迷中的袁老师,他凄惨的样子让我们都忍不住哭了,而现在讲起来我们还是忍不住想哭。我们为那些惨无人道的行为感到气愤,我们为我们的明天还会不会有好医生而思索。医院的其他老师为此拒绝上班,学生到处宣传求救,这是我们仅仅能做的吗?我们很想知道还有什么办法能为老师伸冤,我们很想救救这个毫无良知的社会。人性呢?到那里去了?为什么那些禽兽可以那么的嚣张?为什么那些禽兽还可以不时地在医院门口挑衅呢?”


  由于无数善良的人们不断地往湖南省会长沙打长途电话举报,惨案惊动了湖南省委省政府。当天下午2时,衡阳市政府两位副秘书长率政府办、政法、公安等部门赶到该医院,组织尹家亲属和院方谈判,并对医生们进行安抚。


  袁小平的妻子和该医院上千名职工都参加了这次协调会,当一位副秘书长宣布“医院对患者抢救不彻底,负有责任,应该赔礼道歉”时,引起全体医生的不满,台下一片嘘声。一位医生当即上台质问,为什么110不接警、出警不力?为什么110警察要和打人者握手?


  “市领导没有水平就下台!”面对市领导,医生们纷纷上台抢过话筒发出质问,这起殴打、凌辱医生的案例全国罕见,为什么得不到制止?医生的生命安全从何得到保证?此时,1000多名医生和学生在医院内举行集会,纷纷打出“还我公道”、“正义何在”、“严惩凶手”等横幅,对衡阳市委市政府的决策表示强烈抗议,还准备上街游行示威。南华大学医学院和该医院的领导及时进行了劝阻,才使这一事态没有继续恶化。


  当天晚上7时,衡阳市市长贺仁雨委托副市长王宏赶到该医院,向聚集在办公楼门前的医务人员公开宣布:该起事件是一起由医患纠纷引发的殴打、侮辱医务人员、破坏医院正常秩序的严重违法事件,市政府责成公安机关组织专案组立案侦查,以最快速度将触犯刑律的犯罪嫌疑人缉拿归案。此外,市政府负责调查处理医务人员反映的公务人员失职和不作为行为。听到这些话,医生们才渐渐散去,事态平息下来。


  “葫芦僧判断葫芦案”

  袁小平被救出来后在该医院做了检查,结果是:颅底骨折,颈椎脱位,差一点就是高位截瘫。千龙网记者在一份《湖南省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公(工)伤残或病退疾病医疗技术鉴定书》中看到,这份由湖南医科大学附属湘雅医院鉴定的结果也与第一次检查一致,而根据湘人发[1996]77号文件,评定其伤残等级为三等乙级。


  令人迷惑的是,在认定袁小平被打成“轻伤、精神应激障碍”的前提下,衡阳市石鼓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尹吉国、尹盛美“其行为已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依法判处两名被告人“拘役六个月”。在一份《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中,千龙网记者还发现,“被告人尹吉国、尹盛美连带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南华大学附一医院实际损失人民币61630.12元。”


  “两项判决显然难以服众。”北京的一位新闻记者说,虽然他不太懂法律专业知识,但是,他也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一案件的刑事判决忽略了袁小平的受伤情况,民事判决又忽略了袁小平的精神损失的情况。对于如此糊涂的判决,袁小平为何不积极上诉呢?


  “主要原因是衡阳市检察院不抗诉。”袁小平说,他是在9月29日才收到判决书的,当天就赶到市检察院表示要上诉,国庆假期过后,他又提出书面抗诉申请,但是检察院的书面答复是认为量刑适当,不存在抗诉的理由。相反,被告方尹吉国、尹盛美却出人意料地成功地进行了上诉,结果却败诉了。


  由此可见,此案的关键点还是集中在孩子的死因上,袁小平究竟是如何给他治疗的?他究竟是如何死的?袁小平说,先后给小孩子使用了多种药物:输液后静脉推注了强心剂西地兰和利尿剂,肌肉注射了菲那根,又分别静脉推注了地塞米松、安茶碱。


  据悉,安茶碱的使用在医疗界存在一些争议,如果是儿童,剂量要注意,不慎可能导致病人死亡。但是因为它对抑制哮喘有很好的作用,在临床中还是被很多医生广泛使用,特别在抢救时更是常用。


  千龙网记者在一份湖南省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下发的《尹麟医疗事件技术鉴定书》中,也找到了答案,该会依法组织专家对材料进行了分析,认为医生根据当时患儿的临床表现作出的诊断、治疗及抢救符合医疗原则。患儿死亡系其患急性病毒性脑脊髓膜炎,病情凶险,并发脑水肿、脑疝形成致心、肺等多器官功能衰竭。因此,此起医疗事件没有构成医疗事故。


  时隔一年多,据袁小平介绍,至今,主犯黄淑军仍然在逃,该医院也没有得到一分钱的相关赔偿,被告方也没有向他本人正式道歉。


千龙新闻网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