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郑贻春:SARS江

2003-05-24 04:45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SARS是全中国的灾难,也是全世界的灾难;江泽民是全中国的灾难,也是全世界的灾难。就给人类造成的灾难之严重程度而言,后者更甚于前者。政治上的极权专制主义瘟疫比自然界发生的瘟疫有过之而无不及,至少是不分伯仲,不相上下的。所以说,江泽民等于或大于SARS疫病,实乃是名至实归、恰如其分。

首先,无论是SARS,还是姓江叫泽(蛰)民的,都带有难以治愈的毒菌。经研究,SARS病患吐出的一丁点的吐沫都包含有一亿多粒SARS病毒。其危害,不可谓不大;其传染力,不可谓不强。据调查,江泽民引发中国大陆顽症的诸多病毒业已扩散成不可阻挡的蔓延之势,且使中国现代化历史进程受到令人齿冷的空前阻碍:以江泽民为总头目的政权上海帮在秘室里就把党、政、军大权分赃完毕,然后用等额选举的骗人把戏使自己穿上魔鬼扮成的人模狗样的外衣和面具,趾高气昂和颐指气使地领导各项事业与时俱进地走向祸国殃民的穷途末路:毫无希望的政治文明、触目惊心的西西里化、横行霸道的腐败、扶不起来的阿斗似的无能为力、酒肉穿肠过的秘密而良好的官(关)系、戏子似地涂脂抹粉、故作莺歌燕舞的媚态,极尽权力邀宠之能事、谎言遍布且打肿脸充胖子的自我感觉良好、到处注水的数字与统计报表、与普世价值虚以委蛇地抗拒与穷于应付的卑鄙而龌龊的阴暗伎俩,如此等等,均已构成了中国大陆全面SARS化的悲凉凄惨之景象。

江泽民作为政治上极权专制的SARS疫病发源地,业已给中华民族造成了长达十三、四年的巨大灾祸,并使每一个炎黄子孙都遭到了程度不同的乃至极大程度的身心伤害。

更有甚者,像SARS疫情一样,江泽民制造了一个又一个笼罩全社会的残暴而无道的恐怖事件。江泽民是发韧于中国大陆的最大的恐怖主义头子,其历史作用与制造九一一人类大悲剧的本拉登别无二致,实乃惺惺相惜的豺与狼的关系;其现实作用与刚刚被推翻的萨达姆相互映衬,遥相祝愿,实乃兔死狐悲、如丧考妣!

江泽民无耻地强奸民意而硬把其来历不明的巨贪巨霸的狐朋狗党一一塞进政治局,并一举成为无知无识、无德无才、无有任何治国之方略、更谈不上有任何可以之作为的所谓“党和国家领导人”。这种江记的政权上海帮就像SARS疫病一样,成为向健康的人民大众随时随地、每时每刻都可以发动猖狂进攻的恐怖主义集团。

作为中国最大的恐怖主义头子,江泽民在其无能执政的十三年里制造了层出不穷的沉冤罪案。镇压异已成为他调动国家全部强力资源为一已之私和一党之私所用的胡作非为的拿手好戏,他把德才兼备的中国民主党创始人王有才、秦永敏等打进暗无天日的大牢,至今不肯放出;他劫持仁人志士作人质,与文明社会讨价还价,竟至把他们一一驱逐出境。中华民族的多少优秀儿女,有家不得归,有志不得展;其巨大而黑乎乎的魔爪专门捕捉思想、钳制言论、封闭观念、取缔自由,以自我标榜的所谓“正确舆论导向”之舆论肆意妄为地胡说八道,漫无边际地撒下弥天大谎。

其罪恶之昭昭,其凶狠之烈烈,堪与秦王赢政比其肩,举其眉。

具有现代历史意义的“焚书坑儒”──查禁《世界经济导报》,罢黩其主编,解散其机构;在短短的一年之内,竟封闭了多达500多家报纸、杂志;大批诗人身陷囹圄,众多文墨书生惨遭罹难。只准癞蛤蟆鬼哭狼嚎,不许老百姓说三道四。这,难道就是江核心三个代表的“正确舆论导向”?

SARS江或江SARS实乃千古罪人也!不隔离SARS江,人心惶惶,国无宁日,时时受制,处处倒霉;不消除江SARS,文明暗淡,正义绝望,自由悲泣,民主灭亡。

不把江瘟疫扔进火葬场,中国人民又如何能够敲锣打鼓、欢天喜地迎接自由、庆贺解放?!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四日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