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SARS疫情 中国官方变调 外界忧危机隐伏

2003-05-22 02:09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大纪元记者唐青综合外电报导) 中国政府近来谈到萨斯的口气已悄悄在改变,开始释放“疫情已获得控制”的信息。不过世界卫生组织(WHO)警告切勿遽下结论。外界担心中国政府重新在玩数字游戏,埋下SARS疫情再次爆发的隐忧。

*中国官员和媒体的乐观估计

5月20日出席在日内瓦召开的世界卫生大会的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马晓伟声称,“中国SARS的发病高峰已经过去”。同日,广州市长张广宁会见香港总商会广东访问团时表示,广州过去11日只有10宗沙斯病例,其中6日更是零感染。他认为广州的疫情已受到控制。 广州副市长林元20日也在不同场合表示,广州的非典(即SARS)疫情已进入尾声,如果不出意外,非典疫情将很快得到控制。

同时,中国媒体近来关于“疫情已经稳定、获控”等乐观报道也越来越多。中新社18日引述中国全国沙斯防治组疫情分析专家金水高说,目前疫情最严重的北京市,5月底、6月初每天新发确诊病例将在10例以下,到6月10日左右,会继续降至5例以下。北京娱乐信报20日引述解放军309医院感染监护科主任易滨的分析说,北京的新发病例有望于6月中下旬降至“零”。

*世卫组织担心

不过世界卫生组织警告切勿遽下结论。世界卫生组织说,它还不准备宣布中国的SARS疫情已经获得纾缓,它担心,按照世卫组织的标准,中国境内感染者数目可能偏低。世卫组织发表声明:“许多专家担心,由于中国对可能病例、疑似病例以及观察病例这三项的分类法,感染的病例数目可能偏低了。”

中国近两周来通报SARS病例遽降,由在4月底、5月初的每天100例左右一路降至过去几天的20例以下,令世卫专家感到怀疑,并担心如此一来会导致民众降低对疫情的防御心理。

中国卫生部新闻办公室5月20日下午公布的SARS最新疫情通报显示,截至20日上午10时,累计报告临床诊断病例5248例,死亡294例,北京新增确诊病例上升为两位数的12例,占绝大部分。世卫驻京办事处发言人对数字表示怀疑,说不知道北京如何能使感染人数急速下降。

世界卫生组织的专家根据对中国北京和其他地方的医院的调查,认为中国一些医生可能把病症程度中等的病例排除在病例统计数字之外,这可能导致报告病例数字减少。专家们认为,这种做法是危险的,因为这样的病人不进行隔离,他们可能会把SARS病毒传染给他人,从而造成新一轮的SARS病扩散。早些时候,中国因隐瞒疫情达数月之久导致香港乃至世界遭殃而遭严重指责。

*北京市民对统计半信半疑

据报导,北京市民对于中国官方的SARS病例统计也是半信半疑。各地查体温、撒消毒水、隔离重灾建筑、追踪疑似病患的活动仍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北京郊区许多地点仍继续限制“城里人”自由进入,当地多数大学仍禁止学生离开校门。

据中央社记者19日发自北京的报导,引述熟悉中国政治运作习惯的人士指出,中国的统计数字一向不可尽信。就SARS而言,目前的统计是兼顾面子与里子的数字,一方面让外界了解部分情况,一方面又不要引起民众恐慌。

他表示,这几天北京虽然新增病例降到两位数、个位数,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其中有的新增病例是直接就确诊为SARS患者,而非由疑似病例转为确诊病例,以SARS传染性之强,一人发病常带倒一片,统计又没有说明新增确诊病例与疑似病例的关系,也没有表明确诊病例所在地、关系人有多少,所以持续下降的数字只能令人半信半疑。

报导说,四月中下旬,从北京返乡的民工至少两百万,其中有多少患病,返乡后又造成多少人被传染,这是很难估算的。但是从北京人被视为瘟神,到各地都被投以异样眼光,有的乡村甚至不让北京车辆和人员进入,就可以知道问题并不单纯。

*《时代》指上海病例真实性成问题

最新一期的美国《时代》杂志(5月26日,Vol. 161 No. 20)也揭露上海继续沿用自定的苛刻诊断SARS标准,使萨斯病例的真实数字成问题。世卫专家一直预计上海的疑似病例会上升,但实际从四月以来数字一直没什么变化。

《时代》的文章指出,上海自定了一套诊断SARS的标准,除看病人有没有SARS的可症状外,还要看他是否到过疫区或接触过SARS病人。一个月前,世界卫生组织专家曾在上海宣称,上海将修改其诊断标准,使之符合国际标准。但两天后,黄浦区一家医院的负责人就接到市卫生局官员的指示,称诊断标准不用改变,“他们说上海仍可以沿用旧的标准,并说这是卫生部同意的”。 黄浦区的医院负责人还说,他被告知世卫组织并不反对上海保持旧的诊断标准。但世卫组织发言人在北京否认了这一说法。

报道指出有两名确诊SARS病人因为隐瞒了到过北京,就被安排到普通病房,而没有受到严格隔离。四月份,有一个到过广东的女商人被诊断为感染SARS,被安排在传染病院隔离病房治疗。而她的父亲和另一个到过广东的患者也被安排在其他隔离病房,但却没有列入官方公布的疫情数字内。官员解释说,父亲只是其女儿的辅助病例,而另一患者则“病情并不严重”。

《时代》引述一位上海的传染病专家说,“我想不是每个人都相信上海和北京一样,有上百的病例被隐瞒了。但如果上海人民对卫生部门在萨斯确诊分类上失去信任的话,他们就将对整个政府失去信任。那就真是场灾难了。”这位专家和其他上海医生已经被当地宣传部门禁止向国外媒体透露任何消息。

*舆论导向,政治风向球?

SARS在去年11月中旬最初在中国广东发现以来,中国当局长期实行新闻封锁,对中国公众和国际社会隐瞒SARS疫情,被认为是造成SARS在中国各地和世界各地扩散的一个重要原因,中国政府因此受到广泛的批评。

回顾中国官方新华网的报导,现在能查到的第一篇关于SARS报导是4月2日发表的,题为“非典型肺炎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第二天卫生部长张文康在中外记者会上说:“我负责任地说,在中国工作、生活、旅游都是安全的”。第一个不同的声音是4月17日发出的:“不得瞒报‘非典’疫情”。三天以后,北京就爆出了张文康及北京市长双双被免职的特大新闻,海外舆论为之哗然。

熟悉中国事务的人士知道,中国媒体的“舆论导向”是官方政策和上层动向的风向球。在北京传出有官员隐瞒疫情的丑闻后,中共新领导层(胡锦涛、温家宝)一度要求各地暂时把促进经济增长的任务放在次要的位置,而将防治疫情作为当前“重中之重的政治任务”来抓。不过,4月26日消失达半个月的军委主席江泽民,首度在上海露面声称“中国控制非典取得了明显成效”之后,中央对地方的指示近期已逐渐变成“一手抓防治萨斯、一手抓促进发展”,“夺取防治疫病和经济建设双胜利”。近日,官员和媒体更开始释放“疫情已获得控制”的信息。5月20日,新华网报导说“中国非典发病高峰已过”了。

消息人士说,在处理萨斯疫情上中央出现严重分歧,江派反对胡锦涛、温家宝坚持将疫情公开化、透明化的开明政策。中国出现“两套班子,两套声音”。目前看来主张隐瞒的江派占了上风。

但专家们认为,隐瞒的做法是危险的,因为这样病人不进行隔离,普通民众则缺乏防范,使SARS病毒更容易扩散,从而造成新一轮的SARS疫情大爆发。

但愿对中国政府再次隐瞒疫情的担忧只是桤人忧天。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