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江主席沦落记

2003-03-22 22:25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美国武器太厉害了,咋又弄出个擒贼先擒王的损招,专门顺着电波打对方统帅,仗以后这么打还象话么,这可好,领导没命,小兵没事,再说这江灾民以后连手机都不敢给祖英、瑞英、至立打了,再想找她们,只能让秘书去叫,又慢又容易泄密,这可怎么办?我急,急,急,哎呀尿都要急出来了。等会,我去去就来,哎,别走哇,以后大概没有多少人再来看我,听我唱歌了,还是你们好,有耐心,有品位,那我现在就给你们唱,我 的 太 阳,我的茉莉花,我的小亲亲,不对,走嘴了,这是我今晚准备唱给祖英听的,不对是至立,哎呀,我都记糊涂了,秘书你快去问一下,今晚到底谁来陪我。你怎么才回来,天都快黑了,去廊坊还是去小河沿了,什么,去酒吧了!算了,我不和你这小人物记较,问清楚了吗,什么,她们今晚都去胡紧掏家去啦,嘿!这些贱人,破鞋(不对,我不成拣破鞋的了),回来,你们别走,就陪我呆一小会,我,我,我,,,算了,我还是找小红、小菊、小林支桌麻将吧,赢个三五毛,心里也痛快痛快,喂,我找庆红,什么,他也去胡家了,还约了肥菊子和黑林子,这,这,这,,,这还象话嘛。心有点痛!得,这么大岁数,犯不着和这帮小赤佬上肝火,我还是回家找野瓶扯蛋去吧。出租,出租,你凭什么不拉我,超重!我给你双份还不行吗,谢了谢了,今天我总算遇到好人啦,让我怎么感激你,我给你唱个歌吧,我 的 太 阳,哎你干嘛往外推我,我都说给你双份了,什么,你宁愿听老聒叫,也不想听我唱歌,真真岂有此理,你不爱听我唱,我偏要唱,我 的 太 阳,,,你们是哪个派出所的,敢来管我,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军委主席,什么!你们就拿这么个破桑塔娜来接我,算了,这回就算给你们点面子,这是什么地方,西城区流动人员收容所!你们怎么敢这样对我,我是军委主席,我是江灾民,什么,光今个你们就抓了四个冒充江泽民进行诈骗的,可我是真的,不信,坏了,我平时根本不带身份证。别着急,别着急,等我给胡紧掏打个电话,你们就知道我是真是假了(叫小掏子派北京军区宪兵来揍你个小日的)。喂,我找胡紧掏,什么他正在向江主席汇报思想,没搞错吧,呕,是搞错了,我在这,他向哪个江主席汇报,他小子不想下牌桌,也用不着找这么个借口,得,都是跟我学的。喂喂,求您再,喂喂,断了。哎哎,你们别急着打我,求求你再让我给野瓶打一个吧,什么,只准打一个,你们不早说,哎呀哎呀,不行啊,我怎么能在你这过夜。我早就知道你们这儿睡地板,还有蟑螂,我爱招蚊子,我最怕老鼠和毛主席了,又说走嘴了,哎哟别打我脸,我刚做完拉皮手术,一打就崩线了,以后再做还得自己结算。行行我在这先忍一宿不就得了,我有钱,一宿200,成,成,给开个发票吧,谁说不是哪,我以前根本不用开发票,可现在他们说财政困难,买东西要报销,都得有发票才行,行行,不给发票也行,您犯不上跟我着急,是不大哥。你们几个起来,给我腾多点地方,什么,还收先来后到钱,我是江灾民,我我我,哎哥几个别冲我瞪眼,我这把年纪可经不起你们一划拉。行,50一个铺位不贵不贵,哎呀,你怎么让我挨着马桶,别别别笔划,我睡还不成睡,唉,长夜漫漫,太阳什么时候才出来呀,我 的 太 阳,哎吆,谁给我头上跩一大头鞋,把我的头型都弄乱了,我的梳子呢,这该死的,什么时候掉到马桶里啦,得来两口吐沫将就将就吧,喝,头还真打得真疼,我晕!!!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