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谁有权指定“接班人”?

2002-09-28 20:38 作者:刘云霞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四年前,当安瓦尔被马哈蒂尔以腐败罪投进监狱的时候,我就以这个标题写了一篇文章投到好几家报社去,但他们都没敢用,他们笑着说,“这个标题有点太那个了”,一个朋友还对我说,不能你自己辞职了就不让我继续在媒体混点饭吃罢?后来我一想,也是,这样敏感的东西谁敢发呢?

四年后的今天,当我面对关于中共十六大的一天比一天汹涌的猜测的时候,我又想起了我那时候写下的文章,我觉得在这个时候,更需要我们中国人出来问一问这个问题了:谁有权指定“接班人”?!

当然,我问这个问题,并不是出于对胡锦涛的反感、恶意、反对或者什么,这个“不是出于”也不是我害怕胡锦涛真的掌权以后自己会怎么样。这个“不是出于”,是因为,第一,我对胡锦涛这个人并不了解,我不知道他都做了些什么对人民有利的事,同时我也不知道他做了些什么对人民不利的事;第二,我不知道胡锦涛真的掌权以后会怎么做,他会不会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他会不会是另一个独裁者?关于这些,像我等小民是无法知道的,所以,我并不是因为反感胡锦涛才提出谁有权指定“接班人”这个问题的。

我为什么要质问谁有权指定“接班人”这个问题呢?四年前,最初我是觉得安瓦尔比较无辜可伶,稍懂一点政权游戏的人谁会不知道他的“接班人”被取消,跟什么腐败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只是,安瓦尔让那个当初指定他的人开始对他不满意、不放心罢了。后来,我在《南方周末》上看到一幅令我改变了同情与伶悯心的照片,照片上的安瓦尔正小心翼翼地为马哈蒂尔弹去身上的烟灰。那一刻,我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安瓦尔其实不值得可伶!事后,当我从其他的传媒中得知先前的马哈蒂尔与安瓦尔曾经是“情同父子”的关系时,我更对自己曾无知地可伶他而感到脸红──曾几何时,安瓦尔像林彪那样对马哈蒂尔忠心耿耿,这个昔日的激进学生领袖为了自己的前途一跃而成为被马哈蒂尔十分器重的助手、“儿子‘;曾几何时,安瓦尔像林彪那样,觉得自己羽翼渐丰,他再也不想这样低三下四地活下去了,他要得到属于自己的权力……马哈蒂尔也在纳闷:当年那个唯唯诺诺的跟屁虫怎么一下子变得强大了起来,不听使唤了?马哈蒂尔为自己身边的人不能够效忠而愤怒,到安瓦尔,已经是第几个没良心的“接班人”要造反了?从安瓦尔的“不忠”到马哈蒂尔的不仁,让我想到:这些不都是因为“接班人”而惹起的祸端吗?凭什么,一个人就有权指定自己的“接班人”呢?

当然,凭的是独裁!

看看世界历史上的权力交接,只有独裁者才会搞什么“接班人”这一套。也许各位要问,为什么独裁者这么热衷于搞什么“接班人”这一套呢?要说明这个问题,我先要声明我的知识有限,以我有限的知识来解释,那就是:独裁者因为害怕自己一旦失去了权力,会被审判!丢掉了权力在很多的时候,就等于是丢掉了自己和家人、亲信、走狗的性命,关于这一点,历史也早就向我们展示过了。所以,大多数的独裁者在位的时候,都必须为自己选定一个靠得住的、能够继续听信自己的“接班人”,这一点,只要我们好好领会一下“你办事我放心”就可以了──独裁者得放心才行!当安瓦尔不想再当奴才的时候,他的“接班人”的位子就保不住了,事实就这么简单。

没有了独裁,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会存在什么“接班人”这样丑陋的一个词汇。“接班人”,仅仅是这样的几个字、这样的一个词汇,一个国家就会在黑暗中继续苦难地生存,一个国家的人民就会在黑暗中继续苦难地挣扎,“自由”与“民主”,“文明”与“进步”这样的词汇都会因为这样的一个丑陋的词汇而消亡。只要还有“接班人”存在,法制与法治都是不可能实现的,公正、公平与平等也都是不可能存在的,“接班人”是一个诞生在暗箱操作中的“怪物”,这个“怪物”专门噬食自由民主与公正,这个“怪物”只对“独裁”这两个字感兴趣。

为什么,在世界进步到了今天的时候,还会有人要那么不知廉耻地去指定什么“接班人”,去为自由民主的世界主流造就出一个“怪物”来呢?谁,谁有权逆世界潮流去指定“接班人”?(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