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你坦白从宽——我判你死刑!!!

2002-05-05 07:13 作者:陈少文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中国公、检、法司法机关的每一个拘押所里,无不在南墙上张贴上一条醒目的大标语:“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条被共产党司法机关奉为金科玉律的攻心政策,其实,在老百姓眼中只是一出骗人的把戏罢了。早在建政初期,毛泽东发动三反五反运动中,那些所谓的“现行反革命份子”曾把它篡改成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最多半年。”,因此,在这条攻心政策的背景下,神州大地到处冤案如山。犯人只要“坦白”,不仅可以获得自身的人身自由,而且可以打击、报复自已的敌人。在人治大于法治、人权没有得到切实保障的情况下,这条政策无异于暴力强奸犯对一个无助的幼女说:“你给我玩玩,我给你快活,给你金(精)子、给你后代。”

于是,在我的家乡,就演出了一幕令我和我的朋友悲痛欲绝的人间惨剧。

要不是朋友打电话来,我还不知道李解平今天要被人民法院判处死刑。李解平是我的一个邻居。他的父亲从小和我一起长大。我知道他天性善良,乐于助人。由于一次偶然的机会,为解救一个三陪小姐免遭性侵害,他在滚石舞厅把市人民政府市长办公室秘书打成了一团麻花,造成轰动全市的“攻击三个代表大案”。

事发后,李解平四处逃亡,东南西北地躲避公安的搜捕。由于人犯迟迟不能抓拿归案,司法机关无法进行法律程序。共产党内的人民公仆们如坐针毡:强大的国家机器,竟然抓不到一个小小的老百姓,颜面何存?因此,市人民政府公然在2001年10?5日发布《敦促逃犯投案自首的通告》,在光天化日之下向犯人及其亲属承诺:一切刑事犯罪份子在12月30日前主动向公安、检察机关自首、坦白的,该判死刑的可改判无期徒刑,该判20年的可判15年。

公安来了,检察院来了,人民政府的官员也来了。他们郑重地对李解平的父母做出决不杀李解平的保证,其前题是:主动投案、坦白从宽。李解平的父母亲见到儿子有了一线生机,于是,千方百计打听儿子的下落。在花尽了所有积蓄之后,他们终于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寻到了李解平。2001年11月28日,李解平由父母和兄长陪同到市公安局自首。

后来,我的朋友在电话中痛心疾首地告诉我:“政府骗人!司法骗人!!三个代表骗人!!!是我害了解平呀。”因为,就是这位朋友“出卖”了李解平,向他的亲属提供他的下落,才使他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他在电话里失声大哭的情态我虽然无法看见,但那种凄厉的哭泣声,决不是一个大男人所承受得了的。

法院是庄严肃穆的。道貌岸然的法官与威风凛凛的法警们,在鲜红鲜红的国徽下显得格格不入。由于我来迟了,宣判已经结束。一走进阴森森的审判大厅,就见到李解平的父母和兄弟姐妹在大厅里的前台围住了主审法官,责问政府为什么不守信用,法院为什么不按政府通令从事审判。

这位主审法官的修身养性,倒还颇有些大家风范。他对犯属的怒发冲冠的行动不忿不怒,并且尽量安慰李解平的亲人。不过,我还是听出了弦外之音:“你们的儿子爱打抱不平,我们理解;见义勇为举动,我们敬佩。但你们的儿子杀的是市长的亲信,打狗还要看主人嘛!这是市长的最高指示哟。”(法官原话,笔者一字不改)

我不知道法官所说的主人是什么意思?但我知道中国几千年来,俗称地方官僚为百姓的父母官,在封建残暴的时代里,官要民死,民不得不死,父要儿亡,儿不得不亡。这种惨痛的事实竟然还盛行于共产主义的中国,实在让人感到莫名的悲哀。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是主子们玩的一种智力游戏,也是共产党司法机关所设的一个陷井。从李解平事件中,我不仅更加明白了这个道理,也更清楚了共产党的本来面目。

民主论坛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