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你坦白從寬——我判你死刑!!!

2002-05-05 07:13 作者:陳少文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中國公、檢、法司法機關的每一個拘押所裡,無不在南牆上張貼上一條醒目的大標語:「坦白從寬,抗拒從嚴」。這條被共產黨司法機關奉為金科玉律的攻心政策,其實,在老百姓眼中只是一出騙人的把戲罷了。早在建政初期,毛澤東發動三反五反運動中,那些所謂的「現行反革命份子」曾把它篡改成了:「坦白從寬,牢底坐穿,抗拒從嚴,最多半年。」,因此,在這條攻心政策的背景下,神州大地到處冤案如山。犯人只要「坦白」,不僅可以獲得自身的人身自由,而且可以打擊、報復自已的敵人。在人治大於法治、人權沒有得到切實保障的情況下,這條政策無異於暴力強姦犯對一個無助的幼女說:「你給我玩玩,我給你快活,給你金(精)子、給你後代。」

於是,在我的家鄉,就演出了一幕令我和我的朋友悲痛欲絕的人間慘劇。

要不是朋友打電話來,我還不知道李解平今天要被人民法院判處死刑。李解平是我的一個鄰居。他的父親從小和我一起長大。我知道他天性善良,樂於助人。由於一次偶然的機會,為解救一個三陪小姐免遭性侵害,他在滾石舞廳把市人民政府市長辦公室秘書打成了一團麻花,造成轟動全市的「攻擊三個代表大案」。

事發後,李解平四處逃亡,東南西北地躲避公安的搜捕。由於人犯遲遲不能抓拿歸案,司法機關無法進行法律程序。共產黨內的人民公僕們如坐針氈:強大的國家機器,竟然抓不到一個小小的老百姓,顏面何存?因此,市人民政府公然在2001年10?5日發布《敦促逃犯投案自首的通告》,在光天化日之下向犯人及其親屬承諾:一切刑事犯罪份子在12月30日前主動向公安、檢察機關自首、坦白的,該判死刑的可改判無期徒刑,該判20年的可判15年。

公安來了,檢察院來了,人民政府的官員也來了。他們鄭重地對李解平的父母做出決不殺李解平的保證,其前題是:主動投案、坦白從寬。李解平的父母親見到兒子有了一線生機,於是,千方百計打聽兒子的下落。在花盡了所有積蓄之後,他們終於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烏魯木齊市尋到了李解平。2001年11月28日,李解平由父母和兄長陪同到市公安局自首。

後來,我的朋友在電話中痛心疾首地告訴我:「政府騙人!司法騙人!!三個代表騙人!!!是我害瞭解平呀。」因為,就是這位朋友「出賣」了李解平,向他的親屬提供他的下落,才使他走上了一條不歸路。他在電話裡失聲大哭的情態我雖然無法看見,但那種淒厲的哭泣聲,決不是一個大男人所承受得了的。

法院是莊嚴肅穆的。道貌岸然的法官與威風凜凜的法警們,在鮮紅鮮紅的國徽下顯得格格不入。由於我來遲了,宣判已經結束。一走進陰森森的審判大廳,就見到李解平的父母和兄弟姐妹在大廳裡的前臺圍住了主審法官,責問政府為什麼不守信用,法院為什麼不按政府通令從事審判。

這位主審法官的修身養性,倒還頗有些大家風範。他對犯屬的怒髮衝冠的行動不忿不怒,並且盡量安慰李解平的親人。不過,我還是聽出了弦外之音:「你們的兒子愛打抱不平,我們理解;見義勇為舉動,我們敬佩。但你們的兒子殺的是市長的親信,打狗還要看主人嘛!這是市長的最高指示喲。」(法官原話,筆者一字不改)

我不知道法官所說的主人是什麼意思?但我知道中國幾千年來,俗稱地方官僚為百姓的父母官,在封建殘暴的時代裡,官要民死,民不得不死,父要兒亡,兒不得不亡。這種慘痛的事實竟然還盛行於共產主義的中國,實在讓人感到莫名的悲哀。

「坦白從寬,抗拒從嚴」,這是主子們玩的一種智力遊戲,也是共產黨司法機關所設的一個陷阱。從李解平事件中,我不僅更加明白了這個道理,也更清楚了共產黨的本來面目。

民主論壇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