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模特比赛黑幕重重

2002-02-11 18:26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前日上午,刚下火车从南宁来到广州的本届大赛冠军张辉,在大赛组委会常务副秘书长刘辉的陪同下,接受了本报的采访。

19岁的张辉来自哈尔滨,是哈尔滨师范大学的本科生,曾获得新丝路模特大赛“十佳”称号。在本次大赛的选拔赛中,他先后夺得了黑龙江赛区及东北赛区的冠军。

他向记者披露了大赛中发生的一些令人咋舌的“内幕”--

记者:你拿到总决赛的冠军后,出现了一些对这个结果的非议,你的心情是否受到了影响?

张辉:这是很正常的现象。因为每个参赛选手都抱着拿大奖的心情而来,但僧多粥少,拿不到奖的自然会觉得失落,出现这样那样的非议也就不足为奇了。大体上,我的心情不会受到什么影响。

记者:假设非议过你的这些人出现在你面前,你会以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他们?

张辉:我会心平气和地面对……记者:如果是你名落孙山了,你又会以怎样的心态去面对获奖者?

张辉:在心里我肯定不服,但嘴上不会乱讲---能获奖的人肯定会有他自己的优势和理由。自己拿不到奖或许是因为自己实力不够或是表现失常,总之,我更会从自身寻找原因。

记者:你认为自己夺冠的优势在哪里?张辉:(沉思片刻)主要是我的形象比较阳光、健康,适合做广告模特吧!而有的选手……看上去太……另类……也太……“古惑”,不入社会的主流。这与广告模特的公众性要求是不符合的;而且,我是哈尔滨师范大学的本科生,素质也比一些人要高;在身高方面,我在所有的选手中是数一数二的,也占一定的优势。

决赛前,我不像有些选手那样经常出去玩,而是每天坚持健美锻炼,几乎每晚都去。所以,在总决赛中的临场表现很好,把自己最好的方面都展示出来了。能获得冠军应该说是偶然中的必然吧!

记者:你刚才说有的选手外出“玩”,都“玩”些什么呢?

张辉:他们大都去酒吧之类的地方……

甚至去“High”(吃摇头丸)!

记者:大约有多少人在“High”?你是怎么知道的?

张辉:……几个吧,当事人自己都在说。

记者:我在南宁采访时,听到有人私下里议论说“某某选手来路不正”,你们选手中也有这种传闻吗?

张辉:这种全国性的大赛是一种大型的社会性活动,选手来自四面八方,可能也有三教九流,会有一些那样的。

私下里,有个别选手被别人称为“鸡”或“鸭”,我听说有个别人是……从事“特殊行业”的。

记者:如果传闻属实的话,你认为这种现象与大赛的规则是否会有冲突?

张辉:当然有冲突啦,毕竟是全国性的大赛,影响很广,而且会损害模特业的形象,使广告模特界的发展受到阻碍。做模特应该表里如一、内外兼美。

女模特不敢回房睡觉

记者:有没有选手关心的不是锻炼、提高个人素质,而是想着通过其他“方式”去获奖?

张辉:有些人根本就不去准备广告小品,而是经常去和一些“自称是有生杀大权”的人套近乎。

记者:在比赛期间,有没有谁传出过“桃色绯闻”?

张辉:所有的选手和工作人员都知道某赛区领队的事。事情是这样的:有一晚,这个男领队喝醉了,而刚好女选手去找他借东西,领队就问女选手的宿舍有没有人,女选手说没有,他便到她那里开始聊天,然后就往床上一躺睡了。和女选手同宿舍的选手回来看到那男领队睡在她的床上,就不敢睡,来到我们的宿舍……

采访结束后,记者问刘辉:“大赛期间出现了这么多的‘事情’,你们组委会是否向总决赛的承办者---执委会反映过?”

刘辉说:“快别提这事了!我们组委会事先就准备好了大赛的纪律、准则,明确了批评教育、取消参赛资格等惩罚措施,可惜执委会都没有去执行,更把形成书面文字的文件压住不发。有一天,我与大赛秘书长宋云一起去突击检查,发现有些女选手和男领队都不知去向了。我们就此事要求执委会向刘志荣汇报,但他们反而造谣说我们借查房的名义骚扰女选手!刘志荣后来公开说,若以后再有人查房,你们就打110报警。我们真的无可奈何了,也无法再查房了。”

最后,刘辉说:“就这样,组委会渐渐地被‘剥夺’了对大赛的领导权和控制权,大赛也搞成了如今这个样子……”

来源:羊城晚报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