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上梁不正下梁歪 南京一贪官的司机敛财也有道

2002-01-11 03:56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本文所报道的这个司机没有任何官衔,捞起钱财却不亚于贪官。他开始时是贪官身边的一名“观众”,很快就成为了一名“出色的演员”。几年来靠着贪官这棵“大树”共捞取钱财近20万元,近日他因犯职务侵占罪被判刑一年。个中教训不得不让人深思……

杨克立就是在这里栽进去的

在南京,提起南京奶业集团公司原董事长金维芝,没几个人不知道的。因为南京奶业集团是国家龙头企业,南京市民所喝的奶大多来自该集团。金维芝作为这个集团的一把手,享受国家副厅级待遇,被称为“金陵奶王”。不幸的是,因涉嫌经济犯罪,2001年金维芝被当地检察机关查处。检察官在办案过程中发现,金维芝的司机杨克立靠着他这棵“大树”,几年来共捞取钱财近20万元。

当上“金陵奶王”的轿车司机后,见他大把大把地捞钱,杨克立的心里越来越不平衡

1980年,25岁的杨克立(化名)到南京市牛奶公司工作,由于杨克立聪明好学,很快就掌握了驾驶技术。在杨克立开车的十多年里,南京市牛奶公司也走过了风风雨雨,一步步发展壮大,成为拥有万余名职工、多家分公司的南京奶业集团公司。这家国有大企业的董事长金维芝,被称为“金陵奶王”。1996年上半年,金维芝点名要杨克立做他的轿车司机。这可是一个多少人求之不得的美差呀,杨克立高兴得合不拢嘴。

然而,风光一阵之后,杨克立就知道这碗饭也不是好吃的。作为拥有多家分公司的国有大企业的一把手,金维芝上班“日理万机”,下班也难得清闲,天天驱车跟着领导跑,下班回家往往是深更半夜。双休日、节假日别人可以与家人团聚,他却不能。大年三十的夜晚,杨克立也多是陪着金维芝在酒店宴会上度过。

杨克立这种敬业精神深得金维芝的赏识。金维芝是个麻将迷,胃口特别大,每场输赢均在数千元乃至万元以上。一般情况下他赌博时是不带外人的,但有一个人除外,那就是杨克立。

和金维芝呆在一起的时间越长,杨克立便越觉得心里不平衡。自己天天辛辛苦苦地跟着他,没日没夜的,年收入却不过万余元,领导一场麻将就轻松捞回来了。有时下属送领导的一个红包就比这多得多。他觉得太不公平了。

“金陵奶王”金维芝除了打麻将以外,还有一大爱好--好色。在落入法网后,金维芝供述了他的“情妇逻辑”:“像我这样级别的领导干部就应该有几个情人。这不仅是吃饱喝足以后的生理需要,更是身份的象征,否则,别人会打心眼里瞧不起你。”这让常伴其左右的杨克立生出很多不平与感慨:“钱钱钱!我也要想方设法捞些钱!”

想找一把手,得过杨克立这一道关,杨克立开始“雁过拔毛”地敛财

金维芝有两部手机:自己随身带的那一部用于“私事”,号码保密,只有家人、情妇等极个别的人知道;用于联系工作的那部手机,号码是公开的,由杨克立保管。

在杨克立看来,接手机也是一项权力,只要将其用好,还是能转化为效益的。经过一番琢磨,他打定了主意,开始了“权钱交易”。对那些有油水可捞或自己看着“不顺眼”的人打来的电话,杨克立或“截留”下来根本不传话,或在金维芝面前恣意“参上几本”,让对方在金维芝面前难堪。如此一来,谁还敢怠慢他?更有甚者,一些人为了能及时和金维芝联系上,还对他这个司机送钱送物。杨克立这个司机几乎成了集团的“二把手”。

南京一家广告公司的经理陈某是金维芝的老乡,几年来两人过往甚密。可他想找金维芝,也得过杨克立这关。然而,仗着和金维芝的老关系,陈某起初并没把他这个开车的太当回事儿。杨克立对此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决定给他点颜色看。1998年5月的一天晚上,陈某两次打通金维芝的手机后却都被杨克立告知:“金总正忙,以后再说吧。”而他在电话这端明明白白听见金维芝打牌时大声吆喝的声音。

领教了杨克立这个特殊司机的“厉害”后,陈某“老实”了许多。过了段时间,他将一部价值2000多元的手机送给杨克立后,又给他报销了2000多元的消费发票。1998年9月,杨克立家里搞装修,陈某又不辞劳苦地给他家送去3台空调,价值1.2万多元。1999年春节,陈某又给杨克立送去一部价值5000多元的新款手机。杨克立去香港接金维芝时,陈某又忙不迭地给他送上4300元“差旅费”和6000元港币“零花钱”。此后不久,杨克立去新疆办事,陈某又给他报销了2000元“招待费”。

杨克立也不是不讲“情义”之人。有了这些“感情基础”,杨克立对陈某格外殷勤照顾,最明显的变化就是此后他每次再找金维芝时,很少听到“金总正忙”之类的答复了。

南京某私营公司负责人朱某因为与南京奶业集团公司有不少业务往来,经常和金维芝联系。但他的遭遇和陈某基本相似,解决问题的方法也大致相同。1999年春节前,杨克立找到朱某说:“快过年了,我手头缺钱花。”朱某硬着头皮给他报销了5000元的发票。1999年4月,杨克立又拿了3000多元的发票找到朱某说,“这是为金总办事花的钱,你给解决了吧。”1999年6月,朱某和金维芝、杨克立一起到澳门游玩时,给了金维芝一些“零花钱”。怕杨克立心里不平衡,朱某又掏出2000元港币递给他说:“给你打牌,无论输赢,钱都归你了。”

作为“回报”,杨克立多次在朱某面前说“金总对你印象不错”之类的话,对他找金维芝的电话也能及时转达。弄得朱某“感动”之余,于2000年春节前主动对杨克立说:“你拿1万元发票过来,我给你解决。”

1999年9月,朱某开玩笑说自己炒股挣了十几万元钱,杨克立听说后追着他要求“请客”,朱某被逼得没办法,只得掏出1万元给杨克立。

据朱某介绍,杨克立作为金维芝的司机没少沾主子的光。1999年下半年杨克立买了套140多平方米的房子,总价值55万元。金维芝竟让朱为杨克立支出18万元的首期付款。

奶业集团有十多个下属企业,其中一些企业的负责人想方设法要和金维芝“走得近一点”。杨克立摸透了这些人的心理,于是从“巧取”发展为“豪夺”,对下属企业大开狮口。

1998年下半年,已经有好几部手机的杨克立以“老婆要手机,我的手机也坏了”为名,到一家单位要求“解决”,对方推了几次推不过,只得给了他7000元钱。1999年杨克立家搞装修,杨克立到处放风要“换彩电”。没多久他便拿了张发票,到奶业公司下属的商贸公司换回了8000元现金。

每年春节前后都是杨克立“收获的黄金时节”,有空的时候他总要仔细地将“应该表示”的人梳理一遍,避免放过任何一个“漏网之鱼”。2000年春节后,他没见到仙林农场的某位书记,竟主动找上门去“看望”他。这位书记当然是个“明白人”,当场掏出1000元钱塞给杨克立说:“春节前我生病了,没见到你,什么东西也没买,就给你这点钱,表示一下心意吧!”

家里缺什么,杨克立就到玄武饭店购物中心去拿,当然费用都记在集团公司的账上

为了“工作需要”,金维芝在南京玄武饭店定了一套长期包房。从1998年起,杨克立这个司机便全权代理金维芝在玄武饭店签单结账,这让他猛然发现了另一条“致富捷径”。从那时起,家里缺什么,他就到玄武饭店购物中心去拿,当然费用都记在集团公司的账上。

1999年2月,杨克立全家约上本集团公司的同事吴某全家到玄武饭店吃饭。酒足饭饱之后杨克立一高兴,让大家“想要什么尽管去饭店购物中心拿”。吴某拿了价值2500元的东西,杨克立则拿了3500多元的东西。

在这一次次占便宜过程中,杨克立的胆子越来越大,胃口也越来越大。1999年底,他在玄武饭店以“业务招待费”为名签了3000元现金出来,2000年8月又在玄武饭店支了部分现金用于个人消费。有一天,他竟趁为单位结账之机故意多付1.1万元给玄武饭店,之后又将这笔钱用于个人消费。

几年来,杨克立全家都是玄武饭店的常客:他妻子出车祸住院后,亲戚到医院照料,夜晚回家不方便,他就带领亲戚到玄武饭店开房住下;请小姨子吃饭,他也是动辄去玄武饭店;逢年过节,走亲串友,他总要到玄武饭店去拿一些高档烟酒送礼……

一个贪婪的司机为何会轻易得逞?如果他当了官还不知会怎样贪?幸亏他不是官,否则……

编后:俗话说,“上梁不正下梁歪。”有金维芝这样的“领导”,必然就有杨克立这样的部下。前一段时间,针对一些秘书、司机等领导身边人胡作非为的现象,有关部门明确提出“领导干部要加强秘书的领导和管理”。可是,当某些领导干部本身就是贪官时,如何让他们“领导和管理”别人呢?可见,贪官们的“家奴”之所以敢于善于巧取豪夺国家的钱财,关键还在于对贪官缺乏有效的监督管理!


摘自生活时报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