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恐怖主义与国家恐怖主义

2001-11-10 08:21 作者:野夫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公元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一日,是一个恐怖的日子。这一天,美国人民受到了恐怖分子战争规模的野蛮屠杀,世界史将在此处被加上血色的惊叹号。这是一个令人愤怒与悲伤的日子,只要具有基本的人性与良知,都会为成千上万被屠杀的同类而感伤。这种人类能的感觉,超越了种族、地域、贫富与意识形态的鸿沟,使我们站在纳粹集中营前为陌生的犹太人落泪,使我在金边“罪恶馆”中,因为对一双双受害者的眼睛而哭泣!只因为他们是我们的同类!

令我羞愧的是:有一些同胞在网上的发言,完全背离了人性的原则,虽然网络是个自由的世界(在中共国是某个方向自由),但发言不应该忘记自己的生物学特性:人类的本性。你们可以将这次恐怖主屠杀事件归咎于美国的“到处干涉”;可以将拉登美化成“民族英雄”,就像“中青报”、网易、新浪的一些“介绍”一样;甚至还可以欢呼雀跃,就像整死一个或一批“黑五类”后举行的“全民”庆祝一样;因为你们有欢呼的自由,有选择自由与充分的“言论自由”。 但是,如果将组织这次罪恶屠杀的主谋栽在美国政府或“极右翼好战分子、犹太极端分子”头上,却是一大失策。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信奉共产主义并由共产党执政的国家,才可以通过革千百万“坏人”的命来“谋幸福、谋利益”,就像“大跃进”时用被饿死的几千万农民的口粮去出口换汇,买进黄金赚钱一样。在这个充满政权恐怖的国家里,人命贱如草芥,利用或牺牲国民的生命来换取统治者或统治集团的利益,是“正确的、及时的、完全有必要的”!任何违背人性或反人类的罪行,只要沾上利、权二字,就是“正确的、及时的、完全有必要的”了!而在一个存有基本人性与社会道德基础没有完全崩溃的社会制度下,任何政府也没有权力或胆量向自己的人民展开恐怖攻击,更别提以屠杀上万名无辜者来捞取“政治好处”了。

这并不关领导者道德与智谋高下,而是从小的教育与生活环境薰陶所致。他们的老师从不去教育学生仇恨或歧视另一部分人类,也不奖励“举报”或“大义灭亲”。在这种自由、仁爱环境中成长的人,出个别恶魔式人物不能避免,但出现一批恶魔、屠夫甚至政府集体犯罪可能性极微,以至不可能。因为他们的政府从产生到运作,都在国民控之中,没有终身制与一党专政的保护,只要对国家和人民不利的事,在谋划与执行之中,随时都面临被揭露与制止,策划者及执行的帮凶,都会受到惩罚,水门事件就是最好的例子。

民主社会的政治家们,面对自由而主动的舆论监督、强大到足以制衡或推翻政府的反对党与掌握政府生存权的选民,手中没有只效忠于统治者个人的军队,也没有几十年“教育、培养与造就的”世袭式官队伍,纵有一肚皮祸国殃民的“阳谋”,也根本执行不了。即使他们逞于一时或一届,也难逃人民的审判与追究。在社会舆论、道德的制和法律威慑下,每一个官员都不敢肆无忌惮地与人民为敌,更遑论用上万人命来为自己的“政策”找借口,这是再明显不过的事实了。

“阴谋”论的制造者,或质疑美国政府在受到攻击后各指挥、救援机构表现出的度协调与负责,或指证其“有组织、有准备的”救灾工作效率是“早有预谋”的是“为攻击而准备的”,并以此来影射、暗示此次事件的幕后主谋就是美国政府或中情局或犹太人,不仅令人齿冷,还发人深省:难道美国政府面对突发事件的高度应变能力与有组织、有准备的救灾行动错了吗?每年发生在中共国的各类灾难不胜枚举,为什么中共国政府不能变得有组织、有准备地开展救灾工作,将人命损失降到最小?是不应该还是不愿做?为什么每有灾难发生,当地政府并不忙于救灾,而是全力以赴地封锁消息,堵截媒体?这正常么?两个国家,两种截然不同的“高度应变能力”和应变方式,您希望中国是那一种?难道我们要美国政府象中共国政府一样,将伤亡几十万人口的云南大地震当作“国家机密”掩盖三十年?或是象广西省政府对待“南丹惨案”那样,来个矢口否认,甚至以“控告”或跟踪、威吓的手段来封锁消息,让几百个冤魂成为“永远的谜”?或象贾庆林担任福建、厦门大员时,面对“远华走私”这样一个“连路边卖豆花的小贩都知道”的犯罪大案那种若即若离的暧昧态度?

这些在中共国极正常的人与事,在美国却是不允许也不会发生的。因为,这种政府在民主社会中将没有立锥之地,立即就会被人民推翻。“阴谋”论者用莫须有的手法和无限想象力鼓吹的“真相”,就像他们自己所说得那样:“恐怕永远都是个谜”。但他们这种无中生有的作风以及栽赃陷害的手法,却与中共国政府的一贯表现非常对号。

中共国政府支持下的缅共、寮共、马共、印尼共产党和菲共、泰共、日本赤军都是恐怖分子,中共国为这些恐怖分子设立军训基地,提供培训和活动经费,甚至在中国大陆为他们架设广播电台,让他们利用中华土地进行针对自己国家的煽动、暗杀、爆炸等恐怖活动。直到今天,这些受各国政府通缉的恐怖分子还住在中共国为他们提供的安全场所养老,这是尽人皆知的事实。连制造“江南命案”,杀害台湾自由记者的台湾竹联邦,在台湾不好混,也迁入大陆发展,并受到中共国警方的保护。中共政府为什么对这些臭名昭著的恐怖分子情有独钟?因为中共国就是在暴力、血腥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他们相信:只要让民众生活在不可预期的恐怖中,民众就不敢反抗,不敢议论与批评。

我们对中共恐怖行为的描述并不存在中共所谓的意识形态偏见,人们可以从中共官员的一系列“国家行为”中找到更多的证明:广西官员、河南、陕西警察在强奸民女不遂时,有的直接用汽油把受害人烧死;有的以“卖淫”的罪名将处女抓进警察局殴打、脱衣服、抠阴部、烧乳房直到逼得受害人跳楼!对他们在闹市枪杀民众,将幼童活活淹死、强奸幼女、开设国营娼馆、滥捕百姓卖作娼妓、奴工,抢走农民的活命粮!既使罪行被公诸天下,还能够逍遥法外的唯一合理解释就是:他们受到中共国政府的庇护。这一切,就是为了要制造一种恐怖,让人民害怕,让人民俯首听命。逼得尚伟丽们含恨跳楼都不敢反抗的罪魁,就是中共国政府和它推行了几十年的恐怖专政。这些受害者的父母亲朋都在中共国警察、中共政府的控制之下,反抗只能招致更严重的株连与迫害,这方面的例子已经太多了。因此,中共国人在面临饿死或被冤死、整死的悲惨事件中,往往采取默默就死来保全自己的家庭和亲人。

中共国政府能维持到今天,正是利用了人民的恐惧心理,推行国家恐怖主义的结果。这与其它恐怖主义分子所采取的暗杀、绑架,在指导思想和行事手法上都如出一辙,所不同的是,死于中共式国家恐怖主义行为的民众,已超过一亿,而狭义上的恐怖分子在组织能力、犯罪规模或犯罪经验上都比中共国政府低档了许多,故东南亚的恐怖分子才会来中共国接受培训。

抛出“阴谋”论的人,实际是在利用中共国政府与恐怖分子的特殊渊源大做文章,他们表面上指证恐怖攻击来自美国政府内部,但效果上却是将嫌疑引向中共国政府,因为熟悉民主社会权力机制的人知道:美国政府中的任何人都不会也不敢或没有能力去制造这种惊天血案,如果一定要将“具有高度组织能力,又具备高级军事指挥水平”的“政府”找出来,人们定会想到一向偏爱恐怖手段的“政府”是谁,又是谁在研究所谓的“超限战”!

传播与鼓吹“阴谋”论的人大概有三种:一、笨拙的网络特务,他们急于为主子洗刷往日勾结、资助恐怖分子的劣迹,以中共国政府自己惯用的手段来编造离奇故事,以图把水搅浑,但却阴差阳错地把“阴谋”、与策划的帽子,大小正合地戴到了他们自己及其主子的头上。二、中共国社会的混乱,给一些“红五类”创造了机会,他们又要把那具沾满人民鲜血的僵尸包装后抬出来骗人了。他们一会喊爱国,一会要打超限战,一会又要坚持共产主义,目的只有一个:保住祖上传下来的既得利益与特权。这些从小就受到毒害教育的官家子弟,由于经年累月地目睹家人怎样陷害、欺骗百姓,把美国发生的事件,按照中共国式运作内幕来演绎,却忘记了政府机制、社会文化背景的差异。第三种人最恶心,就像那位警告高瞻:“不要忘记你是黄皮肤、黑眼睛的中国人”的公安一样。他们平时信奉与执行恐怖主义,将各种毒刑、暴政施加于中国人身上,以残害黄皮肤、黑眼睛的中国人为天职。每到临阵之时,又在网上鼓动、制造“民意”,妄图让被他们荼毒的百姓当人肉盾牌,将受骗百姓绑在他们的战车上充当炮灰。

但这次无论他们怎样搅和,这潭水恐怕是搅不浑的了,真相在不久的将来必然会大白于天下。当我获知美国遭到恐怖攻击时,已是十三日,正和一位朋友在下棋,初闻之下,简直不敢相信恐怖分子敢对世上最强大的美国发动恐怖战争,但是平静下来后,不禁释然:用人性解释不通的事,往往用兽性可以找到答案。

有一些国外人士对中共国网上支持本拉登的言论极为愤慨,甚至怀疑到中共国政府与阿富汗的交往上来,认为中国与美国遭袭击有关系。我个人认为,中共国对国际恐怖组织的支持与资助,和此次美国遇袭是两回事,在中共国政府里,那些满嘴道德、原则的官痞、党棍们是最没有原则与信仰的,为了个人利益,他们连爹妈都可以卖。他们从中国人身上榨取的脂血,全存在了美国银行,家人子女也揣着美国护照,与美国为敌,无疑是自断后路,袭击美国?他们会吗?虽然他们平素鱼肉人民、迫害批评者、枪杀爱国者时从不手软,但在与洋大人打交道时,从来是一副奴颜婢膝的模样,这从中共国这几十年对苏、越、印、缅、朝签署的一系列卖国划界条约就可以看出,袭击美国,他们敢吗?他们往日里鼓动的“爱国”或“民族主义”,充其量是转移民众视线,掩盖官、民矛盾的遮羞布,怎能当真!

去年,印尼暴徒杀我侨胞、辱我姐妹时,香港、台湾、澳门及美、加华侨愤怒声讨,中共国政府却噤若寒蝉,仅在很久以后才表示“关注”?!但随后又给印尼几亿美元做“关注”的补偿费!大使馆挨炸、中美战机相撞、日本吞占钓鱼岛,中共国政做府了些什么?他们又敢做什么?照会、照会复声明,不过是做给国人看的欺骗姿态而已。该割不该割的领土,在一纸纸“友好”条约的遮羞布下“咸与友邦”矣!抗敌保家的木刀,不过是连鞘雕琢的道具而已,一时三刻,如何敢动?有笑话称:某首领出国,秘书劝其熟背讲稿,以免念错。彼笑曰:“某出国只备一物足矣。”秘书惊问何物,曰:“笔。凡洋人拟定条款,吾只照签便了,何可多言!”在这些人格扭曲的腐败官僚把持下的中共国政府,虽然对外患有先天性软骨症,却一向以第三世界的天然领袖自居,用国家资源来广结天下匪类,与一帮臭味相投的独裁、流氓、恐怖政权呼应唱和,想过把领袖瘾。谁知这次交友不慎,差点惹上世界头号强国,虽然一再声明加合作地洗清自己,却不免面色苍白,灰头土脸。

为了给主子争回面子,网络鹰犬们只能再次祭出“民族主义”的法宝来舞弄一番,以显示美国人受到攻击是罪有应得。但他们的错误估计,却令主子大感惊慌,以致拍马屁拍到了马蹄上,备受呵斥。因为其主人明白:美国人虽然平时爱惜生命,对恐怖主义谈之色变,他们一旦被激怒,那种发自内心的爱国怒火,却是最可怕的力量。当年的日本人也和今天的恐怖分子一样,低估了美国民众保卫自由家园的决
心,以致招来广岛、长崎之难。

当我听到美国被攻击,看到一向反战的美国人赶着回国要求参军时,我知道恐怖主义的劫难来临了。世贸大厦的被袭,没有将美国人吓到,却为本 拉登敲响了丧钟。在美国遇袭,世界绝大多数人都感到悲痛的时刻,却有一些人为恐怖分子鼓掌欢呼,仿佛攻击美国平民的恐怖行动与中共国军队在战场上打败美帝是同一回事。这种丧失善恶分辩能力的表现,证明他们已迷失了人性与做人的基本立场,混淆了成功与得逞的界限,在腐败官僚集团的诱导与示范下,学会了脚踏无辜者的累累白骨,来追求个人利益。

在这种可怕心态驱使下的灵魂与肉体,已与恐怖主义者没有什么区别,都是一帮但求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的亡命徒。美国的军事打击能力是可怕的,但恐怖主义肯定不会因为遭到军事打击而灭绝,它们还有贫困与愚昧作土壤,有那些被恐怖分子挟持的国家作后盾。只有消灭了落后与贫困,才能使其贩卖者因失去市场而灭迹。受私利与偏狭的民族利益、宗教利益所驱使的政客、骗子们,是最不愿意看到这种结局的。在谈到恐怖主义时,大家都会想到“本 拉登”或“豺狼”之类的个人,而一些利用恐怖手段来挟持国家与民族的窃国集团,是更危险的恐怖分子,他们可以称之为“国家恐怖主义”,没有这些国家的支持与包庇,就没有全球性的恐怖主义浪潮。

“恐怖主义”的主体不仅可以是个人和组织,更多的却是打着政府旗号的各种恐怖主义政权,而后者不仅掌握了更多的人力、物力资源,更由于披上合法政府的外衣后,可以用反对“干涉内政”的民族主义盾牌对抗人性、人权的普世原则,以对治下民众推行公开的恐怖统治。今天,我的父母、儿女们,还和绝大多数的中共国人一样,生活在国家恐怖主义的统治下,他们在中国特色的恐怖下生活了几十年,终其一生,没有选择信仰、言论、生活方式、居住地、出国旅行的自由,甚至还要面对亲友被无端迫害,自己却被迫与之“斗争”的良心煎熬。中国历代暴君,最多令百姓路人侧目,还没有剥夺百姓的迁徙权,但今天的中共国人,甚至失去了在自己的土地上自由旅行、居住的权力,“为人一世,却没有过一天人的日子!”这种残酷的现实,令人哀痛不已。

在二十一世纪的反恐怖之战中,希望灭亡的不仅仅是一个恐怖大亨,而是将所有的恐怖分子和以恐怖手段祸害百姓的毒瘤一并拔除,让中国人也过上人的日子!也希望将来网友聊天时,可以自由地发表言论而不虞迫害。

中华评述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