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楼兰等古迹横遭盗掘见闻

2001-11-05 01:34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罗布泊,不仅曾水波浩荡上千平方公里,而且因孕育了上千年的楼兰文明而著称于世。如今湖水退尽的罗布泊已是一片广无人烟的荒漠,曾经璀璨的文明只是留下许多神秘的遗迹等待后人去解读。罗布泊4000年前的土著人--世界上分布最靠东方的印欧人种集群的行踪、在史书中来去无痕的楼兰,一切都还掩藏在寂寞无声的古迹中。

然而,不独楼兰古城,在罗布泊这个无人区里,“营盘遗址”、“古墓沟”、“米兰遗址”等几乎所有已知的、著名和不知名的文物古迹,它们等来的,却更多的是盗墓者手中的锄头。

随一只科考队,记者一一寻访到这些古迹,既为它们的神秘、辉煌而震撼,更为这些遍体鳞伤的先民遗迹而深感痛心。

“文物禁区”--谁来执行禁令

1901年,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在当地向导的帮助下在罗布泊北发现了“楼兰古城”,宣称是“沙漠中庞贝城的再现”而轰动世界。中外学者相信,楼兰古城是丝绸之路上繁盛一时的古楼兰国目前被发现的最重要的历史遗迹,它对研究新疆以至中亚的古代史、丝路之路的历史变迁、中西文化的交流与相融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但由于“暂时”不能组织力量彻底发掘整理,楼兰古城被宣布为“文物禁区”。

记者和科考队专家来到楼兰城中,我们吃惊地看到新近盗掘的4处深约1米、直径两米左右的大坑,分别在“ 三间房”和“民居”附近,其中一个大坑就直接挖在民居的一间房子正中。

“三间房”是并排的三间房子。中国社会科学院杨镰研究员解释说:“‘三间房’是楼兰城中两座土坯建筑之一,是城中规格最高的建筑,考古专家认为这里是当时的官衙。自从斯文·赫定发现楼兰古城并在三间房的墙角下发掘出大量珍贵的(人旁加去字)卢文书以后,来自日本的橘锐超、英国的斯坦英都曾在这里大肆挖掘,并将文物带运出国。这些文物后来被博物馆收藏,由专家进行研究,并在国际上兴起了‘楼兰学’的热潮。”

“民居”由红柳、芦苇搭建而成,如今屋顶、四壁不存,但从残留的墙根可以看出当时的布局。一个大坑几乎将一个约7平方米的房间向下挖了两米,坑底的沙土颜色因为湿润而与坑表面的明显不同,显然属近期所为。大约10米高的佛塔,是楼兰城中最高的建筑。尽管有“禁止攀登”的石碑立在一旁,但佛塔从底至顶显然有一条因走多了而出现的小道,佛塔顶部几欲坍塌。

楼兰古城周围是广阔的雅丹地貌。雅丹是一种长期强烈风蚀和水蚀形成的像海中礁石一样的土堆群,地表沟壑纵横,起伏不平,汽车很难行驶,但就在这些雅丹中,却能看见若干吉普车、卡车新鲜的车辙印。
文物管理部门似乎过于相信了罗布泊地区恶劣的气候和难行的荒漠就足以承担起“禁止进入”的责任,故而迄今并未采取过有效的主动性防范。据有关人士介绍:循规蹈矩、虔诚地想去楼兰古城拜谒、考察的人士会自觉遵从有关“禁区”的规定,向有关部门提出申请,当然少不了交纳昂贵的费用而获准进入。但事实上,如今只需一辆北京212型的吉普车,带足水、食物和油料,顺着清晰、已经深约半米的车辙印,就能把车开到楼兰城中任何一个地方。没有人阻拦、没有人监护、可以放心大胆、从从容容。

“无人区”--盗墓者蜂拥群集的地方

罗布泊地区因为生态环境恶劣、缺乏生存条件而成为无人区,人迹罕至。但也正因为此,盗墓者可以在这里放心大胆地肆意挖掘,科考队途经的每处遗址,都有盗墓者最近光顾后留下的痕迹。
米兰遗址是一个面积广大的区域,遗址中主要包括米兰城郭、两座佛寺及墓地。在沿城墙、佛寺的墙基处,东一个西一个刨挖的大坑随处可见。米兰,属古楼兰国的地域,中国汉代曾在这里屯田,一种有争议的说法认为这里是楼兰国迁都后的新国都。这里曾发现过“印度文化特征的绝妙壁画”--带翼天使,以及公元8-9世纪的吐蕃藏文木牍;这里是揭示楼兰古国神秘兴衰的重要史迹,是佛教东传由新疆进入内地的重要地域,也是史记中少见的吐蕃与西域交流的证明。

包括营盘古城、佛塔及墓地的营盘遗址,位居古丝绸之路的“楼兰道”,地理位置非常特殊,它在丝绸之路重要地位,可与楼兰相媲美。这里曾发现了汉晋时代的绢、绮、丝绣、织金锦、汉代铁镜、具有中亚艺术风格的麻质面具、波斯安息王朝的玻璃器以及具有希腊罗马艺术风格的各类毛纺织品等文物。
我们途经营盘遗址时,这里因为新修218国道而沿古墓区开辟出一条便道,营盘遗址因此几乎造成毁灭性的破坏。从墓穴中挖出的尸骨散落墓旁,棺材板被拆得七零八落,被盗掘出的骷髅甚至就摆在路边。在便道边开饭馆的主人告诉记者,盗墓者通常成群结队,开着卡车,直言不讳地说要挖棺材,国外有收藏者指名要这里的彩色棺材。设在这里干草膏厂的文物管理员有时和他们一起去挖。营盘墓地遗址的范围较大,在库鲁克塔格山脉的几条沟谷中,据说盗墓者目前已经将地势较低、较易到达的墓地基本盗完,他们认为高级的墓葬在地势较高的地方,是今后的“ 工作重点”。

长期在罗布泊开展探险旅游的知情者告诉记者,“古墓沟太阳墓”几乎无法看出其“太阳”的墓葬形制,原本呈太阳光芒状的七圈胡杨木及中心处的墓穴显然遭受了不止一次的挖掘。在铁板河附近的一些墓穴中,有的地方被挖出3米深的墓坑,并挖出甬道直通墓穴;或者从墓穴顶直接开洞盗取随葬物。
营盘、太阳墓、铁板河墓地,大多数学者认为是古楼兰国在更早以前的土著居民的遗址,深入研究将对揭示楼兰史、新疆古代史起到无庸置疑的作用。

遏制盗掘--文物保护迫切的使命

在罗布荒漠中,埋藏着大量这样弥足珍贵的文物古迹,有些至今不为人所知。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仅在这一地区的“古墓沟”和“楼兰古城”分别进行过为期不足一个月的清理工作。即便如此,得到的发现已足以震惊世界。在古墓沟太阳墓地,出土了距今3800年、为印欧人种的“楼兰美女”;在楼兰古城,出土了大量的汉文简纸文书。这为了解古罗布泊地区的居民问题、人种问题、以及中央政府对西域地区的经营史提供了不可或缺的重要考古证据。

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有关人士告诉记者,最近几年新疆文物部门向媒介公布的“营盘遗址”出土的汉晋时代的 “营盘美男”,是因为墓地遭到严重破坏不得不进行“保护性发掘”而得,即便是这种“保护性发掘”,也基本上只是对已被破坏古墓的墓穴清理。“楼兰古城”出土的距今约4000年的印欧人种婴儿干尸和汉晋时代的彩色棺材,其实并非考古发现,而是公安部门破获文物盗卖案时案犯交代是在这些地方盗掘而得的。不曾想这种考古发现的公布,竟为黑道的文物商、盗墓者提供了更明确的线索。

罗布泊地区地广人稀,道路难行,文物部门对这些珍贵历史遗址的保护完全是依靠这种自然封闭的条件。这反而为偷盗文物者提供了可乘之机,加之石油勘探部门在罗布泊地区进行地震三维工作而用推土机开辟出一定密度的井格状道路,更方便了偷盗者的活动。但文物部门的保护工作却始终没有跟上。

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的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过去,罗布泊地区的风沙天气是这些遗址最主要的破坏力量,现在,人祸大于天祸。

新疆地区的遗址、文物不仅具有珍贵的历史研究价值,更具有重要的政治意义和教育意义。这些遗址、文物是说明新疆自古就是个多民族交流融会地区最有效的明证,当前国内外一些民族分裂分子的反动言论在这些事实面前根本不值一提。这些东西的完好存在,新疆历史、民族问题的诸多争论就有了无可辩解的终结。

对罗布泊地区的历史遗迹进行有效保护和监管的确有相当难度。罗布泊气候恶劣,一年中8级以上大风天气有100多天,夏季高温可达50多度,冬季寒冷可至零下30多度,且行车困难,在这些文物遗址区设立保护点,必须自备充足的给养、性能优越的车辆和现代通讯保障设备,要独自面对恶劣的自然环境或者突如其来的危险,还要防范监守自盗的可能。这些都颇费脑筋和金钱。

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原研究员王炳华告诉记者,文物及遗址的保护,是对历史事实的保护,尤其是缺乏文字记录的历史,更是上要对得起祖宗、下要对后人负责的事情。也许我们这一代没有发掘或研究的水平,我们尚不能完全准确地解释我们看到的这些文物提示的历史,这样我们就更应该有效地保存好这些遗迹,让后人不致面对被盗掘一空的遗址而痛心。

望着伤痕累累的罗布泊,考古专家们痛心疾呼:无人监护、无人管理的现状再不能继续下去了,否则,我们将成为历史的罪人!(完)

新华网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