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樓蘭等古蹟橫遭盜掘見聞

2001-11-05 01:34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羅布泊,不僅曾水波浩蕩上千平方公里,而且因孕育了上千年的樓蘭文明而著稱於世。如今湖水退盡的羅布泊已是一片廣無人煙的荒漠,曾經璀璨的文明只是留下許多神秘的遺蹟等待後人去解讀。羅布泊4000年前的土著人--世界上分布最靠東方的印歐人種集群的行蹤、在史書中來去無痕的樓蘭,一切都還掩藏在寂寞無聲的古蹟中。

然而,不獨樓蘭古城,在羅布泊這個無人區裡,「營盤遺址」、「古墓溝」、「米蘭遺址」等幾乎所有已知的、著名和不知名的文物古蹟,它們等來的,卻更多的是盜墓者手中的鋤頭。

隨一隻科考隊,記者一一尋訪到這些古蹟,既為它們的神秘、輝煌而震撼,更為這些遍體鱗傷的先民遺蹟而深感痛心。

「文物禁區」--誰來執行禁令

1901年,瑞典探險家斯文.赫定在當地嚮導的幫助下在羅布泊北發現了「樓蘭古城」,宣稱是「沙漠中龐貝城的再現」而轟動世界。中外學者相信,樓蘭古城是絲綢之路上繁盛一時的古樓蘭國目前被發現的最重要的歷史遺蹟,它對研究新疆以至中亞的古代史、絲路之路的歷史變遷、中西文化的交流與相融具有至關重要的作用。但由於「暫時」不能組織力量徹底發掘整理,樓蘭古城被宣布為「文物禁區」。

記者和科考隊專家來到樓蘭城中,我們吃驚地看到新近盜掘的4處深約1米、直徑兩米左右的大坑,分別在「 三間房」和「民居」附近,其中一個大坑就直接挖在民居的一間房子正中。

「三間房」是並排的三間房子。中國社會科學院楊鐮研究員解釋說:「『三間房』是樓蘭城中兩座土坯建築之一,是城中規格最高的建築,考古專家認為這裡是當時的官衙。自從斯文.赫定發現樓蘭古城並在三間房的牆角下發掘出大量珍貴的(人旁加去字)盧文書以後,來自日本的橘銳超、英國的斯坦英都曾在這裡大肆挖掘,並將文物帶運出國。這些文物後來被博物館收藏,由專家進行研究,並在國際上興起了『樓蘭學』的熱潮。」

「民居」由紅柳、蘆葦搭建而成,如今屋頂、四壁不存,但從殘留的牆根可以看出當時的布局。一個大坑幾乎將一個約7平方米的房間向下挖了兩米,坑底的沙土顏色因為濕潤而與坑表面的明顯不同,顯然屬近期所為。大約10米高的佛塔,是樓蘭城中最高的建築。儘管有「禁止攀登」的石碑立在一旁,但佛塔從底至頂顯然有一條因走多了而出現的小道,佛塔頂部幾欲坍塌。

樓蘭古城周圍是廣闊的雅丹地貌。雅丹是一種長期強烈風蝕和水蝕形成的像海中礁石一樣的土堆群,地表溝壑縱橫,起伏不平,汽車很難行駛,但就在這些雅丹中,卻能看見若干吉普車、卡車新鮮的車轍印。
文物管理部門似乎過於相信了羅布泊地區惡劣的氣候和難行的荒漠就足以承擔起「禁止進入」的責任,故而迄今並未採取過有效的主動性防範。據有關人士介紹:循規蹈矩、虔誠地想去樓蘭古城拜謁、考察的人士會自覺遵從有關「禁區」的規定,向有關部門提出申請,當然少不了交納昂貴的費用而獲准進入。但事實上,如今只需一輛北京212型的吉普車,帶足水、食物和油料,順著清晰、已經深約半米的車轍印,就能把車開到樓蘭城中任何一個地方。沒有人阻攔、沒有人監護、可以放心大膽、從從容容。

「無人區」--盜墓者蜂擁群集的地方

羅布泊地區因為生態環境惡劣、缺乏生存條件而成為無人區,人跡罕至。但也正因為此,盜墓者可以在這裡放心大膽地肆意挖掘,科考隊途經的每處遺址,都有盜墓者最近光顧後留下的痕跡。
米蘭遺址是一個面積廣大的區域,遺址中主要包括米蘭城郭、兩座佛寺及墓地。在沿城牆、佛寺的牆基處,東一個西一個刨挖的大坑隨處可見。米蘭,屬古樓蘭國的地域,中國漢代曾在這裡屯田,一種有爭議的說法認為這裡是樓蘭國遷都後的新國都。這裡曾發現過「印度文化特徵的絕妙壁畫」--帶翼天使,以及公元8-9世紀的吐蕃藏文木牘;這裡是揭示樓蘭古國神秘興衰的重要史跡,是佛教東傳由新疆進入內地的重要地域,也是史記中少見的吐蕃與西域交流的證明。

包括營盤古城、佛塔及墓地的營盤遺址,位居古絲綢之路的「樓蘭道」,地理位置非常特殊,它在絲綢之路重要地位,可與樓蘭相媲美。這裡曾發現了漢晉時代的絹、綺、絲繡、織金錦、漢代鐵鏡、具有中亞藝術風格的麻質面具、波斯安息王朝的玻璃器以及具有希臘羅馬藝術風格的各類毛紡織品等文物。
我們途經營盤遺址時,這裡因為新修218國道而沿古墓區開闢出一條便道,營盤遺址因此幾乎造成毀滅性的破壞。從墓穴中挖出的屍骨散落墓旁,棺材板被拆得七零八落,被盜掘出的骷髏甚至就擺在路邊。在便道邊開飯館的主人告訴記者,盜墓者通常成群結隊,開著卡車,直言不諱地說要挖棺材,國外有收藏者指名要這裡的彩色棺材。設在這裡乾草膏廠的文物管理員有時和他們一起去挖。營盤墓地遺址的範圍較大,在庫魯克塔格山脈的幾條溝谷中,據說盜墓者目前已經將地勢較低、較易到達的墓地基本盜完,他們認為高級的墓葬在地勢較高的地方,是今後的「 工作重點」。

長期在羅布泊開展探險旅遊的知情者告訴記者,「古墓溝太陽墓」幾乎無法看出其「太陽」的墓葬形制,原本呈太陽光芒狀的七圈胡楊木及中心處的墓穴顯然遭受了不止一次的挖掘。在鐵板河附近的一些墓穴中,有的地方被挖出3米深的墓坑,並挖出甬道直通墓穴;或者從墓穴頂直接開洞盜取隨葬物。
營盤、太陽墓、鐵板河墓地,大多數學者認為是古樓蘭國在更早以前的土著居民的遺址,深入研究將對揭示樓蘭史、新疆古代史起到無庸置疑的作用。

遏制盜掘--文物保護迫切的使命

在羅布荒漠中,埋藏著大量這樣彌足珍貴的文物古蹟,有些至今不為人所知。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國僅在這一地區的「古墓溝」和「樓蘭古城」分別進行過為期不足一個月的清理工作。即便如此,得到的發現已足以震驚世界。在古墓溝太陽墓地,出土了距今3800年、為印歐人種的「樓蘭美女」;在樓蘭古城,出土了大量的漢文簡紙文書。這為瞭解古羅布泊地區的居民問題、人種問題、以及中央政府對西域地區的經營史提供了不可或缺的重要考古證據。

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有關人士告訴記者,最近幾年新疆文物部門向媒介公布的「營盤遺址」出土的漢晉時代的 「營盤美男」,是因為墓地遭到嚴重破壞不得不進行「保護性發掘」而得,即便是這種「保護性發掘」,也基本上只是對已被破壞古墓的墓穴清理。「樓蘭古城」出土的距今約4000年的印歐人種嬰兒乾屍和漢晉時代的彩色棺材,其實並非考古發現,而是公安部門破獲文物盜賣案時案犯交代是在這些地方盜掘而得的。不曾想這種考古發現的公布,竟為黑道的文物商、盜墓者提供了更明確的線索。

羅布泊地區地廣人稀,道路難行,文物部門對這些珍貴歷史遺址的保護完全是依靠這種自然封閉的條件。這反而為偷盜文物者提供了可乘之機,加之石油勘探部門在羅布泊地區進行地震三維工作而用推土機開闢出一定密度的井格狀道路,更方便了偷盜者的活動。但文物部門的保護工作卻始終沒有跟上。

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的有關負責人告訴記者,過去,羅布泊地區的風沙天氣是這些遺址最主要的破壞力量,現在,人禍大於天禍。

新疆地區的遺址、文物不僅具有珍貴的歷史研究價值,更具有重要的政治意義和教育意義。這些遺址、文物是說明新疆自古就是個多民族交流融會地區最有效的明證,當前國內外一些民族分裂分子的反動言論在這些事實面前根本不值一提。這些東西的完好存在,新疆歷史、民族問題的諸多爭論就有了無可辯解的終結。

對羅布泊地區的歷史遺蹟進行有效保護和監管的確有相當難度。羅布泊氣候惡劣,一年中8級以上大風天氣有100多天,夏季高溫可達50多度,冬季寒冷可至零下30多度,且行車困難,在這些文物遺址區設立保護點,必須自備充足的給養、性能優越的車輛和現代通訊保障設備,要獨自面對惡劣的自然環境或者突如其來的危險,還要防範監守自盜的可能。這些都頗費腦筋和金錢。

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原研究員王炳華告訴記者,文物及遺址的保護,是對歷史事實的保護,尤其是缺乏文字記錄的歷史,更是上要對得起祖宗、下要對後人負責的事情。也許我們這一代沒有發掘或研究的水平,我們尚不能完全準確地解釋我們看到的這些文物提示的歷史,這樣我們就更應該有效地保存好這些遺蹟,讓後人不致面對被盜掘一空的遺址而痛心。

望著傷痕纍纍的羅布泊,考古專家們痛心疾呼:無人監護、無人管理的現狀再不能繼續下去了,否則,我們將成為歷史的罪人!(完)

新華網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