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虽败犹战 左派升级挑战江泽民 双方剑拔弩张 ──锤子镰刀党徽是否改成铜钱?

2001-09-14 09:53 作者:前哨记者罗冰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七一”之前,左派针对“允许资本家人党”,向江泽民发动了进攻,但无法阻挡江泽民在中共成立八十周年纪念会上公开宣布“允许资本家人党”。

公开威胁要集体退党

今年五月,李鹏智囊喻权域就在《真理的追求》发文对江泽民提出要胁,题目是《让资本家人党我们就退党》。文章说:

最近几个月,在北京和外地召开了一些座谈会,专门讨论“可不可以吸收资本家入共产党”的问题,争论甚为激烈。(组织这种讨论会本身就是“开国际玩笑”!)

据说,有些共产党员激动地讲:我当年申请加入共产党,因为共产党是工人阶级先锋队,要领导全国人民走社会主义道路,消灭人剥削人的制度,最终实现共产主义。如果寅中央或省委,市委作出允许吸收资本家加入共产党的正式决议,发了这样的文件,改变了共产党的性质,“找就宣布退党”。

这些共产党员坚决维护党纲、党章,维护“共产党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这个性质,可敬可佩。但是,我不同意他们说的“退当”的话。

谁应该退出共产党?我认为应该要那些坚决主张并公开鼓吹“吸收资本家加入共产党”的人退出共产党,他们不赞成共产党的党纲、党章,就不要留在共产党内!

左派攻击江泽民升级

“七一”之后,虽然大势已去,但左派并没有退却,反而将攻击江泽民的斗争升级。

七月中旬,在一些网站上,出现了《“七一讲话”是极其重大的政治错误事件》(简称《事件》)的文章,该文章署名一群共产党员:邓力群、马文瑞、袁木吴冷西、段若非、喻权域、李尔重、马Ying伯、魏巍、林默涵、林炎志、刘贻清黄如桐、许征帆、李崇富、李润海、刘常法。

以上诸公都是左派“俊杰”:邓力群、马文瑞、吴冷西、李尔重、林默涵是中共的“老革命”。其中邓力群可称为左派“核心”,曾是中共中央宣传部长;马文瑞是文革前的劳动部长,文革后当上政协副主席;吴冷西文革前任《人民日报》总编辑,华国锋时代是“凡是派”的健将,“凡是派”被清算后一直郁郁不得志:李尔重是文革前的武汉市委书记,文革后担任过河北省省长及湖北省委书记:林默涵文车前后都是中共的文化官员:袁木在“六四”屠杀中成名,他当时是国务院发言人;段若非是左派理论家;喻权域是李鹏的智囊,以所谓“人权卫士”闻名于世,现在是著名左派刊物《真理的追求》的总编辑;魏巍是读者所熟悉的左派健将、左刊《中流》的总编辑;林炎志是现任吉林省委副书记,他是文革前的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林枫之子,也是马文瑞的女婿;马莹伯是《求是》杂志前副总编。

不理警告公然对抗

《事件》长达万字,被人称为新“万言书”。邓力群等在文章中肆无忌惮地指名攻击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中共的李登辉。这在大陆媒体是下可思议的。攻击中共主席或实际上的第一把手,在改革开放之前是要枪毙的。即使在改革开放后,也要被处以重刑。魏京生仅仅在大丰报中批评了邓小平,就被判十五年徒刑。邓力群等敢于冒着判刑的危险攻击江泽民,说明双方的矛盾已经尖锐到何种程度!

《事件》发表的前后,江泽民的智囊邢贲思曾在《人民日报》理论版发出警告:在江泽民同志的重要讲话发表以前对哪些人可以入党哪些人不能入党的不同议论是允许的,在议论中发表各种观点包括现在看来是错误的观点,也是无可非议的。但在江泽民同志的重要讲话发表以后,全党的认识就必须统一到讲话精神上来,决不允许另讲一套,决不允许阳奉阴违。

但左派根本就置若罔闻,他们不屑于搞“阳奉阴违”,而是公然对抗。

指江泽民之子“傍大款”

邓力群等攻击江泽民的要点如下:

一、江泽民违反党章。邓力群们说,共产党员必须是“动人民的普通一员”,是“中国工人阶级的有共产主义觉悟的先锋战士,吸收资本家人党违反党章。

平心而论,邓力群等说得不错,吸收资本家人党确实和中共党章南辕北辙,但问题是中共是个搞“有权就有一切”的党。只要有了权,黑的可以说是白的。不说毛泽东时代,胡耀邦下台、赵紫阳下台、江泽民上台,有哪一次是照党章办事?还下是几个元老说了算?邓力群们当时为甚么不捍卫党章呢?原来,他们对党章采用实用主义的态度,中共一些违反党章的做法,如果是符合自己思想的就支持,如胡、赵下台和江泽民上台。如果下符合自己思想的就反对,如此次吸收资本家人党。这种双重标准的做法,岂能服众!

二、私营者靠歪门邪道经营,是产生中共贪宫污吏的温Chuang-,现在再让资本家人党,“权”“钱”结合,连党也“傍大款”,腐败将一发不可收拾;《事件》特别指出江的儿子“傍大款”。

三、江泽民搞“个人崇拜”,独断独行,在决定吸收资本家人党问题上没经过党代会和中委会充份讨论和表决。另外有些人替江泽民拾轿子。《事件》说,“七一讲话”竟被政治局委员黄菊称为继往开来的当代中国共产党人的新世纪宣言,是与时俱进的马克思主义纲领性文件,是马克思主义建党学说的新概括、新发展、新阐述、新突破,要把思想统一到“七一讲话”精神上来(见《解放日报》二OO一年七月十五日头版头条)。实际上,其目的就是把思想统一到个人崇不拜上来。这说明,有人想坐轿子,也有人想抬轿子。黄菊同志迫不及待地想进北京,要当常委、在当党内带头搞个人吹捧,搞宗派,实际上是新的“四人帮”作风。

《事件》质问江泽民:为甚么“七一”讲话一中不为这些最大的输家说话,首先代表和满足这些工农大众的利益:相反却为占全国总人口千分之三的私营企业主──社会各类人群中最大的赢家──充当政治代言人?这说明,我们党的个别领导人严重脱离中国实际情况,长期高高在上,严重脱离广大工农老百姓,找几个笔杆子捉刀代笔,夸夸其谈,讲话中充满着大话、套话、空话,令十三亿人民失望。总书记知道人民在想甚么?在骂甚么?

通过这段文字,人们很容易得出“江泽民下台”或者“打倒江泽民”的结论,但邓力群还不敢喊出这样的口号。

有人曾就《事件》一文向袁木求证,袁木否认自己署名于《事件》。其他大部分署名者装聋作哑,他们向美国学来在台湾问题上的“模糊”战术,既不肯定也不否定。在《事件》引起这么大的影响之下,署名者不否定其实就是等于肯定。在网上出现一篇著名“林炎志”的攻击朱熔基在清华大学的讲话之后,林炎志就曾于六月─十六日发表声明,否认该文章是自己所作,但《事件》一文至今没见他的否认声明。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