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君子與小人 岳飛蒙冤之後的朝野百態(組圖)

作者:平心  2022-10-20 16:45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岳飛 平心
岳飛。(繪畫:Winnie Wang/看中國)

那年,一天之內連下十二道金牌,強令岳飛班師,他只得忍痛退兵。岳飛從戰場召回,被解除兵權,被投入臨安府大獄,含冤而死……史書記載:「天下冤之,聞者流涕。」

從岳飛入獄到被害期間,猶如在南宋朝野投入了一顆炸彈,炸翻了朝堂、民間。一夥人是一心上書,仗義直言,要為岳飛、伸冤;另一夥人是鐵了心似的,欲置岳飛於死地。

早在十月十三岳飛剛被下獄的時候,就有幕僚上書為岳飛鳴冤,比如汾州進士智浹。接到智浹的鳴冤信,秦檜將他也一起下獄,然後打他一頓亂棍,流放打了袁州(今江西宜春袁州區)。

局勢明朗,形勢嚴峻,是仗義執言還是自保沉默?考驗人性的時候來了,關聯其中的每個人都在選擇何去何從?要站在哪一邊?

岳飛 岳母刺字  精忠報國
岳母刺字:精忠報國。(圖片來源:神韻藝術團官網)

仗義執言的硬骨頭

岳飛被投入大獄之後,當時的朝堂上,用一句話來形容,就是:「岳飛卒於獄,時廷臣畏禍,莫敢有言者。」

1、朝堂上

當時韓世忠特地去秦檜問起這件事,秦檜回答:「雖不明,其事體莫須有。」意思是說,這事有沒有罪名並不重要,是上面那位的意思。韓世忠詰問:「『莫須有』三字,何以服天下?」

為了在輿論上站得住腳,朝廷特地將岳飛「逮系詔獄」的事,公開榜示朝野。不僅要弄死岳飛,還要把他名聲搞臭,定其為叛臣逆黨,打成壞分子。

但是,大家壓根不相信,劇烈反彈。

負責審理案件的大理寺丞李若朴、何彥猷,不肯配合宋高宗趙構的意思,率先為岳飛開脫,認定他為無罪。趙構氣急敗壞,一掀桌子,你們倆人連個案子都不會審,都別幹了,把兩人雙雙開除了公職。

於是,御史中丞何鑄被他寄予厚望去搞批鬥,他是趙構那邊的自己人,帶著政治任務去審岳飛。結果岳飛一脫衣服,露出背後「盡忠報國」四個字。何鑄雙手一攤,原地變節,拒絕辦案:不好意思,批鬥這個人我怕是要被戳脊梁骨,誰愛去誰去。趙構氣的二次掀桌,何鑄被罷了官,後被貶謫徽州。

樞密院編修胡銓,一個八品小官,在岳飛被關押之後就一直上書不止,為岳飛鳴冤,還請斬秦檜,結果被貶謫海南。

還有齊安郡王趙士裊,他是正兒八經的皇親國戚,當面跑去找趙構皇帝理論,甚麼話都說了,還以身家性命為岳飛擔保,大概是說:如果岳飛有問題,你把我全家百口人都殺了都行。很快,趙士裊被「罷其宗司職事,竄死建州。」

2、百姓間

朝廷裡鬥得不可開交之際,民間也傳來了為岳飛鳴冤平的細弱聲音。劉允升就是其中之一。

劉允升是一位平頭老百姓。他想去跟朝廷講一講道理,要讓朝廷知道岳飛是忠臣。朝堂裡那麼多人為此事而被貶為庶民流放異鄉的,一個升斗小民,還敢主動往前湊,咋就這麼不知道天高地厚呢。

一介布衣的劉允升,剛把狀紙遞上去不久,就被處死了。

唯有史官記住了這個名字,在正史裡留下一句:「布衣劉允升上書訟飛冤,下棘寺以死。」

3、小獄卒

然而,人們似乎沒有都被嚇倒,就在岳飛被害之後,獄卒隗順登場了。

隗順是一個獄卒,是官僚體系中的底層人士。他全程看到了岳飛被羈押,收監,處死的過程,他對岳飛的冤屈看得比別人更深切,也知道跟岳飛沾邊,有多大的兇險。

一天,趁著夜色,隗順找到岳飛的遺體,背在背上,繞過監守人員逃出了城,將其入土為安,埋在九曲叢祠旁。為了日後辨識,隗順又把岳飛身上佩帶過的玉環繫在其遺體腰下,還在墳前栽了兩棵桔樹。

隗順臨死之前,將此事告訴其兒,並説:岳帥精忠報國,今後必有給他昭雪冤案的一天。

20年後,即紹興三十二年(1162年),宋孝宗趙昚即位,準備北伐,為順應民意,特降旨為岳飛澄冤昭雪,諡武穆,並以500貫白銀的高價徵尋岳飛的遺體。

隗順的兒子把其父藏屍的真相告知官府,岳飛屍體才重見天日,「屍色如生,尚可更斂禮服」。

岳飛的遺骨才得以遷葬杭州西子湖畔棲霞嶺,即杭州西湖畔「宋岳鄂王墓」,並立廟祀於湖北武昌,額名「忠烈」,修《宋史》傳記,讓後世之人於墓前憑弔。

要不是隗順,我們今天憑弔的墓地,也許就只是民族英雄岳飛的「衣冠塚」了。

(左起)跪在岳飛像前的大罪人:張俊、万俟卨、秦檜、秦檜妻王氏、王俊。
(左起)跪在岳飛像前的大罪人:張俊、万俟卨、秦檜、秦檜妻王氏、王俊。(網絡圖片)

見風使舵的真小人

在當時的朝堂上,也不全是硬骨頭,見風使舵、忘恩負義的真小人也不在少數。

1、漳州知府

第一個是當時的漳州知府。岳飛已死,打上叛逆標籤,他家人都被牽連,流放到苦地方,錢糧都計數發放,勉強度日。

漳州知府揣摩上意,落井下石,穩賺不賠,他寫了一封奏摺,提議中斷對岳家的生活供給,行鈍刀殺人之法。但是,秦檜沒搭理他。

2、幕僚姚岳

第二個叫姚岳,是當時的左朝散郎。他是岳飛的幕僚,交情還不錯,岳飛出事後,快速跟他劃清界限,當不認識。

還在岳飛死後多年,跑去向秦檜表忠心,建言獻策。原話這麼說的:「亂臣賊子侵叛王略,州郡不幸污染其間,今夫岳飛躬為叛亂,以干天誅,雖訖伏其辜,然湖、湘、漢、沔皆其生時提封之內,而巴陵郡猶為岳州,以叛臣故地,又與其姓同,顧莫之或改。」

大意思是,為了消除岳飛這個叛賊的影響力,我們不如把跟這個名字有關的地方名都改了算了。

果然,趙構准詔:改岳州為純州,岳陽軍為華容軍。

3、王輔父子

第三個叫王輔,曾經是彭山(今四川眉山彭山區)知縣,因為貪贓被罷官,無處可去就投靠了岳飛。岳飛覺得這個人還可改過自新,就把他留在軍中當了一個幕僚,對他也挺優厚。

岳飛下獄之後,王輔就讓自己的兒子王孝忠給朝廷上書,首先和岳飛劃清界限,然後配合奸臣迫害岳飛。

秦檜一看到這個摺子,欣喜萬分,一查王孝忠的檔案,覺得這個人簡直是又孝又忠,就把王輔的犯罪檔案給銷毀了,然後把他派到普州(今四川安岳)去當知州。幾經輾轉之後,王輔被調到了合州(今重慶合川)當知州。

紹興二十年,潼川府路轉運判官史聿接到了舉報,說王輔在重新當官以後依然本性不改,又幹了不少貪贓枉法的事情。

史聿是一個較真的人,立刻下令嚴查,將王輔抓到了遂寧府仔細審問,連同他的兩個兒子王孝忠和王孝廉也一起收治。

到了七月份,朝廷突然來了一紙調令,把史聿調到了夔州路(今重慶奉節)去當轉運判官,這起腐敗案的審訊工作就停了。

王輔趕緊找關係活動,把自己和兒子一起弄了出來,在八月份辦了一個退休。但是沒過多久,王輔因為擔驚受怕,很快就病死在家中。王孝忠和王孝廉後來因叛亂,走投無路,而雙雙自刎。

王輔一家靠著鑽營投機揭發岳飛,重新走上仕途的忘恩之人,滿門被殺,斷子絕孫。

責任編輯: 陳新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