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再見川普恍如隔世 他一句話讓人驚醒(組圖)

2022-02-25 10:00 作者:趙長歌 桌面版 简体 18
    小字

川普
圖為2021年10月30日,川普在亞特蘭大市現場觀看美國職業棒球比賽,賽前向觀眾揮手致意。(圖片來源:Michael Zarrilli/Getty Images)

2月7日,在The Epoch Times的「Kash’s Corner」節目中,再次見到了川普,一種久違的感覺。自2021年1月20日川普離開白宮起,除了偶爾聽説他在參加一些集會外,就鮮少聽聞這位前總統的消息了。在節目中,川普與曾擔任白宮高級助手和五角大樓總參謀長的主持人卡什・帕特爾(Kash Patel)討論了很多問題,讓人在觀看的過程中,不得不驚訝的問自己,這麽多事情,真是在一年内發生的嗎?訪談中,他連續重複的一句話,更讓人有種驚醒般的認識。

如果川普回來 會對習近平說甚麽?

川普 習近平
2017年11月,習近平在北京為川普準備了盛大的歡迎儀式。(圖片來源:homas Peter-Pool/Getty Images)

川普能夠重返白宮,這或許是很多人期待的事情,帕特爾問,如果川普回來,對習近平說的第一句話會是什麼?川普回答,第一件事是把邊境牆建完,這也是做給習近平看。因為當習近平和普京、金正恩、伊朗領導人,看到來自129個不同國家,數以百萬計的人口湧入美國,毫無顧忌大搖大擺地進來時,他們就已經失去了對美國的尊重。而這發生在阿富汗災難性的撤軍之前。

關閉邊境是一個強大信號,川普說,這個信號的意思是,美國這個偉大的國家還在,而且將一直存在下去,然後美國將得重新贏得他們的尊重。

那麽,川普還能不能回到白宮呢?從2020年大選的艱難中看,阻力可能依然會很大,至於結果,就更難預測。不過,川普所説的政策思路,對於今後的任何一位美國總統,都相當有借鑒意義。

俄烏、臺海、中東危機 皆因美國沒贏得尊重

川普 普京
2018年7月,川普與普京在赫爾辛基握手。(圖片來源:ALEXEY NIKOLSKY/AFP via Getty Images)

訪談中,川普和帕特爾還討論了近來發生的俄羅斯-烏克蘭危機,臺海危機以及阿富汗撤軍。川普再次指出,問題的核心是,習近平和普京不再尊重美國,所以他們才敢為所欲為。

川普回顧,他在任期内時,「我們受到俄羅斯的尊重。我們得到了中國的尊重,得到了朝鮮金正恩的尊重,得到了伊朗的尊重。我們真的受到伊朗的尊重。我告訴你,我們會和伊朗達成協議。」

而現在,川普說:「這是我所見過的我們國家最悲傷的時期」,「我們國家最尷尬的時刻」。「我們的軍事預算被削減得很慘。情況是,中共正在建立一支前所未見的軍隊,而我們卻在削減預算。我們擁有的一切比其他國家更好,只是不被允許使用。」

「最糟糕的是他們從阿富汗撤軍的方式。我們有這些清醒的將軍,他們不知道他們到底在做什麼,他們把價值850億美元的裝備留在了那裡,他們在將人民撤出之前將軍隊撤離。」

「你怎麼能失去巴格拉姆?距離中國製造核武器的地方只有一個小時的路程。現在,雪上加霜的是,他們舉行了遊行,展示了他們從我們那裡得到的所有設備。」

「想想看,70,000輛卡車,這些都是裝甲的,其中許多是最貴的,這不像你去當地經銷商那裡。700,000挺機槍、步槍、武器。直升機、坦克、夜視鏡,開箱即用,全新,比我們現有的更好,新型號,最新型號。」

「中國現在正在接管巴格拉姆。中國將擁有巴格拉姆。他們也有很多我們的武器,因為他們正在重新設計並為自己製造。我們製造了最偉大的阿帕奇直升機。他們現在正在研究我們的直升機,因為他們想像那樣建造它們。」

這是最大的災難之一,川普指出,不僅是在實際方面,而且是在心理方面。

巴格拉姆空軍基地
川普指出,失去巴格拉姆空軍基地是最大的災難之一,不僅是在實際方面,而且是在心理方面。(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一年内局勢巨變 他們將再幹三年

高通貨膨脹、供應鏈、在疫情中關閉國家等問題也在訪談提及,川普指,這一切都是災難。川普回顧說,我沒有通貨膨脹;我的汽油價格很低,我們是能源獨立的;我在辦公室時從未聽說過供應鏈這個詞,我們沒有供應鏈問題;我們在南部邊境的人數是有史以來最低的,現在的數字最差,其中包括毒品,這些藥物是一年前的10到15倍;抓捕和釋放,我們結束了它;邊境牆本可以在三週內完成,它幾乎完成了,我花了兩年半的時間才開始,因為我必須贏得11場訴訟,其中大部分來自國會和民主黨,我贏了所有的官司,而且幾乎完成了。

帕特爾問,我們對美國人說什麼?我們要告訴世界什麼?你知道,告訴他們等三年是很難的。

川普答到,我會告訴你,我們遇到了問題,因為三年很長。看,他們在一年內摧毀了我們的國家,他們將獲得三年以上的時間。我不能告訴你會發生什麼。因為我們的國家從來沒有處於這麼低的位置,墜落的這麼快。在刑事司法、貿易和我們的軍事方面,我們從來沒有處於這個位置。他們為什麼要做這些事情?為什麼有人要撤資警察?你會看到這些民主黨城市的犯罪率,它已經達到了頂峰,前所未有。

川普指出:「你真的想知道他們為什麼想要一支弱軍?為什麼他們想要高利率和高稅收?為什麼他們想要沒有邊界?我的意思是,沒有邊界?例如,他們為什麼不想擁有選民身份證,或者想要照顧罪犯的庇護城市?所有這些事情。他們為什麼要撤資我們的警察?他們想把錢拿走;他們想把我們的警察帶走。為什麼?這不可能是好的。所以,要麼他們很愚蠢,我認為他們不是,要麼他們討厭我們的國家。」

你需要一個領袖 你需要領導

在採訪中,當川普重複說一句話時,我感到抓住了重點。他說:「你需要一個領袖。你需要一個領導者。如果你有領導,一切都會好起來的。但我們現在沒有。」(You need a leader.You need a leader.If you have the leader,it will all work out.But we don’t have that right now.)

是的,回憶起幾年前,川普任職美國總統時,對外展現了美國總統的權勢,我們看到了世界對美國與美國總統的尊重。2017年11月,習近平以最高規格接待川普夫婦,川普成為中共1949年建政以來,首位在紫禁城被款待晚宴的外國領導人。何止習近平,法國、英國、日本、印度、以色列等國都以超高規格接待川普。川普不僅贏了面子,更從實質上改變世界格局,對中共形成圍剿之勢。

川普 紫禁城
2017年11月,習近平以最高規格接待川普夫婦,川普成為中共1949年建政以來,首位在紫禁城被款待晚宴的外國領導人。(圖片來源:JIM WATSON/AFP/Getty Images)

但一年前後,我們看到了這巨大的反差,説到底,就是統帥更換了的結果。面對現實,不禁讓人再次思考,統帥在位究竟有多重要?

古語謂:「三軍易得,一將難求」或「千軍易得,一將難求」。以古鑑今,回到歷史的實境中,有助於我們更深刻的理解統帥的作用。

長平之戰雙雙易帥 局勢反轉

先説長平之戰。戰國後期,秦國成為戰國七雄中實力最強者。秦周邊的韓、魏、燕、趙四國形成聯盟,以遏制秦國繼續擴張。四國之中,最強的是趙,最弱的是魏。秦採用「遠交近攻」的戰略,先出兵攻魏,又大舉攻韓,韓王恐懼,譴使入秦,表示願意獻上黨(今山西長治)求和。但上黨太守不願獻地入秦,他主張將上黨獻給趙國,以促成韓、趙兩國聯合抗秦。趙王受地,秦王大怒,命左庶長王干率軍攻打上黨。上黨趙軍不敵,退守長平(今山西高平西北)。趙王聞秦軍東進,派大將廉頗率20萬趙軍主力抵達長平。戰國時期規模空前的長平之戰的序幕就此揭開。

秦國久攻長平不下,秦王一籌莫展,范雎此時使用了離間計。他派人用千金收買趙王左右權臣,在邯鄲散佈謠言:「秦之所惡,獨畏馬服子趙括將耳(趙國名將馬服君趙奢之子),廉頗易與,且將降秦。」

廉頗
秦國久攻長平不下,范雎用計在邯鄲散佈謠言,說廉頗準備投降秦國,趙王於是撤換老將廉頗。(繪圖:Winnie Wang/看中國)

趙孝成王本就惱怒廉頗堅守營壘不出戰,聽聞謠言說廉頗有意降秦,便決定以趙括撤換廉頗。趙國上卿藺相如勸阻說,趙括只知空談兵法,缺乏實戰經驗,若以他為將,無法成事。趙王不聽,執意以年輕將領趙括接替廉頗,為長平前線最高統帥。

公元前260年夏,趙括再領20萬趙軍接管長平,這時駐在長平的趙軍,共有40多萬,聲勢浩大。趙括改變了廉頗的防禦方針,積極籌劃進攻。

秦國得知消息後,秘密派遣武安君白起為上將指揮秦軍,命令「有敢泄武安君為將者斬!」

面對趙括的進攻,白起佯敗誘敵,讓趙軍一路深入到秦軍的預定陣地長壁,這時秦軍主力開始發動進攻。趙軍攻勢受挫,趙括欲退兵,為時已晚,白起已派精兵斷絕了趙軍後路,又調度騎兵迅速地插到了趙軍的營壘之間,將趙軍一分為二,並絕其糧道。

秦軍對趙軍形成包圍局面時,白起開始下令攻擊,趙軍屢戰不勝,被迫就地構築營壘,轉攻為守,等待外來救援。但各國或懼秦國勢力強盛,或以為趙、秦兩國已經談合,不但沒有出兵相救,也沒有援助趙軍糧食。

在趙軍斷糧已達46天時,軍心動搖。在數次突圍都無法奏效之後,趙括孤注一擲,親率精銳部隊強行突圍,結果身中數十箭身亡。最終趙軍陣亡20餘萬人,其餘20多萬人投降。

長平之戰,對白起來説是成名之戰;對秦國來説,為秦後來統一天下奠定了基礎;但對趙國來説,換下廉頗,趙軍主力全軍覆沒,教訓實在太慘痛了。

12道金牌召回岳飛 北歸夢斷

岳飛
本來,岳飛會在當年年底收復河北、河東(今河北、山西大部)乃至燕雲地區,次年繼續北上可滅掉金國。(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靖康之變,北宋皇帝徽、欽二宗被擄,岳飛立志「迎二聖復還京師,取故地再上版籍」。

1140年(紹興十年),金以兀朮為統帥進犯,岳飛指揮岳家軍抗金北伐,在河南郾城大破兀朮「鐵浮屠」。三日後,岳飛率勁旅長驅猛進,奔襲河南開封,在朱仙鎮與金交鋒,金兵全線崩潰,唯有渡河北遁一途。然而此時,便發生了朝中一日發12道金牌道命岳飛班師之事。

本來,岳飛會在當年年底收復河北、河東(今河北、山西大部)乃至燕雲地區,次年繼續北上可滅掉金國。這種結局,或者說是作戰目標在可以在史籍中找到明文記載。

如《金佗粹編》記載,岳飛當年出師前,在鄂州(今湖北武漢)宣布作戰目標:「於是乃命王貴、牛皋、董先、楊再興、孟邦傑、李寶等提兵,自陝以東,西京、汝、鄭、穎昌、陳、曹、光、蔡諸郡分布經略。又遣梁興渡河,會合忠義社,取河東、北州縣。調兵之日,命各語其家人,期以河北平乃相見。又遣官軍東援劉錡,西援郭浩,控金、商之要,應川、陝之師。而自以其軍長驅以闞中原。」又如《金佗續編》載,岳飛在朱仙鎮之戰後說:「今次殺金人,直到黃龍府,當與諸君痛飲!」

所以岳飛這次北伐,不僅打算收復中原,還要在收復中原後繼續北上,因為單純收復中原不足以確保戰略優勢。這個戰略目標岳飛早在1127年(建炎元年)就已提出。當時岳飛赴大名府(今河北大名)見河北招撫使張所,縱論天下形勢,指出「本朝之都汴,非有秦關百二之險也。平川曠野,長河千里,首尾綿亙,不相應援,獨恃河北以為固……大率河南之有河北,猶燕雲之有金陂諸關,河北不歸,則河南未可守,諸關不獲,則燕雲未可有。」

南宋關鍵時刻撤帥,使岳飛十年之功,毀於一旦,大宋北歸之夢,也就此破滅。

戡亂之戰逼退蔣公 大陸淪陷

蔣中正
1949年對中華民國來説,是難以言說的痛苦歲月,戡亂戰爭情勢急轉直下,紅禍蔓延,匪熾猖獗,唯一能執掌戡亂大局的蔣公被逼退下野。(網絡圖片)

1949年對中華民國來説,是難以言說的痛苦歲月,戡亂戰爭情勢急轉直下,紅禍蔓延,匪熾猖獗,都在這一年達到高峰,民國幾十年來艱苦卓絕建立的各樣秩序、追求、風貌、繁華,全被顛覆。

1948年冬,徐蚌會戰失利,華中剿匪總司令白崇禧通電主張和談,河南省主席張軫與省議會通電:「主張和平,懇請蔣總統下野。」湖南程潛、廣西黃旭初也隨即通電附和。這些軍政大員,誤聼誤信共匪謠言,以為蔣總統是與共匪和談的障礙,還以為與共黨和談,可換來劃江而治。

1949年1月2日,蔣公致電白崇禧,告誡其能戰而後能和:「假令共黨確能幡然悔禍,保全國家之命脈,顧念民生之塗炭,對當前國事能共商合理合法之解決,則中正決無他求;即個人之進退出處,均惟全國人民與全體袍澤之公意是從。」並希白崇禧「激勵華中軍民,持以寧靜;藉期齊一步驟,鞏固基礎,然後可戰可和,乃可運用自如,而不為中共所算。」

蔣公亦致電河南省主席張軫,告誡其同樣的道理——能戰而後能和:「值此千鈞一髮之際,吾人如不能熟權利害,團結意志,而先自亂步驟,則適中共黨分化之詭謀,將陷於各個擊破之慘局。須知今日之事,可和而不可降,能戰而後能和,國族之存亡繫於是,兄等自身之安危亦繫於是。」

蔣公為安定民心,揭櫫和平希望,於1949年1月21日宣布暫行引退,副總統李宗仁代行總統之職。

徐蚌會戰於1月9日落幕,邱清泉殉國,杜聿明部多位軍長被俘,僅孫元良、李彌突出重圍。4月初,國共開始和談,但共產黨的條件幾乎等同國府投降,李宗仁自忖主張和談卻引來屈辱,收拾不了局勢,請蔣公復職,蔣公堅拒,要李不要再提此言。5月,杭州、武漢、西安的國軍部隊撤守,南昌失陷。

不過,慘痛中可喜的是,蔣公在思考下野步驟時,也進行了綢繆部署。1月8日,他命張群告訴白崇禧已擬引退,同日,他接見自北平返南京的國防部次長鄭介民,瞭解到平津情勢危急,決定將駐平各軍由空軍運送到青島。10日,他命蔣經國赴上海,告知央行總裁俞鴻鈞將庫存現金移存臺灣,這是一項關乎反共基地臺灣日後命運的重大決定。11日,致電臺灣省主席陳誠,指示治臺方策。4月7日,決定專心建設臺灣為三民主義之省區,4月17日,他定下澎湖的重要地位,認為澎湖雖地勢平坦,但不只是臺灣的屏障而已。

歷史關頭,那些主和的國民軍政大員,逼退當時唯一能執掌戡亂大局的蔣公,教訓之切,痛徹心肺。人們有時會問,如果蔣公當時不下野,情勢會不同嗎?當然。因為當時連毛澤東都沒有想到,這麽快就拿下了大陸。如果蔣公負責,那盤棋還有的可下,博弈中,時機與各種因素風雲莫測,説不定結局如何。

朝鮮戰爭撤職麥帥 遺禍至今

最後想説的一個關鍵時刻撤換主帥的例子是韓戰。韓戰中,發生了兩次著名的局勢反轉。

第一次是仁川登陸,麥帥設計的這次登陸戰,成了軍事史上兩棲登陸作戰的典範。然而登陸仁川之議剛提出時,遭到了美軍指揮體系的全體反對。一方面,該地距釜山過遠,指揮官們認為恐怕登陸反攻的作用無法對遠在南端苦戰的第8軍團產生影響。另一方面,仁川附近的海域,為全世界海域最高潮地區之一,有潮汐漲落大,水流流速快,航道狹窄彎曲,達到目標潮高的天數有限,市區地形有利於守軍等不利條件,正如一位陸戰隊軍官說:「如列出所有兩棲作戰禁忌事項,那恰是仁川登陸的描述。甚多參與計畫的人員認為,假如仁川登陸獲得成功,則所有教範均須重寫。」

不過麥克阿瑟堅持認為,正因如此才能出其不意,他以七年戰爭亞伯拉罕平原戰役為例,最後成功說服了所有將領。1950年9月,仁川登陸行動取得成功。

麥克阿瑟
1950年9月15日,聯合國軍總司令道格拉斯・麥克阿瑟在麥金利山號巡洋艦(AGC-7)上觀看仁川灘頭情況。(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仁川登陸的戰略效應是巨大的,聯合國軍9月25日光復漢城,在釜山圍攻的朝軍主力後方交通線立遭截斷,釜山之圍立解,更造成朝軍主力一潰千里。聯合國軍追奔逐北,越過北緯38度線,進入朝鮮境內,在10月19日攻佔平壤,一舉讓戰局得到180度扭轉。

這個實例説明,真正卓越的領導,傑出的指揮家的智慧和戰略眼光要超出一般領導太多,他能從困境中找到出路,並扭轉局勢。對此,美國海軍第7特遣艦隊指揮官史楚波中將評述,「麥帥有三件事值得稱道,其作戰構想,及將該作戰貫徹到底的決心;還有對作戰上甚多危險,均由其個人負完全責任的態度。」

韓戰中的第二次反轉便是杜魯門撤換麥帥,突如其來的換帥造成了局勢再次反轉,造成如今朝鮮半島的遺留問題。也正如麥帥所說,韓戰如果按照我的計劃來打,早就贏了。

結語:

上面講到的這些戰爭都有改變歷史之稱,對於眼下這場看不見硝烟的戰爭,道理是同樣的。易帥,即能改變歷史。在正確的位置上有正確的人,在統帥的位置上,有卓越的統帥,從歷史中走來的我們,對其重要性領會,也刻骨銘心。如果說從前,我們對這種種決策都無法參與,如今,在民主時代,我們需要的即是明確自己的職責,選出正確的人。

来源:看中國專欄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