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極權政府可一瞬間崩潰 事情是會改變的(圖)

2022-07-03 08:17 作者:鄭樂捷 桌面版 简体 32
    小字

習近平在香港
習近平在香港(圖片來源:免費圖片/香港政府新聞處)

【看中國2022年7月3日訊】英國最後一任香港總督彭定康(Chris Patten)在倫敦演講時批評香港施政,又希望香港再次自由。學者指出,彭定康受港人愛戴不無原因,他的強硬態度或許亦顯示西方政界對新時代自由民主的看法。

香港最後一任總督彭定康在7月1日發表演講,批評香港警察用武器鎮壓香港人,以《香港國安法》破壞法治、攻擊新聞自由。但他引用東德歷史,極權政府若崩潰,往往只是一瞬間的事,而要事情有所改變,需要有勇敢的人站起來,捍衛美好、正確、良善的事。

彭定康的新書涵蓋他1992至1997年在香港時的日記,簽書活動由英國人權組織香港監察(Hong Kong Watch)舉辦,選在香港主權移交25週年,香港新行政長官李家超上臺的一天。數百人出席活動,大多數是近年搬到英國的香港人。

中共決定放棄對話鎮壓港人

彭定康說:「他被選中,是因為他負責警察,負責執行打壓起初和平示威的人,那些反對(香港的)學校課程、爭取民主、反對逃犯條例的人。他們決定與其和市民對話,唯一回應二百萬人示威反對逃犯條例的方法,是購入更多的催淚彈、電槍、警棍。」

彭定康回憶指,他管治香港的時候,最多一兩次一、二百人的示威。他說,香港現時是「愛國者治國」,但所謂「愛國」的意思是要支持共產黨。

他又說,前英國駐華大使柯利達(Percy Cradock)曾給他一個建議,說共產黨領袖可能是流氓獨裁者,但他們是一群守信的人,在《中英聯合聲明》簽訂之後,他們會信守承諾。

但是彭定康說:「我們知道的是南中國海的軍事化,我們知道新疆發生了什麼。事實是,我們不能夠相信他們。」

香港由中國難民組成

回應近日香港修改教課書,指香港從來不是殖民地,只是被英國佔領。彭定康指「佔領」香港的,其實是眾多來自中國大陸的難民。

他說:「香港絕大多數是由大躍進、大飢荒、在中國大陸因為文化大革命被逼人吃人的難民組成。人們現在被要求忘記這些事件,就像人們不能在6月4日參與燭光晚會紀念在天安門廣場被殺的人。」

他說,《香港國安法》侵蝕香港的普通法,被控的人未審關押而無法取得保釋。此外,《香港國安法》亦攻擊新聞自由

他說:「(《蘋果日報》創辦人)黎智英是一個特別的針對對象,不只是因為他顯示一個來自中國大陸的難民在香港可以有的成就,更是因為他有膽量留下來。他可以在任何時候到臺灣、英國、美國或加拿大,但他留下來,因為他想顯示他並不害怕他們。他們憎恨黎智英。」

彭定康被問到仍然在香港的港人應如何自處,他說香港人要準備好面對各種不同程度的轉變。

極權政府一瞬間崩潰

彭定康在演講中表示,當極權政府崩潰,可能會是一瞬間的事。他提到一個英國官員朋友,在1989年到訪德國柏林,在當天一個小孩由東柏林游到西柏林而被槍殺。那位官員的下屬跟他說,在他有生之年德國都不會有改變。但是彭定康繼續說:「在兩三個星期之內,我的朋友說,再沒有(冷)戰了,再沒有東柏林了,再沒有東德了,全部被掃進歷史的垃圾堆。」

彭定康講到他最喜愛的一本書是奧地利猶太裔作家褚威格(Stefan Zweig)的《昨日世界:一個歐洲人的回憶》(The World of Yesterday:Memoires of aEuropean),書中講述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他所見的歐洲恐怖景象,手稿在1942年二月交到出版商之後一日,他和妻子就自殺,因為他無法想像世界會復原到以往的美好日子。彭定康說,當時的人無法想像,人類會享受七十多年的和平和繁榮。

他說:「事情是會改變的。但要事情有所改變,要有一些勇敢的人站起來,捍衛美好、正確、良善的事。我們如何對待香港,會是一個例子,顯示我們有多願意爭取一個美好的世界。你們並沒有自己選擇這個位置,但我認為你們在這個討論的中心,去決定21世紀會是怎樣的。願榮光歸香港,願榮光歸香港人,你們造就了一個偉大的城市,而若果上帝允許,她有一日將會再次偉大和自由。」

7月1日演講有象徵意義

出席演講的香港作家潘東凱對美國之音說,彭定康近來不斷有簽書活動,而在7月1日的演講有其象徵意義。

他說:「這是香港主權移交的一天,是在唱對臺戲,這是應該的。彭定康的想法我們很清楚,他也有所改變,最初他對一國兩制也是存疑的,現在現實發展到這個位置,我想很多事都是令人失望的。」

出席的觀眾亦包括來自中國大陸的陳先生。他說,見到彭定康當年曾對中國政府有所期望,但近年已經顯得相當失望。

他說:「大家都對這個政權沒有信心,都對前途很迷惘。我覺得不只是香港人,很多對整個亞洲關心的人,都有這樣的想法。中國有發展,不過她對國際秩序有很多新的挑戰,民主社會不能輕視中國可能對全世界的影響。」

在香港的郭先生對美國之音說,他生於1980年代初,在彭定康管治時是中學生,對他印象不太深。他有朋友在英國現場參與,而他自己就透過網上直播收看。

他說:「彭定康身為最後一個殖民地總督,對香港確有他深厚沈重的感情,而且堅持聲援香港對抗不公義。無疑英國對香港現狀該有十足的道義責任,但香港人在離散之中,也應該奮力自強,為接納我們的新社會努力貢獻。我不知道‘可以越洋收看直播’這件事會不會有一天戛然終止,但正如彭定康所言,一日仍在香港,就要準備好面對各種轉變。」

新加坡國立大學歷史學博士、研究香港歷史的崔永健對美國之音說,見到在英國的香港人對彭定康的演講反應熱烈。

他說:「其中一個原因是彭定康年代確實是香港歷史上最自由開放,以及民主的年代,是空前絕後。因此香港人,包括來到這裡的新港僑很懷念他,對他很有感情,對他很有好感,也是非常正常的。」

崔永健說,彭定康演說的尾聲,說人們應該學習香港人在2019年的抗爭精神,是一個重要的訊息,表示西方要在俄烏戰爭中捍衛自由民主。

他說:「其實是否進一步顯示,俄國入侵烏克蘭之後,西方對中國、以至對香港的看法、甚至日後的方針都會有進一步的改變呢?這個需要大家密切去留意。」

(原標題:英國最後港督彭定康:極權政府可一瞬間崩潰 勇敢者要站起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美國之音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鄭樂捷相關文章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