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誰是高僧?(圖)

2022-07-03 10:00 作者:賈小凡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天女散花美妙祥和
天女舞姿,美妙祥和(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當今社會,盛行出版名人大腕的自傳、傳記。從他們的奮鬥史或感情經歷中,人們獲得夢想成真的激勵和成長的參照。歷史上有這樣的一種傳記,寫的不是風流明星,也不是頂級富豪,寫的是佛家的僧人

漢明帝永平十年(67年),迦葉摩騰與竺法蘭以白馬馱經像來華,是以佛教傳入中國。此後歷代眾僧對佛法的弘揚做出了卓越貢獻,記述高僧大德生平事跡的傳記著作便應運而生。

其中,《高僧傳》由南朝梁僧人慧皎(497年~554年)所撰,記錄中國東漢至南北朝時期的佛教257名僧人事蹟,大量引用史料,地理雜篇,並博諮古老,較有歷史價值。

有人可能會好奇,給遁入空門的僧人做傳,除了古剎青燈的淒苦和寂寞,還能寫啥?就算改編成電影電視劇,能有多少流量啊?我們舉一個小小的例子,說一說僧人傳記的妙意。

在南北朝末期,在益州(今四川)某處寺院中有兩名僧人:慧恭和惠遠。慧恭到荊州、揚州一帶雲遊去了;而惠遠則選擇到長安學習佛經。

歲月如梭,轉眼三十年。天下大變,已經到了隋朝。惠遠苦學有成,精通佛教經典,他返回益州,廣泛講授佛經,受人尊敬。

這時慧恭也雲遊回到了寺廟。惠遠很高興,深夜秉燈,與惠恭切磋交流,三十年一別,要說的感想太多。

惠遠講起來滔滔不絕,連說了幾個晚上意猶未盡。而慧恭一直靜靜地傾聽。惠遠說累了,品了口清茶,見慧恭還是沒有開口的意思,便問道:離別多年,慶幸重聚,為什麼你只聽不說?你也說說吧。慧恭恭敬地答道:你講的那些經典我都不會,自然也說不了什麼。

惠遠有點失望地說:你講經不行,那起碼能念誦吧?三十年大好時光,你念了多少經啊?惠遠拿出經文老老實實地答道:只會念誦這一卷。

惠遠聞言詫異,瞪圓眼睛說:想當年,你我二人在佛祖像前發願早日修得正果,誰知三十年裡,你只誦得一卷經?如此惰性安得修行?枉費我誠心與你交流切磋。罷了罷了,我與你割袍斷義,從此為陌路。

慧恭則說:請稍等,一卷經也是佛所說,尊敬者得無量福;輕慢者得無量罪。你息怒,請讓我誦此經一遍,再與你分別不遲。

惠遠大笑說:這部經我在男女老幼眾生面前講解過數百遍了,聽者無數,眾皆言受益匪淺。我還用聽你念?

慧恭道:你瞧不起我沒關係,但當至心聽佛語。我們誰也不能輕慢佛法。於是他在庭前結壇,於壇中安高座,並頂禮佛像後才升座念經。惠遠見他非要如此恭敬的念經,只好耐下心來坐在檐下的大椅子上聽他念。

慧恭一開口念誦佛經題目,頓時就有一股異香氤氳,充滿房舍。等讀到經文正文時,天上響起曼陀妙樂,落下四種天花。天樂純淨祥和,天花芬霏漫地。慧恭誦完經下座後,天花、天樂方才慢慢消失。

惠遠這時震驚得從椅子上跌下地來。他立即向慧恭頂禮,並流淚謝罪道:「我惠遠與您相比簡直就是行屍走肉,枉費三十年光陰。恕有眼無珠,乞請您暫留賜教。」

慧恭說:「不,別這麼說。這不是我的能力,而是佛法威德的顯現啊。」說完他向惠遠長揖行禮,而後離去了,不知道去了哪裡。

時光荏苒,世界到了信息爆炸,知識海洋的時代。我們還是從這個故事裡看到,修行不同於做學問。學問越淵博越好。而修行不在於讀經講經的數量,在於心的專一度。看似簡單的道理,已被人丟棄已久。反思,求數量、流量、客流量、營業額的現代社會,是否漸漸失去了什麼寶貴的東西?

在常人看,故事裡的惠遠遠遠勝過慧恭,而實際上三十年只讀了一卷經的慧恭在當時已經是修成得道的高僧了。

所以,僧人傳記並非枯燥無味,只要肯花點時間,用心去讀,自有真意。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