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劉強東涉強奸案美國週五開審 3年來發生了什麼?(視頻/圖)

2022-06-25 01:17 桌面版 简体 17
    小字

劉強東
京東董事局主席劉強東涉嫌強姦案開審受到關注。(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2年6月25日訊】(看中國記者黎小葵綜合報導)京東董事局主席劉強東涉嫌於美國強姦案將於當地時間6月24日下午1時在明尼蘇達州開審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導,被告之一京東提出動議(motion for summary judgment),再次要求法院免除京東的僱主責任。此前,京東已提出類似動議(motion to dismiss),但於2020年被法院拒絕,認為憑起訴書及書面證據,無法否認當時的事件並非發生在劉強東的職務期間。

另一方面,事件中另一焦點人物Jingyao亦提出動議,要求增設針對京東的懲罰性賠償(punitive damages)。根據明州民法,當原告可以證明被告以及被告的僱主的行為故意忽視他人的權利以及安全時,原告可以要求懲罰性賠償。

根據京東提交給監管機構的文件顯示,6月17日,劉強東減持了京東價值約2.79億美元股票。不過此番減持不會影響他對公司的控制權,減持前,劉強東對京東持股超過12%、擁有超過7成投票權。明州事件後,劉強東逐漸淡出京東系的日常管理,今年4月初,劉強東卸任京東集團CEO,但繼續擔任京東董事局主席。

劉強東「明州事件」發生了什麼?

2018年8月30日晚間,劉強東一行人在明尼阿波利斯市上城區一家名為「Origami」的日式餐廳用餐,席間喝了不少紅酒、清酒等酒精類飲品。之後傳出他強暴了一名坐在她身邊一同飲酒的女大學生。

翌日凌晨,受害女友人向警方報案,警察到場後該女稱「這是一場誤會」。事情暫時告一段落。

 

 

到2018年8月31日晚間11時許,受害女第二次向警方報案,劉強東在該校卡爾森管理學院2樓214號房間被當地警察逮捕,後送往監獄。
2018年9月1日下午4時5分,劉強東獲釋。次日網路開始廣傳他因性侵女大學生而被捕的消息。京東第一時間回應稱,網上傳聞不實,公司將針對不實報導或造謠行為採取法律行動。

2018年12月21日,美國明尼蘇達檢方公佈,因難以證明「超出合理懷疑」,對劉強東性侵案不予刑事起訴。

2019年4月16日,案件當事女學生正式向明尼蘇達地方法院提起民事訴訟,索賠5萬美元。

同年9月11日,劉強東案於明尼蘇達州亨內平郡地區法院開庭進行聽證。起訴事由有6項,包括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民事上的故意傷害等。同時原告主張,京東公司應當承擔連帶責任。

劉強東
受害女大學生劉靜堯雙手掩面(視頻截圖)

2020年1月28日,劉強東案於美國明尼蘇達州民事法庭展開第二次庭審,京東提交關於解除劉靜堯針對京東起訴的動議。

2020年4月27日,明尼蘇達州法院駁回京東公司要求取消「為劉強東進入公寓性侵劉靜堯負連帶責任」的動議。

據《南方週末》2022年5月報導,明尼蘇達州法院原計劃於2022年4月25日召開一次公開動議聽證會,討論是否對劉強東提交的部分材料進行保密。據雙方律師提交的備忘錄,材料涉及劉強東的政治背景、經濟狀況以及性經歷。但這一聽證會後因被告要求而取消。

被告方設法拖延 傳票送達耗時近1年 

根據美國民事訴訟規則,傳票是由原告方負責與起訴狀一起送達被告。在劉靜堯提起民事訴訟後,這一過程花了近一年時間。

2019年6月,原告試圖通過京東美國科技公司在美國加州山景城的一處商業地址向劉強東送達傳票,但受僱於該公司的一名經理表示,自己無法確認劉強東的身份。法院提議,劉強東在刑事案件中的代理律師Jill Brisbois可以將傳票轉交給被告,但該律師在回复法院的郵件中說,自己從未代理劉強東的任何民事訴訟,無權代表他接收傳票;而在這起訴訟裡,她可能會成為證人,這或許意味著與劉強東產生衝突,因此通過她來送達傳票是不合適的。

這次送達傳票失敗後,劉靜堯代理律師試圖通過京東集團在美國的全資子公司——JD American Technologies Corporation(JD America)送達,但卻遭到京東代理律師的反對,對方稱,京東集團從未授權JD American或該公司的註冊送達代理人接收傳票。

2020年1月21日,法院裁決,由京東集團的代理律師以及律師Jill Brisbois將傳票、起訴書轉交給劉強東。 2020年4月6日和2020年5月11日,劉強東和京東集團先後回應了起訴書,提交了初步聲明。

誰的證詞會出現在庭審中

2021年2月15日,原告和被告分別向法庭提交取證計劃。

除未公佈名單的專家證人外,雙方的取證計劃里共同列出25名證人,其中包括原告劉靜堯和被告劉強東,負責DBA的明尼蘇達大學教授崔海濤,參與者Mandy Bai,刑事案件中代理劉強東的律師Jill Brisbois,豪車司機Joel Humberto Lopez-Larios,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局與此案有關的6位警察,當時陪同劉靜堯一起前往晚宴的Pengyuan Tao和當日為她提供治療和出示報告的醫生,知情人Yiyi Xie,以及和劉靜堯同為志願者的Dongting Huang等。

此外,原告另外列出的證人包括劉靜堯的父母以及京東集團的代表,而劉強東則另外列出14名證人。

到2022年1月為止,對崔海濤、司機Joel Humberto Lopez-Larios、6位警察和律師Jill Brisbois的取證已經完成。

但證人中有相當一部分人在中國,包括劉強東、Yiyi Xie和Dongting Huang,這意味著,取證遇到了與文書送達時一樣的問題。

2021年2月,被告律師提供材料中引用了中國民事訴訟法,其中規定「未經中華人民共和國主管機關准許,任何外國機關或者個人不得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內送達文書、調查取證」。而根據美國國務院領務局的信息,「中國不允許律師在中國取證以便在外國法院使用……一般來說,只能根據海牙取證公約向其中央機關提出請求來完成」。

案件的取證截止日期一再延後。 2021年4月,根據法庭命令,國外證人的取證時間截至2021年11月30日;到2022年1月,法庭將國外證人的取證時間延長到2022年5月30日,後來又延長到6月30日。

截至2022年5月中旬,根據法庭的命令,大部分庭審前的準備工作都已完成或者接近完成。

劉強東案錄音被提前公開

目前原告「勒索」還是「索賠」或成為庭審時的討論重點。

到2022年5月為止,Jill Brisbois、崔海濤以及警官Matthew Wante的部分證詞被公開,而3人的證詞中都提及劉強東被捕之後,劉靜堯提出了道歉、賠償的要求。

2019年,一段有關這一訴求的錄音被公開,其中包括兩次Jill Brisbois與劉靜堯的對話。

第一次劉靜堯說:「他可以給我錢,我需要他的道歉,不然我會去法院,並找個律師……我不想讓名字出現在報紙上,也不想讓任何人知道這個案子。」

而第二次,Jill Brisbois詢問劉靜堯關於賠償的計劃:「你之前說想要錢和道歉,我的問題是,你關於錢的計劃是怎樣的?」在Jingyao表示自己並沒有相關經驗,不知道如何給出計劃時,Jill Brisbois堅持表示「我沒有相關的權限提供方案,需要你提出」。

在後來接受媒體採訪時,劉靜堯表示,自己當時應該將「錢」替換成更為中性的「賠償」。

但Jill Brisbois著重強調這二者之間的差別。在向Jill Brisbois取證時,原告的律師提問:「她說她想要賠償和道歉,對嗎?」Jill Brisbois回答:「不,她說錢。」

Jill Brisbois將「錢」這個用法看作劉靜堯勒索劉強東的證據,並在2018年12月的公開聲明里提及這一點:「在劉強東獲釋後,我按女方的要求給女方打了電話,女方在幾次通話和短信溝通中反复索要錢財,並威脅如果她的要求得不到滿足就要將此事公開並起訴劉強東先生。」

在2020年12月17號的取證記錄中,Jill Brisbois提及錄下她與劉靜堯對話的人是崔海濤或Vivian Yang,因為當時他們二人在場。

其中,崔海濤是明尼蘇達大學負責全球DBA項目的副院長,他通過劉靜堯的父親,邀請劉靜堯成為活動志願者。而Vivian Yang是京東員工,曾在晚宴當日兩次使用京東集團的信用卡買酒。事發後,崔海濤與劉強東聯繫,兩人有不少信息記錄。被告律師認為,當時由於劉強東需要翻譯,所以崔海濤是劉強東與律師之間的聯絡人。

針對錄音行為,Jill Brisbois表示,自己並沒有告訴劉靜堯正在錄音:「我沒有責任告訴她。」

後來,這一段對話錄音被匿名發往各新聞媒體。而原告律師的備忘中表示,這段錄音是由崔海濤製作。

劉靜堯接受醫學檢查 再憶事發經過

在劉靜堯的起訴書中提到,自己承受了身體損傷、痛苦和折磨,喪失了享受正常生活的能力,且有心理上的悲慟、羞辱和難堪等。根據明尼蘇達州的法律,2021年2月,被告為確認劉靜堯受到的傷害,提出對她進行獨立醫學檢查。

該檢查由精神病學家和法醫精神病學家Barbara Ziv博士進行,檢查內容涉及全面的病史,包括原告的社會心理、社會文化、職業等方面,也包括她在睡眠、飲食、疼痛等方面的狀況,以及包括情緒、認知功能、認知障礙等方面的精神狀況,以及對事發細節的回憶。

在經過諸多對檢查內容的討論後,Barbara Ziv在2022年3月7日對劉靜堯進行了檢查,主要形式為談話,其中部分內容被公開。

在5個小時的對話中,劉靜堯講述了自己在事發當日的經歷和感受。

根據劉靜堯敘述,2018年8月30日,從晚宴開始,劉強東就不斷提起「鄧文迪」。晚宴結束後,她在汽車上不斷受到劉強東的騷擾。等車開回她的公寓,劉強東表示要送她回家,並在未經過她同意的情況下進入她的公寓。

在公寓裡,劉強東又提起「想想鄧文迪,想想她是怎麼變得這麼成功的」。但劉靜堯回答:「我願意和其他人競爭,我希望被雇傭是因為我的學術能力和工作技能,而不是因為我是你的情婦。」

她說,劉強東試圖脫下她的毛衣,但她一直在反抗。為了逃脫劉強東的控制,她勸他去洗澡,然而劉強東在淋浴時依然一隻手伸出,抓著她的手臂。劉強東淋浴後,她推脫自己要換衣服,將洗手間的門反鎖,在裡面待了很久。劉強東起初催促,後來變得很安靜。她以為劉強東睡著了,便走出浴室,然而劉強東「立即跳下我的床,抓住我的肩膀,而且把我壓倒在床上」。

在這段曝光的對談記錄最後,劉靜堯談到自己的人生規劃,她說自己本來想成為一名商人,但現在她已經不想和商人有任何瓜葛。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